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傅耿轩飞快地跟著进门,却在好半晌后,才用手指轻敲一进门就拿冷背对著他的姚知雨,慢条斯理地开口。“没有。”  

  “什么东西没有?”这种迟来的回答太没诚意,姚知雨生气的又走离他几步。  

  “没有别的人和你一样能同我拥抱亲吻、同床共枕或更甚于此。”傅耿轩伸手从身后紧紧圈裹住她,将下巴抵在她颈窝处,贴著她的耳朵喃语。  

  “那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回答,还说要想想看?”经过这么久才回覆,其中必有诈,她绝对不会轻易相信,而且不明就里的亲热她也不要。  

  姚知雨扭著身体挣扎著,却只换来他更强劲的钳制。  

  “我只是想看看,你会不会因此而感到烦恼不安。”傅耿轩用力的将她的身子转过来面对自己,强悍的手劲在她柔软的肌肤上留下痕迹,却没有松手的意思。  

  “会又如何?不会又如何?”姚知雨瞅著他,不情愿地问。  

  “会,就表示你在乎我,期待我对你忠实,也就是说,你一定有考虑要答应嫁给我,所以你才会想知道我过去曾有什么样的恋情、交往过什么样的女人,你更担心我现在是脚踏两条船或多条船,甚至忧虑我将来会不会背叛你,对不对?”  

  对她,傅耿轩很少咄咄逼人,但此刻就是看准了女人天生的自私心理,而自己稳操胜券,才敢大胆“犯上”。  

  “这……”他句句命中她的心思,姚知雨却拉不下脸承认。  

  “所以结论是……”傅耿轩低沉嗓音如雷般重重落下。“你已经开始站在妻子的立场要求我、审视我,甚至想掌控我,对不对?”  

  “我……”要命了,她的心眼还真被他看穿!  

  姚知雨脸上迅速刷染上红艳的色泽,耳根不知是因为他吹拂的热气,还是觉得羞赧,也是一片烧红。  

  “别再我我我,只要回答我的分析对不对?”  

  “我……”  

  “还在我?!”傅耿轩提高声调,双臂加深力道,抱紧了她柔软的身躯。而他体内一股名为“情”的火焰,长时间来,已不知烧灼了他几百遍,烧得他快要爆炸了。  

  今晚,她要不好好安抚他,就准备接受一场震撼的火山爆发吧!  

  他会告诉她,男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不能一再没人性的忽略及压抑他。  

  “对、对……对啦!”姚知雨心一横,认了!  

  “那就对了!我现在郑重的告诉你,我活到现在快二十九岁,其实没交过什么女朋友。”  

  “不可能!你长得这么好看……呃,我的意思是说,你长得还算好看,至少人模人样的,交个女朋友应该不难,怎么可能没交过女朋友?我不信。”他的谎话连篇,打死她都不信。  

  那不是她要的答案,谈恋爱又不是作奸犯科,她不求他没“案底”,她只希望他对她坦诚,凡事不隐瞒就好。  

  “夸奖我几句是会让你掉牙齿吗?什么叫至少长得人模人样?说那什么话!”她不会说甜言蜜语,他也没嫌过她,但把他讲成那样,他就要翻桌抗议啦!  

  “总之,你不可能纯洁无瑕……呃,我的意思是说,你不可能没有爱过。”  

  “那我就坦白告诉你,不是我不想交女朋友,而是老被我父母阻止……”傅耿轩突地戛然而止。  

  “别告诉我,你长这么大了,交女朋友还要经过父母同意?”不会吧!这个看来顶天立地又壮硕威武的男人,该不会是个还离不开父母的小娃儿?!  

  这种男人她可不要……  

  “不是你想的那样!”傅耿轩被她的话气得怒火乱窜。“是我爸妈早就为我安排了特定人选……”  

  惨了!这样解释也不太对,有愈描愈黑的感觉,他再度紧急住嘴。  

  “你爸妈帮你安排了特定人选?那你还来招惹我!傅耿轩,你果然不是个好东西!”姚知雨脑袋轰然如雷乍响,语气由怒而趋向冰冷。  

  “就说了不是这样,你别误会!”百口莫辩自己的无辜,急怒中,傅耿轩粗暴的将她身子抱得死紧,让她无法动弹半分。  

  “放开我。”  

  “知雨,我只要你、只爱你,你就是我心目中的特定人选,请相信我说的每一个字!”  

  “我不知道该怎么相信。”姚知雨垂下眼帘,刻意拒绝他的注视,也阻隔掉自己眼里的愤怒。  

  “我爱你,我真的爱你。”他不断在她耳边低语。  

  如此郑重且深切的爱语,与世间万物皆无法抵挡、破坏的执著眼神与嗓音,教冷情高傲的姚知雨也不觉心海狂掀,感动得不知如何回应,只有任珠泪悄悄地浮出眼眶外。  

  明明她是爱他的,又何须去计较他的历史?何况他并没什么辉煌历史。  

  她又何必在乎谁才是他父母为他准备的人选,此刻得到他宠爱的人,是她。  

  被他深拥在怀里的,是她。  

  听见他深情说出“我爱你”的,也是她。  

  那么,她到底还在执拗些什么呢?  

  她想嫁他!嫁给眼前这个有心又有缘的男人──傅耿轩!  

  “知雨?”试探地唤她一声,语气轻轻的、极具诱惑。  

  傅耿轩不想再等待,也不愿再忍耐对她的渴望。她楚楚动人的模样教他无可自拔地狂恋,鼓躁的思绪再也不允许自己再迟疑。  

  “我要你。”轻轻的三个字,加上她的泪水,充分诉说了她对他的接纳,以及自己最后的决定。  

  他也要她!他要她,想得快疯狂!  

  念头压过了理性,他的大手捧起她挂著两行清泪的清丽脸庞,炽焰般的吻疯狂地烙印在她的唇上,忽而划过她颊边,忽而啮咬著她娇俏的耳垂……  

  他的热情不停地游移、逗留在他深爱的女人身上。  

  “耿轩……”她深切且迷醉的呢喃著。  

  姚知雨在他激烈的索求与给予里,正式交付自己。  

  听闻佳人喘息呼唤,傅耿轩已浑然不知身之所在。  

  只知道,这一秒痴缠著,下一秒缝络著,他们没有放开过彼此。  

  沦陷了,两人都沦陷了。  

  沉溺在一发不可收拾的激情中;沉溺在神圣的承诺里。  

  闭上眼,世界没有黑暗,只有天宽地阔的蓝天,以及艳阳下羊蹄甲树繁花似锦,粉红的、艳紫的、鲜黄的……五彩缤纷。  

  就像他施放在她身上,如魔法般的各种属于爱情的颜色和气味。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