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专属淑女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专属淑女 第10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耿轩!”  

  不过一夜的光景,姚知雨像熬了一个世纪,再见到傅耿轩,她拔足投入他的怀里。  

  “没想到你会来。”虽然他在等她来,只是没想到她来得这么快。  

  傅耿轩轻轻推开她的身躯,装得不是很热络。  

  “我是为了你而来。”  

  “你太傻了。昨晚我都把话说清楚了,不是吗?”傅耿轩带领她往停车处走,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里,他却不肯牵住她的手。  

  察觉到他的疏离,姚知雨好落寞,却没有勇气抗议,只能亦步亦趋跟著他。  

  他一定对她很失望吧?所以现在他只是勉强跟她走在一块,应付她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  

  “你有订饭店吗?”傅耿轩随意的问了她一句。  

  “没有!”姚知雨有些错愕。“我以为你会带我回家。”  

  “你要住我家?不会吧!”傅耿轩心中暗自窃笑,怀疑他昨晚的药是不是下得太猛,把她吓到了?  

  哼哼,知道怕就好,领教到我的厉害了吧!  

  “难道……不能住你家?”  

  “当然能,远来是客嘛!”  

  两人正巧走到停车处,上车后,博耿轩顺应客人要求,带她回家。  

  ***  

  傅耿轩将姚知雨丢给杨馨之后,并未多做停留就赶回公司,刻意制造两人距离,只想让她的相思和渴望再多累积一些。  

  一整个下午,姚知雨几乎都在杨馨和傅永华的视线下活动,他们很热心地招待这位“准媳妇”,却对儿子的诡计绝口不提。  

  姚知雨感受得到博氏夫妇的亲切与慈爱,却又总觉得他们望著她时,那眼神和嘴边的笑容,都有种说不出的深意,十分怪异。  

  傍晚时分,她原以为傅耿轩会回家吃晚饭,没想到……并没有!  

  杨馨解释说他要加班。  

  满载思念的心瞬间又重重坠落,男人以事业为重是好事,她也不能抗议。  

  按捺浮躁的心,她重整等待的耐力,等著他的归来。  

  十点,杨馨又说他有应酬,不能马上回来,要她先睡。  

  她哪睡得著?见不到他的人,又在陌生的环境里,她是不可能安然入睡的!  

  再等,她非等到他不可。  

  终于,不知半夜几点,傅耿轩总算来敲她的房门。  

  “你还没睡?”  

  “没看到你,我怎么睡得著?”姚知雨扑向他,没想到扑了个空,他竟然避掉她的投怀送抱?!  

  “知雨,我们把话摊开来说吧!你究竟为什么来找我?”  

  “我不能放弃你。”一向热情如火的男人突然变得冷冰冰,姚知雨挫败地缩回自己的脚步,有问必答。  

  “不能放弃我?我不懂你的意思。”  

  “耿轩,我仔细的想过了,我要跟你在一起。”  

  “嗯……是这样吗?”  

  “是,我要跟你在一起,嫁给你。”  

  “知雨,我即将结束短暂的生命,我真的不奢求你嫁给我、救我,但假使你愿意陪我最后一程,坦白说,我心存感激而且很高兴。”  

  “最后一程?”她的脑中立即浮现一长串出殡队伍的画面──其中一个女人,跟在灵柩旁边哀伤哭泣,迟迟不忍放手离去。  

  回想起自己先前不肯嫁他,又大吵一架指责他,她现在才怀疑自己当时是不是疯了!  

  不,她不要在他死后才抚棺哭泣,她要在来得及拯救他时,嫁给他!  

  她卑微的骄傲如何跟他宝贵的性命相提并论,就算被骗又怎样?  

  她爱他是事实!  

  她追到这儿来,为的就是要嫁给他,与他天长地久,而不是陪他短暂的一程,不是!  

  “你不需要带著拯救我的想法嫁给我,只要你陪我到生命的尽头,当我咽下最后一口气,我会谢谢你爱过我。如果没能拥有你最后的爱陪我入土,我可能死也不会瞑目吧?”  

  傅耿轩只恨自己说鬼故事的能力不足,不然说恐怖一点,包准让她吓得扑进他怀里,就此黏著他不放。  

  死也不会瞑目……听起来好恐怖。  

  “我不要──”  

  “不要?哎……你真恨我到这种地步,连陪我最后这两、三个月也不愿意,好吧!我也不强求……”  

  故意忘记她几秒前才情深意切说要嫁给他,硬是编了些反面的台词,在他说得不亦乐乎时,小小身子已如飞蛾扑火般撞入他的怀中,环腰将他抱得死紧。  

  “我说我不要你死!我刚刚都已经说我要嫁给你,你干嘛还一直说要死,我要嫁给你!不管你以前骗我什么,我都不在意了,我爱你,我要嫁给你!”姚知雨哭喊著。  

  “知雨,你别冲动,让你委屈嫁给我,我也良心不安,你还是让我死吧!”  

  到这关头,他还不惜以死相逼,傅耿轩觉得自己真是个卑鄙该死的家伙。  

  “不要──”  

  傅耿轩暗暗笑著,他好喜欢她真情流露的这一面,喜欢透顶了!  

  “还是让我这种坏蛋死掉吧!不然你嫁给爱说谎骗人的丈夫,往后也一定不好过,所以你还是别管我,等我死后,你赶快去找别的幸福。”  

  再说下去,她没哭死、气死,他也会先吐死。傅耿轩因为憋笑而表情痛苦,他伸手将姚知雨推开,用一种悲哀的眼神凝视著她。  

  他的心里开始默数一二三,料她不出五秒绝对会重新冲回他怀抱。  

  “耿轩,请你不要再推开我了,我受够了你推开我!”  

  果不其然,姚知雨再度回到他怀中,双手更紧紧攀上他的颈项,任谁也拉不走她!柔软温润的身子在他怀里轻颤,迅速燃起他的渴望,他正想将唇凑近她,却猛然制止住自己的冲动。  

  “知雨,我再说一次,你千万不要委屈自己嫁给我。”不将她的决心逼到临界点,他不会罢休的。  

  “要,我要嫁,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嫁给你!”  

  “我觉得……你应该再多考虑一下。”  

  “不用考虑了,我说要嫁就是要嫁。”她的心意已决,就算是核弹也摧毁不了她的决定。  

  “即使我习惯欺骗你,你也要嫁?”  

  “嫁,被你骗到死,我都要嫁。”她已经破釜沉舟,“撩落去”了。  

  “你不会再跟我翻脸吗?”  

  “不会,这辈子绝不再跟你翻脸。”被抛弃冷落的感觉好痛苦,一次就够了,她不想再多尝。  

  “好,我娶你。”  

  “呃……我该说谢谢吗?”姚知雨突然觉得毛毛的,好像哪里不对劲……  

  快速将他这一、两天来所说的话回想了一遍,发现他的言行似乎有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嫌疑?  

  “不用谢谢。不过,我要告诉你,你又被我骗了!”傅耿轩双手捧起她的脸,大胆的承认罪行。  

  “啊?”姚知雨愣了愣,正想再问清楚,他的脸已凑了过来,那两片灼烫的、总是能令她疯狂著火的唇,已猛然覆住她的疑惑。  

  罢了!哪管他又骗了她什么,已经一点都不重要。此际在她心底,只有爱他,以及被他爱,才是最重要的事。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