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七十七章 行动吧!特工们!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哎哟,我的羊哥哟!你这是捅了黑子窝了吗?咋这么多人黑你呢?杀父杀母,残害未成年少女,居然连这种离谱的谣言都能造出来,还有人这么多人相信,还在帮忙转发,我的天呐!这些人都是脑残吗?哦!原来女孩的父母亲自出面发表声明,怪不得,怪不得...”

    第九局信息技术部,一名信息处理专员,正苦恼地盯着电脑屏幕,十指在键盘上不断敲击。

    经过一层又一层的筛选,很快,一个IP地址,便被筛选了出来。

    他按下耳麦,恢复冷漠的表情,机械式地说道:“查到了,已经定位成功,在赵市,范阳区,丰和街道,百丰嘉园,十二幢,三单元,七零一,真名叫就做余鲁,相关资料我等会传输给你”

    “收到!”耳麦之中,传来同样冷漠而又机械的声音。

    画面一转,赵市,范阳区,丰和街道,百丰嘉园,十二幢三单元七零一

    油光粉面的余鲁此时正坐在书房内盯着手机上的到账余额发笑。

    “随便发个视频就能赚个三百块钱,这钱也太好赚了!”

    叮咚,门铃响起,余鲁以为是自己点的外卖到了,便连忙穿着拖鞋跑去开门。

    “来了来了!别按了!急什么!”

    房门一打开,果然,外面站着一个相貌平平的外卖员。

    外卖员站在防盗铁门外,见到余鲁后,瞥了两眼余鲁的身后,随后举起外卖,略带紧张地冲余鲁笑了笑。

    “不好意思,请问你是余鲁先生吗?我不小心把你的外卖给洒了”

    “什么!你麻B的!你居然把我外卖给洒了!”

    余鲁听到外卖员把自己的外卖给洒了,顿时怒不可遏,骂骂咧咧打开防盗铁门后,伸长脖子,刚想伸手夺过外卖看一看,突然感觉脖子处传来一阵刺痛,像是被黄蜂扎了一针般,下一秒,他整个人直接就翻着白眼软了下去。

    外卖员收回注射器,熟练的扶住余鲁的身子,身形一闪,就进入了屋内,还顺手关上了门。

    “已进入目标房间!”

    “收到!”

    轻轻将昏睡过去的余鲁放到地上,外卖员动作迅速地将各个房间检查了一遍,发现余鲁还有个老婆,脱光衣服躺在卧室的席梦思床上睡觉后,便掏出注射器,快步冲上去,在余鲁老婆睁眼醒来之前,一针扎在了对方的脖子上。

    “威胁已排除!”

    “收到!”

    戴好橡胶手套,外卖员走进余鲁的书房,见到余鲁的电脑还开着,上面还挂着聊天软件后,眼睛一亮,直接坐到余鲁的电脑前,开始查看余鲁过往的聊天记录。

    “发现重要情报!”

    “稍等!”

    约莫一分钟后,敲门声响起。外卖员立即提高警觉,直到墙门声‘咚·咚咚·咚咚咚”的响了几下后,这才敢靠近大门,通过猫眼向外看了一眼。

    门外,站着三名民警。

    见状外卖员心中松了一口气

    房门打开,为首的民警径直走进余鲁的书房,坐在余鲁的电脑前,查看起了他的聊天记录,和他的浏览器记录。

    看完后,这名民警的神色顿时变得有些严肃!

    “全部带走!”

    “是!”

    话音一落地,屋内剩下的两名民警和先前的那名外卖员立刻就行动了起来。

    外卖员从口袋掏出一个U盘,坐在电脑前,准备将电脑里的资料全部拷贝带走。

    可就在这时,电脑上方的摄像头装置诡异地动了一下,下一秒,余鲁的电脑当场蓝屏死机!

    “不好!被对方察觉了!快叫技术部门的人追查!”

    外卖员脸色大变,客厅中,正在将余鲁和他老婆往麻袋里装的三名民警闻言,脸色大变,全都冲进入了书房,随后就见到了那台蓝屏死机的电脑。

    见到这一幕,三人心都凉透了。

    “手机!手机!快!”

    为首的民警大叫道,距离余鲁手机最近的一名民警,迅速反应过来,直接冲向了手机。

    可就在这时,他瞳孔一缩,气急败坏破口大骂道。

    “该死的!这个煞比用的是水果手机!”

    话音未落,手机自动解锁,像是有人在远程操纵这台手机一样,几人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手机上的数据被一点点清除,却又无能为力。

    “对方给这个余鲁打钱了,还可以追查银行账户来源!”

    外卖员提醒道,为首的民警脸色铁青地摇了摇头。

    “没用的,对方肯定不会傻到用真实账户给这个煞比转账,现在只能等B组那边有没有收获了,把这两个人弄醒!”

    “是!”

    一人闻言,毫不犹捏着余鲁的下巴,啪啪就是几个耳光,十几个耳光过后,碧青脸肿的余鲁晕晕乎乎地醒了过来。

    “你涉嫌从事间谍犯罪!现在我们将你依法逮捕!”

    余鲁大惊失色,心想着我不就发了几个视频吗?怎么就从事间谍犯罪了?刚想辩驳几句,可还没等他开口,一个黑头罩就朝着他罩了下来!

    “呜呜!”

    口中塞了一大团棉花的余鲁口不能言,刚想挣扎,却发现手腕上早已戴上了一双冰冷的手铐。

    .......

    齐市

    一对夫妻正在家里吵架,这对夫妻男的叫孙大军,女的叫吴红梅。

    “该死的!我好不容易弄点钱,又被你输光了!打牌!打牌!天天就知道打牌!女儿就是被你打牌害死的!”

    孙大军气得将家里锅碗瓢盆乱砸了一通

    楼下,一堆邻里街坊汇聚在一起,围在楼下朝着楼上指指点点。

    “这两个祸害又开始闹了,这一周都几回了”

    “谁说不是呢!儿子儿子不养,女儿女儿逼死,婆婆婆婆上吊,男的酗酒,女的打牌,我看呐,这两口子迟早要散!”

    就在这时,楼上探出一个肥头大耳的女人的头来,女人披头散发,犹如恶鬼,指着下面围观的邻里街坊破口大骂:“卖麻p的东西!那个在乱嚼舌根!看我不砸死你我跟你姓!”

    说着,就从楼上丢了一把菜刀下来。

    一众邻里街坊感觉女人有点彪悍,有些畏惧,不敢惹,全都一哄而散了。

    片刻停歇后,楼上的吵架声、打砸声又传来,住在楼下的苦不堪言。

    这两口子似乎打了起来,地板咚咚直响,还是往碗里掉灰的那种,叫住在的楼下的邻居插着腰,嘴里骂骂咧咧。

    动静响了一会儿后,安静片刻,接着传来女人惊天动地的哭声。

    “哎哟喂!你这个没良心的!我十八岁嫁给你,又给你生儿子,又给你生女儿,一天好日子没捞着过,你还打我!哎哟喂!”

    “哭!哭你妈了个逼哭!老子钱都被你搞得光了,还哭!”

    啪啪!

    耳光声清脆而又响亮,打得女人哇哇直哭。

    就在这时,楼下来了几位民警。

    民警望着掉在地上的菜刀,眉头直皱。

    “注意安全!允许暴力制服!听说A组那边的行动失败了,我们这边动作迅速点!”

    “是!”

    几人一言不发,直上二楼,躲在远处看热闹的邻里街坊见到这一幕,全都踮着脚,伸长了脖子,在张望,心里十分好奇,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过了一会儿后,楼上传来男人粗鲁的叫骂声。

    “你们干什么的!我打我老婆你们也管?还有没有王法?”

    “别废话!开门!”

    男人有些畏惧,躲在内屋,隔着防盗铁门张望,不敢来开门。

    为首者见状,直接道:“破门!”

    ‘砰’的一声,铁门锁链应声而断,接着就传来一阵混乱的脚步声!

    “制服!制服!居然还敢反抗!反了你了!”

    半响后,光着膀子,鼻青脸肿,鼻血长流的孙大军戴着手铐,被两个民警揪着头发从楼上押了下来,紧随其后的是他的老婆吴红梅。

    吴红梅此时还在大吼大叫,一脸的焦急慌张。

    “放开我!放开我!我儿子在市局做事!你敢抓我?我喊我儿子弄死你!快放开我!”

    “哐当”一声

    面包车门关闭,载着两人扬长而去。

    躲在远处围观邻里街坊这才敢走出来,围聚在一起七嘴八舌的议论。

    “他妈的!这两个祸害,天天吵吵吵!终于被抓走了!好啊!抓得好!”

    一楼的大爷,穿着个红背心,举着个扫把就冲了出来,一副气坏了、要打人的样子。

    ......

    江南市

    一家颇具古风的茶餐厅

    江南市揭幕战获胜者,司徒傅守一身古装打扮,引来身边一众小姐姐的围观与拍照。

    但他浑然不觉,举止笨拙地操控着手上的手机,仔细阅读着一篇篇新闻,可以清晰地看到,他手机上的字体,像是被放大了好几倍,非常的显眼,跟用老人机一样。

    “二十五岁的宗师!当真恐怖如斯!这钱泰豪没白死!”

    司徒傅守喝了一口他认为非常古怪的奶茶,点头赞道,心中不禁对秦羊兴起了崇拜之情。

    就在这时,异样地讨论声钻入他的耳朵,让他的脸色当场青了一下。

    “啧啧!秦羊这个恶魔!居然杀父杀母!还残害未成年少女!真是个人渣!”

    司徒傅守闻言当即一怒!

    “岂有此理!竟敢污蔑秦宗师!”

    说着,司徒傅守一拍桌子,朝那几个人年轻人走了过去。

    这几个人年轻人依然不觉,直到司徒傅守走到他们身后,冷漠地拍了拍他们的肩膀,他们这才发觉有人在背后。

    “COSPLAY?”

    几个年轻人上下打量了一眼司徒傅守的穿着,不禁调笑道,司徒傅守穿着一身黑色长衫,头发盘了起来,还插个了根木簪子,跟个道士一样。

    司徒傅守没听懂COSPLAY是什么含义,只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冷漠问道:“你们几个小辈!为何要污蔑秦宗师!说他杀父杀母!还残害未成年少女?”

    司徒傅守牙缝中隐隐透露着一股怒气

    几个年轻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神经病吧!有病就去治!什么宗师不宗师的,别打扰我们!”

    为首一个高个站了起来,满脸不悦地望着望着司徒傅守。

    “放肆!”

    司徒傅守大喝了一声,只听砰砰几声巨响,距离他最近的几个玻璃杯当场就炸裂了开来。

    站在他面前的几个年轻人更是痛苦的捂着耳朵,惨叫着蹲了下去,耳朵嗡嗡直响,感觉像是要聋了一样,好半天后才渐渐恢复过来。

    “他是司徒傅守!我们江南市武道擂台赛揭幕战的获胜者!排行第十八的武林高手!”

    有人尖叫,认出了司徒傅守,随后一脸恐惧,感觉司徒傅守太可怕了,一喝之威,恐怖如斯,竟然把人的耳朵差点给喝聋,玻璃杯全炸开!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