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3章(2)作者:金萱

  “你先前从没想过关于孩子的事,对不对?”他看着她说。

  “嗯。”

  “我是个独生子,父母在几年前过世后,家里就只剩下我一人,所以我想过,如果我结婚的话,一定要多生几个孩子。”他沉吟了一下,解释了他想要孩子的原因。

  “原来如此。那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他露出一脸请问的表情。

  “孩子的性别对你而言有差别吗?”

  “没有。我想要的是热闹,而不是传宗接代。”

  “如果硬要你选的话,你喜欢男的还是女的?”她又问。

  “女的。”

  “那好,我们就这样决定。如果我们离婚时有孩子的话,那男的归我,女的归你,我们听天由命,让天为我们决定孩子该归谁所有。你觉得怎么样?”她询问他的意见。

  聂勋看着她微微地皱起眉头,表情看起来有点无奈,却还是点了点头。“好像也只剩这个办法了。”

  “好,第三点,双方离婚时在孩子的监护权方面,男孩归女方所有,女孩则归男方所有。还有第四点吗?”

  “离婚后,男方需每月付与女方赡养费二十万,小孩的教养费另计。”他说。

  “你不必这么做。”何巧晴轻愣了一下,迅速的摇头否决。

  “我坚持。”

  “好,那也用不着到二十万这么多钱。”看他一脸坚持的模样,她微皱眉头的和他协议。

  “二十万对我来说,只是九牛一毛。”

  “那是现在,你能保证自己一辈子都大富大贵吗?”她并不是在触他霉头,只是就事论事而已。

  “一个月二十万,一年也才二百四十万而已,就算要付五十年好了,也只有一亿二千万而已。如果担心未来付不出来,我可以现在就将这笔钱提拨出来,不管做定存或保本投资都行,这样你就不必担心了吧?”

  何巧晴张口结舌的看着他,完全无话可说。她真怀疑他到底多有钱,一亿两千万竟然只是而已,真怀疑有钱人的数字观念。

  “算了,随便你,只要你未来不后悔就行了。”她说着低头振笔疾书的将第四点写下。“那第五点呢?”

  “你都没有任何要求吗?”聂勋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她问道。

  “没有。”何巧晴老实的摇头。

  “你一向都是这样一无所求吗?”他好奇的问。

  “我给你这种感觉吗?一无所求?”

  “难道不是吗?”

  “如果我真的一无所求的话,你觉得为什么我过去的恋情总是那么的短暂,永远没有修成正果的时候?”

  “因为你还年轻,心情还不定?”聂勋看着她,轻松的开玩笑道。

  何巧晴忍不住笑出声来。“对,你说得没错,因为还年轻,心情还不定。”

  “应该是他们都没能察觉真实的你,不知道在你一无所求的表象下,你其实也有想要的东西,只是他们最终都无法知道你要的是什么吧。”精锐的眼眸一瞬也不瞬的凝视着她,突然缓慢地开口说。

  她猛然一怔,压根儿没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席话来。他们只见过两次面而已,他怎么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看出她还有另外不为人知的一面呢?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恐怖?”她开玩笑的问。

  “没有,倒是听过有人说我很聪明,还因此想要我当她老公的。”他看着她轻松的回答。

  “我知道,那个人就是我。”何巧晴轻笑道。

  “我希望我们俩真的有夫妻缘,因为我还满喜欢你的。”聂勋认真的看着她。

  直视着他认真的目光,然后她点点头,发自内心的对他说:“我也一样。”

  “你要搬去和他同居两个月先试婚?”Joe  讶然的问道。

  一回家就看见他的同居人小晴妹妹正大张旗鼓的在打包行李,一问之下,他才惊觉事情进展之神速简直令人傻眼,也叫人担心。

  “嗯。”何巧晴一边整理行李一边点头。

  “这样做好吗?与其先同居试婚,是不是应该要先交往一阵子再说?”Joe  微蹙眉头的建议。

  “你和亚夫在一起应该知道,他们忙起来的时候是什么模样。你的工作可以算是半自由业,能够随时配合亚夫的时间,但是我不一样,我是正常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如果要先用普通交往的方式,我怀疑我和他会乔得出时间约会。”她抬起头实际的说。

  “所以同居的建议是你提出来的?”

  “不,是他。我本来是希望可以直接结婚的,不过后来想一想,其实先同居看双方适不适合再谈结婚的方法更好,免得发现不适合之后,结了还得离太麻烦了。他真的很聪明对不对?”她咧嘴的赞美未来老公,眼底写满了佩服。

  “我不知道该说什么。”Joe  仍以忧心忡忡的表情看着她说。

  “你在担心什么,Joe  ?聂勋他不是个坏人。”

  “坏人两个字又不会写在脸上,况且你对每个人刚开始的评语都一样都不是个坏人,只有在分手之后,才会骂对方是混蛋。”他对她的论调不以为然。

  “是吗?”何巧晴哈哈大笑。

  “小晴妹妹,你并不知道聂勋是个怎样的人。”Joe  替她忧心不已。

  “所以你知道吗?”

  “连和他共事三年多的亚夫都还搞不清楚他是怎样的一个人,我怎么可能会知道?”

  闻言,何巧晴瞪大双眼,露出一脸好奇的表情。

  “说说看,亚夫眼中的聂勋是怎样的一个人?”她蓦然放下手边的工作,瞬间坐到他身边问道。

  Joe  稍微回想了一下徐亚夫是怎么跟他说的。

  “亚夫说,聂勋感觉上完全没有脾气,但是却不易亲近。他对属下们都很好,会买宵夜给大家吃,也不会随便责难属下,但是大家却莫名其妙的对他敬畏有加。他在大家面前感觉像是一个没有秘密的人,但是认真的想一想,却没有人知道他喜欢什么,住在哪里,平常没到公司时都在做些什么,有些什么朋友?”

  “也就是说,他很神秘就对了,而我将会是第一个可以深入接触他、了解他的人。”何巧晴忍不住露出兴奋期待的表情。

  “小晴妹妹……”Joe  实在担心她的天真,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阻止她的行为。

  “放心啦,他再怎么神秘、不为人知,也不可能会是个食人魔或蓝胡子啦,哈哈哈……”她大笑的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然后起身回到行李箱旁,继续收拾她的行李。

  “既然你已经决定要搬到他那里去,那么这间房于是不是要退租?”Joe  沉默的看着她整理行李一会儿,忽然开口问道。

  “暂时还不要吧,否则等两个月后我被退货了要住哪儿?”何巧晴头也不抬的回复。

  “我以为你对于聂勋这个聪明老公是誓在必得的。”Joe  讶然的说。

  “我是啊,可是如果同居试婚的结果,确定我和他不适合的话,强迫在一起又有什么好处呢?”合则聚,不合则散,她一向看得很开。

  “我以为你一心只想赢过你那几个死敌而已。”

  “我是啊,所以才会叫聂勋答应我,如果我们真的不合分手的话,他得陪我演一场戏。”

  “演戏?”

  “嗯哼。”何巧晴笑容满面的点头道。“除此之外,如果我们结婚后又离婚的话,他还愿意付我每月二十万元的赡养费。”

  “二十万?”Joe  双目圆瞠,露出有点被吓到的表情。

  “对呀。他人很好吧?”她咧嘴开心的说。

  “看样子,我和亚夫可真的介绍了个金龟婿给你了。”

  “是呀,真是太感谢了。”她作势双手合十的朝他拜了一拜。

  “小晴妹妹,你要幸福喔。”Joe  凝望着她的瞳眸,突然开口祝福。

  没想到他会突然用感性的嗓音对她说这么一句话,何巧晴不由自主的感觉眼眶发热了起来。

  “嗯。”她用力的点头。

  “不管发生什么事,好的你可以和我分享,坏的你可以找我诉苦,我都会在这里。”他认真的说道。

  “嗯。”她觉得自己的鼻子已经开始发酸了。

  “若在这里找不到我,我就在亚夫那里。”

  他多此一举的说法逗笑了她,但感动仍在。“我知道。”她笑着哑声点头道。

  “不要忘了,不管发生什么事,我和亚夫永远都会站在你身边。”

  “好。”

  “这辈子你永远都是我的小晴妹妹。”

  “嗯。”

  “所以以后如果有任何喝香吃辣的机会,可不能忘了我和亚夫的份。”

  “嗯──什么?”她眼泛泪光的抬头看他。

  “就是等你做了聂太太之后,千万不能忘了要随时略施小惠给我们,例如出门吃饭你要付账,出国旅游团费你要招待,还有什么生日Party、圣诞Party、新年Party都要由你主办买单。”

  “还有没有其它的?”

  “我想一想。”

  “想你大头鬼啦!”何巧晴蓦然笑不可抑的将手边的衣服全朝他丢了过去。这家伙真是的,她好不容易才被他感动得眼眶泛泪,他又开始胡说八道的把她逗笑,真是受不了。

  “哈哈哈……”Joe  大笑着逃出她房间,临走前还不忘提醒她说:“刚才说的话你可别忘了,要略施小惠给我们喔,等你的好消息。”

  “你想得美!”她笑着大声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