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1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林忆珊搭上公车,不是往回家的方向,而是工作的方向。经过母亲的恳求,魏管家勉强同意,让林忆珊试做一星期,如果做不来就要另找新人。

  她告诉自己不用怕,只要肯做,不管年纪多轻、资历多浅,一样可以做到的。

  下了公车又走了二十分钟,林忆珊终于来到此后两个月要工作的地方--赵家别墅。这里是天母一处靠近山区的高级住宅,附近一整排欧式的独栋建筑,赵家并不特别突出,只用茂密的林园遮住外观,进入大门才发觉他们的奢华气派。

  “你来了。”魏宏杰亲自替她开门,脸色严肃,他是个不苟言笑的男人,唯有看到属下辛勤卖力的工作,才会稍微流露喜悦之情。

  “您好,请多指教。”林忆珊事先已有心理准备,同样都是地球人,有钱人和穷人是活在两个世界,尽管如此,当她一进屋,仍被眼前的景象吓着了。寸土寸金的台北市区,居然有人可以拥有花园、泳池、网球场,这真没天理,她们住在顶楼加盖的房子,二十坪大小才只够做这儿的一格停车场。

  魏管家替她简单介绍了环境。其实赵家在市区还有栋房子,周一到周四住在市区,周五晚上就来到别墅度假、宴请宾客,部分佣人也会跟着过来别墅工作,在人手调派上都由魏管家掌控。别墅一楼有客厅、餐厅、书房、娱乐室和厨房,二、三楼则有二十个房间,提供赵家人和来宾们居住。除了管家,有厨师三名,司机两名,佣人六名,负责伺候这户富贵人家。

  二十个房间!林忆珊内心再次受到震撼,这是饭店还是城堡?要当有钱人也真不容易,要请这么多人来维持清洁和运作,看来穷人也有穷人快乐的地方,至少一切都方便得多,家里不会像迷宫一样复杂。

  “你得快点进入状况,夏天一到,少爷和小姐就会搬来住,先生和太太周末也会过来,他们常邀请贵宾,到时大家都忙成一团乱。”每年一到这个时候,魏宏杰就得顶着莫大压力,谁知这时林紫菱会受伤请假,他不得不让这小丫头派上用场。

  “是。”她用纸笔记下方位细节,脑中大致有了概念。

  魏宏杰看到她画的地图,还挺详细的,扬起眉毛问:“你会做什么?”

  “煮饭、洗衣、铺床、打扫、油漆、种花草,我都会做。”她早学会照顾自己,也懂得如何持家,这番话并非言过其实,贫穷会让人提早长大。

  不过严格说来,“种花草”其实该说是种菜,她跟母亲住在顶楼加盖的公寓,外面空地当然得善加利用,于是从简单的小麦草、豆芽菜、九层塔,发展到丝瓜、番茄、莴苣,都可自给自足。

  “是吗?”魏宏杰冷冷看了她一眼,显然不怎么相信,现在的年轻女孩连烧开水都不会,包括他自己的女儿,葱蒜不分,吃米不知米价。“你今天先实习看看,到厨房去帮忙,厨师们叫你做什么就做什么。”

  眼前这女孩瘦瘦小小的,巴掌脸上一双大眼,眉宇间有种书卷气,他曾听林紫菱说她女儿是模范生,但就算会念书也不像会做事,他还是很不看好。

  “是。”林忆珊点头回答,既然口说无凭,那就以实力证明吧。

  厨房里,三位厨师分别是大厨、二厨、三厨,照这辈分算来,她应该是最没用的丫头。果然她被分配到削皮和洗碗的工作,这也好,安安静静的,她还可一面做事一面在脑中温书。

  时针从三点转到六点,大厨看她不断洗碗、洗菜,没有半句话,忍不住叮咛她:“小丫头,我们这儿都是轮流吃饭的,你先来吃吧。”

  “没关系,我还不饿。”她辈分最小,理当最后才吃。

  “你弯腰洗碗那么久,腰会断掉的,过来吃饭!”大厨很坚持,这女孩身形太单薄了,应该多吃点他做的菜,长胖点才好看。

  “好,谢谢。”她不好拒绝人家的好意。

  一顿饭不过十来分钟,大厨、二厨和三厨围着这个可以当他们女儿的丫头,你一言我一语,问清楚了她的身家背景,连她小学念哪间学校都得知了。没办法,工作之余不找点话题太无聊了,别说只有女人爱八卦,男人也是很爱扯屁的。

  “原来你是阿菱的女儿,替她来工作,不错、不错。”大厨拍拍大肚腩,他最喜欢孝顺的小孩。

  “还念那么好的学校,不简单。”二厨只有国中毕业,好佩服这丫头能考上明星高中。

  “看你洗碗那么认真,以后一定有出息。”三厨最讨厌洗碗,看她毫无怨言,特别欣赏。

  “以后请你们多多指教。”林忆珊微微笑了笑,说完后她又回到工作岗位,只要能让大家认同她,母亲就能保住这份工作,因此她必须全力以赴。

  晚上九点是下班时间,林忆珊走路二十分钟,搭公车四十分钟回家,一打开家门,只见母亲准备了宵夜,满面担忧问:“怎么样?是不是很累?明天还是换我去吧。”

  “谁说我累了?”林忆珊放下书包,摇头笑了笑,这不算什么,有工作是好的,再累也比失业好。

  林紫菱抓起女儿的双手一看,都皱巴巴的,不知洗了多少东西,让她这个做母亲的心疼死了。“你少逞强,明天开始要戴手套,年轻女孩的手不能这样子。”

  “你才爱逞强!还接了这些家庭代工回来做,不肯好好休息。”林忆珊看到客厅两袋原料,心知肚明,因为她们一起做过好多袋,所得微薄,却是大海中一根救命的浮木。

  “看你还有力气就好,先去洗个澡,再来吃宵夜。”林紫菱才不管女儿怎么说,做完这笔代工至少能给女儿买两件衣服,哪有年轻女孩像她这么俭朴的?

  “好吧。”林忆珊走进浴室,洗去一身疲惫,明天开始还有更多挑战,活着真是不轻松。

  然而,如果她能选择命运,她还是会选顶楼加盖这个家,吃母亲亲手做的料理,在门外空地种菜,闲来就做家庭代工,这对她来说才是真实的,若叫她住在赵家那种大别墅,她恐怕会天天迷路呢!

  *

  第二天,林忆珊早上八点就向魏管家报到,他发给她一套新制服、一把储物柜钥匙,并说明赵家员工的权利和义务。

  “试用期是一周,你要好好表现。”魏宏杰听厨师们说了她的认真态度,但他不会轻易称赞人,更何况日久才能见人心,谁知道她能撑多久。

  “是。”林忆珊知道一切得之不易,社会是很现实的,要想让人家付钱,就得使出浑身解数。

  一整个早上她都在洗菜、洗碗、洗地,似乎怎么洗都洗不完,三位厨师也显得相当忙碌,除了蒸煮炒炸还得跑进跑出,一下有人送来蔬果鱼肉等食材,一下是魏管家传来最新指示,让他们三人忙得团团转,额头也不断冒汗。

  “珊珊,不是我们要虐待你,因为今天中午少爷和小姐要来,工作突然变很多,晚上先生和太太还请了十多位客人,我们都快起乩了!”三厨终于有空喘口气时,才对林忆珊解释道。

  “没关系,工作本来就是这样,你们辛苦了。”林忆珊不以为意,哪有工作是轻松惬意的呢?即使学生念书考试也很辛苦,这世界向来都不会让人好过。

  二厨做好大家的午膳,放到员工休息室的圆桌上。“今天轮流吃饭的时间很紧凑,珊珊你有时间就自己吃几口,别客气!”

  “嗯,谢谢。”夏天天热,她没什么胃口,反正不会饿过头就好。

  大厨端出两杯冒汗的果汁,杯缘放着他精心雕琢的水果花。“少爷要西瓜汁,小姐要苹果汁,珊珊你帮我送去,在游泳池那头。”

  “好。”她曾在亲戚的面摊帮忙,一次端六、七碗面都没问题,更何况这区区的两杯果汁?

  走出厨房,外头空气清凉多了,厨房里虽然也有空调设备,但烤箱、蒸笼和大锅炉一起运作,待久了人都快蒸发了。

  她已大致摸清别墅方位,直接走向游泳池,瞧那一池湛蓝水波,让人真想跳进去畅游一番。然而她唯一游泳的机会就是在学校的泳池,因为免费。

  林忆珊看到一位穿蓝色洋装的女孩,架了画板坐在树荫下,拿着画笔似乎是在写生,这位应该就是赵小姐了,那种旁若无人的气质是装不出来的。

  “小姐,您的苹果汁。”

  “嗯。”蓝色洋装的女孩点了点头,继续画她的素描,林忆珊瞄了一眼,应该是在画风景,远山含笑,绿草如茵,自然是作画的好对象。

  转过身,林忆珊放下另一个杯子。“少爷,您的西瓜汁。”

  男孩原本背对着她在做日光浴,她看不清他的长相,这时他却突然转过身,皱眉怒斥:“不要叫我少爷,我说过多少次了!”

  他发梢滴着水,显然刚从泳池上来没多久,他有一张极具个性的脸庞,五官分明,眉头紧锁,身材和骨架都很高大,却显得有点太削瘦。

  “咦?”林忆珊一脸错愕,她真的不知道不能叫少爷,没人告诉她啊。

  男孩怒目灼灼,单眼皮显得锐利。“又不是古人,叫什么少爷?叫我赵先生就好了。”

  “是,赵先生。”她的眼神不知该放哪儿好,眼前这位少爷只穿着泳裤,肩上随意披着毛巾,她不是没在泳池旁看过男生,但她通常不会跟他们说话,更不需要端果汁过来。

  蓝色洋装的女孩放下画笔,娇笑说:“哥,你别搞错了,爸爸才叫赵先生,妈妈是赵太太,我是赵小姐,你没名分,只好叫少爷喽!”

  原来他们是兄妹,林忆珊这才了解,而且觉得很眼熟,是在哪儿看过呢?啊对了,那次她在公车上,看到他们一家人走进饭店,天底下居然有这么巧的事,居然现在她就在服侍他们!当时她只觉得双方距离遥远,而今算是面对面接触,只是身分上仍有天壤之别。

  男孩对妹妹瞪了一眼,他就是讨厌“少爷”这两字,听了就烦,都什么时代了!

  女孩仍哈哈笑着,同时也注意到这个新来的女佣,越看越觉熟悉,站起身端详对方。“咦,你不是跟我同校的那个……我忘了你叫什么名字,但我记得你常上台领奖,还当过模范生对不对?”

  “对……”林忆珊回答得很小声,忽然间,模范生成了一种沉重负担,若她是无名小卒该多好。

  “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忆珊。”

  “没错,就是这个名字。”赵永洁心情兴奋极了,甚至握住对方的肩膀。“你可能不认识我,我叫赵永洁,是读美术班的,不过我认识你,应该说全校都认识你才对!”

  “嗯……”林忆珊觉得肩膀上的手很沉重,她不习惯跟人如此亲热,更别提对方是她要伺候的小姐。

  “原来是同校的。”男孩终于正视了林忆珊,刚才随意一看,只觉她是个头发短得像小男生的女孩,现在仔细一看,好娇小的女孩,大概只有一百五十公分,跟他相差三十五公分。

  “对啊,好巧!她叫林忆珊,是我们学校的女状元,超优秀的。”赵永洁仿佛在街上遇到好友一样,立刻为两人介绍。“他是我哥,叫赵永伦,也是我们学校毕业的喔!他也是个天才,跳级两次,才大我们三岁,却已经大学毕业了,看了真是碍眼。”

  赵永洁叽哩呱啦了一长串,自己停下来,又自己接上话。“对了,你怎么会来我们家工作?难道你休学了?你成绩那么好,太可惜了!”

  林忆珊简单解释:“我妈脚受伤了,我是代替她来做事的,暑假过完就回学校了。”

  “原来如此~~你真的好优秀喔!”赵永洁大为佩服,她最欣赏有才华的人,念书是才华、做事也是才华,在她看来林忆珊就是十全十美。

  听到这儿,赵永伦又多看了林忆珊几眼,一个模范生因为母亲车祸来做女佣,多么苦情的故事,但在她那双大眼中看不到哀愁,只是有些局促不安,想来也是难免的。妹妹太天真,居然还那么热情招呼,浑然不觉已刺伤对方自尊。怪了,他替一个新来的女佣想那么多做什么?

  “抱歉,我还有工作要做。”林忆珊低下头,这些事情都与她无关,她来此地是要替母亲保住工作,而不是跟大小姐和大少爷做朋友。

  “好啊,下次再聊喽!”赵永洁没看出对方的尴尬神情,在她眼中,世上一切都是有趣好玩的,毕竟她的烦恼太少,挫折更是几乎没有。

  赵永伦没说什么,再次跳入泳池,溅起的水花泼到林忆珊小腿上,不知为何,让她感觉灼热异常。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