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真是好个喜马拉雅山上的猴子!好个到处乱跑、乱跳、又乱叫的羊咩咩……  

  姚知雨清扫著工作室前的羊蹄甲落叶,落叶随著扫帚挥动而翻滚的窥宁声音,就像她心里不断犯著的嘀咕一般,愈整理却愈是心烦意乱。  

  她从来没有为一个男人如此心浮气躁过,况且还是个几乎陌生的男人!  

  连续一个多星期,姚知雨果然如博耿轩所料,他的身影动不动就窜入她脑海,肆无忌惮地张狂著,让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小知雨老师,停水了耶!”  

  大只鱼李芝瑜胖手抓著长水管,一如往常想将工作室前的路面用水喷洒一下,以减少飞沙走尘及降温,没想到水龙头一扭开,只空转低吼了几声却没流出半滴水来。  

  “怎么没通知就停水?”姚知雨有些失神地提起畚箕将垃圾倒进垃圾桶,又望了望左右邻居,果然许多正要用水的人都在为无预警的停水而抱怨。  

  “这样不能洒水了。”李芝瑜放下水管,双手在围裙上抹了抹。“不但没办法洒水,连手都没得洗。”  

  幸好小朋友都已经下课回家,今天晚上也没课,否则就真的麻烦了。  

  “不知道水什么时候来?”姚知雨垂眼望著自己因打扫而弄脏的手心,心里突然一阵厌烦。  

  夏末傍晚,稍嫌黏腻且夹杂风沙的空气仍令人发闷,加上没水洗手……她光想就觉得恶心。  

  “不管了,晚上我妈帮我安排相亲,我要先回家啰!”李芝瑜笑嘻嘻地回工作室整理,没几分钟,人已骑上轮胎快被她的吨位给压扁的轻型机车离去。  

  这些天老板秦高兴正好出国,姚知雨负责开关门,所以每天都是最后一个下班,固然平常她并不会急著走,但因为停水的关系,她简直归心似箭。  

  “姚小姐,晚上我请你吃饭、看电影好吗?”秦高兴的弟弟秦志兴带著一脸轻浮的笑,迎面走来,挡住姚知雨的去路。  

  “没空。”冷冷一声,姚知雨立即越过秦志兴,低头急急往前走。  

  她知道秦志兴是个整天游手好闲又性嗜赌博的男人,理会他,就等于是为自己找麻烦。  

  “姚小姐,别这样嘛!一起吃吃饭、看个电影、聊聊天又不会怎么样,你在怕什么咧?”秦志兴不死心地跟上去。  

  姚知雨不吭声,也不肯瞧他一眼,只一个劲儿的疾走。  

  “姚小姐,你干嘛走那么快?跟我玩玩又不会死……”他追得更紧,说的话也愈来愈没品。  

  “你走开!”姚知雨声色俱厉地朝他吼道。  

  “别这么凶嘛!我诚心诚意要请你吃饭,你干嘛对我那么凶?”秦志兴往前跨一大步,完全挡在她面前。  

  见状,姚知雨更加警戒,这个秦志兴八成是因为他哥哥出国,不能盯著他,他就胆大妄为起来了。面对这种死缠烂打又有理说不清的人,姚知雨也不管他是她老板的弟弟或什么大人物,总之自保为先。  

  “跟我走啦!姚小姐,我们也算是熟人了,你不要怕嘛!”秦志兴脸上露出色欲薰心的猥琐笑容。  

  他一步步逼近,姚知雨一步步后退。她默默打开包包,悄悄摸索著一瓶鲜少派上用场的催泪瓦斯。  

  “走开!”当姚知雨握到包包里的一管口红式的催泪瓦斯时,秦志兴正巧欺身上来,她怒斥一声且毫不迟疑地将催泪瓦斯举在他面前,食指一按,想狠狠喷他一顿,但是……瓶口喷头没有弹力,根本按不下去。  

  “姚小姐,你拿口红做什么?”秦志兴大笑起来,一双粗黑的手已朝她的肩上攀来。  

  “走开!走开!”姚知雨没料到自己会在紧要关头失手,情急之下,她将那管催泪瓦斯用力掷到秦志兴的脸上,转身就跑。  

  但倒楣事接二连三发生,她转身欲跑之际,竟一脚跺进路旁沟盖没盖好的排水沟,整个人跌坐在沟旁。  

  “我拉你起来……”秦志兴邪笑著,还想当英雄来营救因他的骚扰而不慎踩进沟里的美人。  

  “你走开!不要靠近我──”姚知雨一脚陷在污水沟里还没来得及拔出来,一双手胡乱挥动,抵死绝不让秦志兴碰到她一丝一毫。  

  “姚小姐,你别不知好歹,我是好心要救你耶!”秦志兴被姚知雨狠打了好几下,还是不肯放弃一亲芳泽的骚扰行为,硬是将狼爪往她身子探去。  

  “你走开!”她才不要他救,她不要──  

  “你才不知好歹!”忽地,一道年轻男子浑厚的咒骂嗓音传来,外加一记揍殴声,秦志兴便应声而倒,在地上蠕动。  

  “你是谁?竟敢打我!”秦志兴在剧痛中仍不甘心的呛声。  

  “就打你这个恶棍!”傅耿轩长腿一举,狠踹他一脚。  

  “你!”秦志兴抚著臀部哀号。  

  半晌,当他看清来人是个高大魁梧的男子时,心知毫无反击机会,也没胆再与之对抗,立即拔腿就逃。  

  “羊蹄甲先生?!”姚知雨两眼瞪得又圆又大,再度在出糗的情况下遇到他,她同时又气又窘。  

  “再叫我羊蹄甲先生,我就不帮你离开这条臭水沟。”傅耿轩双臂环胸,居高临下的笑睨她。  

  “谁要你来帮忙?不必!”姚知雨强悍的回嘴,使力想抽出陷在污泥中的脚,却怎么也动弹不得,徒落得一脸尴尬。  

  “还是我来吧!”见她性情如此倔强,本打算袖手旁观的傅耿轩,却又在她一脸困窘下,逐渐心软。  

  他轻叹一口气,还是蹲下身,决定出手拉她一把。  

  “我说了不要你……”拉!话没说完,他的大手掌已经握住她的小腿。  

  “要,我要……拉!”傅耿轩说得暧昧,惹得姚知雨颊面发热,目光不敢再迎向他。  

  一只大手与一只小脚共同努力往上拔,终于将姚知雨的脚从厚泥里拔了出来。可不幸的是她的鞋子仍卡在泥里,而她也因使力不当,整个人往后仰倒,摔进他宽大厚实的怀里。  

  “小心。”傅耿轩稳稳扶住她的双肩,却也因她倾倒的冲击力而跌坐于地,而她就狠狠坐在他腿上。  

  “脏死了!脏死了啦!”望著比扫完地没洗手还要脏上一百倍的脚丫子,姚知雨简直快崩溃。  

  肮脏是她的罩门,尤其面对最高程度的脏污,一向冷静的她就会歇斯底里的抓狂乱叫。  

  “你冷静一点!”  

  傅耿轩对她的了解并不深,但在前两次见面交谈中,他以为她应该就是个冷调性、就算天塌下来也无动于衷的女人,可如今瞧她不顾形象的尖叫,令他相当错愕,但因为他们还处于生疏阶段,所以他也只能勉强且生涩的劝慰一句。  

  “好脏啊──”姚知雨抱头哭吼。  

  刚才她在工作室没水可以洗手就已经觉得很痛苦了,现下脚丫子被黑泥裹住,活像穿了只黑袜子,如果不能立刻冲净,她宁可剁了它,剁了它!  

  “你不要再乱叫了,我车上有矿泉水,我去拿,你等著!”  

  固然四周没什么人车经过,但是傅耿轩觉得她这样叫实在有失优雅,只得想办法制止她的失控。  

  “真的吗?你快点去拿,快点去!”姚知雨回头仰望他,一手直推著他,完全忘记他是个惹她厌烦的男人。  

  “你坐好,我要站起来了。”轻轻松开她的肩膀,他将她缓放在地面上坐好,随后往几步外的车里取水。  

  望著他高大的身影,姚知雨才惊觉自己刚刚一直坐在他的怀里,被他的大掌紧紧扶著向来不许人碰触的身子。  

  肩头还清楚留有他的力道,她的心口掠过几道缓慢却清晰的波纹……幸好遇见他,不然她不知会有什么不堪的下场?  

  哪怕此际脚脏得像踩过猪粪,但可以逃过秦志兴的骚扰,何尝不是件值得庆幸的好事?虽然她跟傅耿轩不熟,而且他很自大惹人厌,但至少他不恶心,更何况他正好有矿泉水可帮她清洗这只脏脚!  

  幸好遇见他……  

  姚知雨二度在心里以幸好两个字,来为自己此刻见到他的心情下了注解。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