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八十二章 最后一个问题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记者会从下午一点开始,一直到傍晚六点都还没结束。

    数百家新闻媒体,问到最后自己都累了,秦羊却仍旧精神奕奕,到了最后,都不用那些记者举手提问,他自己开始点名,而且是一个个点过去让他们问,一个都跑不了。

    “这位春日社的记者,接下来由你来提问,我想你一定会像一开头的那几个记者一样,问我我是怎么杀死我的父母的,为了节省你的时间,所以我给重复一遍好了,这是谣言,我父母是因为救人而不幸遇难的...”

    秦羊巴拉巴拉一通,一遍又一遍不厌其烦的给他们讲述自己父母救人的事迹。

    春日社的记者颇为无奈,这样的话他已经听了不知道多少遍了,耳朵都快起茧子了。

    等到最后,秦羊说完后,这位春日社的记者已经不知道自己要问什么了,最后只能涨红着脸,问了一句;“嗯,呃,秦羊先生,您今年多大?”

    “二十五岁,谢谢”

    说完,秦羊又瞄准了一下个目标,对方当即摇头,表示自己没什么想问的了。

    但秦羊却并不想放过他,仍旧点名让他提问。最后对方只好被逼无奈,提了一个无关痛痒的问题。

    秦羊这才满足,随后将目标放到下一个人身上。

    晚上七点,有人吃完饭回来,见到秦羊还站在台上,点名记者提问,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去!这都几个小时了,记者会还在开?”

    “谁说不是呢?都走了一大半的人了。可怜我还没被点到,老板让我在这里加班,说我们这种小媒体,一定要珍惜提问的机会,争取挖掘出不一样的新闻。”

    一名大哥啃着汉堡包,欲哭无泪地说道。

    他们万万没想到,这场记者会居然如此漫长,从下午一点到现在,足足六个多小时,台下的人走了一批又一批,秦羊仍充满活力的站在台上,斗志昂扬,跟有用不完的精力似得。

    网络上,看直播的观众也有些呆滞。

    “怎这么久了,记者会还在开?”

    “我羊哥在给这批憨批记者洗脑呢!六个小时的直播看下来,我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有人立马接道:“我羊哥父母是因为救人而不幸遇难的!我都背下来了!”

    有人忍不住吐槽道:“能把记者会开成洗脑大会,也就只有我羊哥了,羊哥这是想把这一辈子的记者会全开完吗?”

    也有人感叹道:“羊哥精力也太充沛了吧?六个多小时不吃不喝,居然还跟个没事人一样站在台上,太牛逼了!”

    “这就是习武之人啊!你看看台下那些记者,一个个蔫了吧唧的,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还没让他们做什么呢!真没用”

    最终,还是有几个记者,提出了几个不一样的问题。

    “请问秦羊先生,关于钱泰豪之死作何解释?”

    这实际上也一个重复性很高的一个提问,秦羊解释过几遍,此时听到对方再问,依然孜孜不倦地解释道:“虽然这个问题之前我已经解释过了,但这位记者朋友还继续提问,想必他肯定心中还有疑惑,所以我在这里进行第二十八遍重复性解释好了”

    顿了顿,秦羊曼斯条例的解释道:“首先,钱泰豪之死已经立案调查,根据官方的通告,他是死于家族内谋杀,所以并不是我杀了他,其次,钱泰豪的真实身份乃是西山市武林望族,钱家家主,乃是武林中人,并非外界所传言的普通企业家,江湖自有江湖的规矩,所以我对武林中人的所作所为,不需要向各位做出解释,同时,我在这里代表武道协会,以会长段承寭前辈,副会长秦阎王前辈,副会长出云真人前辈三人的名义,向广大武林人士,以及所有居心叵测者,发出警告!任何人!任何势力!胆敢染指我华国武道协会,妄图依靠武力,或者财力,将武道协会纳为囊中私有物者!必杀之!”

    关于让秦羊代表武道协会发表警告声明这事,前不久武道协会三位会长还真商量过一番。

    他们本想让秦羊先入武道协会,担任一职,再代替他们借这次记者会发表警告声明。

    因为如果不是武道协会的官方人员发表的警告声明,不具备充足的权威性与合法性。

    但秦羊拒绝了

    因为他是还是武道擂台赛的参赛选手,参赛选手担任武道协会官方职位,那算什么?内部人员下场打比赛?这不合规矩,所以秦羊拒绝了。

    不过,虽然没有在武道协会任职,并不代表就没有办法了,于是三位会长写了一封联名信,邀请秦羊以他们的名义发表声明,这样一来,权威性与合法性就足够了。

    此时,秦羊手中拿着一封书信,这份书信,就是武道协会三位会长联名签署的邀请信。

    话说回来,三位会长写联名邀请信,这得卖秦羊多大一个面子,也就武道协会才初创,以后,肯定是不会有这种事情发生的。

    “唉!这份人情难还啊!”

    秦羊内心叹了口气,他心里也清楚,这是武道协会在不遗余力的帮助自己。

    “你还有什么问题吗?”

    秦羊目光依旧炯炯有神,被他盯着的那名记者,身形仿佛都矮小了几分。

    “呃,嗯...”

    那名记者站起身来,拿着话筒和写满字的草稿,低着头,支支吾吾了半天,终究是硬着头皮再问了一个问题。

    “是这样的秦羊先生,刚刚我听到秦羊先生,用了‘必杀之’三个字,这是否意味着将来这些武林人士,都会拥有这样的特权呢?还是说只有秦羊先生或者武道协会会有这样的特权呢?”

    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全场记者哗然,感觉就这名记者也太敢问了,这么尖锐,这么敏感,这么刨心的问题都敢问,也太有勇气了!

    特权啊!这是多么敏感的话题。

    而且角度如此之刁钻,从警告声明中的‘必杀之’三个字入手,再延伸,从一个群体,再集中到个人组织,可以说是教科书级别的提问,一般人还真不好回答。

    如果回答没有特权,那你这警告声明有啥用?等于一张废纸呗?你有没有‘必杀之’的特权,威慑力大大降低,就像一只没有炮弹的军队,谁怕你?

    如果回答有特权,那就更不得了,武林人士居然搞特权?社会将会引发大动荡!

    如果避而不答,也不行。因为别人会断章取义,别人也会想,你不回答,是不是想私下里搞特权呢?

    扎心啊!这种问题,一般人真要回答,只能去扣字眼,不光要扣提问者的字眼,还要扣自己的字眼。

    秦羊深深地看了一眼这个记者,这个戴着黑框眼睛的年轻男记者。

    东日社记者,丁复华。

    秦羊记住了他的名字,随后嘴角疯狂.抽搐,东日社可是华国官方的新闻媒体,官方咋来刁难自己了?

    想借着自己口要一个答案?还是说想借着自己的口,给所以普通人一个答案?

    “原来是东日社的记者,怪不得能问出如此尖锐的问题...”

    秦羊内心腹诽,其实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不过想到各路武林人士出山这么久,武道擂台赛轰轰烈烈搞了这么久,上面依旧没有出.台相关规定,具体如何管理武林人士,心中便有了一个想法,随后便正了正脸色,正色道:“关于这位记者朋友的提问,我需要做出解释,首先,并没有什么特权,也没有那个人或者组织会有特权,武道协会,是华国的武道协会,如果有特权,那就是华国的特权。我们武林人士,首先是华国人,其次才是武林人士,其实,所谓的武林人士,只不过是称呼不同而已,因为武林人士和普通人最大的差别,就是武林人士学了武功,而普通人没有学武功,从这一点上讲,任何普通人学了武功,那么都是可以被称呼为武林人士,如果武林人士有特权,那么,也代表着,所有普通人都有特权!必杀之,是针对所有居心叵测者,而说的话,亦如军队,是针对所有侵略者而设立的存在!不知道,这回答,你是否满意?”

    东日社记者丁复华闻言愣了愣,反应过来后,才拿起话筒说道:“谢谢秦羊先生,我没有疑问了”

    “好的,请坐”

    秦羊点了点头,随后看了看在场剩余的一些记者。

    烦人的人无赖记者都走光了,剩下的,都是一些真心想问问题的人了。

    这次,秦羊不再点名,有人自己举起了手,秦羊见状,点了点头,伸手示意对方可以开始了。

    “非常感谢您能让我提问,我是来自红白社的新闻记者,是这样的,我也觉得网络上那些说您杀害您父母的以及侮辱未成年花季少女的言论是谣言,毕竟我们心里其实都很清楚,那个女孩跳河时,都已经二十七八岁了,从这一点讲,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侮辱未成年花季少女,所以秦羊先生您不必再费神向我们一一解释这些子虚乌有的谣言,不过我还是有一个问题想问问秦羊先生,不知道秦羊先生方不方便作答?”

    很罕见的,这名来子红白社的记者,帮秦羊说起了话。

    秦羊再次点了点头,道:“你问吧!”

    “好的,是这样的,我有关注到,官方发表通报说,之所以会有这些谣言,是因为有境外势力在背后扇动策划,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针对您呢?”

    “这个我也不清楚,具体等官方调查结果吧!”

    记者会一直开到了晚上八点,才结束。

    最后一个问题,是温秋语提的问题。

    到了这个时候,历经长达七个多小时的问答,网络上那些谣言,已经彻底不攻自破了,来自暗处的对手,连续发起的两波舆论攻击,被秦羊在不使用武力的情况下,彻底粉碎。

    后一个小时,也没人再问那些愚蠢的谣言问题了。

    当温秋语起身时,诺大的会场,其实已经没有多少人了,连续七个多小时,神仙也倦,更何况是普通人?

    温秋语也有些疲倦,但她却和秦羊,一样仍然精神奕奕。

    两人相视一笑,幕后,守了七个多小时孟世静见到这一幕,揪着帘子,高傲的冷哼了一声。

    温秋语拿起话筒,就像朋友聊天时那样,笑着对秦羊说道:“我是来自燕市新闻媒体的记者,温秋语,想问秦羊先生一个私人问题,不知道秦羊先生,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呢?”

    “漂亮的吧?”

    秦羊咂了咂嘴,回答了一个男人都会回答的问题。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