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你竟敢抱我、吻我!”姚知雨两眼喷出怒火,却被他钳制在怀里动弹不得,无法用肢体表达她的愤怒与不平。  

  他的狐狸尾巴可露出来了!这个掠夺的吻,让她彻底确定自己是引狼入室,博耿轩守规矩守了那么久,等的一定就是这一刻!  

  “为什么不敢?”他笑望怀里的佳人,为她因激动而飞上颊边的绯红而惊艳。  

  当个七情六欲的凡夫俗子比当圣人君子快乐得多,他早该让自己肆情放纵些。  

  品尝到姚知雨的甜美,爱情的感觉终于落实了一些。傅耿轩沉闷的心情此际已化作轻盈的七彩泡泡,越过满街盛开的梦幻羊蹄甲花,飘往幸福的方向。  

  “你!”她气恼的瞪著他。  

  “知雨,嫁给我,我很喜欢跟你在一起。”将她的身子收得更紧,他的眼神定在她晶灿闪烁的眸里。  

  “什、什么?!”一个吻就让他开口求婚,他的标准到底在哪里?  

  吻之前是普通朋友,睡同房也没关系;吻之后他和她又算是什么关系,他也不说个明白,就自私猴急的要她嫁给他?他为什么总是让人措手不及?  

  又为什么他总是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丝毫不考虑她的感受?  

  莫名其妙被他抱得死紧,又吻得死去活来,她还没来得及整理紊乱的情绪,他就又石破天惊来上求婚这一招,教她防不胜防,也忍无可忍。  

  “也许你觉得奇怪,也许你觉得太快,但是知雨,我已经决定一辈子要跟你在一起。”  

  “那是你的决定,不是我的。”  

  “我会给你时间,虽然我已经愈来愈不确定时间是否足够,可是我不在意。”  

  “什么时间够不够?你在说什么?”姚知雨蹙起眉心,随著他令人费解的言语,她已经忘记自己仍被他紧紧抱住,也忘了挣脱。  

  “那不重要,我反倒在意我博耿轩在你心目中有多少分量,你把我放在什么位置?”  

  “我当你是朋友,可是今天你突然强吻我,所以我必须对你重新评估。”  

  “那我有个要求。”  

  “哪有人脸皮像你厚成这样!”姚知雨用力捏他的脸颊。“什么要求?”  

  “你要重新评估我可以,但请往深一点的方向评估,你会发现我应该还满值得爱的。”  

  “不要说了,烦死了!”  

  “你就不能对我有耐心一点?”傅耿轩恼火地推开她的身子,可放在她双臂上的手却舍不得放下,迟疑了几秒,终是用力将她重新扯回怀中。  

  “你……在难过?”不解他将她推开又拉回的动作是什么意思,可凝视他的眼眸,她却能感受到他似乎被一股急躁又无奈的情绪折腾著?  

  他的求婚是真心的?他……因为她的拒绝而难受?  

  在他温热的鼻息之下,姚知雨脑中一片混乱。  

  “你的床分我一半,我会好过一点。”他俯首将脸埋进她的颈窝磨蹭,像个骄纵讨糖吃的小孩。  

  “算了,分你一半吧!”算他厉害,算他行。  

  她再也不忍拒绝此刻将她温柔抱在怀里的男人,不自禁的贪恋了这份柔情。  

  即便他刚才的吻野蛮霸道得教人火大,而被蹂躏的她则惊骇地失了魂,但,她都不介意了。  

  初次的拥抱,她牢牢记住那胸膛的温暖。  

  初次的亲吻,她会尽可能忘记那是在猝不及防下被抢夺的。  

  而抢吻的男人──她其实是有那么点喜欢的。  

  因为他不一样,不是吗?  

  ***  

  时光流转,又是黄花羊蹄甲盛开的时节,傅耿轩思念著它们的媚与艳,更期待与姚知雨每周一次的相会。  

  “妈,我出门了。”这天傍晚他向母亲告辞后,就要南下。  

  “等等!儿子,你每个星期都去嘉义,你到底是真的跟姚知雨在一起,还是在搞什么把戏,怎么都没听见好消息?”杨馨忍不住将他拉回来质问。  

  “当然是跟她在一起,我每次都住她那里,你不是知道吗?”  

  “那你跟她说明白了没有?她的态度如何?”  

  “我什么都还没跟她说。”第一天没说,接下来就愈来愈难说出口。  

  他现在十分后悔当初没有一开始就说破,如今想说,一方面是害怕,一方面是担心,依姚知雨难以掌控又高傲的个性,她的反应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  

  他和她的相处渐入佳境,他不愿破坏目前两人的和谐关系。  

  也许什么都不要说,让秘密永远是秘密,他只要在“大限”之前将她娶回家,就当是爱情成熟,结婚便是水到渠成,一切再自然不过。他既能娶得美人归,又能延年益寿,不但他开心,父母又能放心,可说是皆大欢喜。  

  只是,不管他的计画看来多么天衣无缝,他却隐约预见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怎么不说?你的生日一天一天逼近,你不急,我们可急得快疯掉,你到底要拖到什么时候才说呀?”杨馨一脸焦急。  

  “妈,你不了解知雨,她没你想像中的那么温柔、好说话。”  

  “她有那么难搞?不如我去求她?”为了儿子,就算要杨馨下跪去求姚知雨,她也愿意。  

  “妈,你千万别插手,我自己能应付。”母亲出面只会让事情变得更复杂,博耿轩宁愿独自解决。不管接下来是要继续瞒下去,还是坦白告知,接受姚知雨的审判,他都会在仔细考虑后再行动。  

  “嗯。”杨馨面无表情淡哼了一声,敷衍儿子。  

  这事非同小可,她怎么可能袖手不管?从他九岁起,她就提心吊胆到现在,如今眼看儿子“大限”一日日逼近,她绝不能再任由他浪费时光。  

  爱子心切的她,一定要选个适当时机挺身而出,她要让儿子知道事情没他想像得那么复杂。  

  ***  

  高兴儿童美术工作室  

  “小知雨老师,你的男朋友又来接你下班了耶!”  

  “小知雨老师,你的男朋友很帅耶!”  

  “可是小知雨老师的男朋友很色喔!”  

  “你怎么知道他很色?”  

  “当然知道啊!每次他一看见小知雨老师,就一直亲、一直亲耶!”  

  “嗯!一直亲一直亲?恶心死了。”  

  几个还在慢吞吞收拾绘图工具的小朋友,透过玻璃门就看见每周固定会出现在羊蹄甲树下的挺拔身影,立即七嘴八舌起来。  

  “喂!小朋友,你们在讲什么呀?爸爸、妈妈都来了,你们还不快走,别再拖拖拉拉的。”姚知雨半威严、半柔性的催促著小朋友下课,也好替自己圆场。  

  这些小朋友热爱八卦,待会儿她得好好跟傅耿轩谈一谈,要他行为端庄点,别再教坏小孩子。  

  “今天多等了五分钟。”傅耿轩一见姚知雨朝走近,习惯动作便是抱住她,然后在她背后举起手腕看表。  

  “五分钟可以让小朋友聊很多八卦。”姚知雨将他的双臂格开,似笑非笑。  

  “怎么了?”已经习惯的拥抱突然被她推开拒绝,让他不觉蹙起眉,面露不解与不悦。  

  “小朋友说你很色。”  

  “我要抓那些小孩子来毒打一顿,我哪里很色?!”  

  “这、这、这,还有这里。”姚知雨顺著他的脑袋,眼睛、嘴唇、心口,一路指下来。  

  “是喔!我还真的是从头色到脚……”其实他最强、最猛、最重要的一招还没使出来哩!好色的程度还没到达巅峰呢!  

  “小朋友的话往往是最真实的。”  

  “我是男人,色也正常,何况我是你男朋友。”傅耿轩才不管小朋友说什么,他要忠于自己男性本色。“来吧!知雨,我要亲一个。”  

  “男朋友是你说的,我可……”话没说完,她的唇就被他袭上的嘴给覆盖了!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