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7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隔日,傅耿轩一早驱车回台北直接去公司上班,为的是召开筹备多时的下半年度业务会议。  

  会议行程安排得十分紧凑,一整天忙下来,所有与会人员几乎都没有歇息的时间,身为召集人的傅耿轩更是忙得分身乏术。  

  也因此未能将姚知雨答应他求婚的好消息及时禀告父母,所以当他在公司里意气风发地为事业打拚时,另一厢,他的父母亲正带著大包小包的礼品,以及满腔的热情专程南下去会“准媳妇”。  

  “知雨,我们是特地来看你的。”杨馨初见姚知雨,倒也不觉生疏。  

  也不知是因为长达近二十年先人为主的观念,还是姚知雨真的很得杨馨的缘,总之,杨馨一见到她便自然亲切地握住她的小手,满脸笑呵呵。  

  或许,只要姚知雨顶著有帮夫运的“贵人”光环,不管她长什么样、有著什么个性,傅氏夫妇根本毫无条件的打从心底喜欢、疼爱她。  

  “请问你们是?”姚知雨望著傅氏夫妇只觉得有点面熟,可她确定自己并不认识他们。  

  “我们是耿轩的爸爸、妈妈。”杨馨急指著自己和傅永华介绍著,生怕准媳妇不认识他们俩。  

  “是伯父和伯母?”姚知雨被吓住了!  

  傅耿轩的父母亲为什么来找她,而且刚巧就在她答应嫁给他的隔天?  

  算算时间,博耿轩也才刚回台北,可此际他的父母却站在她面前,难道他们是同时分别一个北上,二老南下?  

  用意何在?  

  姚知雨的疑惑明显的写在脸上……莫非,他们是来劝她与傅耿轩分手?  

  一定是了!  

  因为他们早就为他物色好特定的媳妇人选,而她算是半途杀出来的破坏者!  

  “知雨,我们有事要跟你谈谈。”  

  “伯父、伯母是要我离开耿轩吗?”姚知雨的心情沉甸甸的。  

  “离开!不!怎么可能要你离开耿轩?”杨馨惊喊。  

  “对呀!我们恨不得耿轩立即将你娶进门!”傅永华也即刻说明。  

  “啊?”  

  怎地跟她的猜测完全相反?姚知雨下沉的心突然又往上跳,就这么悬著、荡著,无法平静。  

  “打从去年耿轩来找你,到现在都快一年了,眼看耿轩二十九岁的生日就快到了,你们两个却都还没什么动静,我们都急得不知怎么办才好。”  

  杨馨一提到儿子与姚知雨的婚事还没个定数,就满脸忧愁。  

  “耿轩来找我?”这种说法,好似傅耿轩一开始就是有目的的来“找她”,而非他随机在路上向她搭讪?  

  “是呀,耿轩这孩子我们也不懂他是怎么想的,也不一开始就跟你说明白,拖到现在,你瞧!你竟然什么都还不知道,耿轩真教我们做父母的伤透脑筋。”  

  “伯父、伯母,我真的不知道你们在说什么,难道耿轩有隐瞒我什么吗?”  

  “哎!知雨,你听我们慢慢跟你说明白,但是你可不要怪耿轩故意不跟你说清楚唷!”要说出事情的来龙去脉算简单,可是杨馨仍是担心姚知雨会对傅耿轩刻意隐瞒她实情,而心生芥蒂或责怪。  

  “伯母,你们请说吧!我想知道是怎么回事。”看来似乎有个故事,姚知雨志忑的心随著傅氏夫妇一步步的解说而更加摆荡。  

  她真怕他们说出什么她绝对无法接受的事情!然而愈是惧怕,她就愈往坏处里想。  

  “知雨,事情得从耿轩九岁生了一场大病开始说起……”  

  傅永华终于将话锋导入主题,并与杨馨以接力的方式,将那段让博家近二十年来一直活在忧虑恐惧的阴影下,令他们心力交瘁的往事,娓娓道来。  

  “所以……知雨,你愿意嫁给耿轩吧?你会救他一命的,是不是?”说出真相之后,杨馨最急切想得到的,莫过于姚知雨的认同及首肯。  

  然而,相较于博氏夫妇的心急如焚,姚知雨却一脸呆滞,紧抿著唇无语。  

  她脑中一片空白,完全没有任何的想法,唯一的情绪就只有愤怒和羞耻!  

  愤怒来自于傅耿轩从头到尾对她的刻意欺骗,而羞耻则是因为自尊受创……  

  “知雨,你回答伯母呀!你怎不说话呢?”杨馨握紧姚知雨的小手,一触及那冰冷莫名的低温,不祥的感觉袭击著杨馨的胸口。  

  “知雨!你倒是说话啊!”傅永华也焦急的催促。  

  姚知雨轻轻推开杨馨的手,不知该用什么态度来面对他们,只能转过身去。  

  他们爱子心切完全没错,但是,这样的方式却已经严重的伤害了她!  

  这一年来,她傻傻地、不知不觉一步步落入傅耿轩设下的重重圈套。  

  从一开始的认识,到渐渐接受他、喜欢他、习惯他,进而爱上他,并且完整地交付了自己,但她做梦也没想到,到头来这竟是一场骗局。  

  只因她是他的“贵人”,所以他才来招惹她!  

  多么讽刺啊!向来防卫男人的她,居然会败在傅耿轩这个大骗子的手中。  

  他并非因为她有多美、有多好,才接近她、爱上她,而是听信了命理之言,怕自己命丧于二十九岁生日,所以要挽救自己的生命。  

  原来,她姚知雨的最大“功用”,就是帮他延年益寿罢了。  

  是,她当然不希望他莫名其妙的死掉,但细想他的所作所为,她姚知雨在他心中究竟算什么呢?  

  她不希罕自己有什么“帮夫运”的命格,也不层于披戴“贵人”光环,她只希望傅耿轩娶她,纯粹是因为相爱至深、渴望长相厮守,而不是因为她对他有增福添寿的作用,以及那些道听涂说、没有正确答案且似是而非的“利用”价值。  

  倘若她真的因此而嫁给傅耿轩,与古老传统中的心理作用大于实质作用的“冲喜”又有何分别?  

  自始至终,他的真心何在?有目的和利益为前提的接近,怎能算是爱?  

  就算他爱她,可他自私自利的出发点不是太可恶了吗?  

  不,她不能接受!她非但不能接受,甚至是后悔……  

  后悔与他相遇、相识、相爱的一切一切,包括昨夜她款款情深地为他许下此生愿用生命捍卫及实践他们的爱的承诺。  

  那句“我愿嫁给你”,在充满虚伪与欺瞒的真相之下,她决定收回──  

  “不,我不能。”低哑的声音与黯然的表情,表露了姚知雨对真相的抗拒与在意。  

  “你不能?知雨,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傅氏夫妇一惊,不敢相信心中已认定近二十年的媳妇,竟会说出那般无情的话。  

  “我不能嫁给傅耿轩。”  

  “为什么?!知雨,到底为什么你不能?!”  

  “因为他骗我,我要的是无条件爱我的男人,而不是带著目的而来。”姚知雨勇敢抬眼迎视传氏夫妇,话毕,她微行个礼,随即转身回工作室。  

  别怪她无情,是傅耿轩太可恶,他伤了她的自尊心,也彻底摧毁她卸下所有防卫,准备爱他一辈子的决心。  

  “知雨!”傅氏夫妇徒劳无功地呼唤……  

  所有的诚恳与坦白,居然是换来姚知雨对傅耿轩的愤怒与不谅解,这真是博氏夫妇始料未及。  

  ***  

  晚上十点左右,傅耿轩终于从忙碌中抽身,第一件事便是打电话问候他心心念念的爱人。  

  在空间的限制下,一整天累积下来的思念都只能先藉由热线传递。  

  思念来得紧,他也愿意夜半来天明去,每天南北往返而无怨言。然而他恨不得朝朝暮暮,她却一切以他的安全为考量,不许他在连续工作日里来回奔波几小时,就只为了与她相聚几小时。  

  您拨的电话未开机,请稍候再拨。  

  足足两个小时,他的手机一直传来这两句堵住他殷切的思念,激起他危机意识的电脑语音。  

  第一次,他觉得是意外,第二次,他仍旧认为是意外,第三次已经不能说服自己这种情形不奇怪。  

  姚知雨从来不会不接他的电话,无论她在做什么、身处何地,就算是洗澡,她也会在事后立刻回覆他的电话,从没漏失过他的任何一通电话或讯息。  

  今晚太不寻常了!  

  他拨了近百通的电话,最后只得拨去她住的公寓管理处询问,而得到的答案是“姚小姐平安无事,已经在休息了”。  

  请段予书帮忙探视,也只得到姚知雨在对讲机中以“已就寝,不方便开门”为由,打了回票。  

  种种反常的情况,在在都在告诉他──她出事了!  

  他再也无法隐忍,不禁朝她飞奔而去。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