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2章(2)作者:金萱

  她眨了眨眼,蓦然露出慧黠的表情,当场做起访问来。

  “你有什么不良嗜好吗?吃槟榔、喝酒、嫖妓、赌博?”

  聂勋不由自主的摇摇头。

  “抽烟吗?”

  他又摇头。

  “好。”她淡淡的微笑道,满意的点头。“现在我知道你叫聂勋,无不良嗜好──连烟都不抽,有一颗很聪明的脑袋瓜,肯吃苦耐劳、白手起家,还拥有一间很赚钱的财富管理公司,长得虽然离俊帅有那么一点点的距离,但是非常有聪明男人的沉稳魅力,非常深得我心。”

  “我该说声谢谢吗?”聂勋有点哭笑不得的回应。这样就叫认识了?

  “不客气。”她咧嘴给他一记灿烂的笑。

  他愣了一下,终于失笑的摇了摇头。有点被她打败了。

  “怎么样,你要不要娶我?”何巧晴续攻的紧盯着他问。

  “先说说你有什么优点值得我娶你的。”聂勋沉吟一下,好整以暇的看着她。换他出击了。

  “我长得漂亮,个性直率、独立又不耍心机。而且我不会黏人、不骄纵、不爱名牌,有思想、有内涵,又懂得进退应对。我出得了厅堂,进得了厨房,最重要的是……”她突然倾身朝他勾了勾手指。

  聂勋不由自主的向她倾过身去。

  “我在床上很热情。”她吐气如兰的在他耳边轻声说道。

  浑身一僵,他只觉得有股热气迅速地朝他脸上与胯下两个地方冲去。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她却朝他妩媚的一笑。

  “怎么样,我够资格吗?”何巧晴粲笑如花的问。

  聂勋向后靠回椅背上,同时深吸一口气,不着痕迹的稳住自己已被她挑动的情绪与情欲。他深深地凝望着她美丽的脸庞。

  “关于爱情呢?从头到尾我好像都没听你提到它。”他说。

  “我有自信能让你爱上我。”她信心十足,而且大言不惭的回视着他。

  “据我所知,你很花心,你确定我会爱上一个花花女郎吗?”

  “一旦结了婚我就会对婚姻忠诚,这一点你可以放心。”

  “那如果是我对婚姻不忠诚呢?”

  何巧晴忍不住轻轻地皱起眉头。“你很花心吗?”

  聂勋很高兴没有看见她露出不以为意的表情,会皱眉就表示她在意。“现在没有,但未来谁知道?”他耸耸肩,故意这么回答。

  “现在没有,未来就不会。”她蓦然松了一口气,以坚定不移的表情说。

  “你怎么知道?”他好奇的问。

  “因为等你娶了我这么一个温良贤淑的美女老婆之后,你就会被我迷得死死的,根本不会有多余的心思多看别的女人一眼。”她信心十足的抬起下巴道。

  他呆愣了一下,才笑出声来。“你还真有自信。”

  “这也是我众多优点之一,以后你会发现更多。”她骄傲的说,一点也不会觉得不好意思。

  聂勋觉得她真的是一个很有趣的女人,不过光凭有趣和欲望真的可以维系婚姻吗?一段时间也许有可能,但是一辈子却是绝对不可能的事。

  “如果我在未来真的爱上了别人,而且发现那个人才是我今生的最爱,而你并不是呢?你会同意和我离婚吗?”他收起笑容,以认真的语气凝望着她。

  何巧晴皱着眉头斜睨了他一眼。“还没结婚就先谈离婚,你还真懂得如何打击我的自信心。”她撇唇轻讽。

  “投资者在决策之前必须要先面面俱到,虽然不能做到百分之百,但也要有百分之九十的把握,否则极有可能会血本无归。而我向来不做血本无归的事。”

  “我又不是期货或鸡蛋水饺股,哪来的血本无归?”她喃喃自语。

  聂勋轻愣了一下,再度扬起了嘴角。

  “我这个人是不会死缠烂打的,你大可放心。”她倏然深吸一口气,大方的说道。“如果你不相信我说的话,我们可以签署婚前契约。”

  “婚前契约?”聂勋饶富兴味的看她。这小妞总是能语出惊人。

  “对,你应该知道那是什么东西吧?”她微笑。

  “看样子你今天真的是有备而来,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对吗?”他两眼眨也不眨的盯着她说。

  “你要这样说我也不反对。”何巧晴微笑道。

  聂勋突然摘下鼻梁上的眼镜,往后靠向椅背,以若有所思的沉吟表情凝望她。

  何巧晴蓦然睁大双眼,呆呆的看着他没戴眼镜的模样,有点被吓到了。

  “哇啊,你有戴眼镜和没戴眼镜的模样,怎么会差这么多呀?你应该要把那副眼镜丢掉才对!”她双眼发亮的看着他精湛有神的双眼,直肠子的大叫道。

  哇,大帅哥耶!

  真没想到一副眼镜竟然可以改变一个人,太不可思议了!

  “请容我收回刚才那句离俊帅有点距离的话,聂大帅哥。”她一本正经的对他说。

  “我需要一些考虑的时间。”他突然开口道。

  “嗄?”她轻愣一下。“喔,好。”

  哇,他不戴眼镜摆酷的模样又更帅了。

  有钱、英俊又聪明,真没想到世间真有这种男人,看样子她若要赢过那三个死敌的话,就非得让聂勋做她老公不可。

  嗯,正所谓好男怕缠女──呃,是这样说吗?

  管他的!

  总之她已经决定了,她非要追到他当她老公为止就对了!

  加油,何巧晴。加油!加油!

  一天、两天、三天,都已经过了整整三天了,聂勋到底要考虑多久呢?什么时候才会给她电话,给她答案?真是急死人了啦!

  何巧晴坐在客厅的沙发,双眼瞪着被她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发着愁。

  突然之间,手机萤幕亮了起来,来电铃声才响起第一个音符,她便迫不及待的将电话给接了起来。

  “喂?”

  “巧晴吗?我是何怀──”

  她二话不说就把电话切断,将手机丢回茶几上。

  不是他。她失望的忖度着。他到底还要考虑多久呢?好不好都该给她一个答案吧?

  不到三秒钟的时间,被她丢到茶几上的手机又再度响了起来。

  她抬头看了一眼萤幕上的来电显示,还是刚才那个家伙。不理他。

  唉,如果这通电话是聂勋打来的该有多好。她懒洋洋的倒躺在沙发上幻想着。他到底对她有什么感觉呢?有没有一点点喜欢她,或者是对她有心动的感觉呢?

  真是的,他若再这样让她等下去的话,她就不管他的感觉,要开始进攻了。

  茶几上的手机铃声终于停了,让大门外钥匙串的响声突然变得明显了起来。连续三天不见人影的Joe,终于想到要回家了。

  随着钥匙串敲击在门板上的声音,以及门锁被喀的一声打开,大门被瞬间一推,一道人影立即进入门内。

  “Joe,你回来得正是时候,我好闷喔,过来陪我聊天。”她软趴趴的躺在沙发上,头也不抬的说。

  “你又怎么了?”Joe  关上大门问。

  “从那天之后,聂大帅哥连一点消息都没有。你有没有从亚夫那里听说什么?”她将头挂在沙发扶手上有气无力的道。

  “有呀,听说你当天就直接向聂先生求婚了,小晴妹妹,请容我向你致上十二万分的敬意。”

  一束玫瑰花从天而降的落入她怀中,何巧晴讶然的睁大双眼,她捧着花束迅速地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看了看怀里的花,然后再看向Joe,怀疑地问。

  “你中头彩啦?”

  Joe  笑容可掬的摇了摇头。“再猜。”

  “亚夫向你求婚了?你们俩要结婚了?”

  “台湾法律中若有允许同性恋人结婚这一条,麻烦你告诉我一声。”Joe  翻白眼道。

  “那……该不会是你设计的服装得到了什么国际大奖吧?不过你最近有参加什么比赛吗?”何巧晴以不太确定的表情,怀疑的询问职业是名服装设计师的Joe。

  “我也希望,但不是。再猜。”

  “不要叫我再猜,我猜不到啦,你别卖关子了,快点告诉我答案。”她一下就想放弃了。“到底为什么突然买花送我,不会真的是为了向我致上十二万分的敬意这么简单吧?”

  “事实上,这束花不是我送的。”Joe  微笑道。

  “不是你送的?”何巧晴忍不住呆愣了一下。

  “对。”

  “不是你送的,那是谁送的?”她怀疑的问。

  “你猜。”

  何巧晴突然眯起双眼,握起拳头,皮笑肉不笑的对他咧嘴道:“Joe,你是太久没被我的拳头K到了是不是?”

  Joe  轻笑出声。“你这么恰,小心聂先生知道了要退货。”

  “退什么货?他都──”瞬间止住了声音,她张口结舌的看着一脸笑容的他,连续做了几次吞咽的动作之后,才有办法再度发出声音。“你的意思是说,这束玫瑰花是聂勋送我的?”她以难以置信却又有点觊觎的语气和表情问道。

  他微笑的点头,然后伸手从外套的口袋里拿了封信出来。

  “这里还有一张卡片是要给你的。”他说。

  何巧晴几乎可以说是用抢的将他手中的卡片抢过去。

  她迫不及待的将卡片从信封袋里抽出来看。

  “怎么样,上头写了什么?”Joe  好奇的看着她问。

  “他约我明天一起吃晚餐。”她喃喃自语般的回答。

  “还有呢?”

  “顺便讨论结婚的事。”她继续喃喃自语。

  “哇啊!”Joe  忍不住瞠圆双眼,惊诧的叫道。“借我看一下。”他将她手中的卡片拿过来看,在上头果然看见“P.S.:顺便讨论结婚的事”的字样。

  “天啊,小晴妹妹,你成功了!你成功了!没想到连聂先生这么聪明的人,也难逃美人关呀,哈哈……了不起,小晴妹妹。”他朝她竖起大拇指赞道。

  何巧晴说不出话,也表现不出任何兴奋的举动来,因为她感觉自己好像在做梦一样,整个人有种飘飘然的感觉。

  他竟然同意了要和她结婚,她是在做梦吗?呵、呵呵,她不由自主的傻笑了起来,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