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六十七章 达则兼济天下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秦羊在电视台这边忙了一下午,才把采访录完。

    晚上,张宗生说要做东,宴请秦羊,秦羊一听有饭局,当场就有点迈不开腿,推辞一番后,便厚着脸皮答应了下来。

    于是,一帮人又去七里街宝香楼。

    宝香楼的老板娘和服务员领班孙雨涵见到秦羊上午两个人,晚上一大帮人来,再次眼睛一亮,自家有什么好的菜品全都呈了上来,众人跟吃流水席一样,吃完一样又呈上一样。

    包厢内,张宗生举着筷子,望着狼吞虎咽的秦羊,和副台长陈宇祥对视了一眼,心中暗暗叫哭,那表情,就跟当初请秦羊吃饭的杨天海一样,当初杨天海请秦羊吃饭,也是这个表情。

    “今天真的要被痛宰一顿了…”

    想到这里,两位台长都不忍心再吃菜了。

    饭局下半场,秦羊突然接到一个电话,把孟世静留下来替自己作陪后,便和温秋语张宗生他们告罪一声,便急匆匆离开了宝香楼。

    “秦羊他这是...”

    温秋语有些疑惑,把目光投向了孟世静,孟世静瞥了一眼温秋语,没说话,只是平静地抿了一口果汁。

    其实她也不知道自己老板秦羊这是要去哪。

    张宗生心中倒是心中松一口气,因为再让秦羊吃下去,他们燕市新闻电视台估计就要破产了。

    “秦羊老弟有事就让他去忙吧,对了,孟小姐,令父昌德先生近来贵体安康否?”

    “家父身体健康,谢张叔挂念..”

    孟世静微笑着点头,回答的优雅而又不失风度。

    众人闻言点头,边闲聊笑谈,边继续用膳。

    与七里街相隔甚远地东安街,东安小区大门口。

    秦羊气喘吁吁地跑到了这里

    这个东安小区就是秦羊以前住的那个小区,自从秦羊搬到了远离市中心的九龙湾后,就很少再往市中心这边跑。东安小区父母遗留下的这套老房子也就自然而然地被闲置了下来。

    秦羊并没将老房子挂牌出售,而是留了下来,当作纪念,要真挂牌出售,以目前燕市的房价,还能卖个几百万。

    快到小区门口时,秦羊脚步缓下,伸手擦了擦额头冷汗,倒不是累的,而是急的。

    就在刚刚,楚月突然打电话过来,说到了自家楼下,要来找自己,便把秦羊急得连忙从饭局脱身,从七里街那边一路跑了过来。

    远远地,秦羊便看见楚月挽着一个女孩子的手,站在小区门口,捧着一台手机,有说有笑。

    正了正脸色,理了理衣裳,秦羊微笑着走了上去。

    “嗨!两位,在聊什么呢?”

    “秦羊!”

    楚月抬头见到秦羊,心中一喜,晃了晃手中的手机,笑道:“我们在看你的采访视频,没想到你居然上电视了”

    秦羊瞄了一眼,楚月手机上正在播放的画面,正是下午自己在燕市电视台那边录制的采访,没想到电视台的工作人员居然这么迫不及待,当天晚上就放了出来。

    秦羊颇为腼腆地摸了摸头,楚月身边的那个女孩子见状眼睛一亮,暗中捅了捅楚月。

    “哦哦!忘了给你介绍,这是我闺蜜,师诗怡,我大学时期的舍友”

    楚月反应过来后,收好手机,笑着跟秦羊介绍了一番,秦羊闻言打量了一眼师诗怡,不得不说,这师诗怡人如其名,长得还蛮漂亮。

    “你好!秦羊!你以前也是燕大的?”

    “嗯,是的”

    师诗怡应了一声,笑容很甜,一双眼睛仿佛会说话一样,上下盯着秦羊打量。

    “哦!”秦羊点了点头,随后下意识问了一句。

    “哪以前怎么没在学校见过你?”

    “我大一在家休学自学,大二才去的学校”师诗怡笑着解释道

    “哦!这样啊!怪不得没见过你”

    秦羊点了点头,他大二因为家里出事情,就退学了。

    说着,秦羊又笑着打趣了一声:“按理说你这么漂亮,又是楚月的舍友,应该和楚月一样,在学校应该很有名才对”

    说完,秦羊又看向了楚月,楚月大一的时候,就在学校小有名气,被人安了一个十分中二的外号,叫做啥‘不可触及之纯神’之类的。

    “我家诗怡当然有名啦!你当初..咳咳”

    楚月像是被呛到了一样,咳嗽了两声,拍了拍胸脯,对秦羊说道:“当初我家师怡到学校的时候,可是引起了全校男生轰动呢!好啦!我们去吃烧烤吧!今天看了一天的比赛,我好饿!”

    “好啊!去哪家?上次那家怎么样?”

    “可以,就那家好了,不过,这次得你请”。

    “没问题,对了,你们今天看了一天的比赛,都看了啥?我下午在电视台录节目都没关注”

    “也没啥好看的,倒是下午的时候,有一个人被打吐血了,趴在擂台上一动不动,把现场的观众都吓坏了,大家都以为那个人死了呢!”

    “是吗?这么可怕?”

    站在原地的师诗怡愣了愣,望着两人背影,额头冒出了数道黑线。

    “感觉...我现在走了也不会有人发现?”

    这样想着,师诗怡黑着脸,一跺脚朝两人追了上去。

    “喂!你们两个家伙,居然把我忘了!”

    “啊!不好意思,不好意思...”

    ......

    深夜,秦羊将师诗怡送上车,将楚月送回家后,给孟世静打了个电话,得知他们早已散场后,便打车回到了九龙湾。

    第二天,秦羊闲来无事,带着孟世静去了一躺国天地产,让孟昌德把那些想赞助的人叫来,准备把赞助合同给签了。

    孟昌德行动很快,因为这事其实他们早就谈好了,就等秦羊点头签字就行了,现在动起来,自然就没有一点阻碍。

    于是当天下午,以国天地产为首的十二家资本集团,就齐聚一堂,对外公布了联合赞助秦羊打武道擂台赛的事情,并公布了各自的赞助金额。

    一时间,舆论哗然,引起了轩然大波。

    当天临时举办的签字会,更有无数媒体记者蜂拥而至。

    闪光灯下,秦羊西装革履端坐在镜头前,表情严肃,手中的钢笔刷刷一动,就在一份份白纸黑字的合同上,签下了自己的大名。

    落笔值千金,赞助合同一签,秦羊就从无到有一跃成了亿万富翁,算上李圣一给的赞助费,身家一共六个多亿。

    只不过以后打比赛,内裤上就不干净了,要贴上很多广告图标。

    当秦羊最终落笔起身,拿着一份合同,微笑着与孟昌德以及另外十一家资本集团的负责人握手合影留念时,这一刻,定格的照中,秦羊无论是名声,还是财富,亦或是实力,都达到了一个巅峰。

    第二天一早,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报纸,都刊登了这样一条头条。

    “惊爆!华国武道雷台赛揭幕战获胜者秦羊与十二家资本集团牵手,总赞助费高达六亿!!!”

    当这个消息传到国外,让一群外国人惊掉了下巴的同时,国内舆论,则早已疯了。

    “卧槽!才打了个揭幕战就能拉了这么多赞助费!?太夸张了吧!早知道我死也会报名!”

    众人无不惊叹,导致原本就火热的武道擂台赛,更加火热。

    就像是原本就炙热燃烧的一团火上,被人猛地浇了一桶油一般。

    外界纷纷扰扰,秦羊则躲在家里,数...余额。

    “一个零,两个零...原来六个多亿,有这么多个零”

    冷静下来后,秦羊感觉这么多钱,自己一辈子也花不完,便把孟世静叫了过来。

    “俗话说,穷者独善其身,达者兼济天下,我现在达了,该做点事情,这样,你先拿两个亿,给我找一帮人去养猪”

    “养养猪??”

    孟世静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懵逼的望着秦羊。

    秦羊微微一笑,道:“对,就是去养猪,养出来的猪,逐年逐月降低价格卖出去,要是卖不出去,就送,送给贫困山区,如果赚到了钱,就去养牛,养出来的牛,也和养出来的猪一样,逐年逐月降低价格卖出去,如果还是赚钱,你就去找人去盖房子,盖好的房子怎么便宜怎么卖,没人买就搞抽奖活动送!”

    “原来是这么回事……”

    孟世静回过神来,一脸惊愕。

    这时,秦羊骂骂咧咧道:“一群没良心的资本家,造福百姓的事情不干,天天想着怎么压榨百姓,外卖员连个社保都不给交,搞得物价越来越高,跟个吸血鬼一样!孟世静,你拿着两个亿就这样去搞,如果两个亿亏光了也不心疼,如果赚了,就搞到物价奇低,让所有人都能像吃蔬菜一样,餐餐都能吃上牛羊猪肉”

    孟世静咂舌,道:“这样老板会被群起围攻的”

    “我怕啥?”

    秦羊眼珠子一瞪:“有没有听过一句话,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都是纸老虎吗?”

    说着,秦羊挥了挥自己强而有力的胳膊。

    孟世静再次咂舌,想到自家老板不是凡人,真把他惹急了,估计下场会和揭幕战上一口一个西八的朴裴罗一样,被一拳打飞,顿时瑟瑟发抖。

    想了想,孟世静还是忍不住劝道:“如果物价低,受伤的还会是穷人,和普通老百姓,因为他们就靠养这些家畜贩卖,赚取一些额外收入,再说了,物价上涨,其实是社会发展进步过程中,必然会出现的一种趋势”

    秦羊闻言一时语塞,愣了一会儿,诧异地看了一眼孟世静,他没想到孟世静还有这样的见解。

    “书读的多就是不一样...”

    秦羊暗暗嘀咕,点了点头后,正色道:“你能说出这样的话,说明你对社会底层有一定的见解,但,可惜,你的见解还是太浅”

    顿了顿,秦羊大声道:“老百姓会受什么伤?穷人会受什么伤?自古以来,老百姓的愿望就是吃饱喝足,悠哉悠哉渡过一辈子,猪肉二十多块钱一斤他们买不起,但想吃,自己家的鸡就只能卖三四十块钱一斤,猪肉两块钱一斤,人人都买得起,他们家的鸡连卖都不会卖!”

    孟世静惊愕

    又听秦羊道:“受伤?”

    秦羊不屑:“是有人会受伤,但受伤的一定是那些吃饱喝足后,还想靠这个发大财的人!那些人管他干嘛?”

    于是,孟世静颇有些委屈地拿着两个亿,真就在秦羊的逼迫下,找人养猪去了。

    “见过撒钱的,没见过这么样撒钱的,不是应该捐出去,盖几所希望小学什么的吗?”

    孟世静疑惑,更让她感到疑惑的是,秦羊怎么会有这样的见解和思想境界,太不可思议了。

    “天天看新闻看的?”

    孟世静走到门口一回头,秦羊果然蹲在沙发上看新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