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你!”姚知雨语塞,却恍然发觉自己对他的在乎和关心,并没有因两人分开而减少分毫。  

  “你心疼了。”傅耿轩笑了,从她微红的脸看得出来,她依然关心他,怕他饿著、累著。  

  “心疼不代表我要原谅你,你这坏蛋。”  

  “没关系,知雨,只要你肯理我,别再冷漠无情的赶我走,我仍然是你的羊蹄甲先生……”  

  “你别奢求太多。”  

  “我早就不敢奢求了,其实我今天只是来看看你,不是来找你吵架。”傅耿轩的手放在她的肩上,动作轻柔,却少了往常的亲热,而是刻意的疏离。  

  “那就别……别吵吧!”她僵硬的附和。  

  一个巴掌拍不响,他态度温柔,她总不能继续耍强,尤其这些日子以来,她好想念他,好想好想!她好后悔赶他出去,更后悔自己竟然要他交回钥匙,她后悔每一句出于自己口中的恶言毒语。  

  她想与他继续相爱下去!只要她能突破自己心里那道不信任的藩篱。  

  从来不知道相思的滋味是那般啃心噬骨,刚刚一见到他,她恨不得直接冲入他宽厚的怀里。  

  这样的她,很自私吧?贪图他的柔情,又不肯低头输诚。  

  然而,他却只是轻轻搭著她的肩……没有真正的拥抱,没有吻,没有任何宠爱的具体行动。  

  她不禁感到有些失落。  

  “既然你还没有吃饭,不如我们去买东西回家吃。”等了好久,他反常的沉默不语,姚知雨只好硬著头皮开口。  

  我们?  

  傅耿轩眸中旋转著亮光,见猎心喜。果然,他的“反其道而行”之计奏效了,愈不睬她、愈不碰她,她的渴望就愈加浓烈。  

  “我还有资格回你那儿去吗?我是被扫地出门的丧家犬。”傅耿轩收回双手,插进裤子口袋里,神色陡地变冷漠。  

  “你别这么说……”道歉的话梗在喉咙,姚知雨望著他,却觉得口拙。  

  “你的确这么做,我说的是事实。”  

  “对于赶你出去,我很抱歉。”姚知雨稍嫌生涩的道歉终于挤出口。  

  “其实你是对的,反正我再活也活不久了,你理当与我划清界线,趁早离开我才对。”  

  反其道而行还不够,还要外加哀兵之计,双管齐下,效果更佳。  

  既然两人相爱的开端是欺骗,那他还是可以用欺骗,为两人制造美好的结果。  

  “你……真的觉得你生日那天会死?”  

  “老实说,这种感觉愈来愈强烈,每天醒来我都有种……哇!我离死神更近一步的感觉。”  

  “我并不希望你死。”她咬著唇道。  

  “我知道,我也不希望死。倒是予书,他问我有什么愿望还没达成,有什么遗言要交代,他可以帮我完成。”傅耿轩笑了笑。  

  “他可真是……义薄云天的好朋友。”姚知雨呐呐不知所云。  

  段予书先是帮忙傅耿轩制造饭局约会,后来又替远在台北的他来探视不肯接电话的女友,而他生命将尽,还主动表明愿意帮忙即将英年早逝的朋友完成心愿,真是个不可多得的大好人。姚知雨在心中咬牙切齿的想著。  

  “不过他的好意我拒绝了。”  

  “为什么?”  

  “因为我的望愿就是娶姚知雨为妻,这怎能让他帮我完成?当然不行。”  

  “耿轩……”姚知雨无言,他如此笑看生死,教她的心口好闷,好难受。  

  “话虽如此,其实我也已经看开了。知雨,我只希望你快乐,能找到一个更适合你的男人。”  

  “你说什么?”她一愣。  

  “没什么。”傅耿轩抿唇笑了下,眉宇间有抹淡淡的忧郁。“我得走了,从今以后不会再来打扰你了。”  

  “你要走?我以为……”  

  “以为什么?”他挑眉,明知她眼里装盛著对他的不舍与挽留,他却装傻。  

  他要装傻,为的就是不让她太好过,因为她对他一直不是很用心,他要引出她心里的真实感受,拿出她的诚心来。  

  从来不曾被她热切渴求过,他想享受被她强烈需要的滋味。  

  “我以为你会留下来,跟以前一样……”赖著她,黏著她,用炽热的双眸绕著她打转,一颗心时时刻刻为她而鼓动。  

  “不,知雨,我们已经跟从前不一样了,不是吗?”  

  “我想回到从前。”她勇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希望能挽回些什么。  

  不知怎的,他就站在自己面前,她却觉得他距离她好遥远。明明还能感觉得到他的关怀,却似乎又有道无形的墙阻隔在他们之间,让她无法贴近他。  

  傅耿轩摇摇头。“不行了。”  

  “为什么不行?严格来说,我们并没有正式分手,不是吗?”  

  “知雨,追你很累,爱你也很累,我每个礼拜南北奔波已经够可怜了,还要时不时忍受你说翻脸就翻脸,说赶人就赶人的非人待遇,我好累,真的,我已经身心俱疲。”不想再爱她,是假的;但抱怨却是真的,博耿轩忍不住趁机发牢骚。  

  “爱我真的这么累?”  

  “嗯。不过,知雨,就算死我也不后悔爱过你。现在我时日不多,只想对自己好一点,所以不能再分心爱你了。”  

  “我不会让你随便死去,我以后会好好善待你,请你别这样!”他不再爱她,她会崩溃的!  

  “不要勉强了,知雨,你有这份心我就很满足了。”才怪,他哪会满足,他还没有看到她拿出诚意呢!  

  “我一点也不勉强……”  

  “我要走了。”傅耿轩拍了拍她的臂膀,算不上是安慰,更谈不上是疼惜,只是一种客气且生疏的感觉。  

  “你真的要走?可不可以不要走?”姚知雨心好乱,他从不曾这样说走就走,无情丢下她不管的。  

  “知雨,再见。”傅耿轩纵然不舍,但成功骚惹她的心后,他仍硬下心肠逼自己迈开步伐。  

  他要等著看她何时才肯主动出击,把他追回来。  

  为了她的回应,他会耐心等著。  

  “耿轩……”他转身无情就走,她的呼唤在微风中飘散。  

  直到他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姚知雨才恍然想到一件事──难道他是来跟她“诀别”的?!  

  不,她不能任他就此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绝不!  

  ***  

  满脑子都是傅耿轩说著爱她好累的落寞神情,姚知雨一夜辗转难眠,好不容易熬到天亮,又熬到上班时间,她立即跟工作室的老板请了长假,提起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直奔火车站,准备去追回傅耿轩。  

  “耿轩,是我……”在北上的列车中,她拨通傅耿轩的电话。  

  “知雨?”  

  “呃,我在坐火车。”  

  “喔,你要去哪里?”博耿轩语气平淡。  

  “我要去找你。”  

  “找我?你的意思是你要来台北?”她这么快就行动了?!他还以为依她执拗的个性,她至少会撑个三、五天。  

  “嗯,你可不可以来火车站接我?台北我不熟……”她轻声道。  

  “呃……为什么你突然想要来找我?”  

  “不是突然,我想了一整夜才决定的,耿轩,你到底可不可以来接我?”他的语气听起来好冷漠,姚知雨急得快哭出来。  

  “好,我去接你。”实在不该答应,可是听她声音颤抖,心想她肯定急坏了,他还是会心疼她!  

  姚知雨连忙将到站时间告诉他,挂上电话,一颗忐忑的心终于稍稍平静。  

  望著窗外飞逝的景色,月台过了一站又一站,距离见到他的时间愈来愈近,她的心又开始往上跃,愈跃愈高,几乎快从喉咙蹦出来。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