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3章(1)作者:金萱

  打扮得美美的来到约定的餐厅,聂勋人还没到,何巧晴抬起手腕看了一眼腕表上的时间,原来是她迫不及待的来早了。

  自从昨晚收到他托Joe  转交给她的卡片后,她的心就一直卜通卜通的跳个不停,即使过了一夜之后,那种感觉还是没能缓和。

  她自小到大谈过无数的恋爱,不管是两小无猜的纯情之恋,或者是成人世界的热恋;不管是别人追求她的爱情,或者是她倒追的迷情,她都经历过。但是却从未有过聂勋给她的感觉,那种就是他,失去他她将会后悔一辈子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缥缈也很迷离,看不到也摸不着,但是它的存在感却是那么明显,明显到让她想装做没那回事都做不到。

  老实说,其实她一点也不像自己所表现出来的那么有自信。相反的,她还是一个很自卑的人。

  因为从小到大生长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大家族里,所以她总是不断地努力想要证明自己存在的价值,只可惜她表现得再出色,也永远改变不了她是个女生的事实。

  其实对于家族里那些食古不化的传统观念带给她的挫折感,早在她出社会经济独立之后,就已经遗忘了。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聂勋竟能让那些她早已遗忘的感觉又蠢蠢欲动了起来,这种感觉还真是该死的超不吉利,可恶!

  “抱歉,我迟到了吗?”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何巧晴从冥想中回过神来,她抬起头,只见高大的他正弯身落座在对面的座位上。

  “你等很久了吗?”他拨了下额前的刘海又推了下鼻梁上的眼镜问道。

  “还好。你没有迟到,是我早到了。早到了整整二十分钟。”何巧晴轻轻的摇头回他话,恢复她平时充满自信光彩的模样。

  “所以我可以把这解释成等不及吗?”他似笑非笑的轻挑了下眉头。

  “可以,不过我比较喜欢迫不及待这四个字。”她一本正经的承认。

  聂勋忍不住轻笑起来。

  “虽然你已经迫不及待了,但是我有点饿,我们可以先点餐,吃完之后再来谈关于我们今天要谈的主题吗?”他询问她的意见。

  何巧晴点头,两人于是招来侍者先点餐。

  “说真的,我没想到你会选择答应和我结婚。”等餐时,她对他透露想法。

  “在我看来,你一直都自信满满的,像是早就料到我会答应的模样。”

  “是这样吗?”她微笑。

  “不是这样吗?”他反问道。

  “可以告诉我你之所以会选择答应和我结婚的原因吗?我想以你的条件,应该有很多选择的对象才对。”她用手撑着下巴,微笑的注视着他。

  “之前的确有很多客户想替我介绍他们的女儿、侄女和我认识,但是都被我拒绝了。”

  “为什么?”她好奇的问。

  “不知道,只觉得没什么兴趣就拒绝了。”

  “连见面的机会都没给过?”

  “嗯。”

  “你今年几岁?”

  “三十四。”

  正是适婚年龄的阶段。

  “你看起来顶多只有三十岁而已。”何巧晴看着他的脸说。

  “谢谢。”他嘴角微扬。

  “既然习惯拒绝,那你当初为什么肯见我?”她很好奇。

  “大概是听过太多你的事了,对你本人有点好奇的关系。”

  “原来如此。那我是不是应该要谢谢亚夫和Joe,若不是他们大嘴巴的把我的事说给你听的话,那我也不可能有机会可以认识你?”

  “可以这样说。”

  “真是令人伤心,原来你之所以会选择我,并不是因为我是我,而是因为好奇加上你只见过我这么一个可以结婚的对象而已。”她微扬唇角在脸上,但那笑容不知为何看起来却有点失望与悲伤。

  “这种妄自菲薄的话,可是一点也不像你会说的话。”聂勋目不转睛的看她,怀疑那是错觉。

  “是呀,我应该说你之所以会选择我,是因为你喜欢我的独特、我的美丽、我的自信,你对我一见钟情、再见倾心的关系。”她倏然咧嘴道,自信的光彩再度回到她脸上,却抵达不到她眼中。

  “你今天有点儿不一样。”聂勋凝视了她一会儿,突然开口说。

  何巧晴轻愣了一下,没想到他的观察力竟然如此的敏锐。

  “是吗?大概是我肚子饿的关系吧。”她假笑着,避开他的目光转而看向他身后叫道:“啊,我们的餐点来了。”

  餐点上桌后,两人安静的用着晚餐,一阵子没有开口交谈。

  何巧晴边吃边想自己究竟是怎么了。她拥有一个聪明老公的梦想和希望就快要成真了,她的情绪为什么偏要选在这时候耍忧郁呢?真是在搞什么鬼呀!

  聂勋则边吃边研究着她脸上的表情,以及自己心里那种莫名郁闷的感受。他不懂为什么看见她皱眉,自己竟然也有一种想跟她一起皱眉的感觉,以及那种胸闷难解的情绪究竟从何而来?

  对于工作,他也曾有过这类的经验,那是一种名为担心的感觉,而现在他是在担心她吗?

  亚夫口中的她,感觉总是开朗大方、率性而为,就像是太阳般的明亮耀眼,找不到任何的阴暗面,那天第一次见到她本人时,也是这种感觉。但是今天的她却是那么的不一样,像是被乌云遮蔽的太阳般,蒙上了阴影。

  与其说她是太阳,月亮反倒更适合今天的她,笼罩在黑夜里的一道迷蒙之光。

  太阳或月亮,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呢?

  十年来,这是他第一次对于数字和线型图以外的东西感兴趣。

  “之前你说的婚前契约,应该不只是随口说说的而已吧?”聂勋突然开口道。

  何巧晴怔了一下,抬起头来看着他。“当然。”

  “那么你有什么要求吗?”他放下手中的刀叉,拿起餐巾轻拭了下嘴巴。

  “我?要求?”她有点疑惑的问。

  当初她之所以会提到婚前契约,最主要是为了保障他的权益,又不是用来保障她的。毕竟人家的条件比她好上千百倍,在明显是自己主动高攀他的情况之下,被保护人当然应该是他才对呀。

  “看样子你什么都没有想。”

  “我要想什么?”她蹙眉不解的再问。

  “如果结婚后不幸离婚,我要付你多少赡养费,你能分多少财产之类的。”

  何巧晴一副呆若木鸡的表情看他,像是没想到会听见这么离谱的事一样。

  “是我叫你和我结婚的,如果我们最后的结局是分手的话,该负责任的人也是我,我怎么可能还会跟你要钱呢?”她说。

  这回愣住的人换成了聂勋。他简直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像她这么耿直──或许该说笨的女人存在。他是聂勋耶,传言中赚钱就像从水龙头开水一样的简单,而她竟没想要从他身上获得到一块钱,这个女人实在是……

  “在结婚之前,我想先试婚两个月。”他看着她提出条件。

  “嗄?”她呆了一下,“试婚?”

  “对。先同居生活两个月,看我们俩是否真的适合生活在一起,如果适合的话再结婚。”

  “那如果不适合呢?”

  “我会给你一笔钱。”

  何巧晴皱紧眉头的声明,“我不要钱。”

  “难道你明知道我们不适合,却依然要结这个婚吗?”

  她微拧眉头若有所思的沉默了一会儿,突然沉吟的开口问:“如果我们真的不适合的话,你可以陪我演一出戏吗?”

  聂勋立刻想起她和死敌的呛声之约。“好。”他点头同意。

  “那我来拟稿。”她说着立刻从皮包里翻出一枝笔和一本随身携带的小手册,翻到空白的一页低头写字。

  “婚前契约。”她边写边念道。“第一点,结婚前必须先同居两个月看双方适不适合结婚,如果不合适而分手的话,男方需陪女方演一出戏。第二点……第二点要写什么?”她抬头问他。

  “你之前说过,婚后我若找到真爱想离婚的话,你绝对不会死缠烂打。”他看着她说。

  “对呴,这张婚前契约好像就是为了这一点才存在的,我记起来了。”她恍然大悟的点头道。“第二点,男女双方结婚后,男方不管为了什么事想与女方离婚的话,女方皆不得有异议,绝对不能够死缠烂打,否则的话……否则的话要怎样?”她再度抬头问他。

  “不必写得这么仔细。”他眉头微蹙的摇头说,突然发现自己对这第二点有着莫名的反感。

  “好吧,这删掉。接下来第三点呢?”她将纸上“否则的话”四个字划掉。

  “若有孩子的话,必须把孩子生下来。倘若双方离婚的话,孩子的监护权必须归男方所有。”他说。

  何巧晴突然间呆住了。她从没想过孩子的事情,她以为结婚或离婚都只是两个人的事。但如果他们在婚姻之中真的有了孩子的话,那……她突然变得不确定了起来。

  “会离婚是因为你找到了真爱的关系,你可以和你的真爱再生其它的孩子,我们的孩子不能够归我吗?”她看着他,犹豫的问。

  “你也可以和你的真爱再生其它孩子。”

  “婚结一次就够了,我不会再结第二次,所以不会有其它孩子。”她边摇头以一脸笃定的表情道。

  “这种事很难说。”

  “我了解自己,我说不会就不会。”她语气坚定的挂保证。

  “所以我们遇到第一个谈不拢的问题了?”聂勋微挑眉,双手盘胸的往后靠向椅背,平心静气的抛出意见。

  “也许在确定我们是对方的真爱之前,我们先别生孩子?”何巧晴沉默思考了一会儿后,试探性的询问。

  “那么我们何不在确定我们是对方的真爱之前也先别结婚,免得结了又离这么麻烦?”他说。

  “真爱要怎么确定?”她问他。

  “这是个好问题。”

  “我们走进死胡同里了,对不对?”她叹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