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1章(1)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秋天清晨,凉意弥漫,薄雾缓缓飘动,为初醒大地增添一抹无法言喻的凄迷。  

  傅宅外,迷雾未散,阳光还没露出脸,宅内有位年方九岁,在病榻上与病魔搏斗的小少年,却终于在此时睁开了那双已经紧合了整整七天的眼眸,昏迷七天的意识也在眼睛接触到屋内柔和的光线、鼻尖清楚感觉到微凉的空气后苏醒。  

  “耿轩!”傅氏夫妇从床畔两边围上宝贝儿子,激动的喊著他的名字。  

  “爸、妈,我肚子好饿。”小小年纪就长得十分俊秀的傅耿轩,原本丰润的脸庞,被连续七天突发的怪病折磨得消瘦许多,连喊饿的声音也不如从前宏亮。  

  “肚子饿吗?羊奶刚送来,我去拿。”杨馨激动地抚著儿子的两颊,之后拭著泪急急走出房外。  

  你们耿轩看似是个福相之人,但就算他这次怪病得愈,也还要能逃得过二十九岁那年的灾厄,才能算是真正的福禄双全。  

  若逃不过,怕是生日即忌日。  

  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替他娶个有帮夫运的贵人老婆──  

  傅永华望著怪病初愈的儿子,不禁回想起几日前,一位年纪很轻、却对相命之术颇有研究的送羊奶人员采芬所说的那段话。原本斥为无稽之谈的他,在面对儿子此番折腾后,再也不敢将那番话当作耳边风。  

  事关儿子性命,天机又已泄露,不管采芬说的准或不准,即使他不敢全然采取“相信”的态度,但在他的心里确实产生了阴影,绝对无法不加以提高警觉。  

  不怕一万,只怕万一,宁可小心,也不可大意。  

  “耿轩,爸爸绝不会让任何一丝不幸的可能发生在你身上。”傅永华信誓旦旦的说著,眼中写满他这个父亲愿为儿子赴汤蹈火、抵挡任何灾难的决心。  

  隔天一大早,傅氏夫妇专程在门口等那位为傅家送羊奶好几个月,彼此都不陌生的采芬,想请教该如何寻找对他儿子有帮助的贵人。  

  “如果先生、夫人信得过我,那么请将耿轩的生辰八字给我,为慎重起见,我会与我所认识且信得过的职业命相师共同合作,排出耿轩最精确的命盘,藉以找寻他生命中的贵人,化解他二十九岁的灾厄。”采芬向傅氏夫妻说道。  

  几日后,采芬送来一张红纸,红纸上头写著贵人的生辰八字及芳名──  

  姚知雨。  

  ***  

  时光悠悠,十九年后。  

  “姓名、地址、电话号码、工作地点,一应俱全,你还在犹豫什么?”杨馨拿著一张清楚记著「准媳妇”的身家资料,逼问著儿子。  

  “耿轩,你倒是说话呀!”见儿子闷不吭声,傅永华也急得快发脾气。  

  以傅家的身分、地位及人脉,要查出姚知雨的下落并不难,可这么多年来,傅耿轩却迟迟没有动作,一点也看不出他有想去找姚知雨的打算。  

  他非但不当一回事,甚至还自作主张交过多位女朋友,完全没将姚知雨这位命中贵人放在眼里,实在是急煞傅氏夫妇。  

  转眼他都二十八岁了,还有多少时间能让他蹉跎?  

  “你们认为我该说什么呢?”傅耿轩双手一摊,反问父母。  

  才刚过完二十八岁生日的他,身材高大魁梧,果然是从小就爱吃,营养吸收力又超好的“完美产物”,而健康的古铜肤色及一身健硕的肌肉,在在显示出他对阳光和运动的热爱。  

  除了英挺的体格之外,他深刻立体的五官,飞扬张狂的剑眉,炯炯发亮的眼神搭配著迷人笑容,横看竖看都是个令女人心动、男人心折的俊俏男子。  

  “就……就说你答应去找姚知雨呀!”杨馨被儿子这么一问,不禁有些错愕。  

  “我不想去找她,不想认识她,更不想娶她。”傅耿轩从沙发上起身,往窗口踱去。抬头望向窗外,窗外正好细雨飘飘。  

  姚知雨?  

  天晓得这位有著诗情画意般名字的贵人,长了一副什么让人吓破胆的相貌?  

  在他的直觉里,这种顶著贵人光环的女人,肯定不会是什么温柔善良、美丽动人的贤淑女子,反之,极可能是嚣张跋扈,老是拿著──“我是你的贵人”这话,专门欺压善良老百姓的恶女!  

  “你不能有这种想法!难道你想‘英年早逝’?好歹替我们想想吧!”傅永华忍不住叹了口气。  

  傅家固然不是横跨五大洲、钱多到吓死人不偿命的顶级富豪,但在国内企业界也颇为知名,家业永续经营不易,傅永华还期望傅耿轩传承并加以发扬光大,他怎么就不能体念一下父母心,好好“爱惜生命”呢?  

  “我就不明白,你们怎么会随便听信那个送羊奶阿姨的话呢?”这么多年来,那个送羊奶的阿姨都不知跑去哪里了,他的父母却还将她的话当金科玉律,时时刻刻不敢忘,真是有够夸张。  

  “爸、妈,我向你们保证,就算没有姚知雨,我一样会福如东海、寿比南山,绝对不会英年早逝。”傅耿轩回头举起一只手做发誓状,却被冲过来的杨馨一把打了下去。  

  “谁都没资格保证什么!与其任你尽说些让我们没安全感的话,你不如省省力气,直接将姚知雨娶回来让我们安心就好!”杨馨吼道。  

  她这个儿子什么都好,从小到大德、智、体、群、美五育优良,出社会为人处世有胆识也有担当,人缘相当好,凡事没让父母多操心,但就是二十九岁这一劫,一直教他们无法释怀。  

  “对,不管你是不是真会遭逢大厄,反正你早晚也是要娶老婆,索性趁早将姚知雨娶回来,一解我和你妈的忧虑,也化解你的麻烦。”  

  “我不想这么早结婚。”傅耿轩沉声回应,视线再投往窗外,绵细的雨点已逐渐加大,他的心却没来由地打了个颤。  

  在谈论姚知雨的时刻,这雨,落得真不是时候。  

  从他九岁一场大病之后,姚知雨这名字便充斥在他的生活周遭,十几年来只知其名不知其人,不断的被父母亲强迫记忆,压力大到有时候还会害他做恶梦。  

  梦中,他双手高举,顶著脸盆跪在一个戴著嵌有“贵人”二字、闪闪发光的皇冠的粗壮女人面前,无言的听她数落自己的一切,简直窝囊到不行。  

  其实结婚不是问题,而是他压根儿不相信自己会是短命鬼,就算是,他也不信娶了姚知雨,他就真能延年益寿。  

  要是这样可行,全世界有生命危险的人,不都要在茫茫人海中找贵人找到疯?  

  “耿轩,你向来是个好孩子,除了好吃这点我们无法阻止你之外,其他的事,你不都很顺从我们吗?”杨馨收起躁乱的情绪,改采柔情策略。  

  “既然你们将姚知雨和我的好吃相提并论,那我正好告诉你们,这两件事,我都不想妥协。”  

  “你!”傅永华气得青筋直冒。“不孝子!”  

  “耿轩,你怎么就不能体谅一下我们的心情呢?难道你真忍心要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然后让我们因为无法救你,而一辈子伤心难过吗?”才决定要柔性劝解,杨馨却已为儿子的无动于衷而激动落泪。  

  “妈……”如果杨馨说那些话的目的,是要他这个做儿子的感到愧疚,那么她的确实成功了。  

  傅耿轩实在无法对那句“白发人送黑发人”置若罔闻。  

  回想这么多年来,他活在姚知雨这个名字所造成的压力下,而父母又何尝不是活在可能会失去最宠爱的儿子的阴影下?岁月无情,距离他们恐惧的日子也愈来愈近,他们心情有多惶恐,可想而知。  

  眼见父母饱受煎熬,他却老拿不屑的态度来面对他们的忧心,他果然是个不孝子!  

  “好吧!我会去找她,晚上我就南下嘉义,明天一早去见她。”为与不为,只在一念之间,傅耿轩妥协了。  

  不想再惹父母伤心,他爱他的父母,也不想让对他这个儿子无悔付出的父母,落到只是“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凉下场。  

  哪管姚知雨长成什么怪模样或有什么怪脾气,合得来最好,合不来也罢,他都娶定她了。  

  反正将她当成一尊贵人菩萨,娶回来供著让父母安心,让一切有关铁口直断的迷思,在他与她的婚礼上,宣告终止。  

  ***  

  台湾南部 嘉义市区  

  昨晚,傅耿轩果真下班后就驱车南下嘉义,在朋友段予书家借住一宿,由于他和段予书也很久没碰面,两人一聊就聊到深夜,所以当傅耿轩一觉睡醒已近中午。  

  其实也不能怪他散漫,实在是他对姚知雨本来就没啥兴趣,尽管已对父母及自己做过承诺,可他心里就是不踏实,总觉得莫名其妙上门去求人,说:“请你嫁给我吧!不然我活不过二十九岁……”是件怪异又好笑的事。  

  傅耿轩问过段予书,得知姚知雨的工作地点离段家并不远,于是他选择步行,当做饭后散步──  

  太阳紧抓住夏天的尾巴,狠狠发威,热焰令人无法抵挡,他顶著艳阳散步实在失策,放眼望去,路上行人寥寥无几。一抹自嘲的笑意浮上嘴角,罢了,就当是促进消化及吸收维生素D吧!  

  他拐进便利商店买了两瓶矿泉水,一路走来,挥汗如雨,他猜自己以这副模样见“未来老婆”,狼狈的模样一定惹人讨厌,但又想起自己在恶梦里被罚跪的情景,他却又觉得……哼!无妨!  

  吓死她最好──  

  哎!一个大男人思想变得如此顽劣幼稚,他傅耿轩真是“时运不济”,被贵人所害。  

  沿著某家小学的围墙外走到校园后门处,他很快就看到开设在学校后门正对面的“高兴儿童美术工作室”的招牌,那便是姚知雨上班的地方。  

  一想到马上就要面对那位不知该说是熟悉还是陌生的女人,他下意识放慢步伐,打开矿泉水,就口仰头豪迈地大口喝下。  

  待喝足解了渴,他移开矿泉水瓶,赫然怔住了──为了一“具”悄然无声进入他瞳眸里的肥胖身影。  

  那个女人站在工作室外,沉静的将小朋友的图画作品张贴到墙上的布告栏内。  

  姚知雨?  

  天啊!就跟他恶梦里的样子极为神似,圆滚滚、黑黝黝,就像卤蛋放大版……  

  傅耿轩盖好矿泉水,有种想落跑的欲望。但是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他还是提起劲的穿越马路,来到工作室门外的一棵羊蹄甲树下……  

  他在树下站著,因为他发觉自己的心很寒,四肢僵硬得迈不开步伐。  

  一向热爱阳光的他,此时只觉得自己快中暑了。  

  “大知雨老师,你可不可以也把小贝这张图画贴上去?”一个年约四、五岁的小女孩,拿著色彩缤纷的图画纸跟在那女人后头,细嫩的童音亲匿地喊著她。  

  呃?大知雨?大只鱼?  

  因为知雨老师体态肥胖,所以便被叫成“大只鱼”老师?  

  傅耿轩心一震,脚步一顿,耳朵竖了起来。  

  不惊、不惊,且再仔细观察一下──  

  “好,等一下老师找个最棒、最容易看到的位置帮小贝贴,好不好?”女人低头笑咪咪地对著那小小人儿轻声说。  

  “好!”小女孩用力点头。  

  “那小贝能不能帮大知雨老师拿一盒新的图钉过来?”胖女人轻摸小女孩的头,很慎重地交代任务。  

  “好!”小孩子最喜欢当小帮手,立刻领旨奔回屋内。  

  大知雨老师……  

  连女人也自称大知雨老师,那么她肯定就是姚知雨本人,不会错了!  

  原来……大只鱼贵人集肥胖与温柔于一身,并非他想像中的丑陋与邪恶。  

  傅耿轩尚且处于矛盾与迟疑之间,拿不定主意是否该上前自我介绍。  

  虽然她身材不好,打扮也俗不可耐,但瞧她对小朋友那么友善亲切,应该是个好相处的人,于是傅耿轩逼自己将外貌成见自心中抽离,不可以貌取人。  

  无论如何,他的责任只是要想办法将贵人娶回家,至于爱情……他从来就没想从姚知雨身上得到。  

  心意已决,他重新举步朝姚知雨靠近,就在他快走到她身边时,骑著绿色摩托车的邮差突然窜了出来,停在工作室门前朝内大喊著:“姚知雨小姐,挂号!”  

  傅耿轩满心以为正在贴图画纸的姚知雨,会从布告栏处转身来回应邮差,没想到她竟对著正巧拿图钉出来的小帮手说:  

  “小贝,图钉给大知雨老师,然后再麻烦你去小知雨老师的办公桌上拿她的印章,小知雨老师出去前有交代说如果有她的信,要记得帮她领信喔,所以你去她桌上就会看见印章了喔!”  

  姚知雨……不,是大知雨清楚且耐性十足的跟小贝说明著,小贝一听明白后,便又咚咚咚地跑进室内,接著又很快地拿了印章跑出来,忙得不亦乐乎。  

  “姚小姐又出去了喔?怎么我常常遇不到她咧?每次错过与赏心悦目的姚小姐见面,很闷哪!”年轻的邮差一面打印,一面以有点遗憾的口吻跟大知雨哈啦。  

  赏心悦目的姚小姐?!  

  傅耿轩这下更加错愕!  

  难道姚知雨是个美人?而眼前的大知雨果然只是大只鱼,而不是姚知雨?  

  看来,姚知雨是他们口中那位小知雨老师才对,而她现在不在办公室里。  

  既然确定姚知雨不在工作室里,傅耿轩顿时放弃跟她见面的念头,他打算先回段予书家,择日再来。  

  就在他转身又打开一瓶矿泉水,正要大口喝下时,忽地又听见背后的小贝蹦蹦跳跳地叫著:“小知雨老师回来了!邮差叔叔已经走了,活该又见不到小知雨老师了!”  

  傅耿轩一抬眼,意外的视线又定住了。  

  这次是为了一抹宛若轻云棉羽般,朝他一步步走过来的纤细女人的身影。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