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5章(2)作者:金萱

  “学姐,你最近是怎么了,为什么常排休?昨天还突然请假没来上班,手机也没开机,家里电话也没人接,你到底是怎么了呀?”一见到昨天找了一天都找不到人的学姐,张振用忍不住一开口就劈哩咱啦的半是抱怨半是询问。

  “干么?找我有事呀?”何巧晴脚步没停,直接走向自己的座位。

  “不是我有事,是协理!”他亦步亦趋的紧跟着她说。

  “协理找我有什么事?”她坐下来把皮包收到桌下后,一边整理堆放在桌面上的文件,一边不疾不徐的问。

  “我不知道,但是协理很生气。”

  “他哪天不生气了?”她面下改色的说。事实上,自从她摆明了说她对脚踏两条船的烂男人没兴趣之后,他就一直在找她麻烦。

  “是没错,可是这次——糟了,说曹操,曹操到!”张振用瞬间便蹲了下去。

  “何巧晴!”办公室入口处突然传来轰雷般的巨响。

  她抬头看向入口处,只见他们的陈协理正站在那里对她怒目而视。“有事吗,协理?”她不以为然的出声问道。

  “你,立刻到我办公室来!”他怒声命令,然后转身就走。

  何巧晴耸了耸肩,收回视线后,不在意的继续做着整理桌面的小事。

  “学姐,协理叫你立刻去。”见她丝毫没有起身的迹象,张振用好心的小声提醒她。

  “我听见了。”她懒洋洋的回答。

  “那你怎么还坐在这里不动?”

  “我又没有答应他说好。”

  “学姐!”

  “你别在这里乱叫,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如果你这么闲的话,就去帮我泡杯奶茶过来。”她使唤他。

  “学姐,他是协理耶。”

  “而我是你学姐。”她说着便伸手拍了拍仍蹲在地上的学弟的头顶,“乖,去帮我泡奶茶。”

  完全拿这个漂亮学姐没辙,张振用无奈的叹了口气,只好起身去帮她泡奶茶。

  他才离开一下子而已,同事石立圣就走来传达陈协理正在发火,要她“立刻,马上”过去的命令。她撇了撇唇,终于放下手边整理到一半的工作,缓慢地起身走向协理室。

  连敲门都免了,何巧晴直接推门而入。

  “你找我有事,协理?”她百般无聊的看着他问。

  “你昨天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没来上班?”陈协理质问道。

  “我有打电话来请假。”

  “我有准许你放假吗?”

  “没准许就不能休假吗?协理,我记得我还有五天的特休。”

  “何巧晴,你眼中到底还有没有我这个协理?”陈协理怒声问道。

  “我不是一直都称呼你为协理吗?”她故意装傻反问。

  “你……你不要目中无人,别以为有总经理在罩你,我就不敢动你!”

  “好呀,你想怎么动我?把我调到别的部门支援,还是又要把一堆别人达成不了的困难工作丢给我做?不过不是我想泼你冷水,你应该知道不管你怎么找我麻顶,最后只会让总经理更加肯定我的能力而已。而你之所以还能继续当我的上司,只是因为你拥有过世董事,也就是你父亲遗留给你的部份公司股权而已。”她直言无讳叫说。

  “你有胆再说一次!”陈协理整张脸都气白了,他怒不可遏的吼道。

  “我不想浪费时间,因为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像你这么有空。如果你找我进来只是为了向我宣示你仍是我上司这件事的话,那我已经听到了,请容我告退。”说完,她转身就走。

  “你给我站住!”他气急败坏的叫住她。

  何巧晴停下脚步,回头看他,顶着无聊兼不耐烦的表情。“还有什么事?”

  “你——滚出公司,现在就滚!”

  她沉默了一下,忍不住轻挑眉头的看着他说;“你的意思该不会是想要开除我吧?”

  “没错!”

  “不是我瞧不起你,但是我以为开除一个人是需要理由的.还是你以为总经理会同意你因为我目中无人,或者是我不顾意和一个习惯劈腿的烂男人交往的理由,就批准你开除我?”她皮笑肉不笑的看着他,好奇的问道。

  然而令她讶异的是,这回协理竟然没有因为她无礼的嘲讽而恼羞成怒,反而愉快的笑了起来。

  “昨天有一场应该由你主持的会议被搞砸了,你不知道吧?”他得意的笑。

  何巧睛轻愣了一下,不解的皱起眉头。“什么意思?”她沉声问。

  “我想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总经理很重视这次是否能够得到立新集团的长期合约,结果昨天开会时,你这个负责企划的说明人不仅没有到场,找不到人,还把一切相关资料都锁了起来,你可以想象总经理当时生气的表情吗?”他露出一脸落井下石的笑容。

  “你没有跟我说昨天有会要开!”何巧晴难以置信的睁大双眼,怒不可遏的指控。

  “我以为你知道,况且临时请假又让人联络不到的人是你!”

  何巧晴心底微微地一震。说的没错,他虽然也有错,但真正犯错的人却是她,她该负起责任。

  “我知道了,待会儿我会把手上的工作交接给别人,交接完就走。”她点头说道,说完不等他有何反应,转身打开协理室的门就走了出去。

  “学姐,怎么样?没事吧?”一见她走出来,张振用立刻跑上前关心。

  “你很闲啊,没事做呀?”何巧晴看着他说。

  “拜学姐之赐,我是真的很闲。”张振用耸肩,因为属于何巧晴派的他一直都被协理派的人打压着,虽然有能力却没工作可做。

  何巧晴其实也知道这一点。

  “既然你这么闲的话,跟我过来。”她命令道,决定把手上的工作都交接给这个能力不输她的学弟。

  她想,自己虽然是个罪人,但是以总经理过去对她的赏识来看,他应该会知人善任,而且不会罪及九族的人才对。

  她会在辞职信里多加一封推荐函,希望总经理能看在她过去也为公司立下不少汗马功劳的份上,给张振用一个机会.这是她这个做学姐的人,现在唯一能帮他做的一件事了。

  *

  没有向任何人说明,何巧晴花两天的时间拼命鞭策差点没叫救命的学弟之后,便在下班时悄悄地在总经理桌上留下辞职信,就离开了公司。

  她的模样自然得就像平常下班时一样,所以根本就没人发现她要离职了,只除了那张带着一脸不怀好意笑容的劈腿烂男人之外。

  哼哼哼,他真以为把她从公司里撵走,他就赢了她,她就会饿死吗?如果他真有那种想法就太愚蠢了!

  这无关她的工作能力,而是在于她刚好有个很会赚钱,又对她好到不行的未婚夫.聂勋在听说她要失业之后,甚至于高兴得对她又吻又抱的,比中了乐透头奖还高兴,因为他说这样她就能专心的陪他,专心的替他生孩子,专心的相夫教子了。还说她最少要替他生三个孩子,而现在努力刚好。

  想起他昨晚说这些话时的神情,她幸福的扬起了嘴角。

  “在想什么,一个人在这里偷笑?”聂勋问了她一声。

  他突如其来的出现,让她惊喜不已。她眉开眼笑的朝他脱口问道:“你怎么来了?”

  “担心你会心情不好,所以才来这里接你。不过,看样子是我多虑了。”

  “才不是这样呢,我心情的确不太好,是因为看到你来接我才变好的。谢谢你来接我。”她倏然勾住他的手臂,偎到他身边,仰起头来对他轻声撒娇。

  她的微笑太迷人,让他一时情不自禁的低头吻了她一下。

  “晚餐想吃什么?”他柔声问她。

  她还来不及回答,身后却突然传来一阵着急的呼叫声——

  “巧晴!何巧晴!你先等一下,别走!”

  是总经理的声音。

  她停下脚步回头看,只见一脸着急的总经理匆忙的朝她跑了过来。

  “你这封辞职信是怎么一回事?”总经理连气都来不及喘,拿着手中的信封,劈头就朝她责问。

  “我在信里写得很清楚,总经理没看信吗?”她眨了眨眼,不解的反问。

  “看了,但是我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过要你负责的话!我有说吗?”总经理神情严肃的盯着她说。

  “没有,但是——”

  “是不是陈协理对你说了要你负责的话?”他霍然打断她的发言,“我知道他一直都很在意你功高震主,但我也跟你说过,不必理会他说什么。这封辞职信你收回去,我会再去找他好好的谈一谈,你放心。”

  “不是的,总经理。”何巧晴摇头,拒绝接过那封辞职信。

  总经理愕然的看着她。

  “其实我不单是为了这件事辞职的。”她解释道。

  “不单为了这件事?”

  “嗯,其实我过不久就要结婚了。”她有些羞赧的说。

  “结婚?”总经理有点呆住。

  “你好,我是巧晴的未婚夫,我叫聂勋。”聂勋适时的出声。

  总经理转头看向他,这才发现何巧晴身边还站了个男人。

  聂勋?他的思绪突然一顿,怀疑的看着眼前这个戴着眼镜的高大男人。

  “这是我的名片。”聂勋礼貌性的递上名片。

  他接过名片,低下头看,“聂勋私人财富管理”这如雷贯耳的八个字跃进他眼中,让他霎时明白了。

  原来……

  有了聂勋这样一个未婚夫,谁还需要工作呀?

  总经理无声的轻叹一口气。虽然舍不得像何巧晴这样的人才,但是看这情况,他也只能收下她的辞职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