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七十四章 钱泰豪之死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成仲,你爷爷怎么样了?”

    钱康来见到钱成仲出来后,表情严肃地走上前,心里却在想,钱泰豪被人送回来的时候,已经奄奄一息,这会应该要挂了吧?那以后钱家谁做主?

    想来想去,钱康来觉得自己最合适,跟在他身后的钱金来,以及钱宇来也是这么想的。

    虽说医生讲调养几个月就能痊愈,但钱家人却是不信。

    毕竟,六十多岁的人了,被人一脚踢到了墙上,没当场死去,就算命硬了,现在送了回来,再有武功傍身,估计也撑不了多久。

    这也是大晚上的,一帮钱家人齐聚一堂,守在钱泰豪病床前的原因。

    钱成仲虽然年轻,但却并非不通世事,知道自己这几位叔伯心里在打什么主意,但他也没戳穿,心中冷哼了一声,脸上堆着笑,搪塞了几句,说了一番场面话后,便带着自己的母亲陈美娇,匆匆离开了庄园。

    屋内,谈话还在继续。

    钱成仲走后,钱泰豪拉着自己三弟钱圭的手,有气无力地讲道:“今日,我遭逢此劫,兄弟姊妹,只有你亲自来看我,其他人,只派了后辈来,真叫人寒心”

    钱圭再次劝慰道:“你不要想这么多,安心养病吧!还没到那个程度呢!”

    钱泰豪罢了罢手,虚弱道:“我的情况我清楚,即使伤势痊愈,身体也将大不如从前”

    顿了顿,钱泰豪又道:“成仲还年轻,需要你帮忙照拂,明日,你便召回族人,带着他们回西山市吧!我试图渗透武道协会的计划,已出了变数,那秦羊与出云真人,不会留我钱家人在江南市,如若不走,恐有大祸临头”

    钱圭有些不忿,道:“这才刚来,又要回去,这叫什么事,二哥他们肯定会暗地里耻笑咱们的!”

    “管不了那么多了”

    钱泰豪摇头叹了一口气,见状,钱圭只好点头。

    磨蹭半响,钱泰豪从贴身衣物中,掏出一物,颤颤微微递给了钱圭,钱圭见状,眼睛一亮,接过来翻开一看,顿时大吃了一惊。

    “宗鹤拳?大哥手中怎么会有这宗鹤拳?”

    钱泰豪摇头没有说话,见状,钱圭若有所思地将这本古朴的线装秘籍《宗鹤拳》收入了怀中。

    “鲁伯垓爱财,我们用钱便可控制他,柯谋臣爱权,我早已许诺,给他谋一份职位,唯独这佟理孙不好控制,这佟理孙此次出山,便是为这《宗鹤拳》而来,只要我们一日不交出,他便只能为我们卖命,这三人,实力非同小可,有望冲击宗师之境,这大概也是我此次来到江南市为我钱家谋夺的最大财富了”

    说到这里,钱泰豪回想起秦羊蹲在他面前时,伸出的那只拳头,叹道:“世道已大变,若无高手庇护,我钱家早晚有一天,要沦为鱼肉,任人宰割”

    钱圭闻言,表情凝重,拍了拍藏在怀中的《宗鹤拳》秘籍,正色道:“大哥,你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钱泰豪点了点头,挥手道:“去吧!”

    钱圭闻言,重重地点了点头,转身便退出了这间充满药味的屋子。

    见到钱圭出来,守门口的钱康来等人又想涌过来问,却被钱圭一通喝骂,骂了个狗血淋头。

    屋内,钱泰豪听到屋外的喝骂,有些心烦,见到一旁哭哭啼啼的王氏,便招了招手。

    王氏见状,缓步走了过来。

    “老头子,你有什么话想说?”

    王氏俯首询问,眼泪婆婆娑娑,让躺在病床上的钱泰豪不禁回想起了秦羊居高临下俯视自己的那一幕,心中顿时就涌起一股怒火,表情也变得有些狰狞且疯狂,直到半响之后,才渐渐平复。

    “我无恙,你让屋外的那些人都走吧!吵得人心烦”

    王氏点了点头,依照吩咐去办了。

    钱康来等人从王氏这里也依然没有得到想要的消息,只好摇头叹气,带着不甘,渐渐散去。

    入夜,夜极深,天空阴沉沉,没有月亮。

    一名黑衣人飞身进入庄园,破窗而入,闯进了钱泰豪的病房。

    钱泰豪,死!

    ......

    国天宾馆,国天地产旗下的产业。

    秦羊与孟世静暂住在这里

    一大早,秦羊便被一阵急促地敲门声吵醒,打开门一看,就见到了一脸焦急的孟世静。

    “什么事这么慌张?”

    秦羊揉了揉眼睛,还想睡个回笼觉,昨夜他与出云真人坐而论道,直到后半夜才回宾馆休息。

    “能不慌吗?出大事了!昨天被老板踢了一脚的那个钱泰豪死了!”

    孟世静心急如焚,见到自己家老板不慌不忙,浑然不觉的样子,气得直跺脚。

    “死了就死了...你说什么?谁死了?钱泰豪死了?这怎么可能!?”

    秦羊如被人浇了一桶冷水,瞬间清醒过来,不敢置信地望着孟世静。

    孟世静见状,直接掏出手机,点开了一篇新闻帖子,递给了秦羊,秦羊接过后,看了看,越看脸色越阴沉。

    只见新闻标题赫然写着‘六十三岁的西山市著名企业家钱泰豪先生被某武道家踢成重伤,不治身亡,于当夜凌晨两点去世’

    撰写这篇新闻稿的人虽然没说那个什么武道家是谁,但评论区里一些网友的留言,却都在说是秦羊干的。

    因为昨天秦羊和钱泰豪发生冲突的视频,已经被人传到了网上,还顶上了热搜。

    “不可能!我当时特意留手了,以他的武学修为,他怎么可能死!?咄咄怪事!咄咄怪事!这不可能!”

    望着评论区里,清一色的严惩杀人凶手之类的言论,秦羊脸色铁青,立马意识到有人在借此事大做文章,想抨击如日中天的自己。

    这一点,从新闻标题就能看出来,那醒目而又多余的六十三岁等字样,一瞬间就能让人脑补出一个年轻人殴打无辜老头的故事。

    但实际情况却是,钱泰豪因习武多年的缘故,尽管武艺荒废,但底子还在,身体壮得跟一头牛一样,跟四十多岁的人没区别,体质比一般的年轻人还要好。

    “我已经联系了一些公关公司,但没什么用,现在网上一众网友对老板的声讨铺天盖地”

    孟世静此时急得团团转

    这事情,已经超出了她能处理的范围,毕竟闹出了人命,而且广大网友还看过昨天秦羊和钱泰豪发生冲突的视频,现在钱泰豪死了,那凶手肯定就是秦羊。无论怎样看,秦羊最后都难逃法律的审判,要被抓去坐牢。

    秦羊此时也意识到了不妙,紧皱起了眉头,正想说些什么时,却突然发现,刚刚那篇新闻,直接就消失了!

    “这是!被屏蔽了?”

    秦羊吃一惊,心思一动,打开浏览器开始搜索与之相关的新闻与视频,却发现,这些新闻视频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被屏蔽!

    到了最后,秦羊发现,与自己有关的一切,包括他的名字,都被屏蔽了!怎么搜都搜不出来。

    秦羊又打开推博

    此时推博热搜镑相关内容还没有被屏蔽,热搜头条赫然是‘秦羊杀人了’等相关敏感话题。

    但当秦羊一刷新网页,这些内容,就全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有人在背后帮我平息这场即将爆发的舆论!好快的速度!好快的反应!”

    秦羊心中震惊,随后渐渐平静了下来,将手机交给了孟世静。

    “没事了”

    “嗯?”

    孟世静满脸错愕,接过手机看了看,顿时瞪大了眼睛。

    “这,这是怎么回事?”

    孟世静心下骇然,她想不出,也不敢想谁有这么大的能量,能在短短几分钟内,将有这么大的事情,强行压下去!

    这时,孟世静发现,推博热搜榜更新了一个某著名女明星出轨,被人当场抓住的视频,一时间,广大网友全都跑去关注这个了。

    孟世静也下意识点进去看了看,发现视频内容非常.劲爆!嗯嗯啊啊的,跟看小电影没啥区别!

    “这是什么!”

    孟世静吓了一跳,哆哆嗦嗦连忙关掉了视频,回头一看,见到秦羊去了浴室,这才拍着胸脯,松了一口气。

    “到底是谁在后面帮老板?难道是...”

    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孟世静扫了一眼来电提示后,瞳孔一缩!

    “老板!老板!电话!电话!”

    孟世静也管不了,举着手机直接冲进了浴室,裤子刚脱到一半的秦羊见状,顿时有些无奈,只好伸手接过了电话,然后把直勾勾盯着自己下半身的孟世静赶出了浴室。

    电话是杜星武打来的,询问了一些有关钱泰豪的情况。

    秦羊一五一十回答

    到了最后,杜星武道:“别有心里压力,这个钱泰豪的死和你没关系,否则上面也不会帮忙把事情压下去”

    “他杀?”

    秦羊有些疑惑

    “是的,你被利用了”

    杜星武点了点头,道;“别小瞧第九局的能力,昨天晚上那个钱泰豪前脚死,后脚我们就收到了消息,初步判断为家族内部争斗所引发的谋杀案,不光这个钱泰豪死了,他妻子王氏也死了,只不过,我们第九局的特工伪装成办案民警上门调查后发现,他们的死因很特别,目前,案件还在调查中,倒是早上有关于针对你的舆论攻击,却打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有人在利用此事大做文章,企图把你逼入绝境,具体是谁我们还没查到”

    “天神集团?”

    秦羊下意识问道

    “不好说,总之你注意点就行了,你要记得,你现在不是一个普通人,你的一言一行,都会被人盯着,你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人利用,这次,就当是个教训吧!”

    杜星武语气很平静

    秦羊点了点头,郑重说道:“多谢!”

    “说谢就客气了,我的目的也很明确,之所以帮你,就是想拉拢你,你来不来特殊调查科?不来的话,下次有个任务我们需要你帮忙,你不帮忙的话,我就让人解除屏蔽,让你被人骂死,我想,你再厉害,面对这种舆论攻击,也只能干瞪眼看着,束手无策”

    秦羊表情错愕,他还没见过有这样拉人的,也没见过这样请人帮忙的,如此直白,赤裸裸,毫不掩饰。

    “什么任务?我还要参加武道大会呢...”

    秦羊耍了个心眼,想要婉拒。

    “你不答应是吧?”

    杜星武毫不留情戳破了秦羊的婉拒

    秦羊顿时无语,随后打了哈哈,笑道:“没有没有,武道大会这种小事,我挤挤时间就能搞定”

    “这还差不多,说真的,连怪物都能杀死的你,除了阿克隆·修斯外,我还真不知道现在有谁能打得过你”

    秦羊闻言顿时有些好奇,第一次对这个阿克隆·修斯产生了兴趣。

    “那个阿克隆·修斯很厉害?”

    “非常厉害!”杜星武点了点头,话语很简洁。

    秦羊顿时更好奇了

    “比我厉害?”

    电话那头的杜星武闻言沉吟了一会儿,似乎在拿秦羊跟阿克隆·修斯作比较。

    过了一会儿,他问道:“秦羊,我问你个事,那个肉瘤怪物...是不是被你杀了?”

    秦羊沉默了一会儿,笃定地说道:“怎么可能是我杀的?”

    “那你就没有他厉害”

    秦羊懂了,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两人又聊了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至于任务之事,杜星武只说还不急,到时候会通知自己,秦羊没办法,只能答应。

    放下手机,秦羊脱光衣服,打开水龙头,站在淋浴喷头下,撑着墙壁,任由水流冲刷自己。

    望着自己结白的手掌,秦羊心中默默沉思。

    浴室之外,是有些忐忑不安的孟世静。

    虽然这次针对他的舆论攻击,被上面压下去了,但秦羊的名声,却是一落千丈,甚至到了人人喊打的地步。

    以至于以国天地产为首,联合赞助他的那十二家资本集团,其中有几家,当场发来了解约函。

    哪怕,江南市警方第一时间发布通告,通报了钱泰豪的真实死因,为家族内部谋杀。

    哪怕,各种辟谣视频满天飞。

    盲目的人,也依然坚定且固执地认为。

    秦羊,就是杀人凶手!

    “是谁!”

    秦羊暗暗攥紧了拳头

    明处的敌人不可怕,暗处的阴谋最狡诈。

    这句话,何时何地,都不过时。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