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六十九章 秦羊到来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副会长!出云真人前辈!”

    钱泰豪大马金刀坐在位置上,坐在他身边的人,也早已与他沆瀣一气,他不顾出云真人越来越来难看的脸色,朗声道:“我提议!罢黜此郑枯荣,韩玉莲二人长老之职!由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位德高望重的前辈担任!”

    出云真人闻言脸色彻底阴沉,鲁伯垓就是那假借劝架,实则暗中将钱泰豪护在身后之人,此人,声名虽然没有达到十恶不赦的地步,但也不太好,五十多岁的人了,仍旧十分好色。

    柯谋臣,佟理孙两人,也是一样。

    说实话,出云真人为了当好这个副会长,那可是呕心沥血的在干,一到江南市,就在暗中观察各部门合适人选,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早就被他暗中考察过,可以说在他心目中,根本不合格,此时钱泰豪弄这三个货来搪塞自己,意欲何为?

    想渗透进才初创的武道协会,架空自己?

    虽然才出山,但出云真人却并非什么都不懂,否则上面也不会邀请他来当这个副会长。

    “可惜我无徒儿,要是我有徒儿,有些事情就好做了...”

    出云真人冷漠地抬起头,扫了一眼钱泰豪,眼神厌恶之极,可即使再厌恶,他也不能明着对钱泰豪动手。

    因为这事,他还真不占理。

    毕竟,郑枯荣夫妇,手上有人命,尽管这种事情,在以前的江湖上,很常见,手上没条人命,不带点血,人家还不当你是江湖人哩!

    可现在不同,现在时代变了,现在世俗把律法看得非常重。

    所以,出云真人不得不考虑这一点,也因此感觉有些束手束脚。

    搁以前,出云真人早一巴掌拍过去了!哪用得着在这里废话。

    想了想,出云真人一扫佛尘,淡淡道:“钱贤侄的提议,我需要慎重考虑,此事改日再议,现在散会!”

    出云真人真实年龄比钱泰豪大很多,叫他贤侄没问题。

    不过一般情况下,同作为都是过了五六十岁的人,如果不是亲戚,再怎么也会用贤侄这样明显低一辈的身份称呼,称呼别人,出云真人之所以这样称呼,只不过是纯粹想恶心一下这个钱泰豪。

    果然,秦泰豪一听出云真人称呼自己为贤侄,脸立马黑了,他张了张嘴,还想说些什么,就看见出云真人起身后,回眸一瞥,顿觉一道冷芒划过虚空,直刺向自己。

    钱泰豪心下骇然,身子一软,差点从座位上滑下来。

    “天人...”

    钱泰豪望着出云真人远去的背影,内心恐惧,下意识咽了口口水,额头冷汗滚滚。

    武学境界有着明确划分,分为初学者,小有成就者,大成者,融汇贯通者,学究天人者。

    初学者,就是指连了几年武功的学徒。所以叫做入门境。

    小有成就者指把一门功夫,或者多门功夫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一般门内教学,到了这个地步,就可以出师了,因此也叫出师境。

    大成者,是指把一门功夫,或多门练到登峰造极的的地步,到了这个地步,你就可以当别人师傅了,因此,大成者也叫做师者境。

    融汇贯通者就更厉害了,是指能把多门功夫糅杂在一起,创出新功夫的人。

    到了这个地步,都能自创新的武功路数了,因此也就代表你可以开宗立派了,所以,融汇贯通者,又叫宗师境。

    学究天人者,就更更厉害了,指把能把当代武学之路走到头的人,武学修为高深莫测,他们每前进一步,都能提高整个武道的上限,拓宽武道的边界,因此,学究天人者,又被叫做天人境。

    天人之境,神鬼莫测,到了这个境界,精气神都能伤人。

    出云真人的武学境界,便处在这天人之境!

    “没想到,这出云真人竟然是一位天人境的高手,这下棘手了”

    钱泰豪暗暗吃惊,瞥了一眼会议室的大门,大门口,有一个人形大洞,这是上午挑战者前来挑战出云真人时,被出云真人一掌拍飞后,给撞出来的。

    不过钱泰豪当时并没有非常吃惊,因为普通宗师境的高手就能做到这一步,所以他当时误以为出云真人只是普通的宗师而已。

    如果只是宗师,其实没什么好怕的,单对单打不过,数个师者境一拥而上,肯定能收拾。他暗中收拢的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就是师者境高手,打不过,应付一下还是可以的,要是对方年老体衰,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

    “可恨!不光这个出云真人棘手,这两个老不死的也棘手!”

    钱泰豪望着还留在会议室内,并没有离去的郑枯荣夫妇,牙齿咬得咯咯响。

    郑枯荣夫妇实力不俗,武学修为同样深厚。

    特别是郑枯荣,不光其妻韩玉莲乃是资深师者境的高手,其本人的武学修为更是恐怖,早已融会贯通,达到宗师之境界,如果不是因为丧子之痛损耗了心神,导致衰老加速,实力恐怕比现在还要厉害几分。

    而他钱泰豪,说起来,他武学天资不错,二十年前,就进入了师者境,可如今二十年过去,他的武学境界,不进反退,武艺生疏,早已掉出师者之流,所以面对一位货真价实的宗师时,才内心发怵。

    “钱老板?”

    就在这时,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靠了过来,他们见到郑枯荣夫妇没走,便担心着对老夫妻一言不合动手。

    钱泰豪回过神来,瞥了一眼郑枯荣夫妇后,冲着会议室内剩余的武林人士,拱手道:“诸位!既然真人前辈说要慎重考虑,那我们就改日再会吧!对了,我最近在江南市投资新开了一家酒楼,诸位若是肯赏脸,还请诸位前去捧个场,届时所有消费,全记在我钱某人的头上,如何?”

    在场武林人士中,有八成听到钱泰豪这话,纷纷点头附和道:“好说好说”还有两成,则是彻底野惯了的武林人士,看不管钱泰豪这幅做派,理都没理的,有的冷哼了一声,直接摔门而去,有的则拍桌而起,大骂了钱泰豪等人一顿,坚定的站在郑枯荣这边。

    总之,这最终的散场,闹得很不愉快,都快打起来了。

    躲在莲花公馆后院的静心的出云真人,听得属下来报,只得长叹了口气。

    这种局面,他也不好解。

    就在这时,一阵爽朗的大笑声忽地传来,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惊得莲花公馆内的人,和刚散场不久,才走到莲花公馆外的人,脸色大变。

    “什么人?”

    出云真人也是浑然一惊,身形一纵,竟直接从后院跳到了莲花公馆的房顶。

    “出云前辈,勿慌!晚辈秦羊特来拜访!”

    话音落下,就见远处跃起一道黑影,如大鸟般,几个起落,便从天而降,落了莲花公馆的门口,房顶上的出云真人定睛一看,那不是秦羊,还能有谁?

    “好快的速度!”

    出云真人面露惊讶,心中一动,连忙从房顶跃下,一甩佛尘,哈哈大笑着,朝秦羊迎了上去。

    “秦羊小友,今日怎来了这江南?”

    莲花公馆门口,钱泰豪等人刚准备坐车离去,听到出云真人的话,连忙回头望去,随后便看见了在人群中鹤立鸡群的秦羊,于是心思一动,带着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走下车来,站在远处,远远观望。

    “他就是秦羊?好厉害的后辈!”

    莲花公馆门口,一群还没走的武林人士,听到秦羊来了,如潮涌般从四面八方围了过来,细细打量着秦羊,心中暗暗震惊。

    “今日冒昧前来打搅,没有给前辈造成不便吧?”

    秦羊笑着朝出云真人与一众围观武林人士拱了拱手,态度很谦卑,赢得了不少人的好感。

    其实,他早就来了,可还没靠近莲花公馆,便察觉到有点不对劲,于是便开着扫描透视功能,躲在暗中,观察莲花公馆里面的情况,直到现在才跳出来。

    出云真人此时正在打量细细打量秦羊,他目光非凡,发现秦羊呼吸匀而绵长,轻而缓慢,息息不绝,整个人的目光都呆滞了,因为这是内家功法修炼到大成的景象。

    “这秦羊,竟然在如此段的时间内,将抱朴功练到了大成境界,这怎么可能?”

    出云真人整个人的思维都陷入了混乱,好半响后,才回过神来。

    “哦!没有没有!”

    出云真人哈哈笑了几声,冷喝一声,让那些围观的武林人士都散去后,便将秦羊领进了莲花公馆。

    远处,钱泰豪见到这一幕,眉头微微一皱。

    “这个秦羊不在燕市好好呆着,跑江南来做什么?”

    钱泰豪百思不得其解,冷哼了一声后,带着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上车,径直离去。

    莲花公馆内,郑枯荣这对老夫妻并没有离去,出云真人让人给秦羊沏好茶后,便将这二人介绍给了秦羊。

    秦羊微笑着向二老行了一个抱拳礼,随后转过身,对出云真人道:“真人似乎遇到了点困难?”

    出云真人表情一愣,下意识问道:“秦羊老弟怎么知道的?”

    秦羊神秘一笑:“猜的”

    出云真人闻言错愕,但也没太过追问。

    这时,秦羊伸手入怀,拿出一枚竹简,摩挲了一阵后,微笑着朝出云真人递了过去。

    “得真人相助,晚辈如今神功已然大成,今日特来归还此物,如有需要用得着地方,真人...不必客气!”

    见状,出云真人再次一愣,盯着竹简仔细打量了一眼后,缓缓伸手接过了那枚竹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