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2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凭着过人的学习力,过没几天,林忆珊已适应专职女佣的工作,她做得又快又好,还常支援别人,在员工中普遍获得好评。魏管家总算松了口气,要是出了什么问题,他很难对主人家交代。

  赵永伦很少跟他的女佣打照面,每天早上她进房来打扫,他就跑出去打球或游泳,回房冲过澡以后又出门去,直到晚上九点女佣下班后,他才回到房里休息。如此生活作息相当怪异,他似乎在躲着她,却又说不出原因,自己也矛盾起来。

  赵永洁跟哥哥刚好相反,她三不五时就跑去找林忆珊,除了天南地北乱聊,她还有个目的。学美术的她除了爱画风景更爱画人像,爸妈和哥哥都做过她的模特儿,画了不下数十张,已经画不出什么新意,而今她发现一个最佳对象,年轻纤细又有特色,就是模范女佣是也。

  在她眼中看来,林忆珊比那些典型美女更具吸引力,清清淡淡的外表,却蕴涵着强韧生命力,有点矛盾有点神秘,这才是作画者最想探究的对象呀!

  林忆珊并不讨厌这位大小姐,其实赵永洁个性满单纯的,有什么就说什么,只是脾气像小孩子,有时让人觉得好气又好笑。

  “亲爱的忆珊,你现在有空吗?”赵永洁以娇滴滴的音调问。

  林忆珊转向赵家大小姐,有种不安预感,对方那调皮的眼神藏着某种计谋。“请问有什么事?”

  “拜托你跟我来,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

  “是。”公主有令,她这个小女佣只能奉命行事。

  进了房间,林忆珊忍不住感叹,这女孩和她同年、同校,却拥有她从来都不敢想的一切,满橱柜的娃娃、艺品、书籍,还有超大化妆间和更衣室,虽然她没参观过里头,但可想而知,里面一定都是最高级和最流行的服装。

  “来,你坐下。”赵永洁拉着她坐到钢琴旁,再拉开窗帘让阳光透入,一切是如此完美,如诗如画。

  林忆珊不明白,什么工作能坐着完成?况且她又不会弹琴,那是有钱人家小孩的专利。

  “快坐呀!”赵永洁的态度让人难以拒绝,又仔细指挥她的姿势。“双手放在琴键上,眼睛看向窗外,肩膀放松,不要这么紧张,表情好像你在等谁似的,但是又不想让别人发现,这样明白吗?”

  “是……”她听得懂大小姐说的每句话,只是不懂这其中原因。

  “好,我要开始画了,不要动喔!”赵永洁坐到画板前,淡彩一调,随兴作画。

  直到此刻,林忆珊才领悟过来,原来赵小姐需要的是个模特儿,可是怎么会找上她呢?她矮小而平凡,还穿着佣人制服,连拍照都不好看了,怎能入画?

  更何况,还有个最重要的原因,她不得不开口:“小姐,我还有事要做……”

  “别的事都不急啦!现在我最需要你,千万别动,光线是很重要的,我一定得抓住这画面。”

  赵永洁表情热切,抓起画笔开始挥洒,进入浑然忘我的境界。林忆珊暗自叹口气,只好妥协,干脆放空自己,观察起四周物品,寻思它们的英文单字。

  不做工作也不行,得罪大小姐也不行,人生常常是两难的局面,她已学会逆来顺受、苦中作乐,晚点再努力去打扫,最多加班就是。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流逝,两个十七岁的少女,在夏日绵长的午后,就这么消磨着青春。

  随着时针的前进,林忆珊全身变得僵硬,也觉得渴了、饿了,但是再过一阵子,这些感觉渐渐都消失了,仿佛那些灵修的禅师,达到无知觉的涅盘境界,或者该说她已经麻痹了。

  夕阳即将西下,赵永洁把握最后一丝珍贵的自然光,就快完成这幅前所未有的杰作,她有信心,这会是她创作上的一大突破。

  就在这关键时刻,一个诧异声音打断她的运笔。“你在做什么?”

  赵永洁吓了一跳,转头一看,门口站着一个不请自来、表情愠怒的家伙。“哥?我在画画啊!你别打扰我的模特儿,现在是很重要的阶段。”

  “你画了多久?”赵永伦一看就不对劲,林忆珊脸色苍白,肩膀微微颤抖,简直像快昏倒的样子!或许是第六感,或许是巧合,今天他的车子在路上抛锚,没得兜风只好提早回来,若非如此,不知道要过多久才能停止这件荒唐事!

  “多久?不知道耶!”赵永洁根本没注意到时间,每次一作画她就忘了外界,因为是做自己喜欢做的事,当然不觉时光飞逝。

  赵永伦快气炸了,妹妹以前也找他跟爸妈做模特儿,每次都要画上两、三小时还不罢休,有谁受得了这么长久的静止状态?

  他走上前,口气焦虑问:“你还好吧?站不站得起来?”

  “呃……”林忆珊全身酸麻,双脚更是没知觉,一尝试移动就失败了,肩膀一晃,倒向地毯,就在这时肩膀传来一阵温热,原来是赵永伦扶住了她。“小心!”

  尽管有他的扶助,她还是无力站好,双膝软倒在地上,像朵棉花似的,几乎要被风吹走。

  “唉呀,这么严重?”赵永洁吐了吐舌头,自觉抱歉。“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连一句抗议都不说,我还以为你很OK呢!”

  “我没事……”林忆珊不愿让大小姐自责,深吸口气,竭尽全力站起身,忽然一阵头晕眼花,她的血压一向比较低,蹲下后站起来就会昏眩,这下更严重,她往后一倒就失去了意识……

  “忆珊!”不知是谁在叫她?似乎不是大小姐的声音,而是一个焦虑万分的男孩……

  *

  林忆珊几乎是不作梦的,一上床就立刻沉沉睡着,作梦太奢侈也太浪费时间,能躺在床上的时候当然要睡个饱。这次昏倒也像是睡了一觉,没有任何梦境,醒过来时还觉得舒畅多了。

  只是睁开眼一看,她怎么会躺在客房的床上?这是佣人打扫的地方,可不是休息的地方。

  “你昏倒了,你居然昏倒了!”赵永伦就坐在床边,双手抱在胸前,表情相当严肃,甚至可说是火冒三丈。

  “喔……”事情有这么严重吗?用不着送她来客房吧?如此豪华的地方不适合她,员工休息室里有好几张躺椅,随便找一张让她昏倒不就好了?这一来大家不知会怎么想,尤其是魏管家,绝对会说又坏了规矩,她真会被他害惨。

  “多谢你,但我想我应该去员工休息室……”她毕竟有家教,还是道了声谢,准备下床时却被他抓住手臂,怒问:“你平常有吃饭吗?”

  “当然有。”不吃饭怎么有力气做事?大少爷说的是什么傻话?

  “今天你吃了什么?”他用那张生气的脸靠近她,怒气几乎让人烧灼。

  他有必要像法官一样质询吗?她内心不悦,但他气势逼人,她不得不回想一下。“早上吃了稀饭、酱菜和豆腐。”

  “然后呢?”他还是不死心地问。

  “没有然后了。”

  他整个人跳起来,完全气炸了,这丫头根本不想活了!“你是白痴呀!早上吃那么少,现在都晚上七点多了,你想把自己害死是不是?”

  从小身为天之骄子的他,对爱情总是提不起劲,得来容易就没什么好珍惜,这本是人之常情,可惜那些倒追他的女孩都不懂这点,搞得他越来越没兴趣。但是为什么,他对这个小女佣另眼相看,特别关心特别在意,一点都不像原来的他。

  今天傍晚一看到她倒下的样子,他整颗心被深深拧痛,痛到连呼吸都不畅快,看来他也没聪明到哪里去,就像大街还有妹妹一样,他有预感自己会变得很蠢。

  林忆珊被骂得莫名其妙,她又不是故意的,佣人原本就得轮流吃午饭,但是赵小姐拖住她这么久,她哪有机会去吃饭?她的想法一定都写在脸上,他的火气稍微下降,脸色从铁青转为阴沈,但还是不怎么好看。

  “你以后不用管我妹,你没义务做她的模特儿。”

  “喔……”她嘴里这么回答,心底却想着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大少爷和大小姐都不知人间疾苦,她只是一枚小女佣,不听大小姐的话行吗?

  “她要是再强迫你,你就告诉我。”他已自认是她的保护者,她就像一只小兔子,无辜又脆弱,他不能让她在森林中遇到任何危险。

  “喔……谢谢。”她心底想着,难道大小姐要做什么事的时候,大少爷一定刚好在旁监视吗?话说回来,他会指责她居然没吃饭,应该就跟她母亲的心态一样,都是为了她着想,再怎么样也得感激一下。

  “你好像一点都不相信我?”他眯起眼,靠近端详她的脸,这丫头眼中有一点什么,让他难以转移视线,但又好像多看几眼就会迷失。

  这阵子他为何躲着她?原本他不明白,现在突然懂了,是因为他害怕。

  “没有呀……”她被他接近的亲匿感吓了一跳,怎么好像他们是一对吵嘴的情侣?每次收他的衣服和床单,心跳总不由自主加快,看来她是有点不对劲了。

  他沉默半分钟,冒出一句:“你不要那样看着我!”

  “啊?”她是怎样看着他,有这么难以忍受?他的要求让她莫名其妙,却也察觉出一种奇妙的暧昧。

  他对她生气,对自己更生气,居然这么容易动摇,光是她睁大眼一脸无辜的模样,就让他心头小鹿乱撞,搞不懂自己是怎么了,这种心跳的感觉莫非就是恋爱了?

  他不回答,她也只好放弃等待,坐起身准备要下床,她还有一大堆打扫工作,没时间跟他大眼瞪小眼,更重要的是,她不喜欢自己失去平静,尤其是因为这个大少爷。

  “你要去哪里?”他忙问。

  “我没事了,我得去工作。”她找到鞋子穿上,随即站起来走向门口,谁知这时他握住她的肩膀,用力把她转过去,面对她说:“今天不准你再做任何工作!”

  她肩膀被他握住的地方隐隐发烫,此时她不得不正视一个事实,他对她真的是过度关心了!大少爷该不会看上她这个小女佣了吧?不妙不妙,这种事绝对不能发生!

  “我是佣人,我有我的责任和义务,如果我没完成,让别人去做,也是种失职。”她特别注意语气要冷漠疏离,才能冲淡那股奇妙气氛。

  他听得出她话中涵义,他们都是聪明人,要就停留在此刻,不能再跨越一步。于是,他缓缓放开在她肩上的手,语调也转为平缓。“你今天太累了,应该回家休息,我会跟魏管家说一声。”

  “谢谢您的好意,但是不用了。”她鞠个躬,转身又要走。

  他大步一迈,挡在她和房门之间,用一种哀伤的语气问:“为什么要这么倔强?你明明就很虚弱,就不能接受别人的好意吗?”

  她诧异看着他。“我可以照顾好自己,我也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她的话无异是火上加油!他原本想拉开距离,想放下对她的关心,但是她逼得他态度更坚定。“我说不准工作就是不准,我现在就送你回家。”

  “不行!我提早回家,我妈就会怀疑,让她知道这件事的话,她一定不让我再来工作。”她可以加班却不能早退,否则母亲一定会担心,她的身体是否承受得起这份工作量。

  “好,那你在这房里休息,直到下班时间。”他把她拉回床边,恶声恶气地威胁道:“我去拿东西给你吃,你敢跑掉我就把你辞了!”

  她真不懂,大少爷吃饱了没事做,也用不着跟她在此斗气吧?然而情势逼人,她要是真的和大少爷杠上了,对自己也没好处,两相权衡,她还是妥协了。唉,佣人连发脾气的权利都没有。

  看她终于乖乖坐到床边,他才放下一颗心。“等我,不准跑!”

  他大步走出房,她看着他的背影,心头不禁暖暖的,不管他态度多霸道,他确实是在为她担心。十七年来,她第一次对一个男孩有这么多感受,如果他不是大少爷,或许她会喜欢上他。只是很遗憾的,王子还是要跟公主在一起才有好结局,而女佣应该去找到自己的出路,能从麻雀变成凤凰的例子少之又少。

  赵永伦一进厨房,要求做一些营养的食物给林忆珊吃,三位厨师的眼睛立刻瞪得差点掉下来,刚才他们听说少爷把小丫头抱到客房休息,就足以让大家谈上三天三夜,这会儿投下的第二枚炸弹更是强烈。

  震撼归震撼,没有人敢多问半句,快手快脚呈献出补品菜色,大家心底都有数,显然有颗种子发了芽,也许还无法命名,总之等少爷走远了再来聊呗。

  赵永伦亲自推餐车回到客房,上面摆满林忆珊三天也吃不完的食物,他一一放到桌上后说:“我也还没吃饭,一起吃吧!不过你得慢慢吃,先喝汤,不要把肠胃搞坏了。”

  “谢谢。”她随他坐到沙发上,喝了几口热汤,全身渐渐有了力气,原来她是这么虚弱,她必须承认他是对的,如果她又去工作只是找死。

  两人沉默用餐,似乎找不到话题,其实各自有许多感受,却不知从何说起。很难想象他们会一起吃饭,其实这是一种很亲密的事,他们既非家人又非朋友,也不是偶尔同桌用餐的客人,淡淡的暧昧花粉飘散在空中,两人都属敏感体质,怎会感觉不到?

  他终于开了口,问了个应该在安全范围的话题:“你家里有些什么人?”

  “就我跟我妈。”她低声回应,希望自己没有流露出一丝自怜。

  他内心一阵惊讶和怜惜,表面上尽量保持平静。“为了不让你妈认为我们虐待你,以后你没有吃饭就不准工作,听到没?”

  “如果你坚持盯着我的话。”她很想笑,若是一个刻薄的主人,应该是说没有工作就不准吃饭吧?他刚好要反其道而行,这么说来,他是个仁慈的主人,所以这一切都只是出自于怜悯?她希望有这么简单,但事情已经开始复杂了。

  “你很坚强,可是也很倔强。”他居然拿她没辙,只好闷闷地做出评论。

  “彼此彼此,学长,你自己也是强硬派的。”

  他们都笑了,两个人强碰强,不是很好笑吗?只是笑完以后,他们又沉默了,有种难以命名的情愫正在酝酿,再强悍的心灵也要变柔软,但那是他们要得起的吗?青春如昙花一现,爱情如昨夜星辰,年轻的他们能把握住些什么?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