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赤日迷情(上)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赤日迷情(上) 第十章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回轮到他得意了,他将冠庭压制在身下。

  「兵不厌诈,妳没听过吗?」

  她气急败坏的力挽狂澜,不过炎玉可是早有防范,任她用尽法子也脱不了身。

  「可恶!放开我!」

  他将她的双手按在两侧,笑睇着冠庭气到涨红的秀容。「朕已经警告过妳,现在自食恶果了吧?还不快点认输?」

  「是你先使诈的,我才不要认输!」冠庭企图拱起膝盖来攻击,不过被他识破了。

  炎玉邪邪一笑,「妳想让朕绝子绝孙吗?」

  「那你就快放开我!」虽然军营里都是男人,不过她总是尽量保持适当的距离,还不曾和男人如此「亲密」的接触,多少会有些尴尬。

  他俯睇着她又羞又窘的小脸,心弦一动,目光转为深闇。

  「你想干什么?!」她紧张的瞅着他「不怀好意」的眼神,想到以前的教训中也曾经见过这样的目光。「你、你不要乱来。」

  「妳怕了?」炎玉故意逗着她玩。

  冠庭满脸羞愤,死鸭子嘴硬。「谁怕了?!」

  「既然不怕,那就不必担心朕会对妳乱来了。」说完,他眼光噬人的俯下俊脸,在冠庭骤然瞠大的黑眸中,覆上她粉色的唇片。

  她羞恼的撇开小脸,让他亲歪了。「我不是你后宫的女人。」

  「妳当然不是,妳是朕的俘虏。」炎玉在她耳畔低语。

  这番话可把她气炸了,把脸转正,就要破口大骂,他似乎抓准这一点,这回可实实在在的吻个正着,让她想再把脸转开都不行。

  「你……嗯……唔……」她咿咿唔唔的抗议。

  炎玉纯熟的技巧可不是她这生手抵挡得了,迅速缩回舌头,闪过她的牙齿,才没被咬个正着,不过依旧舔吻着冠庭的唇瓣,就不信她不投降……

  唯一在场的第三者,只能张口结舌的看着这一幕,不过在惊愕之余,还是懂得分寸,蹑手蹑脚的走了出去,顺手带上门扉。

  当冠庭发觉自己居然陶醉在他的调情之下,不禁面红耳赤,不敢见人,奋力的将他推开,火速的翻坐起身。

  「你不要每次都来这一招美男计,我才不会上当。」她用手背胡乱擦拭嘴上的唾液,想到不小心吃了他的口水,让她不知是羞还是恼。

  炎玉撢了撢衣袍上的尘埃,眼底冒出两团妒火。「那么谁使的美男计才会让妳乖乖中计?那位骁勇善战的骠骑大将军吗?」

  拜托!偶像只适合来瞻仰、崇拜,冠庭可从来不敢肖想和他发展出一段罗曼史,可是为了气炎玉,只好说出违心之论。

  「那是当然,如果是大将军,叫我倒贴也愿意。」

  他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妳这辈子休想再见到他。」

  「那也没关系,就算是死,大将军在我心目中的位置,任何人都取代不了。」冠庭故意露出爱慕的眼神,存心要气死他。「唉!这世上再也找不到比他更棒的男人了。」

  「一个连真面目都不敢露出来见人的男人,想必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只有无知的女人才会去崇拜他。」骠骑大将军的名号他早就有所耳闻,听大家将他捧得无所不能,炎玉可不信他有多大能耐。

  冠庭气他诋毁自己的偶像。「我们大将军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行得正、坐得直,哪会做什么亏心事?你不要恶意毁谤!」

  「哼!要是没有,为何要戴副面具?」他问。

  她一时辞穷。「那是因为……因为他高兴,不行吗?」

  「朕已经决定了。」他没头没尾的说。

  「决定什么?」

  炎玉扯起一边的朱色嘴角,俊丽的脸庞笑得有些阴冷。「虽然妳是俘虏,不过朕决定不要妳的命,朕要封妳为妃,让妳成为朕的女人。」

  「你脑袋有问题,发什么神经?」她惊喊一声,脸上羞愤难当。「我绝对不可能当你的女人,再说你的臣子和百姓也不会答应。」

  他脸上露出心意已决的神情。「那是朕的问题,自然会想办法解决。」

  「我知道你的意思了,你这么做的目的是想要让大将军难看是不是?」冠庭觉得他的计谋真是有够歹毒的。「要是大家知道他的部属居然变成敌国君王的女人,那大将军想必会颜面扫地、受人耻笑,我说的对不对?」

  「不错!」炎玉气恼在心,若不是喜欢她,哪可能饶她不死,可是见她竟然误解自己的意思,一味偏袒别的男人,让他又护又恨,只能顺着她的话坦承。「朕还真想亲眼看看他是什么样的表情。」

  冠庭握紧拳头,「我宁死也不要当你的女人。」

  「由不得妳。」他冷冷的说。

  她气得泛红眼圈,「枉费我当你是朋友。」

  「朕从来没有过朋友。」炎玉不让自己心软下来。

  「这能怪谁?」冠庭想到这个就有气。「原本王上想将紫霞公主下嫁给你,两国一旦通婚,结为亲家,便可以缔结为盟国,多个朋友比多个敌人有好处,可是你拒绝了,不但拒绝,还无端的掀起战争。」

  炎玉不由得满脸惊怒,「朕无端掀起战争?这场战争究竟是谁先开始的?」

  「除了你还会有谁?」她听到的是这样。

  他登时怒气填膺。「是谁先不顾两国的协议,竟然派人潜入北斗山,盗挖青铜矿脉?是白帝先违约在前,就别怪朕。」

  「好,或许这点霝国真的有错在先,但是战争只会让百姓受苦,国家处在不安的状态,应该还有别条路可以定。」冠庭勇于认错,绝不推诿。

  「妳以为朕喜欢战争?是谁先杀了朕派去谈判的使者?」他大声质问。

  冠庭怔愕一下,「贵国的使者是在进宫之前,就被一群抢匪所杀,和霝国君王有什么关系?」

  「世人皆知他们是朕派往霝国的使者,有谁敢动他们?」炎玉低声的讽笑,「那些人根本不是普通的劫匪,一切都是白帝在幕后指使。」

  她听得一愣一愣,分不清到底谁说的才是真的。

  「你有证据吗?」

  炎玉冷哼,「朕派去调查的人都被杀了,是白帝作贼心虚,深怕事迹败露,还需要证据吗?」

  「可是……」

  他用嘲讽的口吻问道:「妳还有什么话说?」

  「我……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请大将军出面,大家坐下来好好谈一谈,找出两全其美的办法,不要再打下去了。」冠庭深知战争的可怕,愿意竭尽所能让整件事和平解决。

  「难道妳希望朕认输?」

  冠庭在心中叹气。「这不是认不认输的问题,而是什么才是对百姓最好的,难道他们的日子过得还不够苦吗?你还忍心让战争维持下去?你不要这么爱面子了,面子一斤才值多少银子,你身为岩国的君王,要以百姓的福祉为优先才对。」

  「这些不需要妳来说,朕也明白。」

  她反驳他。「那你为什么还这么固执?」

  「不要再说了!」炎玉无法心平气和的接受她的意见。「来人!」

  外头的小嵩子推门进来。「奴才在。」

  「把俘虏押回地牢。」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狱卒将牢房打开,让她进去。

  重新回到这里,冠庭一点都不意外,毕竟以她的身分,若是炎玉对她以礼相待,反而会引发更多的问题。

  亲自押送冠庭回到牢房的小嵩子沉默半晌,这才问出心底的疑惑。「鲁将军和王上似乎早就认识了?」他的口气和态度比之前来得好。

  打从下午陪着王上出府,到城里走了一圈回来,他暗中观察了很久,从两人的对话,和一些小动作看来,可以看出他们彼此是旧识。

  「早就认识又如何?那也无法改变我和他目前的身分。」她苦笑的说。

  小嵩子点了下头。「咱家也该回去伺候王上了。」

  「公公,请等一下。」

  他回过头来,「鲁将军还有事?」

  「炎玉……我是说你们王上现在的心情一定很恶劣,受到的打击比外表看到的还要大,你要想办法多多的安慰他,给他打气。」冠庭客气的叮咛。

  「这点不需鲁将军特别交代,咱家自己明白。」他看她的眼神不再只有敌视,放眼满朝文武百官,甚至整个后宫,有谁是打从心眼里关心王上,又有谁能看得出他的心情好坏,没想到一个敌国将领,一个俘虏却办到了,真是一大讽刺。

  冠庭这才放心。「那就麻烦你了。」

  「这是咱家该做的。」说完便离开牢房了。

  重新窝回嗯心污浊的墙角,冠庭将脸埋在曲起的双膝之间。

  该怎么阻止战争再继续下去呢?

  不管是对岩国还是霝国的百姓来说,战争都是一件可悲的事,她不希望再见到有人因而死去,可是偏偏这些一国之君只顾虑到自身的利益和面子,从来没有设身处地的替他们设想过。

  她必须想想办法才行。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在睡睡醒醒之间,冠庭冷不防的被一阵叫闹打杀声惊醒。

  「说!我们将军在哪里?」

  「快说!」

  接着一个唯唯诺诺的声音响起。「在……在最后面那一间。」

  她坐直身躯,听见奔跑声朝这边过来。

  「将军!」

  几道黑影来到牢房外,冠庭必须瞇起眼才能看清对方的五官。

  「将军,你没事真的太好了。」有人试图打开牢门。「属下是徐澍。」

  冠庭扶着墙面起身,「徐澍?你们怎么会来?」

  「属下是来救你的。」铿铿锵锵几声,牢门被打开了。「将军!」

  她一个念头闪过。「大将军知道吗?」

  「请将军先跟属下逃出去再说。」他焦急的喊道。

  「你们太大胆了,居然敢违抗军令!」冠庭凛容斥责。

  徐澍恨声的说:「属下不能忍受任由将军待在这里受他们的凌辱,请将军马上跟我们走。」

  「我的安危事小,你们违抗军令才是最严重的。」她没想到这一群忠于自己的部属会犯下这样的大错。

  这时,跟着徐澍一起来的士兵也跪下痛哭。「将军,属下对不起你。」

  「蒙达?」冠庭讶然的看着那天担任斥候的士兵。

  他哭得泣不成声。「将军,是我害了你,我不该听了罗将军的话……收了他的银子,结果却害了将军……我真的不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对不起你。」

  冠庭深深叹了口气,「你不是对不起我,而是对不起大将军,还有军营里所有的弟兄,如果你真的认为自己错了,就该接受应得的惩罚。」

  「属下知道,等救了将军,属下就去向大将军请罪。」士兵用袖口抹着泪水梗道。

  其他部属迭声的催促。「将军快跟我们走!」

  冠庭看着他们一张张焦灼的脸孔,旋即又想到正值内忧外患的炎玉,霝国有骠骑大将军在,他在朝野的声望甚至凌驾了白帝,就连白帝都不得不礼让他三分,所以她并不担心,反观炎玉……

  她承认自己还是有私心,朋友有难,怎能袖手旁观?就算最后还是难逃遭到处死的命运,她还是希望能够留下来帮他一把,努力促成两国的和平。有时她不禁要想,或许这就是她之所以会来到这个世界的原因。

  「不!我不能走!」

  这番惊人之语让前来搭救的部属大感震撼。

  「将军,这是为什么?」

  徐澍反弹更大,不相信自己听到的。「难道是赤帝给了将军什么好处?」

  「徐澍!」

  他垂下头认错。「对不起,将军。」

  「我永远不会背叛大将军的,现在没有时间跟你们解释太多,最要紧的是你们回去之后要禀告大将军,请他务必上奏王上,尽快中止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不要再让国家动荡不安、百姓受苦了。」冠庭可以体会他们心里的疑问,此时此刻却无法光顾着为自己辩护。

  外头陆续有官兵赶到,他们再不走就晚了。

  「你们快走!」

  她正义凛然的瞪着徐澍,让他知道她的决心。

  「是,将军,属下明白了,我们走。」他打了个手势,其他人再度跟着徐澍闯了出去。

  「不要让他们把俘虏救走!」

  「抓住他们!」

  冠庭倾听着外头的声音,在心中祈祷着他们能平安的逃离。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fmx

  「什么?有人劫狱?」

  炎玉拍案起身,恶狠狠的瞪着跪在跟前的郡守。

  不停打摆的郡守抖着声音禀奏。「回、回王上的话,因、因为对方来得太突然了,所、所以下官来不及防备。」

  「来不及防备?!」他俊眸犀利的瞇成一条缝。「夏侯敦,你的脑袋装的是豆腐吗?居然没有料到有人会来劫狱,还任他们来去自如,看来安逸的日子你过得太久、太舒适了。俘虏被他们救走了吗?」

  郡守抖个不停。「幸、幸好俘、俘虏并没、没有被他们救走。」

  「是吗?」炎玉沉吟。

  他的头垂到地面,抬都不敢抬。「回王上,俘虏原本可以逃、逃走的……不过她却选择留下来。」

  他接下来的话让炎玉神色怔然。

  「你确定?」

  「下官确、确定。」郡守硬着头皮回答。

  炎玉眼底露出复杂难测的眸采。

  为什么不逃?

  其实他或多或少也存着私心,希望冠庭能够逃回霝国,那么或许这一切就好办多了,可是为什么她不逃呢?难道她真的不怕死?

  他喉头一紧,「把她带过来!」

  「是、是。」郡守连滚带爬的逃出门去。

  这回效率可快了,不消多久便将冠庭由牢房里提了出来。

  「全都下去!」

  小嵩子连挥着手,驱赶屋内的人到厅外去。

  「为什么不逃?」他嘎声的问。

  直挺挺的站在大厅中央的冠庭看着他,清秀的小脸上有的只是正气。「你应该知道为什么,如果我真的逃了,或许可以脱离俘虏的命运,安全的回到霝国,可是却没办法阻止战争再打下去,所以我决定留下来。」

  「妳真以为凭妳一己之力就可以阻止这场战争?」炎玉愤而甩下袍袖,往她跟前一站,紧盯着她炯亮的眼神,心中委实气恼。「朕绝不会因为妳的关系而改变原来的旨意。」

  她闭了下眼皮,口气很是无奈。「为什么?我不是要你循私,也不是在跟你讨人情,但是都打了两年,死了那么多人,难道还不够吗?你真以为可以用一场战争来扬威天下,彰显自己的权力吗?」

  炎玉低嘶一声,「妳根本什么都不懂!」

  「我懂!」冠庭鼻头有些酸涩,「你以为用上剥皮、车裂那些满清十大酷刑来处死贪官污吏,还有企图造反叛国的乱臣贼子,就能证明自己才是君王,只有你才能手握生杀大权。」早知道会这样,她不该让他看那些片子,真是好的不学,净学到残忍的手段。

  他身躯蓦地绷紧。「既然妳知道,就不应该用这样的态度来责怪朕,朕若不这么做,就无法坐稳龙椅,朕不容许有人敢再轻视小觑朕了。」

  「可是有用吗?」她不禁替他感到悲哀。

  「要是真的有用,你的帝国大军就不是眼前这个模样,也没有人敢在你背后阳奉阴违了,你这么做的结果只会让文武百官表面上惧怕,私下照样是结党营私、贪赃枉法,而百姓们也敬畏你,却不敢亲近,受到地方官的欺凌,只能敢怒不敢言,私底下怨声载道,你永远是孤立无援,没有人会站在你这一边。」

  「住口!」炎玉勃然大怒的大吼,连厅外都听得见。

  小嵩子原本要冲进去护驾,走了两步又停住,或许下意识里很清楚冠庭不会做出危害王上的举动。

  瞅着他俊美绝丽的脸庞扭曲、铁青,黑眸暴瞠,朱色的嘴角抿成一条直线,简直愤怒到了极点,她咽下舌尖的话,叹了口气。

  「我不求你马上作出决定,但至少想一想。」

  炎玉狂怒不已。「朕没有错!朕绝对没有错!」

  她上前一步,「炎玉……」

  「如果不是这样,朕根本活不到今天,早就被那些人软禁,甚至暗中害死,也没有人会知道,没有人同情朕。」他倒退一步,拒绝她的靠近。「所以朕绝对没有错!」

  冠庭真想替他哭。「我只是觉得……」

  「收回妳的自以为是,朕不需要。」炎玉断然的说。「来人!把俘虏押回大牢,严加看管。」



  【未完、待续】请看天使鱼188《赤日迷情(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