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你已经默许,也默认我了,不是吗?你愈来愈喜欢跟我在一起,不是我的错觉吧?”抵著她的唇,他低语。积极捍卫自己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男朋友是他自己封的没错,可她也没表示抗议,而且是她不答应他的求婚,不然他早就是她的丈夫了,当丈夫比当男朋友的权限和福利更多呢!  

  他已经不再回想当初他是多反对、多抗拒这个名叫姚知雨的女人的存在,也不再计较自己曾夸口要驯服她,结果反倒是被她给驯服的窘态。  

  总之,就像狐狸对小王子说的,驯服就是建构关系,傅耿轩自认这么久以来,他与姚知雨已明显的建构出爱情关系,往后他更要一直不断地加深这样的关系。  

  在爱情之下,无论甜蜜也好、思念也罢、牵肠挂肚也没关系,只要是来自于她的,他都喜欢。  

  他对这个尚未到手的贵人老婆,是铁了心,爱死了也不放手。  

  “是是是,我喜欢跟你在一起。”姚知雨连声附和,在他黏腻的吻里笑了。  

  和他在一起久了,她笑的次数变多,回馒也愈来愈大方,她已经懂得如何回应他的热情。纵使甜言蜜语她不在行,但她的内心比她的外表来得柔软,感受也比冰冷的眼神来得更温热。  

  她并非麻木不仁,她只是需要她喜欢的男人多一点耐心和等候,只要时间点对了,她就会是个百依百顺、绕指柔的小女人。  

  “认识你这么久,这棵羊蹄甲树花开又花谢,你终于说了句好听的话。”傅耿轩抬起头,凝望她在月光下粉红嫣然的脸庞,笑得好开怀。  

  姚知雨笑而未语,主动牵起他的手,一同往回家的路上走。  

  “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会答应嫁给我,不过,有你刚刚那句话,我想就算我没娶到你,我死……也不后悔爱上你。”本想说死也瞑目,但幸而及时煞车,没说出不吉利的话。  

  “干嘛忽然变得这么严肃?”姚知雨的柔荑摸了下他的脸,本来还在笑,现在却在接收到他怪异的眼神时沉默。  

  “知雨,我有件事……”就在傅耿轩提起勇气,想要坦白心中秘密之际,一位穿著朴素的中年妇女正巧迎面走近,阻扰了他。  

  “知雨。”姚姑妈是个脸上时时堆著笑容的人,但在撞见自己疼爱有加的侄女与男人在街上举止亲密之后,脸色也不觉地严肃。  

  “姑妈,你怎么来了!”姚知雨难掩惊喜,随即松开傅耿轩的手,迎上姑妈。  

  “我想来看看你,本来打算先去你住的那边等,但想想现在差不多是你下班的时间,所以我就直接来了。”姚姑妈简单的解释了一下,眼神有些冷淡的飘向傅耿轩。“知雨,这位先生是?”  

  “姑妈,他是……”姚知雨瞥了傅耿轩一眼,考虑著要不要在姑妈面前承认他就是她男朋友。  

  “姑妈你好,我叫傅耿轩,是知雨的男朋友。”傅耿轩以眼神责备姚知雨,瞧她言语支吾,他干脆主动自我介绍。  

  他从姚知雨口中得知,姚姑妈是抚养、照顾她长大的唯一亲人,也是她生命中最在乎的人,所以傻瓜都知道,他既然爱上姚知雨,自然要努力博得姚姑妈的好感和认同。  

  “你说你叫什么名字?”姚姑妈心口微微一震,要求他再说一次。  

  “我叫傅耿轩,忠心耿耿的耿,气宇轩昂的轩,傅耿轩。”鲜少如此仔细介绍自己名字,他才赫然发现自己的名字取得真好。  

  “喂!”一瞧他的表情,就知道这家伙八成又在“羊羊得意”,姚知雨没好气地用手肘撞了撞他。  

  “傅耿轩?”姚姑妈覆念著他的名字,开始认真的打量起他,从上到下,从五官到四肢,无一放过。  

  “对,傅耿轩。”有感于姚姑妈好像对他起了“丈母娘看女婿,愈看愈有趣”的兴致,他趁机多打打知名度,加深她老人家的好印象。  

  “长得真不错,很英俊,体格也很好,长得真好!”姚姑妈有别于刚才初见的不悦,满意的笑容渐渐浮上脸庞,接连称赞他。  

  “对呀,因为我都是喝羊奶长大的。”傅耿轩最爱将他的一表人才,归功于喝羊奶。  

  “你就不能谦虚一点?”他是收了羊奶厂的代言费吗?开口羊奶、闭口羊奶,姚知雨好笑地推了他一下。  

  “你说……你是知雨的男朋友?”姚姑妈审核过傅耿轩的外表之后,终于回到主题。  

  “对!我一向都很照顾她,绝对没有欺负她。”他一笑,铿锵有力的回答,想不自夸都很难过。  

  “是吗?那我怎么从没听知雨提过你?”姚姑妈询问的眼光投向姚知雨,显然持怀疑态度。  

  “姑妈,我……”姚知雨正想解释,就被他抢了白。  

  “姑妈,关于这一点我就要请姑妈好好说说知雨,我又不是隐形人,她有事没事跟人家提提我,又不会少她一块肉。”  

  “傅耿轩!你够了喔!”姚知雨低喝他别再胡言乱语。  

  他是哪根筋不对?  

  第一次跟她姑妈见面就装熟,装熟也就算了,竟然还告起她的状?!  

  “姑妈,我跟你说,事实上我向知雨求过婚……”傅耿轩丢下自己一向黏得很紧的女人,转而亲热的搭著姚姑妈的肩膀就走,俨然她是他的姑妈。  

  那是我的姑妈耶。  

  姚知雨望著那对勾肩搭背、一老一少走在一起的背影,忽然觉得仲夏的夜风有点凄凉。  

  但往另一个方向想,她的嘴角弧度不自觉地甜甜漾了开。  

  其实夜风暖烘烘的,跟她此际的心情一样。  

  ***  

  回到姚知雨住处的一整晚,傅耿轩和姚姑妈简直是一见如故,聊得没完没了,完全忘了姚知雨这位主角的存在。  

  直到将近十二点,姚姑妈像是忽然想起什么大事,起身要走。  

  “聊得都忘了时间,我跟人还有约,得走了。”  

  “姑妈,都这么晚了,你还跟谁有约?”姚知雨这才明白,原来姑妈并不是专程来看她的,而是另有要事。  

  “一个老朋友而已,没什么。”姚姑妈含蓄的笑了笑。  

  “没什么的话,姑妈,你干嘛一脸尴尬?”  

  “哎呀,说没什么就没什么,你别多问了嘛,呵呵呵。”姚姑妈又是一阵诡怪的笑声。  

  “姑妈,你是不是交了男朋友?”姚知雨猜测道。  

  如果是的话,那么她也乐观其成。姚姑妈的青春岁月全都耗在她这个侄女的身上,如同姚姑妈一直心念于她的终身幸福,期待她遇到有心有缘的好男人,但姚知雨最希望看见的,也是姚姑妈能找个良伴携手下半辈子,别再孤孤单单的。  

  “哎呀!不聊了不聊了,我走啦!你们两个一定要好好的在一起,记住喔!”姚姑妈故作没事的朗声说。  

  傅耿轩和姚知雨相视一笑,送她到门外时,姚姑妈突地转身在姚知雨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  

  “姑妈,你……”姚知雨为姑妈的话一愣,想再提问时,姚姑妈已然慈爱地拍拍她的手臂,意味深长地朝傅耿轩微笑后,挥了下手便离去。  

  有心有缘的男人就是他傅耿轩,不会错了!  

  为什么姑妈能这么斩钉截铁的确认?固然她对傅耿轩的感觉愈来愈深,可她必须承认,她不曾将他与姑妈殷殷叮嘱所谓有心有缘的男人联想在一起过。  

  因为姚姑妈的提醒,现在似乎是她该审慎考虑自己与傅耿轩未来的时候了──也就是答应他求婚的契机。  

  “干嘛这样看我?”傅耿轩转头,不意与姚知雨凝视他许久的眼光触个正著,他的心猛地一蹦,为那罕见含情的眼神感到困惑及迷乱。  

  “你能不能告诉我,除了我以外,你有没有其他可以拥抱亲吻,以及同床共枕或更甚于此的人?”既然有心交付自己,那么她要确定自己是他的“唯一”,这是她对他的首项要求。  

  “我想想看。”傅耿轩讶于她会有此一问,忍不住轻吐出一口气。开始怀疑她问这个问题的目的,他决心趁此机会,试探她的底限。  

  “你这是什么态度?还要想想看!”厚!到底有几百个,他还要努力想想才能回答她的问题?!  

  呿,男人就是这样不正经,所以以前她才会提不起兴致谈恋爱!  

  这只臭山羊没事找事,谁不好惹偏来招惹她,惹了她,却又不痛快给个承诺,只会说什么就算死也不后悔爱上她,那算什么?该死!  

  姚知雨为他的反应而愠怒不已,迳自推门进屋,不再理睬那个惹她心烦意乱的男人。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