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6章(2)作者:金萱

  “巧玉,你知道他们这次找我回来是为了什么事吗?”

  她突然将摩托车停靠在路边,然后又沉默了一下,才不疾不徐的开口,“你不知道吗,四姐?”

  一看小妹的反应就知道事有蹊跷。

  “知道的话我还用问吗?”何巧晴沉着声,从车后座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何怀富又惹了什么麻烦事,要我回来帮忙想办法解决?”

  “对一半。”何巧玉将引擎熄火。

  “巧玉,我现在没有心情和你猜哑谜。”她忍不住逼供。

  “哥哥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在外面欠了一大堆赌债,这两个月来总是不时有人上门来要债。”她低着头,摸着钥匙圈说。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一定又是为了何家那个宝贝金孙!”何巧晴怒不可遏的咬牙道。“他们想怎样,再叫我去银行贷款替何怀富还债吗?”

  她摇摇头,“这次需要的金额听说挺大。”

  “所以呢,”何巧晴将双手盘在胸前,以三七步之姿站立着。“银行贷款还不够,要我去地下钱庄借钱吗?上次那家伙刷卡买车付不出贷款的时候,我就已经说过了,下不为例。这次即使何怀富被债主拖去剁手剁脚,他们也别想再叫我出一毛钱,替他收拾烂摊子!”

  “爷爷并没有打算要叫你出钱,四姐。”何巧玉小声的说。

  “喔?”她一点也下信。

  “他打算把你嫁给一个有钱人,今天就是叫你回来相亲的。”

  何巧晴瞬间震惊的瞠大双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你说什么,巧玉?再说一遍。”

  “四姐……”她既同情又为难,不知所措的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话来安慰才好。

  “所以他们是打算把我卖了来替何怀富还债就对了?”何巧晴在一阵沉默后,倏然冷笑出声。“他们是不是太天真了?真以为我现在还是三岁小孩子,会乖乖就范吗?”

  “爷爷跟爸爸说,如果你下嫁的话,就把我或五姐嫁过去。”

  “你说什么?”何巧晴惊讶的怒问。

  “四姐,我现在终于知道大姐、二姐、三姐当初为什么会这么早就结婚了,她们大概早知道会有这种事情发生。”何巧玉以认命兼无奈的表情叹息道。“我知道你是一定不会听爷爷他们的安排,但是五姐就比较可怜了,因为她从来就不敢违逆爷爷或爸爸说的话,他们要她嫁的话,她就一定会嫁。”

  她已经气得说不出话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家庭,而他们那些人又是什么样的长辈?竟然在二十一世纪这种人权高涨的时代里,还想做出卖女求荣这种事来,他们真的是全都疯了!

  “我不会让巧丽或你嫁给一个你们不喜欢的人的。”她以坚定的口吻保证。

  “四姐?”

  “你们俩都已经满十八岁,拥有自主权了。如果说,留在这个家里只是为了学费和生活费的话,那些钱我负担得起,以后由我来养你们。”

  “四姐……”何巧玉瞬间感动得红了眼眶,连声音也哽咽了起来。

  “走,我陪你回家收拾行李。巧丽人呢?在家吗?”

  “爷爷不会让我们跟你走的,四姐。”她哑然的摇头。

  “脚长在你们身上,只要想走就走得了。”

  “我想走,但是哥哥的赌债要怎么办?债主上门讨债的时候,爸爸、妈妈、爷爷、奶奶他们要怎么办?”

  “何怀富的无法无天是他们溺爱宠出来的,他们现在只是在自尝恶果而已。”何巧晴冷漠无情的说。

  “四姐……”

  “什么都别说了,先回家再说。”

  *

  忘了打电话告诉聂勋她坐几点的火车回台北,何巧晴直到步下火车走出月台之后,这才突然想到这件事。

  还要打电话给他吗?

  算了,还是自己搭计程车比较省时间,而且还可以先回家冰敷挨了巴掌的脸。

  忍不住伸手碰了碰肿起来的那边脸颊,她嘲讽的轻扯了下唇瓣。

  这就是她在那个家的地位,对于一个一年不见的女儿、孙女,他们没说想念、没嘘寒问暖也就算了,见面礼竟是一个巴掌。

  伤心吗?

  觉得受伤吗?

  一点也不。心都死了又怎么会伤心或受伤呢?她只是对同父异母的那两个妹妹觉得同情与无奈而已。

  因为妈妈还在家里,因为那个下学无术、四处惹是生非的混蛋,毕竟是自己的亲哥哥,所以抛不下也走不开。相对的,她就显得冷酷无情多了。

  缓缓地走出台北火车站,皮包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她停下脚步将手机从皮包里取出,讶然的看见来电者是聂勋。他该不会早就来这里等她了吧?要不然怎么她才一走出车站,他的电话就打来了?

  何巧晴转头四处张望着,同时接起电话。

  “喂?”

  “老婆,你现在在哪儿?上车了吗?几点到台北?”

  才分开几个小时而已,为什么她会觉得好想念他的声音呢?

  “我刚到台北。”她哑声道。

  “什么?你已经到台北了?怎么没打电话跟我说呢?你等我一下,十五分钟内赶到。”

  “你不要赶,慢慢来,我会等你。”她急忙的说。

  “好。等我。”

  “嗯。”她答允他,收了线后随即找了个地方坐下来等。

  人群在她面前来来去去,有莘莘学子,也有情人爱侣、上班族,不过最引她注目的却是亲子档,不管是父女、母女或者是祖孙、一家人。

  看着他们和乐相处的模样,父慈子孝的互动,嘘寒问暖、笑颜相对、真情流露的表达,她的心充满了羡慕,表情却充满了落寞。

  在她记忆中,她可曾拥有过一天,不,是一刻这样的时光吗?

  答案是没有。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亲子关系不是这个世界上最普通、普遍,不必伸手就可及的温暖吗?为什么她都已经使尽丁全力,却仍然触碰不到它?

  怔忡的看着一对距离她不远的父女,小女孩大概有五岁大,已经不是双手一伸就能得到父母将她整个人抱起的年纪了,但是她一伸手,她的爸爸立刻笑着蹲下身将她整个人从地板上抱了起来。

  小女孩露出愉快的笑容,女孩的妈妈从后方走来看到这情况,便将丈夫和女儿同时训示了一顿,但小女孩依然坐卧在爸爸的手臂上,她的爸爸也没有放她下来。两人都笑得一脸无辜,让小女孩的妈妈无奈的瞪了他们父女半晌之后,也跟着摇头笑了起来。

  那围绕在他们四周的幸福光环是那么的耀眼,让她无法移开视线。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看了他们多久,直到手中的手机突然响起来,才吓了她一跳。

  是聂勋,他大概快到了。何巧晴接起电话。

  “喂?”

  “老婆,你在哪儿?”

  她告诉他位置,话才刚说完就看见他的车子开进她的视线,正打着方向灯,慢慢地靠边停了下来。

  何巧晴立刻收起手机,起身朝他停车的方向走去,却在往前走了几步之后,不由自主的停下脚步,再度回头看了一眼仍被幸福包围着的那一家三口。她希望他们永远都能这么幸福快乐。

  “你刚刚在看什么?”上车后,聂勋好奇的问道。他注意到她刚才在走向他时有稍微停顿回头的举动。

  “一家人。”

  她的回答让他莫名其妙的呆愣了一下。“什么?”

  “有一家人在那里,爸爸、妈妈和一个五岁左右的小女孩。他们不知道是在等车还是等人,三个人聚在一起说说笑笑的始终没有停过,看起来好幸福。”

  短短的几句带着羡慕与迷惑的话语,便已道尽她今天回新竹后的心情,聂勋什么也没说、也没问,直接伸手将她的脸压进怀里,低头亲吻她的发梢:

  “肚子饿不饿?要不要去吃宵夜?”他体贴的问。

  “好。”她回答,随即像是想到什么又改而摇了摇头。“算了,不要好了。”

  “干么又说好,又说不要?”他顿时不解。

  何巧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说出她改口的理由。算了,反正一到光线够亮的地方他就会发现了,她何不在他发现之前先行自首呢?

  她轻轻推开他,伸手将车里的照明灯打开,然后将红肿的那边脸颊转给他看。

  “因为我可不想让人误会你会动手打女人。”她以轻快的语气开玩笑的说。

  看见她受伤的脸,聂勋瞬间抽紧下巴,整个人笼罩在一股几欲爆发的震怒中。

  “是谁打的?”他以压抑着愤怒的嗓音冷声问道。

  与他隐含着暴怒的双眼对视了半响,她终于叹息的投降,“我爷爷。”

  “他为什么打你?”

  “因为我忤逆他。”

  “忤逆他什么?”

  “为我安排的婚事。”

  他在一瞬间沉默了下来,但脸上震怒的神情却在瞬间加遽,双唇紧抿,下巴隐隐地抽动着。

  “你什么时候知道他替你安排了婚事?”为什么没告诉我?他紧绷的问道,但没将最后一句话问出口。

  “今天回去后才知道,他们连我现在有没有男朋友都没有问,就命令我、告诉我婚礼安排在半个月后。”

  她的第一句话让聂勋松了一口气,最后一句话却又让他屏住了气息,惊慌的提高了心。

  婚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