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七十章 你搞活动,我参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秦羊小友,这段时间,我还真遇上了点麻烦...”

    出云真人挥退郑枯荣夫妇后,把秦羊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然后将自己遇到的麻烦事,全都说给了秦羊听。

    “那钱泰豪,一口一个律法,想逼我罢免郑枯荣夫妇,换上自己的人,我怎可如他愿?可郑枯荣夫妇到底是犯了律法,所以一时间,我也有些难办,如果不罢免他们,日后传出去,我武道协会高高在上的长老,居然亲手杀过人,难免要惹人非议”

    出云真人摇头叹气,面露苦涩。

    闻言,秦羊笑道:“既然郑枯荣夫妇犯了律法,以前杀过人,那就罢免好了”

    出云真人摇头道:“不成,他二人古道热肠,放在古代,那是要冠以大侠称呼的正义之士,如果我罢免了他们,难免会让那些真正的具有侠义之士的武林人士寒心,而且,他们二人已年迈,虽有武功傍身,但终究是孑孓之身,若没了武道协会保护,定会遭到钱家迫害!”

    秦羊闻言,沉吟了会儿,又笑道:“那就别管那个钱泰豪了,武林之事武林人自己解决,他有仇,就让他自己去找郑枯荣夫妇报仇好了”

    “这...”

    出云真人沉思了一会儿,摇头道:“我也曾想过,让他们自行解决,但始终感觉有些不妥,如今时局未定,杜科长又说将有怪物现世,这个时间段,若让自家人先乱了阵脚,内斗了起来,于大局,有不利”

    秦羊脸色古怪:“区区一个钱泰豪,真人...似乎有点过于犹豫了”

    出云真人尴尬地讪笑了两声,道:“若此事搁以前,我定不会如此犹豫不决,只不过我这次出山,见世人极其看重律法,若我等武林人士大搞特殊化,不尊重律法,依仗武艺,肆意行事,长此以往,恐与世人离心离德,因此,便有些束手束脚了...”

    “哦!”

    秦羊恍然大悟般点了点头,笑道:“看来真人之所以犹豫,无外乎是在乎世人的看法,既如此,真人何不将此事,交由世人来断定呢?”

    出云真人表情一愣,忍不住问道:“怎么个交由世人断定?”

    秦羊微笑道:“武道协会既已现世,十二长老,三十六分会长,如此重要的职位,怎能不交由世人过目?真人放出风声即可,把郑枯荣夫妇以前做过的种种事迹,不贬不褒,派人发布到网上去,让世人来评价他们的所做所为,真人只需暗中观察即可,若世人反感他们二人,真人便罢免他们,若世人赞誉他们的行事,真人就继续用他们即可!”

    出云真人闻言眼睛一亮,他不是不懂这些,而是才刚出山,不太了解罢了,此时经过秦羊一提醒,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是极!是极!”出云真人抚掌大笑道:“正所谓民意大过天,那就让天来决定此事好了!凉他钱泰豪之流日后,也找不出话来说!”

    出云真人一拍大腿,胸中一畅,逐渐喜笑颜开,对秦羊道:“小友在此安坐,我这就去处理此事,待我处理完此事,再与小友畅谈一番!”

    说完,出云真人迫不及待起身出了门,找郑枯荣夫妇商量此事去了,当天下午,一篇有关郑枯荣夫妇事迹的帖子,便被人发到了网上,顶上了热搜。

    出云真人离去之后,秦羊也不好独自在出云真人的办公室多待,在莲花公馆四处转悠了一番后,见一些武道协会的人在热火朝天忙工作,也不好打搅,便出了门。

    门外,孟世静早已等候多时,她也随同秦羊一起来了江南市,不过秦羊先一步到了莲花公馆这边。

    “走了,我还是第一次来江南市,你陪我去转转,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好的老板!”

    孟世静点了点头,便开着车载着秦羊在江南市四处转悠,这车,孟世静从国天地产借来的,国天地产在全国各地都有分支。

    不得不说,作为南方三大核心城市之首的江南市,要比燕市繁华多了,随处可见各种名胜古迹,两人游玩半天,见到一家新开业的酒楼在搞大酬宾活动,秦羊当即有些迈不开腿。

    “聚贤楼?好复古的名字!”

    秦羊带着孟世静从车上下来,望着聚贤楼门前,一堆举止怪异的人,见人就笑呵呵地行抱拳礼,与周边普通路人画风明显不同,当即神色一动。

    “走,我们去看看”

    秦羊招呼了一声孟世静跟上,抬脚走去,视线越过堵在门口的人群,看到了里面的情况。

    “列位!欢迎光临!钱某在此次感谢诸位捧场!请进!请进!”

    人群之中,西装革履的钱泰豪如焕发第二春,脸上容光满面,笑呵呵地对被邀请而来的武林人士行抱拳礼,礼数十分周道。

    就在这时,有人从背后对钱泰豪说道:“钱老板,秦羊来了”

    钱泰豪踮脚一望,一眼就看见了人群外鹤立鸡群的秦羊,和跟在秦羊身后,一副秘书打扮,戴着金丝眼镜的孟世静。

    “好漂亮的女子...”

    钱泰豪神色一动,领着跟保镖一样护卫在身后的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排众而出,来到了秦羊面前。

    “这不是近来声名鹊起的秦羊贤侄吗?想不到,我这酒楼刚开业,就把秦羊贤侄给吸引来了,惶恐,惶恐啊!哈哈!”

    一道来道贺武林人士闻言,也惊诧地转过身来,站在一旁,暗中观察着秦羊。

    钱泰豪说完,朝秦羊一拱手,略显轻浮地自我介绍道:“鄙人钱泰豪,贤侄这厢有礼了!”

    秦羊上下打量了一番钱泰豪,见到钱泰豪目光始终在瞥自己身后的孟世静身上,眉头微微一皱。

    “钱老板也是武林中人?”

    钱泰豪闻言微微一愣,不知道秦羊这话是什么意思,但也没在意,笑道:“钱某出自西山市钱家,自然是也是武林中人,我钱家因早年祖父钱于雄一手五虎碎风拳而成名,不才,在江湖上小有名气!”

    钱泰豪脸上洋洋得意,四周围观的武林人士闻言暗暗点头,钱家祖父钱于雄以前在江湖上那可不是小有名气,而是赫赫有名,乃一代宗师,这五虎碎风拳,也是他所创。

    更外外围的,是一批普通人,武林人士围观秦羊和钱泰豪,他们则在围观这些举止言谈怪异的武林人士。

    “卧槽!这帮人围在一起,感觉在拍电视剧一样,那对白,那气势,啧啧,快!快录下来发到网上去!”

    有人拿出手机直接开拍,现场闪光灯不断,还有一些聪明点的,直接开启了直播模式。

    “老铁们,江湖争斗,现场直播,等会儿他们就要打起来了,看得爽的老铁,点个关注哈!”

    “哼!”

    有武林人士暗中不满被人当猴子一拍,隐秘地射出了一枚梅花镖,梅花镖‘嗖’地一声飞过,直接将那个一口一个老铁的主播的头发给削去了一截!

    “卧槽!主播快跑!有人在放暗器!你头发给削没了!”

    弹幕爆炸,观众见到主播头顶飘落的头发,纷纷提醒。

    这主播伸手一摸头顶,顿时脸色发白,连忙抱着手机,躲到了更后面,压低了声音。

    “老铁们,冒死偷拍,点个关注哈!”

    场中央,秦羊并没有关注围观者中发生的事情,听到钱泰豪的话,只是微微一笑。

    “我看钱老板西装革履,还以为钱老板不是什么武林人士呢!”

    钱泰豪闻言脸色一变,认为秦羊在讽刺自己,脸色当场阴沉了下来。

    “秦羊贤侄今日莫不是来捣乱的?”

    “可别!”

    秦羊语气平静,指着聚贤楼门口旁的一折活动广告,道:“我是被你弄得这个活动吸引来的,怎么,钱老板不欢迎我?”

    钱泰豪跟变脸似得,突然换上一副笑脸,笑呵呵道:“欢迎,秦羊贤侄能赏脸来捧场,钱某能不欢迎?请,请!”

    “好说!”

    秦羊略略一抱拳,领着孟世静,从钱泰豪身边,径直进入了聚贤楼。

    钱泰豪望着秦羊的背影心中琢磨不定,暗暗一咬牙,领着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跟在秦羊身后,进入了酒楼。

    酒楼大厅,秦羊与孟世静大马金刀坐在最中间的那张桌子,叫来服务员后,秦羊平静问道:“你们这个一折活动,具体是个什么情况?”

    服务员只是个普通人,大概是从网上还是哪里见过秦羊,见到秦羊走进自家店,心中兴奋的不得了,此时听到秦羊询问开业活动相关的内容,便一五一十仔仔细细地介绍道:“这个一折活动是按照客人的消费情况来算的,消费满五千元,打九折,满一万,打七点五折,消费满三万,打六折,消费满十万,打五折,消费满二十五万,打一折”

    “套路...”

    秦羊闻言心中不动声色腹诽了一句,这种活动,其实就是个噱头,说的好听,能打一折,但一般人根本就不可能一次性消费这么多。

    果然,当秦羊把菜单拿过来一看就知道了,菜单上的价格并不贵,都很普通,没有花里胡哨搞什么一千九百九十八一只龙虾的套路,点个一桌子菜,也凑不满二十五万的消费,如果带团来的,开个十几张桌子,他们就会说,他们这个活动消费是按照每张桌子来算的,你无论如何,也拿不到活动中所说的一折。

    孟世静安安静静地坐在一旁,偷偷观察着秦羊,见到秦羊神色严肃,暗暗惊肉跳。心道,今天有人要倒霉了。

    果不其然,秦羊讲菜单往桌子上一扔,道:“上菜吧,菜单上的全上,不够吃我再点”

    服务员一脸惊讶,想要再问,这时,一旁的钱泰豪皮笑肉不笑的走了过来。

    “贤侄,点这么多能吃完吗?”

    秦羊没搭理他,淡定地喝了一口水,这才慢悠悠地说道:“钱老板,我这可是为了给你捧场,才点这么多的”

    “是吗?”

    钱泰豪有些摸不准秦羊,他暗暗思量,自己今天才和秦羊第一次见面,应该没有招惹到秦羊的地方,照理说,秦羊也范不着来找他的麻烦。

    不过,他总感觉秦羊是来者不善。

    想了想,钱泰豪笑呵呵地说道:“既然贤侄是来给我捧场的,我岂能让贤侄破费?老弟这一桌我来安排,算老哥我请您的,如何?”

    秦羊抬头看了一眼钱泰豪,表情依旧平静。

    “算了吧!有这个一折活动就够了,我今天来,就是被你的开业活动广告吸引过来的,我平时胃口大,不敢放开吃,今天总算是敢敞开肚皮吃一回了”

    广告?胃口大?

    钱泰豪回头看了一眼店内的活动广告海报,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了那醒目的噱头一折身上。

    “难道他想一次性消费二十五万不成?”

    钱泰豪眉头皱了皱,觉得有些不太可能,因为他还在广告下面加了一行小字,活动解释权本店所有,也就说,他想怎么解释这个一折活动,就怎么解释这个一折活动,秦羊想拿到一折?不可能!

    “哼!既然你自寻死路,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钱泰豪冷哼了一声,吩咐服务员按秦羊说的做后,直接甩手走了。

    秦羊见状,把菜单递给了孟世静。

    “你帮我记账”

    孟世静额头冒冷汗,点头道:“好的老板,我知道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