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六十八章 下江南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武道擂台赛这项空前绝后的盛大赛事,赛程注定漫长。

    目前,由于参赛人数众多,不光燕市这边小组第一轮淘汰赛还没打完,就连其它市的小组第一轮淘汰赛,也没打完。

    秦羊致电燕市主办方负责人李昌得知,距离小组第二轮淘汰赛开赛,起码还要再等七八天的时间。

    没办法,秦羊只好按耐住心中蠢蠢欲动的斗志,在家中潜修气血搬运术,抱朴术。

    “人体有十二正经和奇经八脉,奇经八脉已经被我贯通,但人体十二正经却还没有...”

    秦羊找来一些中医理论书籍,将里面所包含的经脉学等相关知识,一股脑打包通过系统传输到了自己脑海,掌握后,便想尝试利用抱朴术,牵动气血,去贯通人体十二正经。

    这一过程十分艰难

    因为抱朴术出自抱朴功,乃是抱朴功的行功歌诀。

    但抱朴功的行功歌诀却并没有涉及到十二正经

    所以,当气血被秦羊搬运到十二正经后,不知道该走那个穴位的他,只能一点点摸索。

    “如果有一本主修十二正经的内家功法摆在眼前就好了”

    秦羊睁开双眼,摸着下巴沉思了一会儿。

    “嗯,距离小组第二轮淘汰赛开赛,还有七八天的时间,我不如趁这个机会,去一趟江南市,拜访一下出云真人,向他讨教一下武学上的事情,顺便感谢一下他老人家的赠书之情”

    武道协会已正式成立,三位会长却没有聚在一起,而是各自坐镇一方,会长段承寭坐镇首都【天市】,副会长秦阎王被邀请坐镇北方【龙市】,出云真人则被邀请坐镇南方【江南市】。

    燕市也是属于南方城市,而且还是南方三大核心城市之一,距离同属于南方核心城市之一的江南市并不远,坐飞机的话,不消四十分钟就能到。

    想到这里,秦羊长身而起,走出平常练功的地下室,拿起电话,让孟世静给自己定了张机票;准备今天就动身,飞去江南市,拜会出云真人!

    “说起来,这似乎还是我第一次出远门..”

    电话挂断,秦羊在别墅内等了一会儿,没过多久,孟世静便开车过来,将秦羊送到了燕市国际机场。

    与此同时,江南市,莲花公馆。

    莲花公馆已经有一百多年历史了,早年是给洋人建得玩意,后来被上面征用做办公用地,再到后来,武道协会成立,这里就成了武道协会分会驻地。

    此时,会议室内,坐满了人,为首者,赫然是出云真人,不过此时他面容有些憔悴。

    武林永远是不太平的,随着武道擂台赛正式开赛,各路武林人士出山,各种明争暗斗也随之而来了。

    可以这样说,眼下的武林,小的,在擂台上都,老的,则在擂台下斗。

    小的在擂台上斗,是为了出名,为了扬名立万,老的在擂台下斗,则是为权!

    自武道协会成立,分会坐落在这莲花公馆,莲花公馆的会议室,基本上每天都在被使用,出云真人这段时间也没闲下来过。

    有胆大包天者,自负有几分实力,来挑战他,想依靠武力蛮横夺得他这个副会长的位置。

    也有人盯上了他之下的位置,想挤走他安排的人,自己坐上去。

    就比如今天,上午才处理完一个不知死活的挑战者,下午,就有人退而求次,盯上了他下面的长老位置,想对他进行逼宫,让他罢免他之前安排的长老人选。

    武道协会职权架构很古老,也很特别。

    会长之下两位副会长,副会长之下,十二长老,十二长老只有监督权,实权没有多少,但福利待遇近乎同等副会长,所以很让人眼红。

    十二长老之下,则是有实权的三十六分会长。

    由于武道大会也才刚创不久,还有很多空缺,所以这些人就盯上了这些空缺。

    本来,十二长老,分会长这些重要职位,只有会长才有权任命。

    但为了方便秦阎王和出云真人招揽人心,顺利组建武道协会各个分会,段承寭在秦阎王上北方去龙市,出云真人下江南时,特地留了六个长老名额,分给他们,由他们自行定夺。

    至于分会长选名额,则是放了更多。

    将来这些分会长,是要分派到各个重要城市去开设分会,主持大局的,相当于封疆大吏,别说更高一级别的长老,光这分会长的位置,就足够人眼红了。

    因此,也就闹出了不少事。

    六个长老名额中,出云真人手中有三个,秦阎王手中有三个。

    出云真人到了江南市后,想着先选长老,再选分会长,这样从上到下,把人手安排好,于是经过一番考察后,先用了两个长老名额,剩下的一个,则准备放出来,等一个公推人选。

    本来这样安排也并无不妥,但坏就坏在,出云真人挑的那两个人,有问题,倒不是人品上的问题,而是仇家方面的问题。

    出云真人所挑选的那两个十二长老人选,乃是一对老夫妻。

    二十多年前,这对老夫妻行侠仗义,见到有人依仗武艺,欺辱妇孺,便动手废了那人武功,以示惩戒。

    哪知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西山市有名的武林望族,钱家家主钱泰豪的独子,钱某仲。

    钱某仲心怀怨恨,感觉惹不起这对老夫妻,就想带人找老夫妻的儿子报仇雪恨,结果错手杀了这对老夫妻的儿子。

    这对老夫妻一回来,见到自己儿子横死家中,凶手还站在旁边,自然是勃然大怒,两夫妻悍然出手,就把钱某仲,连同他带来的手下,全都杀了个精光。

    于是,两家仇怨就彻底结下了。

    钱家人奉行武林之事,武林人自己解决,所以也没去报警啥的,而是秘密.处理尸体,帮着隐瞒了下来,所以这事没多少人知道。

    后来,因为手上有了人命,再加上自己儿子惨死,这对老夫妻隐居山林,不再过问江湖之事。

    外加上面三令五申,推展各种扫黑除恶,暗地里就是在警告各路武林人士,要奉公守法,所以钱家的人也就没找到报仇的机会。

    这次,武道擂台赛举办,这对在武林之中,名声还不错的老夫妻,也被邀请出山了,两人抱着回家给儿子守墓,渡过余生的想法,也就答应了下来。

    可钱家的人就不答应了,钱家的人看到这对老夫妻摇身一变,居然要成为武道协会的十二长老,这还得了?

    整个钱家人出动,几乎是举家迁徙,大老远的,从西山市跑到了江南市。

    目的,就是要阻止这对老夫妻当选武道协会十二长老,同时伺机报仇。

    出云真人也才刚出世,哪知道有这么桩密事?

    他经过多番打听,又经过暗中考察,发现这对老夫妻不但武学修为深厚,身后也没牵扯什么乱七八糟的势力啥的,可谓是长老不二人选,便直接拍板,邀请这二担任武道协会十二长老之职。

    钱泰豪他们赶到江南市时,此时已成定局,但仍旧不肯放弃,先是轮番派人,挑战出云真人,感觉出云真人有点厉害后,又蛊惑江南市其他武林人士,争权夺利。

    这钱家可与其它武林人士不一样,钱泰豪始终混迹在世俗,近几年,更是乘上了国内发展的高速直通车,开了好几家资产过亿的公司,那些刚出世的武林人士哪是他的对手?被他三言两语,什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人生在世该争得争,不为自己,也要为后代,现在是钱的时代,武功算什么,有钱有权才是大爷,天予不取反受其咎 时至不行反受其殃,这东西本来就是你的之类的话,蛊惑的眼光冒火,看谁都跟欠自己二五八万似的,也就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今日,钱泰豪更是亲自登场,上午怂恿人挑战出云真人,下午,就坐在出云真人面前,跟出云真人提条件。

    “出云真人!我敬您是武林前辈,但您也得明辨是非不是?这对杀人凶手,二十年轻杀害了钱某可怜的独子,你怎么能让他们二人担任武道协会长老之职呢?他们这种杀人凶手,又有什么资格担任长老之职呢?”

    长条形会议桌旁,两边坐着各路武林人士,西转革履的钱泰豪居中而坐,侃侃而谈,他保养得很好,梳着大背头,油光蹭亮,五十多岁的人,跟四十多岁没区别,完全一副奸诈市侩的商人形象,口中大谈法律之类的,眼中也再也没有所谓的武林。

    出云真人才刚出山,世俗法律都还没了解清楚,哪说得过他?一番唇枪舌剑下来,被他说得哑口无言,脸色难堪。

    坐在出云真人身边的一对老夫妻,便是当事人了,此时两人被钱泰豪气得浑身直哆嗦。

    “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此乃千古不变之真理,你儿当街欺辱妇孺,我路见不平,出手相助,废他武艺,以示惩戒,有何之错?你儿不知悔改,带人闯进我家中,杀死我无辜孩儿,天理难容,罪不容恕!我替天行道,为我儿报仇,又有何错?”

    这对老夫妻,同样五十多岁,但从精神面貌上来看,却差钱泰豪甚远,如同风中残烛,银发苍苍,早已步入古稀之年。

    老夫妻中,老者名为郑枯荣,老妇名为韩玉莲。

    郑枯荣听到钱泰豪那番话,被勾引起丧子之痛,直恨得牙根痒痒,手中铁拐杖直跺地面,恨不得扑上来,将钱泰豪一拐杖棒杀!

    钱泰豪近些年武学有些荒废,别看外表光线亮丽,但身体早已被酒色掏空,所以对上郑枯荣那恶狠狠的眼神,心中难免有些犯怵,但总体来讲,仍是无惧。

    会议室内,一帮武林人士听到郑枯荣的话,皆面露思索,陷入沉默。

    武林人讲究快意恩仇,从武林人士的角度来看,郑枯荣的所作所为,非但没有一点问题,反而该大声叫好,所以一帮武林人士表面不说,其实内心是赞同,并为郑枯荣的所作所为喝彩的。

    但在世俗混迹多年的钱泰豪,却早已摒弃所谓武林的那一套,此时听到郑枯荣这话,便毫不犹豫冷笑着反驳道:“你没错?你没错的话要律法何用?全天下人都听你的好不好?我儿做错了事情,自有律法管教,要你这老匹夫多管闲事作甚!?”

    “你!”

    郑枯荣闻言‘嚯’地起身,恶狠狠地瞪着钱泰豪,手中十来斤重的铁拐直指钱泰豪脑袋。

    “两位还是冷静一点吧!今天,我们是来找出云真人前辈,商讨长老之职合格人选的,不是来看二位吵架的”

    有人见机不妙,假借劝架,从位置上站了起来,将钱泰豪护在了身后。

    钱泰豪见状心中冷笑,虽然他武功荒废了,但他有钱,这个世界上,有钱,什么东西搞不定?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