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七十一章 所谓强势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贤楼一楼大厅,众人不敢置信地望着狼吞虎咽的秦羊,暗暗吞了口唾沫。

    “练武的胃口个个都这么好吗?唉,哥们,我看你也像是练武的,你胃口也这么好吗?”

    一名戴着黑框眼镜的业务员好奇地对一名高个武林人士询问道,该武林人士嘴角抽了抽,他食量的确也还可以,但绝对没有秦羊这么夸张。

    此时秦羊面前,空盘子已经堆成了山!

    “嗝!”

    消灭完最后一盘菜后,秦羊擦了擦嘴边油渍,对身边正在用手机记账的孟世静问道:“还差吗?”

    孟世静快速核算一遍后,道:“还差几百块钱”

    “是吗?”

    秦羊点了点头,转身对呆若木鸡的服务员打了响指。

    “去,让你们的厨师再给我炒几个菜”

    服务员回过神来,看了一眼不远处,守在前台的钱泰豪后,慌忙朝厨房跑去。

    前台,钱泰豪见到这一幕脸色阴沉无比。

    “三位,你们怎么看?”

    钱泰豪转身对鲁伯垓,柯谋臣,佟理孙三人问道。

    鲁伯垓沉声道:“估计是来找茬的没错了”

    佟理孙怪笑道:“肯定是钱老板天天怂恿人去挑战出云真人,把出云真人那个牛鼻子老道逼得太紧,给惹毛了,但他身份太高,不好对你出手,所以就把这毛小子从燕市喊了过来,对付你”

    钱泰豪闻言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随后看向了拿着一把折扇,没怎么说过话的柯谋臣。

    “谋臣贤弟,你觉得呢?”

    柯谋臣闻言瞥了一眼大马金刀坐在座位上正在剔牙等菜上来的秦羊,摇了摇头,道:“不好说,以我对出云真人的了解,钱老板的所作所为,还没到把他逼急的那个份上”

    钱泰豪闻言沉思了一会儿,道:“这个毛小子总归会坏我们的计划,三位贤弟,不知是否有把握收拾收拾这小子?”

    三人闻言,不自觉地挺直了腰杆。

    鲁伯垓冷笑道:“这小子揭幕战时虽然一拳把人打飞了,但如果只是这种程度的话,我也能做到,至于他以前的直播,我也回看过,实力是有几分,但总归是有些年轻,从他当初直播时显露的那几手功夫来看,火候是有几分,但还没练到老”

    钱泰豪一听,心中顿时就有数了。

    练到老是行话,指的是没有把功夫练到登峰造极的地步,没有到登峰造极的地步,就是师者境之下。火候是有几分,就是在说秦羊的功夫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不得不说,这鲁伯垓的眼光还是蛮毒辣的,秦羊直播时所显露的哪几手功夫,实际上运用了一些【077版综合格斗术】中的技巧。

    那时候,秦羊也才把【077版综合格斗术】练到精通的地步,远不像现在,现在,【077版综合格斗术】和【新瑜伽术】在系统面板上都已经达到了大师的评价。

    这样来看,鲁伯垓说秦羊当时的功夫火候是有几分,但还没有练到老,是很准确的一个评价。

    “既然没到师者境...”

    钱泰豪心思一动,瞥了一眼又吃上了的秦羊后,脸上闪过一丝冷色。

    但他刚想抬脚,去找秦羊麻烦,就被佟理孙给拦了下来。

    “钱老板,勿急!虽然这小子功夫还没练到老,但却依旧不可小觑!”

    闻言,钱泰豪有些诧异,鲁伯垓和柯谋臣听到佟理孙这话,也赞同地点了点头。

    见状,钱泰豪收回了那只迈出去的脚,对佟理孙问道:“贤弟,此话怎讲?”

    佟理孙悠悠道:“这小子胃口如海,食量惊人,擂台上,还能一拳将人击飞七八米远,就是李元霸再世,也不过如此,想必定是天生神力之人,钱老板上去,怕是要自讨苦吃”

    说着,佟理孙戏谑地看了一眼钱泰豪,摇了摇头,潜台词不言而喻。

    钱泰豪脸色有些难看,虽然他现在武艺荒废,已退出师者之境,但好歹也是练了几十年功夫的人,结果现在连一个后.进小辈都不是对手,面子怎么想,都有点挂不住。

    柯谋臣盯着秦羊打量了一会儿,又道:“可怕的不是天生神力,而是他还练了内家功夫,天生神力搭配内家功夫,就算是我们单对单,恐怕也不是对手”

    柯谋臣感叹不已,秦羊在他看来,跟怪物一样离谱,年纪轻轻武学修为就到了这种地步,实在匪夷所思。

    内家功夫,很神秘,并不是所有武林人士都会内家功夫,也不是谁都有机会学。

    鲁伯垓,佟理孙,柯谋臣三人,只有柯谋臣练过一点内家功夫,另外两人,都练得是外家功夫。

    伯垓练的是传说中的沾衣十八跌,五十多岁的人了,体魄仍然非常强健,壮得跟一头牛一样,沾衣十八跌这门绝技更是被他练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十个年轻壮汉,都近不了他的身,甚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忽视年龄带来的差距。

    至于佟理孙,练的则是传说中的鹤拳。

    鹤拳是南拳的一种,它有四个分支,分别是宗鹤拳,鸣鹤拳,食鹤拳,飞鹤拳,四拳合一,统称为鹤拳。

    这其实是一门非常凶悍的拳法,但却鲜为人,。与之相对的螳螂拳就不知道要出名多少倍了,但实际鹤拳的拳理,比螳螂拳还有凶狠,佟孙理除了宗鹤拳不会外,鸣鹤拳,食鹤拳,飞鹤拳,这三种拳法,都被他练到了登峰造极,师傅级别的地步。

    钱泰豪听到柯谋臣说秦羊还练过内家功夫,心中一沉,只感觉心中烦闷无比。

    “这小子实力如此之强,总归是个变数...”

    想了想,钱泰豪索性拱手对三人直言道:“几位,实话说了吧!你们有没有把握收拾他?”

    三人闻言,抬头望天,既没有说行,又没有说不行。

    见状,钱泰豪急道:“几位贤弟,倒是说句话呀!?”

    鲁伯垓闻言冷笑,有事贤弟,没事几位,这钱泰豪还真不把人放在眼里。

    想了想,鲁伯垓也不客气了,直接伸手,搓了搓手指,笑吟吟地对钱泰豪说道:“这小子不在我们的合作范围之内,你要对付他,那得另算钱!”

    钱泰豪闻言脸色一黑,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呵呵地回道:“钱财乃身外之物,钱某别的不说,钱还是有的,几位尽管开口就是了!”

    鲁伯垓闻言,立马眯着眼睛笑了起来,他扭头看了一眼佟理孙,和柯谋臣二人,见二人暗暗点头,便转头对钱泰豪道:“钱老板,您尽管放心,有我们三人联手,就是宗师在此,我等也无惧!”

    “如此甚好!”

    得到保证,钱泰豪心中稍稍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已经吃干抹净的秦羊,带着孟世静朝前台这边走了过来。

    “钱老板,结下账”

    秦羊有意无意地瞥了一眼鲁伯垓,佟理孙和柯谋臣三人,他听力惊人,再加上前台距离他坐的位置并不是非常的远,所以,他们之间的谈话,就跟在他面前当面议论没啥区别,全都一字不落,进了他的耳朵。

    钱泰豪因为有了鲁伯垓三人的保证,心中有了足够的底气,所以没给秦羊半点好脸色,冷哼了一声后,指着秦羊,对收银员粗鲁喝道:“你!给他们结下帐!”

    收银员战战兢兢拿过计算器,开始核算,一时间,四周只有计算器的声音。

    过了一会儿,收银员将账单哆哆嗦嗦递给了钱泰豪

    “老板,算好了,一共是二十五万零七块!”

    “啧啧!”

    大堂客厅那些围观者并没走,听到收银员爆出的这个数字,立马意识到,秦羊可能要和钱泰豪发生冲突了,便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远远旁观。

    “二十五万,这秦羊明显是冲着钱泰豪搞得那个一折活动来的,虽说餐饮行业利润可观,但真要按照一折给钱,钱泰豪起码得亏个十七八万,到时候,钱泰豪肯定会耍赖,这下,有好戏看咯!”

    有人幸灾乐祸

    果然,钱泰豪接过账单瞥了一眼后,直接甩给秦羊。

    “看看吧!”

    钱泰豪不咸不淡地说道

    秦羊接都没有接甩过来的账单,任由账单飘到了地上。

    “给他钱吧”

    秦羊平静地孟世静说道

    “好的老板”

    孟世静点了点头,拿出一张银行,对收银员小姐姐柔声道:“您好,请帮忙我们结下帐,按照你们店的一折活动,我们消费达到了二十五万零七块,只用给一折的钱两万五千块就行了是吧?行的话,就刷卡吧!”

    说着,孟世静便将银行卡朝着收银员小姐姐递了过去。

    收银员见状,看了一眼钱泰豪后,却不敢接。

    按理说,的确是只用给一折的钱就行了,但她却不敢只收一折的钱,毕竟,总价二十多万呢!

    钱泰豪此时在旁也看着,他饶有兴趣地抱着手臂,似乎在看自家的收银员会怎么处理,收银员见到自己老板没发话,只是冷冰冰地盯着自己,顿时陷入了两难的境界。

    孟世静见状,回头看了一眼秦羊,见秦羊微微摇头,顿时便知道该怎么做了,只见她收好银行卡,转身对钱泰豪平静地问道:“钱老板,你似乎有意见?”

    钱泰豪冷笑了一声,理都没理孟世静,只是恶狠狠地瞪了一眼收银员,似乎收银员犯了什么不可饶恕之罪一样,把收银员吓得,头都低了下去。

    就在这时,秦羊冷冰的声音响起。

    “钱老板,你不给面子啊?我家秘书和你说话呢!你不知道回吗?”

    围观者闻言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所谓强势,大抵就是如此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