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3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经过昏倒事件,林忆珊格外警惕自己,打扫大少爷房间时一言不发,对于大小姐则是敬而远之,她明白自己跟他们的差别,不会因为一顿饭、一张画而有所改变。

  可惜天不从人愿,赵永伦不再天天往外跑,反而常窝在房里看书、上网,赵永洁更是一逮到机会就缠着她,苦苦哀求:“忆珊,,拜托你啦!再让我画一次嘛!”

  “可是我有工作要做……”她该怎样才能让大小姐了解,不是每个人生来都有如此闲暇。

  “你的工作是什么?”赵永洁嘟起嘴问。

  “我现在要打扫学长的房间。”大少爷最近都在房里看书,只有早上会去游泳两小时,她非得把握这段时间,省得跟他面对面多尴尬。

  “我叫魏管家去做!”

  见赵永洁立刻要去找人,林忆珊被吓坏了,急忙挡在大小姐面前。“不行,魏管家他很忙的……”开玩笑,魏管家要是听到这命令,不吐血才怪。

  “有什么不行?他什么都行的。”赵永洁推开她,硬是要去找人,任性的大小姐想怎样就怎样。

  林忆珊内心哀泣,做人真难,做佣人更难。“好吧!我答应做你的模特儿,但是不能太久,一天半个小时可以吗?”

  “才半个小时?太少了。”她光是调个颜料、抓个光线也要十分钟。

  “最多只能一个小时,因为我还有其他工作,请你见谅。”

  赵永洁听得出这位模范生的坚持,只好互相退让一步。“好好好~~我不会为难你,快点来吧!”

  于是,林忆珊又坐到钢琴前,放空自己的心思,默想英文单字,希望时间能过得快一点。

  当赵永伦游完泳,回到房间不见林忆珊,立刻觉得不对劲,平常她都会在的,难不成又被妹妹押去作画?果然,他一打开妹妹的房门,就看到他的女佣坐在钢琴前,像个木头人动也不动。

  “你又在虐待她!”他对妹妹发出指控,随即走上前追问林忆珊。“你吃过饭了没?会不会头晕?要不要到客房躺着休息?”态度之紧张仿佛她已经不支倒地。

  “我还好,学长你不用这么紧张。”林忆珊回避他的视线,这位大少爷知不知道他的言行很惹人争议啊?

  赵永洁瞪了哥哥一眼,怪他打扰她的灵感和创作。“什么虐待?拜托,做我的模特儿可是种荣幸,家里头这么多人。我却只想画忆珊耶!”

  “你动不动就要人家坐三五个小时,谁受得了?”他跟爸妈都受过这番酷刑,后来谁也不想给她画像,宁愿出钱帮她请模特儿,但这位大小姐就是不喜欢专业模特儿,非要从认识的人之中寻找受害者。

  “我们已经约好了,一天一个小时,请你不用担心。”赵永洁哼了一声。

  即使如此赵永伦仍不满意。“她没必要做你的模特儿,她有她的工作。”

  “找别人去做不就得了?你怎么这么小气?”赵永洁眼珠溜呀溜的,忽然笑起来。“哥,你是心疼吧?终于有女孩子打动你的心了,恭喜呀!”

  她这话不是胡乱猜测,而是密切观察后得出的结论,上次忆珊昏倒,哥哥比谁都慌张,二话不说就抱到客房去亲自照顾,最近他一反常态,都不出门老待在房里,今天又对忆珊过度关心,要说他心底坦荡荡那才真有鬼呢1

  赵永伦被妹妹一语说中心声,暗自震撼却又不好坦承。“你不要转移话题,反正……你不能虐待她就是了!”

  “你们真的很相配,一个模范生,一个资优生,做什么事都很认真,只可惜个性硬邦邦的,需要一点火苗助长,我看等时机一到,应该是一发不可收拾喔!”赵永洁虽然有点小孩子气,但她相信自己的观察力,哥哥和忆珊就是天生一对。

  “你不要那么无聊,人生除了谈恋爱,难道就没别的事可做了?”赵永伦有点恼羞成怒,自己都不晓得在说什么。

  赵永洁立刻反击:“好,你最聪明,你的人生什么都有,就是没有谈过恋爱,不觉得遗憾吗?”

  眼看这对兄妹即将阅墙,林忆珊不得不出面协调。“学长,请您先去洗澡,再过十五分钟,我就会去打扫。这段时间刚好让小姐作画,可以吗?”

  “就只有十五分钟,不准拖延时间!”既然受害者都这么说了,赵永伦只好勉强答应。

  房门打开又关上,赵永洁早把刚才那番争吵丢到脑后,对林忆珊嘻嘻笑道:“我是第一次看我哥这样,你别以为他很酷、很跩,其实这是他的初恋喔!我都交过六个男朋友了,他在这方面却是少根筋,而且累积了太多年,发作起来一定吓死人。”

  林忆珊转回原本姿势。“小姐,我不想谈这个话题,请你继续画吧。”

  “你害羞啊?我懂、我懂,你们两个都是闷葫芦,爱在心中口难开。”赵永洁真是开心极了,她最喜欢看身旁的人陷入爱河,要是全世界的人都在恋爱,那该多有趣!

  林忆珊再次放空自己,却无法背诵任何英文单字,赵永伦的那双眼不断浮现脑中,她不需要同情不需要关心,她只怕自己被那份温柔打败……

  *

  七月二十三日,为了女儿的十七岁生日,赵家夫妇举办了一场庆生宴,邀请上百位贵宾出席,在这些名流权贵之间,很有可能有他们未来的亲家,当然要乘机促进感情。他们算盘打得很精,让儿女多认识同阶级的人,日后才好富上加富、贵上加贵。

  女儿功课不怎么样,但喜爱美术又有点才华,倒也申请到纽约的艺术学院。虽然未来可能无法继承家业,不过没关系,她貌美动人、爱交朋友,应该很容易找到乘龙快婿。反而是儿子专攻金融,成绩傲人,自然是他们期盼的继承人,但凡事有一好就没两好,他个性内敛,有点神经质,甚至讨厌异性,不免让他们担心。

  当晚,赵永洁打扮得像个公主,不,她本来就是公主,接受所有人的祝福和礼物,原本她也想邀请林忆珊,还主动提供衣服鞋子和包包,当作是做模特儿的回礼,但是林忆珊怎么都不肯接受,真可惜。

  晚上七点,赵家别墅宾客云集,在魏管家指挥下,厨师和佣人们都动员起来。

  “珊珊,沙拉不够了,再多准备一些。”

  “是!”

  “鸡尾酒也喝完了,还要补上。”

  “是!”

  林忆珊又要准备菜色,又要忙进忙出,今天中午她只喝了一碗汤,根本没时间停下来,尽管做出许多色香味俱全的食物,自己却毫无口福。人生海海,想那么多也没用,她没有告诉任何人,今天也是她生日,事情真的太巧了,她和赵永洁竟是同一天生日,简直像一种讽刺。

  一整天下来,她的肩膀和双手僵硬如铁,肚子饿过头就不觉得饿,眼看宴会即将告终,她找到一个空档,溜到花园角落休息。她该回厨房去帮忙的,有那么多碗盘要清洗,只是她想看看夜空,想找颗星许愿,这应该不会太奢求吧?

  十七岁的她其实也有一点天真、一点浪漫,尚未被现实艰苦磨损掉,只要有颗星星聆听她的愿望,她就会乖乖地回到真实人生,继续尽好她每一份责任和义务。

  “你怎么了?”一个声音蓦地从背后传来,把她吓着了,转身一看竟是赵永伦,他一脸高深莫测的神情,不知为何而来,让她心跳瞬间加速。

  赵永伦一直在默默观察她,看她的动作从敏捷迅速转为稍微迟缓,明白她已到体力极限,谁知她会躲到花园来,她心情不好吗?还是身体不舒服?他多希望能为她做点什么。

  跟她同年、同校的赵永洁,今天像公主一般受人宠爱,而她呢?她的心有谁来懂?更重要的是,她愿意让人走进她心中吗?

  “喘口气而已,请别告诉管家说我在偷懒。”她垂下视线,总觉得他目光灼灼,而她并非不燃物。

  “我没那么多嘴。”他在乎的是什么,难道她还不懂?这段日子以来她都在躲他,聪明如她,应该已看出他的心意,才会刻意拉开距离。

  “多谢,那我进去忙了。”她低下头,赶忙要进屋。

  “等等!”他抓住她细瘦的手臂,态度有点粗鲁,声音也流露恼怒。“你到底有没有吃饭?怎么脸色这么苍白?”

  他不是故意要这么凶,只是心疼过了头,不自觉就心急起来,她可知道他多在乎她?

  “夏天……比较没胃口……”她的手在颤抖,天知道保持冷漠有多困难,她也只是个人,她不是没感觉的!

  她说得轻松,他却听得沉重,她怎能不多保重自己?“你今天别工作了,跟我走。”

  “不行,我还有很多事要做,大家都还那么忙。”她终于抬起脸,与他直视,心跳差点忘了要继续,她真怕他这双眼,台风海啸都没这么可怕,她会被淹没的。

  “我已经跟魏管家说了,你不舒服所以要请假。”他早看出来,她明明累得脚步都不稳了,还坚持要回去工作,分明是拿自己的健康开玩笑。

  “什么;:”林忆珊惊愕不已,他怎可擅自替她做决定?他可知道她这份工作多宝贵,处处小心都还怕会失去,这下实在被他害惨了!

  “走!”他用力握住她的手,二话不说拉她离开,她想挣脱却拗不过他的力气,大呼小叫的话又会引来注目,她最想保持的低调一定会被毁掉,喔天,她居然无法拒绝他!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