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6章(1)作者:金萱

  “早安,老婆。”

  不用一大早起床赶上班,能和爱人一起睡到自然醒的感觉真好,何巧晴微笑着缓缓抬起头来,接受聂勋温柔缱绻的早安吻。

  “你怎么这么早醒,不再多睡一下呢?”与他额头轻抵着额头,她哑声问道。他忙起来总是没日没夜的,所以只要能躺在床上休息或睡觉,她总是希望他能多睡点。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吗?”他忽然挑唇微笑。

  “几点?”

  “下午一点。”

  何巧晴瞬间瞠大双眼,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

  “这怎么可能,你骗我的对不对?即使是假日休息我也从来不曾睡到超过十点的,现在怎么可能已经过中午了呢?”她摇摇头,拒绝相信。

  “你知道这代表了什么吗?”他一脸得意。

  她怀疑的看着他。代表什么?代表她很懒吗?

  “代表昨晚我把你累坏了。”他低下头,轻咬着她的耳朵说。

  一阵热气蓦然冲上脸庞,她忍不住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这个男人实在是……

  “今天陪我到公司上班。”他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一边要求。

  “今天不行。”

  “为什么?”没想到她会拒绝,聂勋闻言抬起头来看着她。

  “我今天要回家一趟。”

  “你要回去拿什么吗?我以为你的东西都搬过来了。”他愣了一下,皱眉道。

  “不是回我租房子的地方,而是回新竹的家。”

  “你要回娘家?”

  娘家两个字让何巧晴原本逐渐低落阴郁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

  “对,回娘家,因为这里才是我的家。”她微笑的凝望着他说。

  她的回答让她得到一个温柔怜爱至极的亲吻。

  “我陪你一起回去。”他抬起头时说道。

  何巧晴不经思考的立刻用力摇头。

  “不用了,你今天不是刚好要结算,是一星期里最忙的一天吗?你不必陪我,我自己回去就好了。”她迅速的回绝,没发现自己这样根本就此地无银三百两。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忘了告诉我?”聂勋静静地凝望着她,黑眸里的精光让她一瞬间僵直了身体。“巧晴?”

  他认真严肃起来的时候,总会改叫她的名字,而不再叫她老婆。

  “我还没对家里的任何一个人提起过你。”沉默了一会儿,何巧晴终于垂眼承认。

  聂勋心生不悦的皱紧眉头,觉得有点生气与失望。

  “为什么?”他坐起身来沉声问她,“难道你已经改变主意,根本就不想跟我结婚吗?”

  “不是的!”她立即回道。

  “那么是为什么?”他疑惑的双眸盯着她问,“我们已经同居一个多月,按照计划再过半个月就要结婚了,为什么你却到现在都没对家人提起过我?”

  何巧晴沉默着没有马上回答他的问题,但脸上的表情却逐渐被一股阴郁之色所笼罩。

  聂勋没有催她,耐心的等她开口。

  “我爷爷总共有七个孩子,三男四女。”她缓缓地开口道。“大伯很早就过世了,二伯结了两次婚,第一任老婆因为生不出男孩,所以被迫离婚。第二任老婆因为是爷爷做主娶进门的,虽然仍没生出个男孩,但还能继续当何家的媳妇。我爸也结了两次婚,我的亲生母亲替我爸生了四个女儿后,在生第五胎时因难产而死。不到半年后,我爸就在爷爷的做主下娶了我现在的妈妈。

  “我妈应该算是四个何家媳妇里最争气的一个,进门一年就替爷爷奶奶生下了他们期待已久的何家长孙,即使后来她又连生了两个女儿,没再生下第二个儿子,但也动摇不了她在家里的地位,因为她替何家生了个孙子,即使那个孙子因为从小被溺爱过度,不学无术,又爱四处惹是生非,他仍然是爷爷奶奶心中无人可取代的宝贝。而我们这些女生们,从头到尾都只是赔钱货而已。”她自嘲的撇唇道。

  “对我而言,你是个无价之宝,比宝贝更宝贝。”聂勋伸手将她拥进怀里,温柔的亲吻着她说。

  何巧晴勉强扯了一抹微笑在脸上。

  “我家重男轻女的观念根深蒂固,相对的女婿、孙女婿在家里也得不到应有的尊重。我的三个姐夫就是这样,二姐夫甚至还为此和我二姐离了婚。另外两个姐夫现在也是能不回新竹就不回去,一年回去的次数能少一次就一次,绝对不会超过两次。”

  “你担心我也会步上他们的后尘?”聂勋柔声问她。

  “不是担心,是不希望。”她以充满担忧的表情,认真的看着他说。“聂勋,结婚是我们俩的事,我希望你只要当我老公就好了,不要当何家的女婿或孙女婿好不好?”

  “你该不是认为我会像你二姐夫一样,最后选择离婚吧?”他问道。

  何巧晴用力的摇头。“我只是不希望你因为我的关系被人错待,也无法忍受。如果他们用对待姐夫那种态度对待你的话,我想我一定会忍不住和他们大吵起来的。我不想让你看到和家人吵架的画面。”

  她知道他对家庭的憧憬是父慈子孝、和乐温馨,可是在她新竹的家里却找不到一丝这种气氛,她不想让他的希望憧憬破灭。

  聂勋是何等聪明,立刻就知道她这么做的出发点完全是为了他着想。

  “谢谢你。”他说。

  “对不起。”她为了没能给他一个温馨的娘家而道歉。

  聂勋摇摇头,又低头吻了吻她,像是在安慰她要她别想这么多,也不要这么说似的。

  “你要搭车下去,还是要开我的车回去?”半晌后,他抬头问道.

  “我想坐火车。”他点点头。

  “待会儿我开车送你去车站,回来的时候记得打电话给我,我去接你。”

  “好。”

  *

  走下公车,何巧晴抬头看着变化下大的四周景色,田园、乡间小路、杂草、电线杆。

  距离她上次回新竹的时间,不知不觉竟已过了一年,可是感觉却好像还是不够久,因为她一点也不想回到这个让她充满不舒服成长回忆的地方。

  其实整个家族里要说谁最不爱回新竹,不是她那两个姐夫,而是她。因为从大学毕业、经济独立之后,过去这六年来她回家的次数连五根手指都数不满,而且每次回来都是被下最后通牒的,而这次也不例外。

  爸妈轮流在她手机里留言超过十通以上,要她今天一定要回来,如果她到昨天都没有回电的话,他们今天就会亲自到台北去押她回来。为了不把事闹大,也为了不让他们发现聂勋的存在,她只好回来一趟。

  一阵狂风吹来,拂乱了她的长发,她用手指稍微梳了下头发后,转身迎着风面从皮包里拿了条束发带,将头发绑成马尾。新竹的风还是一样的大。

  耳边突然响起摩托车的引擎声,声音由远而近,愈来愈靠近自己。她加快步伐往路边移动,将马路让出来。

  “四姐?!”

  一阵煞车声伴随着熟悉的叫唤让她在瞬间抬起头来,只见小妹巧玉带着一脸惊讶的表情,跨坐在摩托车上看着她。

  “你要去哪里?”何巧晴问。

  “爸叫我去火车站等你,没想到你这么早就回到这儿了。你今天下午没有上班吗?”何巧玉眨眼回问她。

  “嗯。”她轻应一声,直接走到她身边,跨坐到摩托车的后座上。从公车站走回家,至少还得走上将近十分钟的时间,有车代步最好,不过——“骑慢点。”

  “不相信我的骑车技术啊!”

  她只是不想太早回到那个没有温暖的家而已。

  “四姐,你这次好久没回来。”

  “我回来也只会惹那些老顽固徒增生气而已,回来干么?”何巧晴耸了耸肩,“倒是你,一年不见好像又变得更漂亮了。”

  “再漂亮也没四姐漂亮。”何巧玉笑声道,“你知道吗,四姐?学校老师们到现在偶尔还是会提到你们几个耶!”

  “我们几个?”

  “就是你,施映蝶学姐、言海蓝学姐,还有关之烟学姐,你们四个。”

  “哼!”何巧晴忍不住轻哼了一声。她才不屑和那三个死敌被相提并论呢!

  “四姐,听说你们四个人当初不仅在崇道很有名,在其它学校里也是名人。只是一样出色的你们,为什么会这么不合啊?”何巧玉好奇的问。

  “你没听过一山难容二虎、王不见王这两句话吗?”

  “就像你跟爷爷是吗?”

  “不是,我们是道不同不相为谋、话不投机半句多。”

  “哈哈,的确。”她感同身受的笑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