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1章(1)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要参加暑期辅导的,快点把钱交给我喔!”

  下课十分钟,总务股长忙着到处收钱,想从别人的口袋掏出钱是门大学问,光是收这笔课业辅导费,前前后后就拖拉了五天,同学们不是忘了带就是带不够,理由百百种。

  林忆珊从书包拿出一个信封,母亲昨天终于领到期盼已久的薪水,才能支付这笔同学口中所言“才”三千多元的辅导费。

  这所北市的公立学校是知名的明星高中,家长们不惜远近都想把子弟送进来,同学之间不乏权贵名流第二代,林忆珊却是个少数中的少数,她家境清寒、学业优异,靠着全额奖学金过完高一和高二生活,但不时会有些意外支出。

  当她准备走向总务股长,这时风纪股长拍拍她的肩膀,说:“忆珊,老师叫你去办公室找他。”

  “好,谢谢。”忆珊是班长,被老师找去办公室并不奇怪。

  走出教室,热浪迎面而来,这是六月,大地滚烫如沙漠,别说在马路上煎蛋了,可能要铁板烧也行。但她喜欢夏天胜过冬天,因为天气热不用穿太多衣服,胃口不好就不用吃太多东西,这对穷人是很重要的,若是冬天就得穿很厚,还会想吃很饱,通通得花钱。

  身为一个十七岁的女孩,学校也没严格发禁,她的发型却多年如一日,都是由母亲剪的短发,远看像个小男孩。因为短发不需太多洗发精,洗完后擦一擦就干了,也不用浪费电拿吹风机吹。

  因此结论是:穷人应该自己剪发,应该选择短发,应该喜欢夏天,还有应该申请到奖学金。

  她即将升上高三,学测和推甄即将到来,但她并不担心,她一向品学兼优,也相信自己会考上好学校,只是要考虑哪所学校会提供她优渥奖学金。

  走进教师办公室,林忆珊走向导师的桌边,轻轻喊了声:“老师好。”

  “忆珊,你冷静点听我说……”高砚清脸色沉重,迟疑着该如何开口。“刚才有人打电话过来通知,你妈发生车祸被送到医院……”

  什么?她忽然间没了心跳,双腿一软,几乎就要昏厥,母亲才四十岁,怎能就此离她而去?父亲在她七岁那年就外遇离家,母亲辛苦抚养她到如今,她选择跟着母亲姓,以后要赚很多钱让母亲过好日子,老天不能就这么剥夺她的权利!

  “不过,”高砚清缓缓展开微笑说:“急救后没有生命危险,你不用担心。”

  拜托!老师你也一次说完好不好?她的心跳这才又慢慢恢复,感谢老天把母亲还给她,让她再次拥有孝顺母亲的机会。

  高砚清拿起纸笔,明快做出决定。“我给你写张假单,你今天别上课了,回去收拾书包,快到医院去看你妈。”

  “谢谢老师。”她鞠个躬,同时也做了个决定。“还有,我没办法参加暑期辅导了。”

  “为什么?”他对这个学生期许很高,当初是全校第一名入学,至今也保持第一名纪录,大家都看好她能上第一志愿呢。

  高砚清所不知道的是,其实林忆珊对念书没多大兴趣,年轻的她做什么都是为了实际利益,早点写完功课就可以做家事,考到好成绩就能拿奖学金,当班长则有助于申请学校,一切都有充分的理由。

  穷人要翻身,只有靠自己打拚,而知识就是力量和财富,她一直是这么相信的。

  “我妈车祸受伤,我想我得照顾她,但是我保证,我会好好念书的。”她没有说出口的是,她想省下上辅导课的钱,虽然只有几千块,却可能是她们家的救命钱。

  高砚清看她面有难色,也知道无法勉强,他曾做过家庭访问,很清楚她的家境,一个帮佣的母亲,一处顶楼加盖的老房子,一台老是要修理的二手机车,却出了一个这么优秀的孩子。

  她不像青春期的学生总爱过度打扮自己,从头到脚只有“素净”两字可形容,其实她长得很清秀,像朵小茉莉花,虽不像玫瑰或百合引人注目,淡淡的却是耐人寻味。

  “唉,好吧。有什么困难要跟老师说,也许可以申请急难补助。”高砚清能做的也只有这样了。

  “谢谢老师。”她再次鞠躬,静静走出办公室。

  一切都会很好的,她告诉自己,下雨天可以储存雨水来种菜,出太阳可以晒棉被和萝卜干,事情只要善用都有意义,暑期辅导不参加……或许可以去打工呢!

  *

  搭上公车,下午两点没什么乘客,林忆珊找到最后面的位子坐下,随即拿起书本,每次搭公车都是她温书的好时机,但今天她不太能用功,她心里面有太多事情。

  一站晃过一站,她的思绪也随之晃荡,红灯亮了,公车司机踩下煞车,她的目光无意识越过窗外,停留在一家五星级饭店前,那是她不曾去过的地方,甚至连想都没想过。

  饭店前刚好有台宾士轿车停下,走出像一家人的四个人,衣着典雅、气质高尚,受到服务人员的殷切招待,看来就像国王、皇后、王子和公主,童话中的人物,一点都不真实。

  那对中年男女应该是夫妇,两人没说什么直接走进饭店。跟在他们背后的男孩和女孩,则不知因为什么而暂时留步,谈了几句话才随之走入。

  那年轻女孩穿着桃红色礼服,容貌和服装相得益彰,美丽而出色,林忆珊觉得她有点眼熟,似乎在学校看过,为什么今天不用上学呢?可能有钱人都有特权,可能今晚有场名流宴会,身为公主当然可以跷课,不像她是因为母亲车祸才能请假。

  那年轻男孩看来是陌生的,一身剪裁得宜的银灰色西装,有股从容沉稳的气质,让她多瞧了几眼。其实她很少注意男孩子,总觉得他们像一群野马,蹦蹦跳跳、嘻嘻哈哈的不知在闹什么,她没有喜欢过谁,虽然有些人喜欢她,但她也不记得他们的名字。

  爱情,赚不了钱,还得花钱约会打扮,她想她一辈子都不会恋爱。

  绿灯亮了,公车开动了,她目送那家人的背影,一半羡慕他们的财富、一半羡慕他们的圆满,如果她能跟双亲一起上馆子,对她来说就是最大奢望。

  然而,风流的父亲早就第四次结婚,不知又制造了几个单亲的孩子,这几年来她也断了跟父亲的连络,总觉得他很陌生,即使有血缘之亲,却比公车司机还要陌生。父亲离去的阴影仍在,因此让她更觉爱情不可靠,两个人花费那么多心力去恋爱结婚,却在一夕之间瓦解,收益太低,划不来。

  来到市立医院,她收起于事无补的感慨,问了护士病床门号,搭上电梯来到五号病房,里面躺着三个病人,这是健保给付的最低价病房,只用轻薄布幕隔开,各自演出各人的故事。

  母亲躺在中间那一床,睡着了,双手和左脚都裹着绷带,她不想吵醒母亲,就在一旁坐下,眼底酸酸的,但是流不出眼泪。哭泣是无意义的,消耗体内水分和卡路里,还要拿卫生纸擦泪,多浪费。

  林紫菱睡得很沈,直到傍晚才醒来。当她睁开眼,看到女儿已经坐在床边,用柜子当桌子,正在写作业。呵呵,不愧是她引以为傲的女儿,沉着又认真,以后一定能坐在办公室里吹冷气,不用像她这样给人帮佣打扫,一辈子都得弯着腰做事,既抬不起腰也抬不起头。

  女儿的存在对她来说就是一切,她无望的人生因此有了希望。她嫁错了人,没有一技之长,身体健康每况愈下,这些都没关系,只要女儿能幸福就够了。

  林忆珊发觉母亲的动静,放下笔问:“妈,你怎么样?伤口痛不痛?”

  “小事而已,你是什么时候来的?”林紫菱说得轻松,其实车祸后她就昏过去了,醒来后才发现自己身上多处皮肉伤,左脚踝扭伤几乎走不动,看来有一段时间要靠拐杖了。

  林忆珊了解母亲的个性,十分的痛也只会说出一分,她们母女俩对彼此都是报喜不报忧,只因为太体贴对方,而不愿让对方担心。

  “我下午就来了,医院通知老师,老师叫我请假。”

  “我根本没事,你上课重要。”林紫菱皱起眉头,女儿少上半天课,万一考试少了几分怎么办?

  “我在医院念书也是一样的,妈,你脚受伤了不能乱动,可能要休息好几个月,下个礼拜我开始放暑假,干脆我去帮你工作好了。”

  才半天的时间,林忆珊已做好全盘考量,母亲这份工作是家中唯一经济来源,请长假不可能有收入,万一还丢了饭碗,那更是雪上加霜。以母亲的年纪和资历,想找到新职有如大海捞针,到时生活反而要陷入一团糟。

  “不行!你没经验,年纪又这么小。”林紫菱吓了一跳,放在心中没说出口的是,她女儿应该要坐办公室吹冷气的,怎么可以跟她一样去帮佣?

  “我在家不是什么都会做?去别人家能有多大差别?我可以的。”林忆珊相信自己的意志力,她若想做就能做到,从小她就学着做家事,以前也打过一些零工,她不是只会念书的小孩。

  “妈还没退休,不用你去打工!”林紫菱想到一件事,昨天才拿给女儿三千多块。“对了,你还要参加暑期辅导,都要升高三了,功课很重要!”

  “你一定要在家休息,不然你想拿拐杖去工作吗?到时弄得脚伤更严重,说不定工作也弄丢了,我们怎么生活?这件事你一定要听我的!”

  母女俩争论起来针锋相对,谁也不让谁,这是她们的情感表达方式,很刚硬却都是出自于爱。

  林紫菱被女儿呛得无话可说,心底也明白女儿的考量是对的,可是女儿才十七岁,以前虽然打过不少工,但要真正去做一份正职,总让她这个做母亲的于心不忍。

  “我得问问魏管家,不知道他会不会答应?”

  母亲既然已经妥协,林忆珊也放缓语气。“试试看吧!不这么做真的没办法,妈你千万别逞强,要是腿伤恶化,一直好不起来,那才更划不来。”

  “我知道。都怪那个货车司机,撞到我还跑掉,可恶!”林紫菱只叹自己眼力不好,没记住对方车号,现在连一点赔偿都得不到。

  “没关系,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更何况我们还有什么熬不过的?”父亲离家那一天至今,经历多少挫折低潮,她们不都走过来了吗?

  听到女儿安慰自己的话,林紫菱更觉心疼,一个年轻小女孩为何如此成熟?有时她真希望女儿天真烂漫些,甚至爱作白日梦也没关系,是她剥夺了女儿这份作梦的权利。

  只盼老天保佑,赐给这坚强的女孩一点好运,让她至少得到一些年少的单纯快乐吧。

  *

  下午两点,考完最后一科,铃声响了,大家不管会写不会写,通通得交卷。

  林忆珊开始收拾书包,她确定自己的分数很理想。母亲回家休养的这一个礼拜,包办了所有家事,每天都煮一大堆好吃的,让她心无旁骛的用功,总算也不负母亲的期盼,才有今天的成绩。

  “忆珊,你真的不来参加暑期辅导?”副班长跑到她身边,不太开心地问。因为班长不在的话,所有责任都会落到他身上,而且……感觉就是有那么点没劲。

  “嗯,我有事。”林忆珊淡淡回应,同学们只知道她常拿奖学金,却不知她家境状况。

  “什么事?出国度假吗?”副班长只想到这个可能性。

  出国度假?拜托,这种事怎么轮得到她?林忆珊苦笑一下。“不是,我先走了,掰!”

  “掰……”副班长看着林忆珊的背影,心想她真是个奇妙人物,虽然功课超优、待人客气,但跟大家相处总隔着一段距离。其实他对班长颇有好感,她不像一些爱卖弄风情的女同学,反而流露一种特别的知性美,尤其是她那似有若无的微笑,带点忧愁带点神秘,让他不禁看得出神。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