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正当他决定南下嘉义时,手机响了起来,以为是姚知雨回电,他兴奋地打开电话接起,彼端却是父亲的声音,异常沉重且吞吐。  

  “耿轩,我和你妈妈今天去找知雨,满心以为她会答应我们这门婚事,没想到她,她……”  

  “爸!你们去找她做什么!”他心一沉,约略猜出他父母的出现,就是姚知雨拒接电话的原因!  

  “你和知雨的婚事一直定不下来,我和你妈妈都很心急!所以我们就将事情的始末告诉知雨,心想她跟你交往了将近一年,与你一定有相当程度的认识跟感情,她没道理拒绝嫁入我们傅家,救你一命,没想到……”  

  “没想到她拒绝了,是吗?”傅耿轩气怒中发出无奈的一声冷笑。  

  父母没想到姚知雨会因此拒婚,他却早有预感,那正是他迟迟不敢向她坦白的最大因素!  

  毕竟一开始他的心态确实可议,而他父母的心态更不用说,比他还更夸张。  

  “是啊,她竟然拒绝耶……我和你妈都搞糊涂了,她怎么会拒绝呢?”傅永华在电话中摸了摸头,对于自己和妻子所犯的错依旧恍然不知。  

  “爸、妈,她没有拒绝。她本来昨天已经答应要嫁给我,婚期我们也商量好,可是如今你们一插手……”什么都完了!  

  哎!他千交代、万交代要他们别插手,可他们偏不听。如今不只父母多年的希望落空,连他都有罪受了!  

  父母亲一生为他这个儿子牺牲奉献,是无可挑剔的好父母,但他们却也是毫无预警的将他从幸福天堂,直接推到地狱的“推手”。  

  不知者虽然无罪,但却免不了让人怨怼。  

  “耿轩,你的意思该不是我和你妈搞砸了你本来已经谈妥的婚事?”平地一声雷,傅永华在电话彼端倒退三步。  

  “是啊,爸。我还来不及告诉你们好消息,你们就不客气地告诉我坏消息。”博耿轩在电话里幽幽叹了口气。  

  “耿轩,对不起!爸爸不知道……”博永华直觉反应就是向儿子道歉,但又知道歉于事无补,而且儿子没有贵人老婆相助,将有性命之虞──他们就快要失去儿子了!  

  天啊!他们竟弄巧成拙,亲手搞砸儿子已然安排好的终身大事!真要他们夫妻俩自责、后悔到死。  

  “爸,别说了,我现在要赶去嘉义。”傅耿轩匆匆挂断电话,直接上路。  

  “好、好,你快去,你快去,你快去……”博永华对著已经断线的电话,茫然地连声应和。  

  ***  

  傅耿轩无法准确的想像姚知雨的后续反应,只知道她一定很生气,光是她一整晚不接他的电话,就足以确定她对他一定有相当大的误解。  

  当他站在姚知雨的家门外,已经过了凌晨一点,纵然他有钥匙可以直接进门,但为了不吓到她,他仍然先按门铃告知他的到来。  

  是他?还是段予书再度受托来访?  

  听著铃声急躁的响了几回,躺著床上的姚知雨只是定定盯著墙板,不为所动。  

  不论是谁来,她都不想见。  

  但若门外是早上才离去,现在又开了几小时车程,千里迢迢而来的傅耿轩,他又怎会轻易死心呢?  

  而她,又如何忍心?  

  一颗心拉扯著,在见他与不见之间,举棋不定。  

  见了,她一定会无法压抑内心的愤怒,与之争吵;不见,她的心情又势必难以平静,终将在这个夜里独自郁闷到崩溃。  

  和他摊牌理论吧!做错事的人都敢来了,她怕什么?又慌乱个什么?  

  就将她所有的不满,全当著他的面爆发出来吧!  

  教他明白何谓真诚、何谓坦荡。  

  心意甫定,她毅然地从床上跳起,同时,傅耿轩已经用钥匙自行开门进来。  

  “知雨!”他跨步冲到她面前,将她紧揽入怀。“为什么不接电话?你明知我会心急如焚,又为什么明知我站在门外,你却不来开门……”  

  即使他知道原因,却还是忍不住在见面之际问个不停,只因太过想念,太过担忧,更因为他内心充满了可能失去她的恐惧。  

  “不准碰我。”姚知雨面容淡漠,眼光幽冷,她格开他的双臂,退后一步,避开了他的注视。  

  “我知道你一定在生气,但你听我解释……”傅耿轩长臂一伸,将离开他怀抱的姚知雨搂了回来。  

  “傅耿轩,你一定很怕死吧?怕到不择手段,只求你自己能够多活几年,是不是?”姚知雨截断他的话,冷嘲热讽的说。  

  “你……”知道事情的真相后,她竟是如此看待他?  

  是的,她没说错,他是怕死,没有人不怕死!问题是,他并非因为怕死才来找她、招惹她、爱上她。  

  对于他二十九岁的厄运,他自己向来不以为然,他是体恤父母为他担心受怕了近二十年,为了让他们安心,所以他才来的。  

  来了之后,他起先是被她的高傲冷漠刺激到,愤而下定决心招惹她,而后又因为受她吸引,发现她的美好,他才痛下决定要爱她一辈子。这之间,根本与他的生死无关!他只是个尝到爱情的甜蜜之后,渴求一生拥有心爱女人的男人,并非因为贪生怕死才想与她厮守终生。  

  “你很震惊吗?耿轩,你大可以在我们初见面时,你就老老实实说出来,也许我会基于同情而答应你,你又何苦绕一大圈?”  

  又搭讪、又欺骗,还耍嘴皮兼耍赖地纠缠她、诱惑她,搞得她昏头,傻傻的中了他的计。  

  回想他的所作所为,表面上看似一个男人认真的在追求一个女人,自然单纯,可实际上这一切根本就是他刻意使出的卑劣手段,只因为她有帮夫运、她是他的命中贵人,而他──怕死,所以非娶她不可。  

  “我是很震惊,震惊你竟然真以为我是怕死才非要爱你、非要娶你不可!”  

  “你是不是真爱我,这连老天爷都不晓得,但你的确打一开始就想娶我,难道你敢说不是?”姚知雨得理不饶人,言语咄咄逼人,毫不留情。  

  他一开始就居心叵测,没半点诚意,如今东窗事发,她怎可能装作若无其事,持续任他假“爱”之名,行“冲喜”之实?  

  而这事说来也可笑,是哪位江湖术士的铁口直断,竟令他们深信不疑?连傅耿轩都认为自己二十九岁会大难临头,没娶她就躲不过灾祸?  

  “我是不是真爱你,老天爷老早就晓得,是你不肯相信我。这是两件事,我们现在一件一件来说清楚。”  

  “你认为这些事说得清楚吗?”  

  “只要你愿意静下心来听我说,我绝对……”  

  “博耿轩,你的‘绝对’并不值钱!那只是你想为自己的行为,找个正当化的借口。”姚知雨再度用力挣扎,哪管自己的力量不敌他的力道,她就是不想再被他碰。  

  “‘傅耿轩如果不娶姚知雨,会在二十九岁生日时死亡’,这只是一种说法,世上没有任何人能为它的真实性背书,连我自己都不能!”  

  “那不只是一种说法,你……”你已经付诸为行动,赋予它真实!  

  “可你却为了这个我从头至尾都不认同的说法,而否决我爱你的一切……姚知雨,你是盲目的,你并没有真正看清我!”他打断她话,大声说道。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