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有件事,我们打个商量。”喝完珍珠奶茶,傅耿轩不但不离开,还硬跟回姚知雨家。  

  “商量?你又要吃什么?你自己去吃,我不奉陪了!”不都吃撑了吗?这家伙的胃难不成是个无底洞?  

  500CC珍珠奶茶他喝了两杯还不够,连她剩下的半杯也都“粒粒皆可贵”,毫不浪费的进了他的胃,如果他还敢提议吃消夜,她绝对去买“欧罗肥”来喂他!  

  “现在不是吃的问题。”  

  “你总算像个正常人。”姚知雨冷哼。  

  “可是吃饱了应该睡觉,而我没地方睡。”没地方睡是他追妻用的借口,段予书的家门可是为他傅大少爷敞开。  

  “你如果不是长得人模人样,我真会以为你是猪公转世。”吃饱就要睡,睡饱就要吃,那是小婴儿的专利,他在跟小婴儿争什么?  

  “我要跟你借住一晚。”  

  “借住?!你说什么天方夜谭?”  

  “如果代价是说床边故事给你听,我OK。”  

  “你OK,我不OK!傅耿轩,我要送客了,你慢走。”  

  开什么美国玩笑!陪他吃、陪他喝,还留他过夜?这种事如果她姚知雨做得出来,那她多年来防色狼防得密不透风,不就变成是一场天大笑话吗?  

  她和他才见过几次面,两人根本不熟,就像初长的青梅,又生又涩!他肖想留宿,当她这儿是想来就来的民宿吗?  

  “我在你床下打地铺就好,不会占你床位的,你放心。”  

  “我不可能放心的!”一个才刚刚对她说过“我要你”的男人,说有多危险就有多危险。  

  天晓得这大胃王会不会半夜饥渴,就把她给吞了?!  

  孤男寡女,太有想像空间了。不行!她绝不许任何男盗女娼事件发生……呃,说得过火了,总之,她不留他过夜,绝不!  

  “你是心有杂念才会不放心,但我坦荡荡的只求睡个安稳。”在追到手之前,不论什么冠冕堂皇的话他都说得出口,反正,傅耿轩打定主意赖在她屋里了。  

  “你朋友段先生就住在巷子的另一头,你找他去。”  

  “我跟他不太热,不好意思再去叨扰。”傅耿轩故意撇清。  

  “我们就熟吗?”  

  “至少我替你洗过脚,要是我没有心想跟你熟悉,我还真做不来。”  

  “不准你再提洗脚的事!”  

  “也是啦!洗那只又脏又臭的脚也不是什么天大的恩惠啦!是我活该,帮忙人又搓又洗,还连提都不能提。”没半句责骂,却字字击中姚知雨的良心。  

  “洗脚的事我刚才已经谢过你了,你能不能不要一再挂在嘴边讨人情!”  

  “我没有讨人情,我是在……博取你的同情。”他满嘴胡言乱语,如果死后,真可能会下十八层地狱了!  

  “你……少来!”一见他炯炯的目光霎时间黯淡,沉沉诉说他的疲惫与无奈,姚知雨在斥喝之后,强硬的心却开始软化。  

  她从来没有这样窝囊过,无波的心更从来不为男人激荡。  

  可他,现在却紧揪住她为他而柔软的心肠,她引以为傲的坚实防卫壁垒竟一寸寸剥落崩塌,怎么办……她好懊恼。  

  “你慢慢考虑,浴室先借我冲个澡,水费我照缴。”傅耿轩像个熟朋友般的拍拍她的肩膀,不待她反应便迳自洗澡去。  

  “喂!”她抗议地追在他后头,随著他关上浴室的门,哗啦啦的水声立即冲下来阻绝她的声音。  

  姚知雨一阵恍惚,呆呆地转身将背贴在门旁,听著那充满撞击力的水瀑声,她的脑海竟然浮现一些不曾有过的旖旎画面,教她瞬时面红耳赤。  

  难道她真要让自己变成一场天大笑话?  

  她无法想像这屋子里飘动著男人阳刚的味道,却又莫名其妙地渴望被他那惑人的气息包围。  

  完了!他自在地跟风一样,说来就来,说不走就不走,那多变的眼神又教她心海狂浪不断,迷失了向来自持的方向,思绪摆荡著,不知往哪儿去。  

  “你不想走,就留下来吧!”不知什么时候,她听见自己那样说。  

  ***  

  自此,姚知雨的屋里每逢星期假日就会多出一位远来投靠的大食客。  

  而这位大食客要求愈来愈多,不但从客气的打地铺借宿一晚,一变成为常住客,这下连专属床位都敢开口要求。  

  “喂,打个商量,冬天好冷,我可不可以不要再打地铺?”  

  “好啊!睡沙发是比较温暖。”  

  “你认为你那张两入座的沙发容纳得了我?”  

  博耿轩哀怨地瞟她一眼,真怀疑这女人是哪里不对劲,每次都对他好冷漠。而他更怀疑自己是哪里出了毛病,竟然与她同处一室睡上下铺这么久,什么“好事”都没发生过。  

  明明多次被她无意间散发的风情惹得心痒难耐,却总是坚持以尊重为先,默默按捺住自己的冲动。  

  说来也许没人会相信,两人假日“同居”的生活接触机会何其多,但他们却连一个情人间最简单平凡的亲吻都没有。  

  “不然你想怎样?”她的语气平淡,眼神却柔和。  

  这阵子以来,姚知雨被他拉著到处追寻美食,每每看著他的好食量、好睡相,谈话也总能引起她的兴趣,她已经习惯他的出现,甚至喜欢他的存在。  

  是他的存在让她体会到何谓安全感,有他睡在床下的夜晚,她睡得特别酣熟。  

  一向以为自己很独立,所谓伴侣就是“绊”侣,跟在身边绕只会碍手碍脚又碍眼,可直到真正屋里有个男人在走动,他健康有力的均匀呼吸声及朗朗笑语,像在传达一种名为幸福的讯息。她终于在心底暗自承认,她喜欢这种感觉。  

  “我想你分我一半床。”  

  “你会不会太霸道?”  

  “我觉得刚刚好。”  

  “不行,这样很奇怪。”几个月来,她睡床上,他紧邻著她的床打地铺,这已经够暧昧了,若再允他上来分一半床位、共盖一条被,那她到底还要不要见人啊?!  

  “是因为……我们没有发生过干柴烈火的关系,所以不能睡在一起?”傅耿轩眼睛一亮,觉得事情大有转机。  

  “你干嘛这样讲?!”他的说法吓坏她了,这家伙就不能含蓄一点喔?  

  “知雨,你想的话可以跟我讲嘛!我乐意之……”他的“至”字还没讲完整,砰地一声!头已被她手中的杂志硬敲了一记。  

  “你如果再说这些无耻的话,我就不让你来住了。”姚知雨三分气怒、七分威胁。  

  “我哪里无耻?要真无耻,早就跳上你的床了。你哪次睡觉不是嗯嗯啊啊惹得我心浮气躁,我都没抗议了,你还说我无耻?”他非但不无耻,还几乎君子得丢尽天下男人的脸了!  

  美色当前,问世间有多少男人能忍得住非礼勿视、非礼勿动?  

  是他被恶梦里的她给吓得心灵残留阴影,若说这叫惧内……好吧!虽然他不想承认,却偏偏是残酷的事实。  

  “谁睡觉嗯嗯啊啊!你别乱说!”姚知雨白嫩的脸蛋立时通红,这男人讲话真的很不婉转,她羞怒交加,手中握著的杂志又打过去。  

  “姚知雨,你是我命中的……”傅耿轩攫住那只细瘦的手腕,杂志掉落在地。  

  冲动的情绪蛰伏在他心口,老天!他要如何解释她是他命定的贵人老婆?  

  他自己都不尽然相信这个论调,又怎么去取信于她、说服她?  

  几番踟蹰,他终是吞下这个秘密。  

  “命中的什么?”克星?想想也是,她是曾惹了许多麻烦而殃及到他。  

  “其实,你早晚都会是我的人,这点我希望你记住。”傅耿轩的语气骤降,脑中却陡然冒出一团疑问。  

  他说她早晚都会是他的人……  

  那么,他到底爱不爱她?  

  他口口声声说要驯服她、让她爱上他,可照目前情况看来,她总是高高在上,而处于下风的始终是他。  

  他究竟是怕死才强迫自己来迁就她的一切?还是他真喜欢她这样的女人?  

  这么冷情、无趣、不苟言笑又有点暴力倾向,每每使他黯然神伤、倍感挫败与打击的女人,真是他要共度一生的伴?  

  她的缺点那么多,他会不会太委屈了?也许娶了她,他更将因为不堪凌虐而益发短命?  

  他尚且在一堆问号里鬼打墙,那女人犹自说著。  

  “傅耿轩,你少自说自话,反正以后你要来就来,不来我也无所谓,但是分一半床给你,我做不到。”  

  “你真不可爱!”他恶狠狠骂了一句,男性自尊显然绷到极限。  

  瞧她那副又跩又冷傲的嘴脸,傅耿轩真想一巴掌给她刮过去,可是她那么美,孤冷的气质又无端性感媚人,他哪打得下手,他宁可……  

  吻她!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