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赤脚走在马路上的确不好受,除了痛之外,最令姚知雨恐惧的是脏,因此她一回到住处便立即冲入浴室洗个痛快。  

  待她浑身清爽舒适地窝在沙发上休息时,已经过了正常的晚餐时间。  

  经过刚才踩入水沟的一阵折腾,她懒得再出门,于是准备随便煮几颗冷冻水饺打发晚餐。  

  就在她起身之际,门铃响了,少有访客的她,不禁对著门板怔愣了一下。  

  该不会又是那个秦志兴不死心,找上门来吧?想起以前他曾有次喝醉酒,竟然跑来闹她的不愉快经验,她的警觉性立刻提高。  

  如果真是秦志兴那恶徒,那她不但不会开门,还会立即报警,她慢慢将门旁的对讲机萤幕打开──一张俊朗阳光的脸庞跃入眼帘,吓了她一跳!  

  来者不是秦志兴,可也不是受她欢迎的人物。  

  傅耿轩怎么知道她住这里?嗯……其形迹可疑、其心难测,她得小心应付。  

  “姚知雨,我知道你一定正在看著我,快开门吧!”  

  “你怎么知道我住这里?你来做什么?”这人的可怖程度直逼秦志兴,她戒心深重,望著他自信的微笑,心里直发毛。  

  “我一路跟著你回家的。”随意扯个小谎,博耿轩的态度倒是温和。  

  不可否认,下午他曾被她气到想直接回台北,但从她宁可忍痛、忍脏,赤脚走回家也坚不让他送的强悍情形看来,他知道自己不能这样一走了之,他必须想其他方法来接近她。哪怕他一开始真的很恼怒,但一、两个钟头过去了,他的暴躁情绪也消化得差不多,他决心不再跟她计较。  

  现在流行一句话:凡事以和为贵。他是该化暴戾为祥和,来个怀柔政策,卸下她的防备再伺机而动。  

  咦?!说得好像他要干什么坏事似的……总之,他要先放下身段,再来进行他的“驯悍计”。  

  “你跟踪我?!你到底想怎样?”  

  “开了门我再告诉你我想怎样。”  

  “我不可能放陌生人进我屋子。”  

  “放?”他又不是狗……“你明明已经认识我,多少知道我不是坏人,为什么还要这样拒我于千里之外?”  

  若真距离千里还好,难堪的是他与她明明只是一门之隔,他却投“宿”无门。  

  “认识不代表我就该让你进来。”  

  “姚知雨,你不用胡思乱想,也别再跟我斗嘴了。我替你买了晚餐,你瞧我手里拿著什么?”傅耿轩将手里的纸袋提高,表明诚意。  

  “没事对我好,更可疑。”搞不好他在食物里下毒……姚知雨依然不肯领情。  

  “我有心对你好,你不接受太令人心寒了!”  

  我有心对你好?  

  轻轻一句话却重重敲在姚知雨的心坎上,她谨守的防卫线瞬时下降几分。  

  切记遇到有心有缘的男人,一定要好好把握。  

  想起姑妈的叮咛,望著监视镜头下他那微笑的俊颜,她的意志开始动摇了。  

  也许她不该再如此冷漠,再怎么说她总是欠他一声道谢,如果等会儿气氛不太糟,他又没做什么坏事或说不得体的话惹怒她,她是该好好跟他道谢一番的。  

  毕竟要一个大男人当街帮一个濒临崩溃嚎叫的女人洗脚,并不是件平常且容易的事。  

  既然心怀感谢,她就不该在他带著善意找上门来时,还执意拒绝。  

  “我……开门。”她关掉对讲萤幕,随即开门迎客。  

  “好严格的门禁。”傅耿轩虽是和颜悦色,可一入门仍忍不住揶揄她。  

  姚知雨没回嘴,只是指了张椅子示意他坐。  

  “嘉义火鸡肉饭远近驰名,我特地去买的,快趁热吃。”他将一个大纸袋交给姚知雨。  

  “谢谢。”她淡淡道了声谢,将装有菜肴的餐盒一一拿出。“买这么多,该不会你也还没吃?”  

  “嗯,我特地买来跟你一起吃的。”  

  “你还真……有心。”他是真有诚心,抑或心机深沉,界定常常模糊难辨,可此刻姚知雨从他的眼神里探见一抹幽柔的光芒,她宁可相信那是令她安心的力量。  

  傅耿轩或许是无聊的男人,但他并不是坏人。  

  他的表现让她觉得如此,她这样告诉自己。  

  “你说对了,没心我是不会来的。”  

  “就不知你安什么心。”  

  “知雨,我不知道你曾被多少男人搭讪而让你对男人戒心如此重,但是我要跟你说,不要怕我,因为我不一样。”  

  不一样?姚知雨一愣。  

  是的,他很不一样……因为她几乎不曾理会过跟她搭讪的男人,更从没让任何男人进屋来,而他是第一个,当然不一样。  

  “你说你不一样,是哪里不一样?难道你不是因为我长得漂亮,才引起你的兴趣吗?如果是,那你跟其他人也没什么不一样。”男人是视觉的动物,第一个好奇心总是被美丽的事物所引起,她不认为傅耿轩能跳脱男人的天性。  

  “你漂亮是事实,但那不是我想认识你、接近你的主因。”  

  “那么,是为什么?”  

  “你很冷漠,而我……看不惯你的冷漠。”傅耿轩的眸光对上了她的。  

  扣除她是他必须奉父母之命娶回家当老婆的贵人之外,她的冰冷与不近人情,才是他决定接近她的最重要原因。  

  “我冷不冷漠根本不关你的事。”仅仅一秒,姚知雨避开了他慑人而让她心跳不稳的凝视。  

  这男人,或许张狂且自以为是,却不可否认他的确极具男性魅力。  

  如果有女人主动投怀送抱倒追他,想必一点也不稀奇吧?  

  姚知雨的视线第一次在他脸上逗留那么久,久到她几乎忘了他是个不速之客,她根本不欢迎他,她只是基于一丁点的道德良心才放他进门。  

  “冷漠的女人会让男人兴起想征服的念头。”他抿唇一笑,明示自己的心意。  

  “你的意思是说,你想征服我?”就说他是无聊的男人吧!  

  姚知雨不觉冷笑出声,原本定在他眸子的视线立即移开,不层再与之对望。  

  “想。”他坦承不讳,视线主动追随著她的眼光。  

  “算了吧!我是不玩游戏的,你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瞧他毫不隐瞒,姚知雨又是一声冷笑。  

  “我也不玩的,而且我时间紧迫……”话说一半,傅耿轩不动声色的住嘴。  

  “你说什么?”  

  “没事,我只是想在最短的时间内追到你,让你爱上我。”他欠了欠身,说出重点之后,举箸吃饭。  

  “你……”这男人说了那么严肃的话,接下来的动作竟然是吃饭?!  

  他的食量之大与食欲之好,她领教过,瞧他现在又吃得神色愉快,她竟感到不好意思打扰。  

  “不如我们吃饱再说?”傅耿轩望她一眼,好心夹菜到她的餐盒里。  

  “一定要吃饱才能再说?”接触到他对吃饭发出强烈渴望与需求的魔幻眼神,姚知雨愣愣地有点失魂。  

  “当我吃东西时,谁都别想让我放弃我手里的食物,而认识你之后,谁也阻止不了我的事则多了一样,那就是──我要你。”见她困惑,傅耿轩笑了笑,异常慎重又认真的解释。  

  “傅耿轩!”  

  他把“我要你”三个字说得那么清楚又那么暧昧,这是真心告白,还是言语性骚扰?姚知雨迷糊了,也吓到了。  

  “我就在你身边,你小声一点喊我,我听得到的。”  

  “你刚才说你要……”她呐呐地说不出那句刚才他轻易蹦出口的煽情话语。  

  “我要你。”他好心的帮忙接词。  

  “对,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要你,想爱你,想跟你在一起的意思。”  

  “你好恶心!”  

  “爱情不就是这样吗?”  

  “谁跟你有爱情?!你吃饱了顺便把垃圾打包,然后快滚吧!”  

  别怪她秀秀气气的却出言不逊,谁教她一时失察,让这无聊男人进了屋。后悔莫及,只好开口赶人。  

  “要走我们一起走。吃完饭我们去喝珍珠奶茶,换你请客,你若不答应就是根本想白吃白喝我一顿,还有,别忘了你还欠我一句谢谢,我可是帮你洗脚丫子的大功臣。”  

  一番话堵得姚知雨哑口无言,只能用那双大眼瞪他,但不具恐吓作用的瞪了老半天,也只有乖乖吃著这顿佐以男人刻意洒下暧昧情愫的晚餐。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