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人类至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人类至上 第八十五章 江伦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真是个废物!人家还没动手就投降了,就这种货色也敢出来打比赛?没意思!”

    讥讽的笑声从人群之中传出,众人闻声望去,只见人群后方,一名年轻男子抱着手臂,站在擂台下,肆意嘲讽着葛星文的对手,那名先前在擂台下,为自己祈祷的拳击手。

    这名拳击手名字叫做凌山,此刻,凌山望着下方嘲讽之人,脸色有些不太好看,死死地攥紧了拳头。

    葛星文见到这一幕,眉头微皱,大步向前,走到围栏旁,居高临下,对下方出言嘲讽之人抱拳道:“这位兄弟,你有点过分了吧?”

    “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下方的年轻人丝毫不惧,瞥了一眼凌山后,不屑地冷哼了一声。

    “就这种废物也敢出来打比赛,真是丢人显眼!”

    “你!”

    葛星文有些恼怒,有些看不惯这人的行径,凌山见状,却伸手忙拦住了想帮自己出头的葛文星。

    “大哥,别管他了,一个小丑而已”

    说着,凌山扭头对裁判说道:“裁判,宣布结果吧!我认输!”

    裁判有些诧异地了看一眼凌山,胜败乃兵家常事,输有时候并不可耻,可耻的是输不起,这凌山面对挑衅而不动怒,依然能克制自己,还能大大方方认输,倒是让人不禁刮目相看。

    裁判点了点头,随后宣判了别赛结果。

    葛星文和凌山在擂台上互拍肩膀拥抱了一下,随后一起走下了擂台。

    擂台下,那名出言嘲讽凌山的人依然没走,他似乎跟这个凌山有仇一样,还故意挡住了凌山的去路,在凌山路过他身边是,故意用肩膀顶撞了他一下,同时,低声恶狠狠地嘲讽道:“凌山你这个废物!只能一辈子当废物!”

    这一下,跟在凌山身边的葛星文彻底看不下去了。

    “我观这位兄弟似乎有几分真本市,葛某不才,想要想兄弟讨教两手,不知阁下可否随葛某上擂台切磋切磋?”

    “葛大哥,算了”

    凌山在一旁劝道,他看了一眼那名抱着手臂,气焰嚣张地年轻人后,对葛文星说道:“这个人叫江伦,是我同学,我跟他有一点过节,他家里很有钱,就算你打赢他,也会给自己招来麻烦,就让他一个人在这里嘴臭好了,反正我又不会掉几两肉”

    凌山似乎很有经验的样子,因为他以前就打趴过江伦,然后就遭到了报复,如今吃一盏长一智,他已经不会冲动行事了。

    江伦听到凌山说自己嘴臭,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目光不善地死盯着凌山。

    葛文星听到凌山的劝告后,却眉头一皱。

    “兄弟,我等习武之人,岂可畏惧强权?”

    说罢,葛星文一把推开凌山,大步走到了江伦面前,居高临下,俯视着他,似乎下定了决心,要给这小子一点教训。

    “小子!可敢一战?”

    葛星文一声大吼,吼声如虎,震得全场馆的人都看向了这边。

    江伦眯了眯眼睛,依旧抱着手臂,面无惧色站在葛星文的面前,不过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发现这小子的手臂抱得越来越紧了,额头也滚了两滴冷汗下来,看来,葛星文还是带给了他一点压力,让他感到了一丝紧张。

    江伦刚想说话,可就这是,他瞳孔一缩,发现人群之中有一个人,正直视着他,给了他十分恐怖的危机感!

    “这是!...”

    江伦心下骇然,察觉到有一点不妙,抬头扫了一眼葛星文后,冷哼了一声,便抱着手臂,快速转身离去。

    “哼,懦夫!连应战的勇气都没有!”

    葛星文冷哼了一声,他的声音非常洪亮,一字不落传入了江伦的耳朵之中,让江伦脸色一寒,但却不敢回头,反而脚步更快。

    人群之中,默默围观的秦羊见到这一幕,眉头皱了皱。

    随着实力越发强大,他的五感也变得越发强大,这段时间又常常与出云真人这等学究天人的绝顶武林高手论道,所以他的眼界也被提升了上来。

    现在的他,即使不用系统帮忙,也能靠着自己的感觉与眼界,分辨出一些人的实力高低。

    就像这个葛星文,实力虽然强,一个普通人对他拳打脚踢,都没办法伤他分毫,但秦羊却总感觉他和司徒傅守比起来还是要差那么一小截,跟鲁伯垓,佟理孙,柯谋臣这等师者之流的高手,就差更多了,跟郑枯荣夫妇,张顺道这等宗师之流,差得就不一星半点了,而是一大截。

    “武道五境,初入,出师,师者,宗师,天人,这个葛星文的武学修为应该在出师境界中上游,不过这个江伦....”

    秦羊眉头皱了皱,这个江伦明明没有练过功夫的样子,但让秦羊感觉奇怪的是,他的实力,似乎比葛星文还要厉害一筹。

    “有点古怪...”

    见到葛星文和那个凌山走出场馆后,秦羊心思一动跟了上去。

    此刻他系统的扫描透视功能全开,系统的扫描透视功能笼罩范围非常广,以他为中心,足足有三公里的范围,所以自然很轻松地就发现了江伦的踪迹。

    这江伦,并没有走,他就堵在场馆外面不远。

    .......

    江南市玉田体育馆外的广场上,凌山与葛星文两人结伴而行。

    “葛大哥,刚刚多谢你为我出气”

    “小事儿,我们习武之人,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人,无论换做是谁,我都会上前帮忙!”

    葛星文洒脱一笑,笑得有些豪迈。

    凌山见状,内心微微松了一口气,对葛星文的好感那是‘蹭蹭噌’地在往上长。

    正聊着,前面的灯柱子后面,突然转出一人,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抱着手臂,一脸阴沉的江伦。

    凌山与葛星文两人见状,眉头一皱,停下了脚步,三人就这样在广场上对峙,气氛显得有些凝重。

    “想不的你还敢回来!是想好了挨揍了吗?”

    葛星文大步向前,将凌山护在了自己的身后。

    习武之人五感敏锐,此时葛星文已经敏锐的察觉到,江伦此刻身上所凝聚的那股气势,有点不对劲,如一头恶鬼般,在半空中朝自己张牙舞爪。

    “哼!葛某自幼习武,这点气势也想吓到我?当我二十多年的功夫是白练的吗!?”

    葛星文心中冷笑,脸上全无惧色,眼一眯,拳头暗暗一紧,一股气势冲天而起,隐隐约约间,站在葛星文身边的凌山仿佛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虎啸声。

    “这,”

    凌山见到对峙的两人,虽然察觉不到两人明显的气势变化,但也隐隐感觉到了有些不对劲,便皱着眉头,本能地后退了几步,不光是他,就连此刻四周路过广场的路人,也都本能地绕道而行,有些胆子大的,则停下了脚步,站在远处,好奇观望。

    “这是要打架了吗?”

    有人掏出了手机,将摄像头对准了广场中间的两人。

    江伦见到凌山后退,嘴角浮现一抹幅度,他快速而又警惕地扫了一眼四周,没有发现那人后,心中大松了一口气,随后缓缓朝着葛星文走去,一直走到了距离葛星文十步远的地方,才猛地停下脚步。

    “姓葛的!你竟敢替那个废物强出头!?还骂我懦夫!?你以为,我真的怕你不成!?”

    江伦狰狞而又疯狂的笑着,肾上腺激素在他体内狂飙,让他脸色涨红,脸上全是兴奋与疯狂之色。

    葛星文眉头皱了皱,他与江伦出奇的相反,此刻,冷静而又冷漠,脸上没有一丁点表情。

    “刚刚听凌兄弟说,他曾经在学校里看到你调戏女学生,上去把你打趴过,把你揍得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如今,你一口一个废物称呼凌兄弟,这么说来,被凌兄弟揍趴过的你,岂不是要连废物都不如?”

    江伦闻言脸色一僵,胸中憋着一股闷气,这件事情,是他永远的痛。

    站在一旁的凌山听到葛星文这话,却是额头冒出了几根黑线。

    他刚刚的确是跟葛星文说过自己和江伦的恩怨,但并没有说自己把江伦打得发出了杀猪般的惨叫,这事,是葛星文自己加上去的。不过,不得不说,效果是真的好,江伦听了后,气得都说不出话了。

    葛星文见状,眼神依旧冷漠,继续嘲讽道:“哼!废物中的废物!”

    虽然嘴上在嘲讽,但葛星文的一双眼睛,却死死地盯着江伦的肩膀和双腿,右拳更是暗暗收拢到了腰间,隐秘地拉开了拳架。

    江伦则与葛星文截然相反,此时他快气坏了,被葛星文抓到痛点,一通嘲讽下来,气得整个人直哆嗦,一双拳头更是攥得死紧,指关节都被捏的发白了!

    葛星文扫了一眼江伦状态后,眯了眯眼睛。

    “废物!敢拦路不敢动手?亏我还以为有点勇气呢!没想的你这么废...”

    “我槽你妈!”

    葛星文话还没说完,被刺激到的江伦抡起拳头,涨红着脸,恶狠狠地咬着牙,就朝葛星文冲了过去,速度...还很快!几乎只是一瞬间,就跨越十步距离,冲到了葛星文面前。

    葛星文见到这一幕,眉头皱了皱,但却没有慌,因为江伦的攻击招式跟没练过一样,破绽百出,暗中观战的秦羊见到这一幕,也皱了皱眉头。

    “这个人...果然有古怪!”

    ‘砰!’

    秦羊话音刚落地,葛星文一拳就轰在了江伦腹部,直把江论打的瞳孔骤缩,身体凌空躬成了虾子,背后的衣服更是‘刺啦’一声,被一股无形之力,直接撕开。

    “噗!”

    一口诡异地墨绿色鲜血,从江伦口中喷出,喷到了葛星文的脸色,和地上。

    暗中,秦羊见到这一幕,神色一凛,眉头大皱。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