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八十四章 葛星文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深夜,刚开完记者会的秦羊请远到而来的温秋语在国天宾馆吃饭。

    国天宾馆是一家五星级酒店,所以自然有餐厅。

    此刻,餐厅中,气氛有些诡异。

    孟世静抱着一瓶红酒,高冷地站在一旁,充当服务员,看着两人用餐。

    秦羊倒没觉得有什么,神色看起来依旧从容与镇定,温秋语却是被看得有些尴尬。

    想了想,温秋语找了个话题对秦羊问道:“秦羊,现在谣言也算是解除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燕市?”

    “再过几天吧,等到第二轮淘汰赛开始了我再回去”

    最近这几日,秦羊与出云真人常常论道,收获颇多,所以一时间,他还不想回去

    此刻,秦羊望着摆在自己面前那一小块牛肉,忍不住皱眉,这份量也太少了,不够吃。

    但为了陪温秋语用餐,他不光不能一口气把这玩意吃光,还得用刀叉一点点切下来细嚼慢咽。

    温秋语见状,忍不住偷笑,她是见识过秦羊的食量的。

    “你不用管我..”

    温秋语忍不住道

    秦羊闻言,如蒙大赦,叉起牛肉囫囵吞枣般,一口塞进了嘴里,咀嚼两下,便将那块硕大的牛肉,消灭得干干净净。

    “你也别回去了”秦羊喝了一口红酒后,说道:“待会我让小静在国天宾馆给你开个房间,明天再带你去玩玩,前两天我跟小静去了几处名胜古迹游玩,那里风景还不错,来了江南市不去看看可惜了”

    “好啊!”

    温秋语笑着答应了下来,随后又冲站在一旁冷着脸的孟世静笑了笑:“那就劳烦你咯,小静?”

    “哼!”

    孟世静冷哼了一声,没说话。

    用餐完毕,秦羊说要回自己房间休息,孟世静则带着温秋语到了一间客房前。

    “温小姐,这就是你的房间”

    房门打开,一间豪华套房呈现在温秋语面前,看来孟世静没有刻薄对待温秋语。

    “谢谢”

    温秋语把行李放好后,四周打量了一番,回头见到孟世静还站在门口,嘴角微微上扬。

    “哼!”

    ‘砰’的一声,房门关闭,两个人女人分道扬镳。

    秦羊的房间

    秦羊开着系统的扫描透视,偷窥到这一幕,忍不住额头滚落一滴冷汗,紧张的手指都在发抖。

    关掉系统的扫描透视功能,秦羊开始自言自语。

    “太可怕了!这两个女人凑到一起太可怕了!不成!明天我得去找出云前辈去...”

    第二天一大早,精心打扮了一番的温秋语来找秦羊,却在门口碰到了同样精心打扮过,还画了眼影的孟世静。

    “早!”

    两个女人眼神交流一番后,平静地互相问候了一声。

    就在这时,房门打开,穿戴整齐的秦羊出来后,见到这一幕,神色镇定。

    “两位早,秋语,昨天睡的怎么样?”

    “还不错!”

    “那就好”

    秦羊点了点头,随后对孟世静正色道:“小静,我临时有事,要去一趟莲花公馆那边,今天你陪我和温秋语去逛逛吧!嗯,为防止你工作做的不到位,到时候拍几张照片给我看看”

    说着,秦羊又转过头,对温秋语说道:“秋语,不好意思啊,我今天临时有事情,不能陪你了,你跟小静一起四处逛逛吧!有什么需要,到时候你跟小静说,等我忙完了再来陪你玩”

    说完,秦羊直接溜了。

    温秋语和孟世静两人见状一脸错愕,回过神来时,秦羊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家伙..”

    温秋语咬着银牙,有些生气地跺了一下脚。

    孟世静见状,平静地看了一眼温秋语,道:“既然老板说让我陪你逛逛,那么走吧?温小姐?”

    温秋语暗中气恼,有些不想去,但想了想,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出去玩玩好了。

    “那好吧,小静,你去开车!”

    温秋语俨然一副女主人的态度,指挥起了孟世静。

    孟世静见状,内心气得直哆嗦。

    “可恶!...”

    转念一想,孟世静有了一个主意,随后开车把温秋语带到了江南市著名的鬼屋!

    “啊!”

    “啊!”

    两个人女在鬼屋里坚持了不到半秒,就被吓得花容失色,抱在了一起。

    .....

    “真人今天不在?”

    秦羊白跑了一趟,莲花公馆的工作人员告诉秦羊,出云真人今天去魔都市了,听说那边出了点事情,有人在擂台上被打死了,家属带着一帮人在闹,所以他要去处理。

    “好吧!”

    秦羊挑了挑眉,转身准备离去,却迎面撞见了来莲花公馆的办事情的司徒傅守。

    “司徒兄!”

    秦羊笑着走了过去,司徒傅守听到有人叫自己,回头一看,见到秦羊后,顿时大喜。

    “秦宗师!”

    两人互相抱拳行了一礼,秦羊对古道热肠,帮过自己的司徒傅守的印象非常好,见他手上抱着一堆文件,便问道:“司徒兄,你这是在忙些什么呢?”

    “我准备去江南科技大学当老师,所以来找武道协会的人让他们帮忙办理一些手续”

    司徒傅守笑着答道

    “当老师?”

    秦羊顿感差异

    两人走到莲花公馆旁边新开的一家古朴茶楼,坐下来闲聊了一番,这才得知,原来那日,司徒傅守为了帮自己追查是谁在背后造谣,结果跑到了江南第一科技大学里,闹出了一点事情,把将江南科技大学的一位校领导打了一顿。

    那位校领导后来一查,发现司徒傅守原来是江南市武道大会揭幕战的获胜者,实力还在网上排名第十八,顿时就有了一个主意,于是主动联系司徒傅守,邀请他去江南科技大学,开设什么武道课。

    司徒傅守也才刚出山,也没个啥正经职业,所以一听,就答应了下来。

    秦羊听完后,满脸错愕,脑子半天都没转过弯来,心想着,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武林高手在校园的奇妙展开?

    “不是,司徒兄,你不是把那个校领导打了一顿吗?他没生气?”

    秦羊感觉有些古怪

    司徒傅守笑着解释道:“俞勤书副校长是一个很大度、且很有格局的人,他并没有在意,而且他和我说的一些理论我也很赞同,他告诉我说,大学乃是容纳百家学科的最高学府,武道想传承下去,必然需要抛弃一些老旧观念,腐旧的门派教学,繁琐的师徒传承,已经不适应如今这个社会了,只有与现代教学相结合,成为一门值得研究,深入发展,且能够普寭所有人的学科,才能长久的传承下去,我觉得他说的有一定的道理,所有就答应了下来”

    秦羊闻言,顿时对这位俞勤书校长升起了高山仰止的敬佩之情。

    “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你了,有时间,我再去江南科技大学拜会你,到时候,你可得帮我引荐引荐这位俞勤书校长”

    “好说好说!”

    司徒傅守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冲秦羊抱拳行了一礼后,便抱着一大堆文件,走出了茶馆。

    秦羊起身,付了茶钱后,带着沉思,走在路上。

    “将武道当成一门学科,俞校长的理念当真博大...”

    兜兜转转,想着闲着也是闲着,秦羊便去了江南市武道擂台赛的举办地点,准备看看江南市武道擂台赛的举办情况。

    江南市,玉田体育馆。

    武道擂台赛第一阶段第一轮小组淘汰赛正在举行,其它各市,包括燕市也是一样。

    此时玉田体院馆内,升起了数十个传统拳击比赛所使用的四方擂台。

    擂台上,参赛选手两两对决,台上有裁判,台下有观众在围观。

    相比较揭幕战时的关注度,小组淘汰赛的关注度明显低了几个档次,所以体育馆内的人并不是多,因此,诺大的场馆,显得有些稀疏。

    秦羊混在围观群众之中,看了两场,觉得没什么意思,因为登台的大多数都是普通拳击手,在台上互殴半天,也没见分出胜负,所以比赛显得有些无聊。

    “爷爷奶奶,外公外婆,保佑我一定要晋级成功,保佑我一定要晋级成功...”

    一阵念经祈祷声传入耳中,秦羊回头一看,只见身边一名光着膀子的参赛选手,正站在擂台下,双手合十,在为自己祈祷。

    “D组第四十六轮小组淘汰赛比赛结束!红方选手鲁仁获胜,获得晋级名额!D组第四十七轮小组淘汰赛即将开始,请参赛选手做好准备!”

    女性广播声回响在略显空荡的场馆内,就在这时,人群忽然骚动了起来。

    “D组第四十七轮的比赛开始了吗?听说这一场有武林高手登场,在哪呢?”

    一群人踮着脚尖四处寻找,秦羊心思一动,看向了场馆入口的方向,只见一名劲装年轻人昂首阔步走来,人群见到他,自动让开了一条通道。

    “惨了!我怎么抽到个武林高手?”

    秦羊身边,那名光着膀子求爷爷告奶奶祈祷自己一定要晋级的参赛选手见到来人面露苦涩,武道擂台赛举办到了现在,所有参赛选手都形成了一个共识,那就是碰到武林高手,如果不想挨揍的话,还是趁早认输吧!

    不过,这名光着膀子祈祷的参赛选手明显想要搏一搏,经过一番挣扎后,一咬牙,爬上了擂台。

    他的对手,那名劲装打扮的武林高手见状,很佩服他的勇气,纵身一跃跳到擂台上后,抱拳道:“在下伏虎拳传人,葛星文!兄台,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我让你三招”

    “哼!谁要你让!”

    光膀子的参赛选手很强硬,有一种不服输的气势。

    葛星文见状笑了笑,也没有在意。

    脱掉劲装,戴上拳套后,葛星文吐气开声,低喝了一声,直接在擂台上扎起了马步。

    “比赛开始!”

    随着裁判一声令下,葛星文的对手‘啊’的大叫了一声,就冲到了葛星文前面,对着扎着马步的葛星文,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半响后,葛星文的对手自己都打累了,累得气喘吁吁,葛星文却仍旧纹丝不动,面容刚毅地扎着马步,站在擂台上。

    “我滴个乖乖!这就是传说中的硬气功吧?被人打了这么久,居然一点事也没有,太可怕了!”

    擂台之下,围观者无不惊叹,秦羊见到这一幕,也有些惊讶。

    “我,我认输!”

    最终,葛星文的对手意识到实力差距太大,只能无奈举手投降。

    见状,葛星文徐徐吐出一口废气,刚想说话,人群中却突然传来一丝不和谐的声音。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