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七十二章 看看这是什么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聚贤楼一楼大厅,众人惊讶地望着秦羊,感觉秦羊太强势。

    孟世静也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秦羊,眼神里藏着诧异。

    钱泰豪又恼又怒,刚想回怼一句‘我就不给你面子咋的?’‘你算老几?’‘一个毛头小子敢这样和我说话?’但话到嘴边,对上秦羊那冷漠地眼神,却又猛地一惊。

    “他是故意在激我!”

    钱泰豪眉头皱了皱,心神有些不宁,沉默了一会儿,瞥见鲁伯垓,佟理孙,柯谋臣三人见势不妙,已经护在了自己左右,这才有了一些底气。

    “我到底是商人做久了,居然被一个毛头小子弄得不敢说话”

    钱泰豪内心自嘲一笑,想到这里,钱泰豪定了定心神,鼻孔朝天,随意地朝秦羊拱了拱手,朗声道:“不是不给秦老弟面子,只是秦老弟想来找茬,想吃霸王餐,直说就是了,何必惺惺作态呢?原本我还想着免费请秦老弟吃一顿,现在看来,我真是瞎了狗眼,居然想着免费请你这种人吃饭!”

    秦羊闻言,目光微冷。

    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到位,人心中的成见,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旦带上有色眼睛看人,那么看谁都会觉得有问题,这钱泰豪就是一个非常典型的典型。

    自己跟他说了很多遍,从店外说到店内,几乎是从头到尾都在跟他说,自己是冲着他家活动来的,但他非要理解成,自己是故意要来找茬的人。

    似乎每一个想参与这个一折活动的人,都是找茬的人。

    到最后,秦羊都懒说了。

    “你家的活动有问题,怪参与活动的人?非常好!本来我与你无冤无仇,不想找茬,你要是老老实实按照你弄得活动来收钱,我就放你一马,现在看来,你这个茬,我不但要找,我还得找到底!”

    想到这里,秦羊瞥了一眼钱泰豪,冷冷道:“钱老板,污蔑人吃霸王餐...可是要付出代价的!你就直说吧!我这一顿饭钱,你准备收多少?”

    钱泰豪闻言冷笑:“小子!你别乱说话,我可没污蔑你,你要是觉得自己不是来吃霸王餐的,那你按照账单给钱啊?”

    秦羊闻言,看了一眼钱泰豪后,缓缓伸手,弯腰从地上捡起了那张账单。

    “你的意思是说,让我按照账单上的数目,给你二十五万?”

    钱泰豪没有说话,轻蔑一笑,意思不言而喻。

    “吃饭给钱,天经地义!你吃多少,我自然要收多少!”

    “所以说,你那个活动是骗人的了?”

    秦羊指着店内张贴的海报冷冷问道。

    “什么活动?”

    钱泰豪瞥了一眼活动海报后,不屑一笑:“那个活动明天才开始!今天不算!”

    店内一群围观群众闻言,齐齐倒吸一口冷气。

    见过耍无赖的,没见过这样耍无赖的,换个人来,肯定要被钱泰豪气个半死。

    因为,那海报上,还真没写活动开始的时间,这样一来的话,无论想参与这个活动的人哪天来,只要钱泰豪不想让自己吃亏,都可以说明天。

    “唉!这秦羊到底是个年轻人,怎么能信这种东西呢?”

    一群人怜悯地望着场中央的秦羊,忍不住摇头叹息。

    “看来不是我在找茬,而是你觉得我好欺负,想找我的茬...”

    秦羊此刻倒是出奇的平静,只是目光越发冷漠,只见他两指一松,夹在两指间的账单,便重新飘落到了地上。

    “我要是不按照你的意思给钱呢?”

    “那你就是在吃霸王餐!”

    钱泰豪图穷见匕,脸上狰狞之色一闪,略显亢奋,手一挥,就准备让鲁伯垓三人动手。

    鲁伯垓,佟理孙,柯谋臣三人见状,眼神交流一番后,暗自点头,悄悄拉开了阵势,将秦羊包围在了中间。

    四周围观者见状不妙,生怕他们打起来误伤到自己,全都紧张得一哄而散,退到了一边。

    “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认不清楚现实”

    场中央,秦羊缓缓抬头,目光如利剑般直视着钱泰豪,神色冷漠到了极点,他迈出一步,顿时,一股无形而又沉重地气势,如有实质般,以他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散开!

    “宗师!”

    这一刻,聚贤楼中一众围观的武林人士,察觉到秦羊身上的这股气势,无一不大惊失色,不敢置信地望着秦羊。

    距离秦羊最近的鲁伯垓,佟理孙,柯谋臣三人,见到这一幕,更是紧皱着眉头,绷紧了神经。

    倒是在场的那些普通人,反而没有感觉到有什么不妥,也没有感觉到什么气势的,只感觉此时的秦羊变得有些分外可怕。

    “什么宗师?叶问吗?”

    围观群众中,戴着黑框眼镜的业务员疑惑地对身边一个身材魁梧的武林人士问道,却招来了对方的喝骂:“小屁孩!你懂什么!别乱说话!”

    说着,这名身材魁梧的武林人士,望着场中央身上气势越发恐怖的秦羊,竟然开始瑟瑟发抖,眼中流露出如有实质的惊恐!

    “误判了!这个秦羊竟然是一位宗师级别的高手!而且还如此年轻!”

    柯谋臣望着秦羊身上那股愈发恐怖的气势,暗暗咂舌,额头滚落一丝冷汗。

    像他们这种武林人士,五感敏锐,所以能够清晰地察觉到秦羊身上的气势变化,而这种气势,也只有在宗师级别的高手身上见过。

    “一位年轻的宗师,怪不得能让出云真人那个牛鼻子老道笑脸相迎...这下难搞了,好像有点不太不值当...”

    佟理孙望着秦羊,脸上怪笑,心中苦笑,随后暗暗拉开了拳架,以防不测。

    鲁伯垓此时神色也显得十分严肃,一位年轻的宗师和一位年迈的宗师,那可是两个概念,他虽自负有几分实力,但还没自大到说能把宗师不放在眼里。

    快速扫了一眼秦羊漏在外面的肌肤与四肢,鲁伯垓瞳孔一缩,像是发觉了什么,倒吸了一口凉气!

    “肌理匀密,无尘无垢!肤如古铜,刀剑难伤!筋骨狰狞有其形,拳脚突出显雷鸣!这!这个秦羊!...”

    鲁伯垓心下骇然

    就在这时,秦羊一步一步,朝着钱泰豪走了过来。

    钱泰豪见状,瞳孔一缩,仿佛被人浇了一盆冷水,理智从原本狰狞亢奋的神情中,清醒了过来,随后就是一阵后怕!

    “这!这个秦羊!他果然是在激我!...”

    钱泰豪见秦羊朝自己走来,神色略显慌张,他虽从师者境退了出来,但底子还在,所以此时也察觉到了秦羊身上这股骇人的气势,一时间,竟然被吓懵了!

    秦羊走到钱泰豪面前,停下脚步,居高临下俯视着钱泰豪。

    “你把你刚才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闻言,钱泰豪一张老脸涨成了猪肝色,十分难看,又想赔笑,缓和一下气氛,又想冷着脸,不给秦羊好脸色。

    吞了口唾沫后,钱泰豪眼角余光,瞥见鲁伯垓三人站位分开,不在自己身边,顿时泄了底气。

    “秦..”

    ‘砰’的一声,钱泰豪话还没说话,人就飞了出去,在场所有人都没有看到秦羊是如何动的手,包括鲁伯垓三人。

    “好快的速度!”

    鲁伯垓三人心中一惊,震悚回头,望着挂在墙壁上,嘴角溢血的钱泰豪,心神大骇,四周围观群众,见到这一幕,更是被吓得脸色发白!

    “好厉害!这秦羊刚才那一脚竟然踢出了音爆声!”

    暗中,有武林人士神情严肃,如临大敌般,望着秦羊的背影。

    这是一名年轻人,二十出头,长相英俊,名字叫司徒傅守,是这次武道擂台赛。江南市揭幕战的获胜者。

    “我不是他的对手...”

    司徒傅守一咬牙,倒吸了一口凉气,忍不住又看了一眼秦羊。

    秦羊好整以暇,找了一张空桌坐了下去,翘着二郎腿,拍了拍腿上的灰尘,孟世静见状走了过来,候在他身边,给他倒了一杯水,秦羊接过后,面无表情喝了一口。

    “钱泰豪,你这个出自西山市武林望族的武林中人,是不是忘了,这个江湖,这个武林,什么东西才最重要?”

    此刻大厅内外,一片静悄悄,众人闻言齐齐沉默,半响后,挂在墙壁上的钱泰豪动了一下。

    “咳咳!”

    钱泰豪口中喷出两大口鲜血,挣扎着从墙壁上摔了下来,整个人直接趴在了地上。

    秦羊到底还是留手了,再加上钱泰豪有底子在,所以没有被他一脚给踢死。

    “请先生解惑...”

    钱泰豪趴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他这时才想起一些被遗忘的江湖规矩,武林规矩。

    “好!”

    秦羊站起身来,无视了一脸警惕地鲁伯垓三人,径直朝钱泰豪走了过去。

    “看看这是什么?”

    秦羊走到钱泰豪面前,蹲下身子,伸出了拳头,钱泰豪见状,瞳孔一缩,趴在地上,把头埋得更低了。

    见状,秦羊冷哼了一声,起身负手道:“我想吃你霸王餐?我想找你茬?你是不是太高看自己了?还敢往我身上泼脏水?污蔑我的为人?你还是庆幸一下,自己活在如今这个时代吧!否则的话,你现在已经是一具冰冷的死尸!”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