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摩登小花神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摩登小花神 第1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晶华饭店”五楼宴会厅正如火如荼的准备明天的服装秀。

  两百坪的楼层,忙碌的工作人员赶着布置会场,舞台上,三十多名模特儿正练着台步,人来人往穿梭不停,天花板架上灯光,并在四面八方装上音响喇叭。

  这是每年服装界的一大盛事,不单吸引同行的羡慕,连报界都期待能获得专题报,的机会,因为只有“霁天企业”有那么大的能耐,接连三年争取到米兰、伦敦、巴黎、东京知名设计师的台湾代理权,别人必须花费五、六年,而“霁天企业”一出马,便手到擒来。不只因为它名声大,最主要是它在国际间拥有相当大的势力,服装界不过是其中之一,但“霁天企业”每每花下大笔资金作宣传,再加上台湾强大的消费力是有目共睹的,所以,外国设计师皆愿意与它合作。

  会场上清洁工忙着打蜡、清扫,饭店更派了人来协助,摆上一排排的椅子,列出贵宾席,在吵闹的现场,说话也得高八度。

  只听见一名刚退伍的年轻男孩子在大吼,他已经烦得焦头烂额,快去撞壁自杀了。

  完了!完了!他非被他的顶头上司挫骨扬灰不可,搔着已经一团乱的头发,瞪着眼前的小妹骂道:“你存心跟我过不去是不是?这么严重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那小妹也慌得跳脚了,“我……我也是刚接到电话才……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怎么办就好了。这下我死定了,待会儿总监来,我就可以卷铺盖走路了。你有没有问别家看看?说不定还有希望。”

  他抱着一线生机,可惜小妹一句话将他打入谷底。

  “我能问的都问过了,每家都说太赶没办法……我再去试试别家好了。”

  她不敢面对他的怒气,找了借口逃了。

  小正懊恼的踢着椅子,明天就是服装秀的日子,偏偏出了个纰漏,谁都知道他这顶头上司有个习惯,在他的发表会上一定要有满室的莲花,从没见过那么爱花的男人,尤其是莲花,若他知道少了花,准会大发雷霆。

  花店突然来电说订的莲花临时出状况,这也不能怪他,他也没料到会出这种事,好不容易找到喜欢的工作,他可不想就这么完了。

  唉!都是莲花惹的祸,为什么不是普通的花呢?

  快三点了,总监等一下会来察看进度,还是老实说好了,看在他平时努力的份上,或许总监会从宽量刑。

  门口来了不少媒体记者,正等着黑崎俊的到来。

  黑崎俊是“霁天企业”总裁的得力助手,从他尚在读书时,他对“美”的眼光,以及他讲究完美的态度,便深得范绍天的信赖,他独到的眼光及见解更超越其它人;一等他从英国修完企管学位回来,即刻成立代理时装进口的部门,由他担任总监,洽谈业务,带领台湾的时装进入另一个世纪,让所有的消费者更认识世界名品。

  媒体记者不仅对“霁天企业”好奇,对黑崎俊本人更有莫大的兴趣,毕竟他有个在日本赫赫有名的继父,他是商场上的重量级人物,而母亲却是中国人,是什么姻缘撮合这段中日婚姻更是大家感兴趣的。

  小正走向打电话的小妹,口气不佳的问道:“有没有找到?再找不到我真的完了……喂!你到底有没有在听?喂!”

  小妹根本没空听他说话,猛朝电话道谢,“我知道,谢谢……等等,我抄一下地址,嗯,嗯、基隆,嗯,是、是,我抄好了,真的太感谢你,再见!”

  一挂上电话,她转身,“啊!你站在我后面想吓死人啊!”她直拍着胸脯骂道。

  小正盯着她手中的纸条问:“是不是有消息了?你快说,我快急死了!”

  小妹扬扬那张纸条,得意的道:“你要请我吃顿饭才行,不然不告诉你。”

  “好──你要什么条件我都答应,快给我。”他抢过纸条,看了上面的地址叫道:“怎么没有电话?你在跟我开什么玩笑?那家店的电话呢?”

  “不好意思,那家店没装电话,它一向只接受熟客订货,而且要亲自上门,所以你只好跑一趟基隆了。”她幸灾乐祸的说道。

  小正简直快疯了,忍不住破口大骂,“哪有做生意不装电话的?我哪有空去基隆,喂!你能不能……”

  “不能,那已经不关我的事了,我帮你找到花店,其它的与我无关。”她摆了摆手,去忙别的工作,留下他在身后直瞪眼。

  事情演变到现在,也只好如此了。他才这么想,门口传来骚动,一定是黑崎俊来了。

  记者们让出一条通道,中间走出两个男人,小正一望,他另外一位偶像也来了,他们是知己好友,两人站在一块,真把所有的男人比下去了。

  走在左侧的黑崎俊与往常相同,亚曼尼的原麻休闲西装,随性梳理的短发,满脸的书卷气,粗眉朗目,挺直的鼻梁,微扬的薄唇,器宇轩昂,若换作在古代,必是个满腹经纶的书生。

  而在他身边的男人同样在笑,却能让人浑身发热,他在模特儿界人人叫他“冷星”。冷星之所以红透半边天,是他的魅力无人可挡,立体的五官,灰墨色的双眸,奔飞的黑发,可放出数百万千瓦的电眼,轻佻的笑容,性感的身材,女人见了晕头转向,男人见了捶胸顿足。

  两人是在英国的杜交界认识,从此结成好友,如此不同的两种性格,却是无话不谈的至交。他们一出现,立刻让媒体记者喜出望外,能同时访问两人,的确是机会难得。

  “听说冷星也要参加这次的服装秀?”一名记者开头问道,其它人也纷纷跟进。

  “能不能请黑先生谈谈这次能签下‘MOON’的代理权,经过情形是如何?”

  “‘霁天企业’下一步的目标是谁?”

  黑崎俊向好友使个眼色,示意他先说。

  冷星勾魂般的一笑,“黑崎俊跟我是好友,朋友有难,当然要拔刀相助,对不对?”他搭着他的肩说道。

  “是谁有难了?你可别打坏我的招牌。”.说罢,黑崎俊玩笑似的捶他一拳。

  众人听了哈哈大笑。

  黑崎俊正色道:“明天正好是‘霁天企业’五十周年庆,因此,明天的服装发表会更加深具意义,到场的来宾包括财、政、经及娱乐界,现场会有安全人员监督,各位在采访上可能会有些阻碍……”

  记者们一听便开始抗议。

  “这是必要的措施,还请大家见谅,谢谢。”他把该说的说完,便和冷星往里走。

  饭店的警卫尽职的一一将所有记者请出门外。

  “KEVEN,应付记者可别不耐烦,有时候还得靠他们帮忙才行。”冷星打趣的道。

  黑崎俊投给他一个特大的白眼,悻悻然的道:“那我雇用你来帮我应付他们好了,谁像你那么善于面对镜头,我才懒得出这种风头。”

  “喂!你这是在讽刺我的职业喔!像我这型的男人不让多一点人仰慕,实在太浪费了,有人就是天生吃这行饭,你嫉妒吗?”说穿了,他是脸皮厚,既不偷,又不抢,有什么见不得人的。

  “是啊!我嫉妒死了,明天就看你如何征服来宾的心。”

  他朝整个会场望过去,大致整理得差不多了……不对!黑崎俊感到有某个地方不对,是什么呢?眼睛往小正站的位置扫过,见他心虚的垂下头……

  莲花呢?他订的莲花为什么还没摆上去?他终于发现不对劲的地方。

  “小正!”他的咆哮响彻整个会场。

  这下真的死定了,小正拖着脚步走向他,反正能拖多久就拖多久。

  “黑先生,我……已经找到另一家花店,我马上就去订。”

  黑崎俊怒瞪着他,但没有发作,他不是那种不分青红皂白就乱骂人的人。

  “怎么回事?‘丹薇’没办法如期交货吗?”他口气严峻的问。

  小正点头,不敢有所隐瞒的道:“‘丹薇’说南部太晚出车,延误了时间,恐怕要晚上才会到,再整理以后,要到明天中午了。”

  冷星在一旁道:“你就先用别种花代替,不必非用莲花不可。”他明白他是“爱莲成痴”的男人。

  “不行,我非要用莲花不可。小正,那另外一家花店有没有先打电话去订?”他决意要用莲花,那是他的最爱。

  小正吞吞吐吐的道:“那……家店必须亲自去订,它没装电话。”

  “什么?”他第一次听说有人做生意居然不装电话,试问生意如何做?黑崎俊一个头两个大,怎么偏偏在这节骨眼发生这种事?“地址呢?不要跟我说在南部。”

  “店在基隆的暖暖,一家叫‘爱莲传说’的花店。”小正他照着纸条念。

  冷星首先笑出来,大笑道:“KEVEN,你找到你的同好了,‘爱莲传说’这名字取的真好,不是吗?”他不放过调侃他的机会,太剌剌的笑着。

  “少讽刺我了,地址给我,我现在就开车过去。”他心里十分好奇,这家店会取这种名字的是否代表也对莲花情有独钟?

  “要不要我陪你去一趟?”冷星问道。

  黑崎俊摇着头,走向门口,丢下一句话,“帮我看看现场哪里没弄好,晚上我们再聊,拜拜!”

  冷星错愕的瞪大眼睛,他居然就这么抛下他,真不够意思。

  他随即开着三菱跑车上了高速公路,往基隆的方向驶去。

  黑崎俊突然有股冲动,想赶快见到花店的主人。自小,他便爱上了莲花,他说不出那种感觉,虽然曾经被人取笑过,但仍无法改变他的喜好,仿佛在莲花身上,他找到了他的爱。这话听来荒谬,他也交过不少女友,但总无法勾起像他在莲花身上找到的狂恋,三十年来,他寻觅的就是那种感觉。

  车子下了交流道,路牌写着“暖暖”两个字。

  再往前不远,他总算看到一块不甚明显的招牌──“爱莲传说”。

  附近住家不多,花店的门也不大,黑崎俊停好车,站在门口打量一会儿,那是间平常到处可见的店面,没有特别的装潢,十坪不到的屋子摆着好几台冰橱,里头全是莲花,深深浅浅的粉红色,更有白色花瓣莲花,就像刚插上去一般,有的含苞,有的盛开,他怀着敬畏之心踏进门。

  “欢迎光临!”里面的一位小姐从桌后出来招呼。“先生要订花吗?”

  黑崎俊只见到她一个人,于是问道:“小姐是这店的老板吗?”

  那女孩戴副眼镜,看起来像个学生,可能是来工读的夜校生。

  她笑了笑道:“不是,先生是来找老板,还是要订花?”

  “先订花吧!”他还没说完,女学生打断他的话。

  “我们只接受熟客订的花,先生恐怕不是吧!”

  这又是另一项让他吃惊的事,客人都上门了,还有赶客人走的事,这家店也太跩了吧!他就不信有有钱不赚的店。

  “为什么?难道贵店还分客人吗?小姐,我没有时间跟你解释,明天我有很重要的场合需要用到莲花,今天非买到不可,不然让我见你们老板。”黑崎俊口气已经急了,如果没订到花,他是不会走的。

  女学生瞧瞧他,“我做不了主,你自己去跟我老板说吧!她在屋后的温室里,从这门出去就是了。”她往身后的小门一指,又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黑崎俊被她恶劣的服务态度搞火,要不是事情迫在眉睫,他绝不会容忍有人这么对他,实在太过份了。

  二话不说,他打开那扇门,果然,屋后是一间温室。

  再打开温室的玻璃门,竟是一座莲花池,池底种植无数朵莲花,还有可供食用的莲藕,满室的莲花香让他难以自己。

  他蹲在池畔细细观赏,心情也转好。

  “你喜欢莲花?”温室的另一头响起说话声。

  他本能的循声扬起头,原以为自己眼花了,久久说不出话来。心中还在想,一定是他在作梦,不然梦里的人物怎可能出现在现实中。

  雪莲低头看看自己,她一向这么穿,若真要穿现代的衣服,还真是不习惯。怎么他话也不说,直盯着自己瞧,自己哪里不对吗?

  本来她在凡间修炼已快一千年了,眼看可以回天庭,没想到天庭派人来说,她这恩人有劫难,命她来保护他,因他前几世都是孝子,天庭特别关照他,所以,她只好略施法术开了这间“爱莲传说”。

  黑崎俊看她看得呆了,众里寻她千百度,原来他要找的女人竟躲在这里!

  她穿着一身类似古时候女子所穿的白衣,前襟左右相迭,在腰际系住,裙长至脚踝,一双白色包鞋,整顿青丝用一支黄金打造的莲花发簪盘上,白净的瓜子脸上,两弯黛眉,翦水双瞳,檀口樱唇,绰约多姿。

  “是小桃叫你进来的吗?你要订花吗?”雪莲再度开口问道。

  他收回思绪,双眼仍离不开她。“我是要订花,但前面那位小姐却不卖给我,我只好来问你了。”

  雪莲已猜到八成又是小桃,她就是爱捉弄人。

  她整理着刚摘下的莲花,将它整捆抱起来,再放到桶子里浸水,“我开这间店原本就是要卖给爱花的人,既然你也爱花,我没有不卖的道理,刚才小桃是跟你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还没请教小姐芳名?”他迫切的想认识她,从西装内掏出一张名片,“敝姓黑,这是我的名片。”

  雪莲瞧一眼上头的头衔,“霁天企业”名品部执行总监,这官应该满大的,用得着需要她来保护他吗?

  她伸出手道:“白雪莲,很抱歉我没有名片。”

  黑崎俊握着她的手,下意识的紧握一下,深恐她忽然消失,那柔软的触感,犹如莲花的花瓣般细致。白雪莲,人如其名,她整个人就像一朵莲花,值得人小心呵护。

  “雪莲,这名字很适合你,大概很多人这样赞美过你吧?介意我这样叫你吗?”若换作别人,他会先跟对方吃过几次饭,有兴趣再决定是否要追求,对她,他却发觉自己失去了耐性,恨不能直接将她娶回家,她是唯一让他兴起结婚念头的女人。

  雪莲迷惑的缩回手,他跟她印象中的恩人不同,他的眼光让她觉得怪怪的,从他身上,她感受到一股热流正袭向她,没想到自己空有近千年的道行,连个人类的心都看不透,八成是待在人间太久了。

  她谦虚的微笑,“当然不介意,每个女人都希望得到赞美,我也不例外,黑先生很擅长赞美女人。”她早在他来之前对他作了番调查,黑崎俊在社交圈中,以他风度翩翩的外型,温柔似水的个性,很多女人莫不急着想套牢他,可惜至今尚无人成功。

  黑崎俊双肩一挑,以为她听过他从前的韵事。“你不该相信报纸、杂志上的东西,雪莲,我希望你能直接叫我的名字,崎俊两个字并不难叫,或者你愿意叫我俊也可以。”他的语调愈来愈低,有点像情人间的低语,那眼睛深邃如海,由浅渐深。

  她居然被他望得心荡神驰,恩人何时学会了妖术?惨了!她怎么犯了仙界的大忌?她绝不能对人类动心。

  挣脱他的眼神,雪莲故意忽视发烫的脸颊,若无其事的道:“你不是要订花吗?我们到外面去吧!”她惊慌得想摆脱两人之间那股奇怪的吸引力,再好好想一想哪里出错了。

  “等等!”他出其不意的捉住她的手腕,雪莲一抬头正好望进他灼人的眸光中,“我想听你叫我的名字,雪莲,叫我的名字。”

  他在蛊惑她的意识,从她朦胧的美眸中明白她同样感受到那吸引力,那么,他不容她逃避。

  雪莲惊喘,抽回自己的手,怨怼的抗议。“你在强人所难,我们今天才第一次见面,你的要求不觉得太过份吗?”她快认不出自己的声音了,为什么变得那么委曲求全?难道她还怕个人类不成。

  “我却觉得认识你很久了。你在怕什么?只是个名字而已,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只想好好爱你,他在心中对自己说,偏巧这句话却被她接收到。

  “不行!”她冲口而出,被他内心的想法吓死了。

  “什么不行?不行叫我的名字,还是不相信我不会伤害你?”她究竟在抗拒什么?难道她已经有对象了?不,他好不容易找到她,绝不让给别人。“告诉我,是不是有人在追你?是什么样的男人?”

  雪莲没有反应过来,他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没人追我啊!你为什么会这么要问?”她才不可能随便被人追,通常在对方追她之前,她早就先让对方打消念头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