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录 首页

我老公很聪明[金萱]

我老公很聪明 第9章(1)作者:金萱

  见她眉睫轻动,聂勋立刻将身体倾向她,知道她要醒了。

  何巧晴缓缓地睁开眼睛,一眼就看见坐在床边满脸忧心的他。

  “你觉得怎么样?还有哪儿不舒服吗?”他柔声的问道,伸手轻抚着她的脸、她的额,一手则紧握住她的手。

  “我怎么了?”她虚弱的问他,记忆无法立刻衔接。

  “你刚刚昏倒了。”

  “昏倒?”她想起来了,他说只要她把孩子生下来就可以离开了,而且他不会阻止。因为他只要孩子,根本就不要她……

  “嘿,怎么了?你哪里觉得不舒服,告诉我,我去叫医生来,你别哭呀。”他慌乱不已,迅速的起身想去叫医生来,却被她反手拉住。

  “不要。”她摇头说。

  “可是……”

  “我没有不舒服,不用叫医生。”她用另一只手抹去脸上的泪水。

  看着她伤心的神情,聂勋突然间恍然大悟。他重新坐回床边的椅子上,温柔的将她放在脸上拭泪的手拿下来,取而代之的替她抹去不断从她眼眶中滑落的泪水。

  “我爱你。”他柔声的对她说。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他,眼里充满了怀疑、不确定与伤心。

  “我爱你。”他温柔的凝望着她再次说道。

  “你说你要孩子不要我。”她吸着鼻子伤心的控诉,另一波泪水迅速溢满眼眶滑落下来。

  “那只是为了要逼你承认,你根本就不想和我分手的反话,比起孩子,我更在乎你。”

  “你骗我。”

  聂勋一边温柔地替她拭泪,一边对着她摇头。

  “还记得我们签署过的婚前协议书吗?”他问道,“里头白纸黑字写明了,如果我们俩没有结果又刚好有了孩子的话,男生归你,女生归我,记得吗?在这种既定的情况之下,在孩子连性别都还不知道的情况,我为什么还要多此一举的说出这种话?”

  何巧晴突然间怔住了,她完全忘了在他们俩之间还有婚前协议书这个东西的存在。

  男生归你,女生归我,白纸黑字……

  她怎会忘了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呢?所以,他真的没有只要孩子不要她?那些让她心碎绝望的话,都是用来逼迫她承认自己还爱他的反话?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她嘤嘤地哭泣着。

  “是你不要我吧?一下子不告而别想去嫁给别人,一下子又跑来跟我说要和我分手,你真的很伤我的心,你知道吗?”聂勋一边轻轻的替她拭泪,一边忍不住苦声埋怨。

  “对不起,对不起……”她哽咽着,不断地向他道歉。

  “嘘。比起这三个字,我更想听另外三个字。”他捧起她的脸,深情的凝望着她。

  “我爱你。”她说。

  他蓦然倾身吻了她一下,然后抬起头来目光柔和的提示她,“这三个字也是我想听的没错,但是我现在想听的不是这三个字。”

  她泪眼迷蒙的看着他,不确定除了我爱你这三个字外,他想听的是哪三个字。

  他深情款款的缓声问她,“你愿意嫁给我吗?何巧晴小姐。”

  她喉头一哽,心一紧,突然说不出话来。原来这就是他想听的三个字——我愿意。他真的一点都不怪她、不恨她吗?她觉得好高兴,真的好高兴,可是她真的可以嫁给他吗?

  “你考虑这么久让我觉得很伤心。”他说。

  “聂勋,我爱你,真的好爱你,但是你不懂我家的情况——”她摇头,泪如泉涌的看着他哑然开口说,却被他柔声打断。

  “我懂,你所担心忧虑的事我全都知道,包括你弟弟赌博、吸毒、贩毒,现在人被关进勒戒所的事我都知道。”

  何巧晴霎时惊愕的瞠大了双眼,连哭泣都忘了。“你……”

  “我怎么会知道?”他替她说完。

  她点头。

  聂勋轻扯了下唇瓣,目光不自觉的变得锐利。“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会眼睁睁的看自己心爱的女人烦恼、痛苦,却不想办法帮她解决问题吧?尤其那个问题也关系到我自己一生的幸福。”

  何巧晴偏头想了一下,突然间恍然大悟。“对方之所以会临时取消婚礼,是因为你的关系?”

  “答对了,亲爱的。”他奖励性的亲吻她一下。

  “你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把你弟签下的借条全买过来而已。”

  何巧晴呆愣的看着他,整个人突然陷入一种难以置信的震惊与恐惧之中

  “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你知不知道那些人全都是和黑道挂钩的流氓,你竟然跑去找他们交涉;你这个笨蛋,你知不知道这样很危险,知不知道他们为了钱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知不知道如果他们突然起了什么邪念或贪念,你就不可能全身而退了,你到底知不知道呀,你这个笨蛋!”她激动的槌打着他,压根儿就不敢去想象那些可怕后果:

  “停下来,不要这么激动。我并没有说这些事是由我亲自去办的,而是有朋友帮我。”聂勋扣住她的手安抚的对她解释。

  “朋友?”何巧晴愣然的停下来看着他。

  “对。”

  “你骗我的?”

  “你说过我很聪明,既然我是个聪明人,又怎么会蠢得以身犯险呢?”他认真的再三澄清。

  她依旧不怎么相信他哩。

  聂勋轻叹一声,决定全部向她招供。

  “我的客户都是有钱人,各行各业、政商名流、黑白两道都有,而且不乏其中的佼佼者。他们相信我,所以才愿意把钱交给我管理,相对的,如果我有事情想请他们帮忙的话,他们也绝对不会拒绝我;借条的事我就是请某位黑道老大帮忙处理的。”一顿后,他以豁出去的神情说:“除此之外,我必须向你承认,你弟被捉进警局关进勒戒所的事,也是我一手主导的。”

  何巧晴双眼圆瞠,震惊的看着他,“你?”

  “对。”

  “可是这……怎么可能呢?”她无法相信。

  看她除了讶异和不敢相信之外,并没有任何生气的表情,聂勋稍稍地松了一口气。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各行各业、政商名流、黑白两道的人都有我的客户和朋友。只要我开口,他们都愿意帮我。”

  “但是……”她仍然一脸茫然的看着他,无法想通这一切。

  “简单的说,我从黑道那里得知你弟弟有吸毒的习惯,偶尔还会帮人运毒和贩毒,所以我就请了白道的人到你家去缉捕你弟弟。”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她沉默了半晌后才问道。

  “既然你家里的长辈舍不得管他,与其让他继续为非作歹,替你和社会制造问题,我想交给司法去管应该是个很好的选择。你不觉得吗?”他温柔的解惑。

  何巧晴怔怔的看着他,感觉心里暖暖的又酸酸的。这个男人为什么能够这么聪明,轻易的就解决了她像是穷极一生做不到的事?又为什么能够这样义无反顾的为她做这么多事?

  这个男人……

  她好爱他,真的好爱他。

  “聂勋。”她喉咙微哽的哑声轻唤。

  “嗯?”他温柔的看着她。

  她眼底漾着幸福与爱意的泪光,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对他说出他最想听的三个字。

  “我愿意。”

  他的双眼瞬间闪闪发光,难掩激动的捧起她的脸颊,立刻低头给了她一记温柔而且深情缠绵的吻,吻得她差点喘不过气来。

  “待会儿等你点滴打完,我们就结婚。”他离开她的唇后,轻抵着她额头,柔情的凝望着她的双眼哑声说道。“我们找亚夫和JOE来当我们的证婚人,毕竟若不是因为他们俩的关系,我们俩可能无法遇见对方。你说好不好?”

  她含泪柔柔地一笑,哑然回应,“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