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8章(2)作者:金萱

  他一离开,四周顿时陷入一种沉窒的气氛中,让何巧晴不由自主的感觉到呼吸困难。

  她不敢转身面对他,也不知道该开口说些什么,甚至连想逃跑的力气都没有。她不知道自己现在该怎么办,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从亚夫走了之后就沉默不语。如果他不想理她,可以跟亚夫一起走呀,为什么留下来之后却又什么都不说?

  何巧晴你有什么权利可以抱怨?离开的人是你,该说抱歉、该低头的人自然也该是你,难道你还要人家先放下身段来讨好你吗?

  咬了咬唇瓣,她压下令她感觉到窒息的紧张与不安,鼓起勇气转身面对他。

  “嗨。”她用微笑掩饰不安。

  聂勋面无表情,沉默的看着她没有应声。

  “你好吗?”她勉强自己微笑的再度开口。

  他又沉默的看了她一会儿,终于缓慢而且冷然的回答,“很好。”

  何巧晴听到这话,坚强的外壳开始剥落,笑容也跟着僵在脸上。很好?意思就是他已经调适好没有她在身边的生活了是吗?

  很好。没有她在身边,他也能过得很好,丝毫不受他们曾经相爱过、幸福过又失去的影响吗?

  这样很好,真的很好。

  “那我就放心了。”她勉强勾出一抹微笑,然后转身离开。

  聂勋呆愣了一下,没想到她竟会说走就走,急忙伸手将她拉了回来。

  “你要去哪里?”他喝声问道。

  她低头不语。

  “何巧晴。”她的沉默让他忍不住咬紧牙关低吼,用力的扣紧她手臂逼她抬头看他。只是她一抬头,他就呆住了,因为她在哭,无声的哭泣,眼泪一滴一滴的不断从她眼眶里掉落,泪如雨下。

  她……

  这个女人到底在哭什么呀?他瞪着她,生气的忖度。他又没有骂她,也没有打她,甚至连生气的大声对她说话都没有,她到底是该死的在哭什么呀?

  虽然气得很想动手掐死她,或者对她大声咆哮叫她不要哭,问她哭什么,被抛弃的人是他又不是她。但是……可恶!他还是忍不住伸手将她拉进怀里,将她哭泣的小脸按压在他不舍的心口上。

  “别哭了,我又没有骂你。”他口气恶劣的说,“该哭的人应该是我好不好?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女人,竟然不告而别的抛弃我去嫁给别的男人!”

  何巧晴在他镶里抽抽噎噎哭泣着,连“对不起”三个字都没办法说。

  她的抽噎声扰得他心烦意乱,让他的怒气霎时转为心疼与不舍,长叹一口气,温柔的拍抚着她的背脊,柔声的再次对她说道;“别哭了,我又没有骂你,也没有怪你。”一顿,他补了一句,“回来就好了。”

  他的最后一句话让何巧晴在一瞬间哭得更加崩溃。她不该回来的,既然已经确定自己给不了他想要的东西,那她到底回来做什么呢?来扰乱他、折磨他,更加的伤害他吗?

  她不该回来,不该再出现在他眼前的。

  强忍苦心碎与心痛的感觉,她伸手轻轻地将他推开,决定这回要把一切做个了断,真真正正的了断。

  “对不起。”她止住泪,哽咽的向他道歉。

  “我接受,不过你得答应我,以后不准再闷不吭声的离开我。”

  才止住的泪水一下又不听使唤的盈满她眼眶,一滴滴滑落脸颊。他怎么能够这么轻易的就原谅她?他应该要恨她、怨她,不该毫不犹豫的就接受她的道歉。她宁愿他恨她呀!

  她摇着头,退后了一步。

  “对不起,聂勋。”她勉强自己淡然的开口,“我们……分手好吗?”

  没料到她会这样说,聂勋浑身一震,神情激动的伸手扣住她的手。

  “你说什么?”他脸色铁青,下颚紧绷的紧盯着她问。

  何巧晴泪如雨下,几乎泣不成声,“我们……分手好吗?”

  “你再说一次,有胆再说一次。”他瞬间收紧捉着她的手,双目暴睁的进声威胁。

  “我们——”

  “你闭嘴!”他忽然大声的吼断她的话,同时用力将她拥进怀里,几乎要挤出她肺里所有的空气。“你再敢说一次分手试试看!”他怒不可遏的低下头,咬牙切齿的朝她进声道。

  何巧晴泪流满面的看着他,哭得不能自已。

  “走。”他突然拉着她转身走。

  她还沉浸在自己的悲伤情绪里,根本无法问聂勋要带她去哪里,只能任由他急行快步的走到大楼地下室的停车场,再任由他将她推着塞进车里。

  车子迅速的驶出地下停车场,一路上他都板着脸沉默不语,而她则哭得不能言语。车子就在这种奇怪的气氛下前进着,然后驶进了一间医院的附属停车场里。

  何巧晴在车子停下来的时候,仍遏制不住的抽噎着,根本就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注意到车子停在哪里,直到他下车带着她走到医院大门入口,她这才赫然停下脚步,也止住了抽噎。

  妇产科医院?他为什么要带她到这里来?她——

  她突然恍然大悟,血色迅速从脸上褪去,留下一片震惊后的苍白。

  自从和他交往同居之后,她的月经可有来过吗?有,还是没有?

  “聂……勋?”她抬起头来惊慌不定的看着他。

  “你都没有发现吗?”他目不转睛的凝望着她问。

  她说不出话,只能低下头看着自己不知何时被双手轻覆住的平坦小腹。她的体内真的有了另外一个小生命吗?

  “待会儿检查之后就能确定了。”像是听见她心里的疑问,他缓声回答。

  *

  她怀孕了,两个月,按照日期来算,大概是在他们第一天发生关系时就受孕了吧。

  何巧晴的脑袋一片紊乱,完全乱了方寸、不知所措。这突如其来的意外,让她还不知道该称之为惊喜还是惊吓,只能称之为意外,顿时打乱了她所有的决定与计划。

  孩子?她从没想过自己会怀孕,至少嫁给她、和他结婚之前没有想过,在决定离开他之后更没有。

  可是她却怀孕了,怀了他心心念念、期待盼望的孩子。他们俩的孩子,两个月大了。这一切,是场梦吗?

  “现在你还想分手吗?”

  他偏冷的声音瞬间让她确定这不是一场梦,她是真的怀孕了,怀了他的孩子。

  老天爷呀,你到底是太闲了,还是太无聊了,所以才会和我开这种玩笑?我都已经认命了、放弃了,你却在这时候又给了我希望,你到底想要我怎么办呢?

  “事到如今,你还是想要分手吗?”他再次问道。

  不,她一点也不想。事实上她从来就不想和他分手,只是迫于无奈,迫于不得不向现实低头认命的无奈,才会痛心疾首的向命运妥协。她的痛、她的苦只有自己知道,她一点也不想将自己的痛苦带给他,可是现在……

  “好,如果你真的那么想分手,那就分吧。但是这个孩子我要,你必须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才能离开。”

  什么?何巧晴震惊的猛然抬起头来看着他。他刚才说了什么?

  “你……你说什么?”

  “你必须等到孩子生下来之后才能离开,到时候我不会阻止你。”

  时间似乎在这一刻停了下来,四周变得一片沉静,什么声音也没有。

  这个孩子我要,你必须等到孩子生下之后才能离开,到时候我不会阻止你……不会阻止你……

  答案揭晓了,她就在想他怎么可能不恨她、不怨她,原来他愿意原谅她,要她答应不准再不告而别的原因,全都是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泪水没预警的在一瞬间滑下她眼眶,滴落了下来。她觉得好难过,快要呼吸不过来了……

  这一哭,聂勋的心就紧揪了起来。

  看着她不断滑下眼眶的泪水,他觉得自己真的快要被她逼疯了。

  “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他将她拉进怀里问道。“不同意分手你也哭,同意分手你也哭,你到底要我怎么做,你才能不哭?”

  “我不要分手。”她无法自己的把心里的话说出口。

  聂勋倏然松了一口气。她终于愿意说实话了?

  心里的话一旦脱口而出,便再也拦不住了。何巧晴激动的揪紧他的衣服,在他怀里失控的哭喊着,“我不要分手,不要你只要孩子不要我。我不要你恨我,不要你怨我,不要你因为孩子才原谅我。我不要,不要。你不能这样对我,我爱你,我好爱你,你知不知道?聂……”

  她的声音突然消失,整个人突然断了线的傀儡般失重往下沉落。

  “巧晴?!”他大惊失色的迅速接住她,整张脸都被吓白了。

  “巧晴?你怎么了,你别吓我。”他心慌意乱的轻吻她的脸庞着急的问道,她却一动也不动的没有任何回应。

  没有再浪费一秒钟的时间,他立刻将她拦腰抱起,十万火急的冲出停车场,再度回到他们才离开不到十五分钟的妇产科去。

  *

  “疲劳过度、营养不良和情绪激动,这对孕妇都不是好事,要注意。”

  医生的话让聂勋想把自己槌死。他怎么会连这种常识都没有呢?竟然还选在这个时候故意用言语刺激她,逼她承认爱他的心。他真是个该死的笨蛋!

  看着躺在病床上面无血色,手臂上还挂着点滴的她,他的表情充满了后悔懊恼与心疼不舍。

  她既然完全不知道自己怀孕的事,又怎么可能会是因为孕吐而消瘦呢?他真是个自以为是的笨蛋,该死的大笨蛋!而她则是个小笨蛋,竟然不相信他对她的爱,真以为他会让她离开他,真是个不了解他的小笨蛋。

  他心爱的小笨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