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2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姚知雨本人,不但有张美丽的脸蛋,在细致清秀的五官外,还有一副好身材,而且皮肤白皙,长发飘逸……  

  跟大只鱼完全不同的类型──那是傅耿轩的第一个感觉。  

  他的心绪错综复杂的比较著大小只鱼。  

  没办法不拿大只鱼来做比较,因为不可讳言,这几年来他恶梦做得深刻,刚才也算是受到了不小的打击。  

  毕竟他是个男人,在还无法感受到女人的内在美之前,外在美通常都是第一取向。  

  “热吗?要不要喝矿泉水?”  

  当傅耿轩还没想好怎么告诉姚知雨他来访的目的,而她又对他视若无睹地快步从旁走过时,那句彷若熟人才会出现的话语,已十分自然地从他口里说了出来,同时将矿泉水举在她面前。  

  “不、不用,谢谢。”姚知雨顿时停下脚步,冷漠的脸上夹带著几分错愕。  

  陌生人的不明饮料,她怎么可能接受?  

  姚知雨望著眼前生得俊俏,但额际挂著汗珠的阳刚男人,炙阳之下,她竟莫名其妙地由心底打了阵冷颤,第六感告诉她──这陌生男人不好惹,她得快快进屋去。  

  “这是新的,绝对没问题。”从她眼中看见了防备,傅耿轩撇嘴露出一抹淡笑,表明自己绝非下毒的色狼。  

  “我不认识你。”姚知雨冷漠的摇头拒绝。  

  “我叫傅耿轩。”傅耿轩简单俐落,飞快说出自己的名字。  

  “不管你叫什么名字,我都不认识你。”这男人真唐突!  

  姚知雨冷扫他一眼,越过他高大的身躯,迳自往工作室走。  

  “姚知雨。”他平静且从容地唤她一声。  

  藉以再次确定她正是他要找的人──正牌姚知雨。也藉著这声呼唤,当成是他熟悉她的第一步。  

  在见到她之后,他重新有了个想法,他决定不说明来意,且先看看她是个怎么样的人再说。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姚知雨猛地停下脚步,回眸,狐疑且诧异的看他,问话的语气充满戒备,眼神变得比初见时更冷了。  

  “我就是知道。”  

  什么烂理由?!  

  别说姚知雨一脸错愕和气怒,连傅耿轩都觉得自己好无赖,把妹也不是这样把法,何况他是要来拜托这位贵人救他一命的。  

  “很抱歉,我不认识你,无法理你这种人。”姚知雨无情地欲往工作室走去。  

  “你挂了识别证,所以我知道你的名字并不奇怪吧!”千钧一发之际,他在她的衣襟上瞧见了一枚圆形别针,上头印著工作室和她的名字。  

  姚知雨微扯了下唇,默认他的说法。  

  “请问你有什么指教?”姚知雨板著脸问,这男人根本是存心搭讪。  

  她之所以处变不惊,是因为她从少女到现在二十四岁,被搭讪的经验丰富,丰富到她对男人几乎没什么特别感觉。  

  尤其她出社会得早,已看尽人情冷暖,不能说她是男人绝缘体,但男人对她而言,以“可有可无”来形容,也不算错。  

  “没什么事,我只是路过,正巧碰见了你,觉得……我们应该认识一下。”傅耿轩轻抿著嘴唇,表情十分的诚恳。  

  因为姚知雨这个名字太秀气、美丽,十几年来傅耿轩总基于“世间事通常没想像中那么美好”的定律,总是将她塑造成一个肥胖丑陋、脾气暴躁又没爱心的邪恶女人。  

  如今真见著人,他必须很惭愧的暗自承认,她的清丽外表,教他心情变好,更使他愿意摒弃内心以往对她的偏见,以一种全新的态度与她相识。  

  “很抱歉,陌生人就是陌生人,我觉得没什么好认识的。”  

  姚知雨平淡的说完转身欲走,不巧一片青翠的羊蹄甲叶被突起的一阵轻风刮落,自她鼻尖触滑而过,她的身子轻微一震,显然是被那片叶子吓到,而傅耿轩则大掌微张,盛住了那片落叶。  

  “这是羊蹄甲?还是艳紫荆?”这两种植物他向来分不清,台湾北部也极少有羊蹄甲的踪迹。  

  “羊蹄甲。”她生冷的回答。  

  “树叶很茂密耶,什么时候才会开花?”他仰首望著一树的鲜绿,开心的笑了起来。  

  不知为什么,他从小就很喜爱羊蹄甲这样的树名,觉得很亲切,不知是否与他生肖属羊,以及小时候每天喝羊奶有关系?  

  “大概春天,叶子掉光时就是花朵盛开的时候。”姚知雨自然而然地答覆,一点也没发觉她已被他搭讪成功。  

  羊蹄甲品种有很多,开花时节也都不太一定,在嘉义地区各种类型的羊蹄甲随处可见,所以总觉得它们一年四季都在开花,粉红的、粉白的、淡紫的、艳紫的、淡黄的、艳黄的……  

  “这棵会开什么颜色的花?”  

  “紫、紫色吧……”姚知雨的语气有些迟疑。  

  她又不是植物专家,印象中似乎是紫色,以前没太注意,所以不清楚。  

  咦!他为什么要一直问啊?!  

  真是够了!谁会拿羊蹄甲来当搭讪话题?害她都乱了方寸。  

  也许是他欣赏羊蹄甲树的表情太迷人,她才一时疏忽被他勾了魂?  

  呆呆回答完他几个无聊问题之后,她像想起了什么,脸色又立即难看起来。  

  “你知道吗?听说羊蹄甲的叶子,晚上会偷偷关门睡觉喔!”他的神态陡地变得神秘兮兮,似在诉说一件什么诡异又了不起的故事。  

  “它本来就会合起来睡觉。”姚知雨的声音不自觉放大,心跳莫名加速。  

  羊蹄甲晚上会将叶片闭合,根本是小学生都知道的常识,他还在那边故作什么神秘,真是神经病!  

  “你……还好吧?”傅耿轩不解她不苟言笑的神情为何会变得那么激动,连音量都比先前还高出许多。  

  瞧她一脸浅红,是因为待在太阳下太久?还是她正在生气?  

  傅耿轩饶富兴味地望著她,嘴边的笑意更是收不住了。  

  “很高……”差点说出“很高兴认识你”,姚知雨猛地住嘴,大声说:“我要回工作室了!”  

  “等等。”  

  “你还要问什么羊蹄甲的事?我不知道啦!”  

  “我只是要将这片叶子还给你。”  

  “你丢地上好了,反正我们每天傍晚都会来扫。”姚知雨从不知道自己是这般没耐心的人。  

  实在是这男人……太容易教人不安心。  

  虽然他脸上始终挂著好看的微笑,但那犀利又慑人的目光,像是在探索她什么似的,很难不让她心存警戒。  

  “拿回去吧!它见证我们认识,值得留作纪念。”  

  “要纪念,你不会自己留著?”一片叶子,没两天就枯掉了,还见证什么?!  

  这男人真是无聊透顶!搭讪的手法怪到令她叹为观止。  

  姚知雨的坏脾气持续翻涌上来,见那人不以为忤的笑,她惊觉自己绝对不能再跟这男人耗下去,他跟以前任何一位向她搭讪过的登徒子都不一样,他……太特殊了!特殊到令她不知所措。  

  这种莫名的心慌,教姚知雨不顾他的眼光还紧紧锁住她,飞快转身,头也不回的疾速逃离。  

  傅耿轩依然笑容满面,没有再阻止她,只是望著她长发甩动的模样,他竟然觉得心里一阵荡漾。  

  这个姚知雨跟他想像中完全不同,看她从头到尾一脸孤傲与防备,冷漠又难以亲近,教他不对她产生好奇和兴趣都难。  

  一股想挑战她、征服她的念头油然而生。不过,这念头倒也一闪即逝,毕竟两人才见一次面,什么都看不准,他还是边走边瞧,等进一步认识后再说吧!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