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3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上了车,林忆珊一句话也不肯说,摆明了给他脸色看,大少爷或许以为自己可横行霸道,她却不可能让他事事顺心。

  “怎么不说话?你生气了?”他看她的表情也猜得出来,她隐忍着极大怒气。这丫头真是的,连发脾气都可以压抑,难怪会让他牵挂不已。

  她转过头背对他,无言抗议。或许她更气的是自己,为何会隐隐觉得温暖,难道她对他有什么不该有的期盼?不可以,这比对星星许愿还愚蠢!

  他一边发动汽车,一边轻轻丢出一枚炸弹:”今天不是你生日吗?”

  她立刻转过来,目瞪口呆。“谁说的?”

  “七月二十三日出生,刚好介于巨蟹座和狮子座之间,个性有点矛盾喔。”他从口袋拿出一张卡片,微笑道:“你的健保卡这么说的。”

  那是魏管家帮她拿去办劳工保险的,怎么会在他手中?“还给我!”她伸手过去,迅速一把抢下,脸上明显写着怒气,再也压抑不了。

  他对她激烈的反应并不感到惊讶,她是该有点脾气的,否则他还以为她真的是铁石心肠,这样很好,证明了她仍有喜怒哀乐。

  “对了,我是三月二十九日出生,牡羊座,血型是AB型。”

  “我又不想知道!”真是怪了,佣人有必要知道主人这么多事吗?但奇怪的是,她居然立刻记下来,想甩开这记忆都很难。

  “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他已经豁出去了,这些天来她不断闪躲,他必须主动找出一条路,否则这颗澎湃的心都快炸开来了。

  她睁大眼,没回答,他的眼眸太危险、发言太暧昧,她没本事陪少爷玩游戏,虽然她只是一个丫头,她用不着跳进这陷阱。只是,握着健保卡的双手为何发颤?心跳的声音为何快雳破耳膜?

  他知道自己把她吓着了,但有些事情是停不下来的,就像叶要落、花要开、人要恋爱。在这夜,他们必须承认,有颗种子已然发芽……

  *

  开了半小时的车,目的地到了,那是一处寂静海边,滔滔浪声不断,卷走了故事也卷起了回忆,人生有那么多段故事,有谁能相伴到最后一起回忆?

  “你带我来这儿做什么?”她双手抱在胸前,好怕自己的心就要被偷走。

  “今天是你生日,我希望你快乐。”他不知该怎么做才能换得她的笑颜,只能用最老套的方式来呈现,不过好友大卫向他保证,没有一个女孩能拒绝这份惊喜,但愿如此。

  两人下了车,眼前有家餐厅还开着,门口服务生对他们鞠躬致意,忽然林忆珊领悟过来,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走进一看,烛光、蛋糕、鲜花、钢琴演奏,整间餐厅只为他们而存在,服务生们送上餐点后,远远站到一旁,留给这对年轻佳偶独处空间。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她的声音有点哽咽,警告自己不准感动不准融化,但从小到大有谁这样为她做过?有谁看到她坚强外表下,只是一个寂寞的小女生?

  “我想你是明白原因的。”赵永伦淡淡地说。

  是的,她完全明白,事实摆在眼前,他太过在乎她了,根本就是在追求她,不管彼此的身分和处境。

  眼看他已经失去冷静判断力,两人之中,她必须是保持自制的那一个。

  “你不喜欢别人叫你少爷,但你确实是少爷,而且你就快出国念书了。”

  童话中,灰姑娘跟王子跳过舞,留下玻璃鞋,改天就变成王子妃了,但现实中没那么美好,王子出国后会遇到别国的公主,他们相得益彰,才会有好结局。

  至于被留在原地的灰姑娘,也会自己走出一条路,不用王子解救,她可以过得很好。生日算什么,情人节、圣诞节都无所谓,每天都是生存的挣扎,如此而已。

  “你说得没错。”他完全同意,只是无法看破。

  “所以……很谢谢你的好意,我要回去了。”她相信他懂这涵义,没什么好再说的,最多就是彼此祝福,而她会记得这一晚,他带给她初恋的感觉。

  无论如何还是要感谢,在她生命中也曾有这么一幕,够了,该满足了。

  他在内心叹口气,很显然大卫说错了,世界上仍有女孩会拒绝这份惊喜,刚好就是他所爱上的女孩,多么与众不同,多么让他难以放弃。

  “等等!”他握住她的手,紧紧将她拥入怀中,霎时间两人都僵住了,这是彼此第一次接触异性的身体,如此亲密如此火烫,超乎想象的震撼。

  旁人都很识相,包括店长,服务生和钢琴师,全都在此时走向门外,看那海浪拍打礁石,抬起头,夜空中还有星光点点呢。此夜此景,最适合灌溉恋爱之芽。

  餐厅内,拥抱的两人仍无语,一个无法放手,一个无法挣脱,陷入深深的喜悦和矛盾。

  她有过一些追求者,但她无心恋爱;他有过非常多追求者,但他就是讨厌这点。直到此时此刻,他们才了解原来拥抱是这么回事,全身力量几乎被抽光了,却又有种热流窜动奔驰。

  “我也不懂我怎么会这样,你不要问我那么多,总之……总之我就是放不开。”他觉得自己说这些话很笨拙,可是还有什么聪明的方式能表达?恋爱中的人都是傻子呀。

  “放开……放开我……”她的声音太脆弱,自己都找不到说服力。

  “我不想放开,也不能放开。”他低下头寻找她的嘴唇,她是这么娇小柔软,他真怕自己会弄伤了她,到底该对这个在他心中翻云覆雨的女孩怎么办才好?

  她低头躲避他的亲近,一次躲开了、两次躲开了,他就是不肯放弃,终于得到他梦寐以求的,初吻就这么发生,瞬间席卷两人的心神。

  他的吻并不粗鲁,简直是小心翼翼、诚惶诚恐,怕捧在手中碎了,怕含在嘴里融了,终于她闭上眼,任他带她飘向云端,沉重疲倦的身躯都飞了起来。

  屋外海浪翻腾,屋内两颗心也随之起伏,吻过了之后该怎么办,爱上了又要怎么面对,明明两人要走的路不会有交集,明明这故事注定一开始就要结束,为何还是这么执着?

  “为什么?”她眼眸微湿,有点想哭,这三个字不只是问他,也像在问老天。

  “都是因为你!”他拥紧她,在她耳边低语。“老是那样看着我,你不用说话,就让我快疯了!”

  “我让你发疯?”她不知自己竟有这本事。

  “没错!发疯地想保护你、想了解你、想跟你在一起,想要你也跟我一样疯狂。”

  “很可惜,我还有点理智,明天开始,请你当作什么事都没发生过……”她缓缓推开他。

  他是那么勇敢而真诚地打开心扉,她却得假装没看到,还要逼他自动关上,一切只为她是个胆小鬼,不只考虑太多,想得更是太透彻。

  “也许你做得到,但是我没办法。”

  即使是拒绝的言语、冷淡的表情,她仍让他心折,为何恋爱如此不公平,为何只有他一个人情感满溢、快要爆炸?但就算是这样,他还是克制不了爱的萌芽。

  “我帮不上你的忙,抱歉。”她做个深呼吸,胸口好重好痛,这是什么感觉?她不想去懂。

  “不要说抱歉,至少让我对你说声生日快乐,还有至少吹蜡烛许愿,好吗?”

  “好。”生日这一夜,没有流星,却有蜡烛,她要许个愿望,祝福他前程似锦,王子应该找到真正的公主,才能过着幸福美满的日子。而她什么都不是,灰姑娘至少还有玻璃鞋,她却只有太该死的理智。

  吹完蜡烛,他们喝了香槟,吃了一块草莓蛋糕,那酸酸甜甜的滋味,深藏在彼此心中,只有初恋才会有这样的滋味。浪声在耳边搔痒,时光仿佛停格在眼前,但其实仍不断前进,没有人留得住这一幕。

  她看了看墙上时钟,强迫自己说:“谢谢你的招待,我该回家了。”

  “生日快乐,你快乐吗?”他坐在她对面,微笑温柔。

  “我很快乐。”她快乐得想哭。

  晚上十一点,车子开到林忆珊家巷子口,赵永伦没说什么,只是静静望着她,那双眼中有千言万语,她不敢看得太清楚,点个头转身跑进巷子。

  背后那双眼、那个男孩,她爱不起,只好逃,逃得要快要远,否则怕自己忍不住回头,那是她不敢去承受的深情。

  女儿一进门,林紫菱含笑问:“珊珊,你回来啦,要不要吃宵夜?”

  她知道今天也是赵家小姐生日,大家想必忙坏了,又要收拾残局,女儿才会比平常晚回家。

  “不用了,我吃得很饱,我先去洗澡。”林忆珊垂下视线,假装放鞋子、放包包,就是不敢直视母亲,唯恐自己泄漏心跳加速的秘密。

  “今天是你生日,妈有准备一些好吃的,你真的吃不下?”虽然家中没有闲钱买什么礼物,林紫菱还是尽量张罗,至少煮个猪脚面线才有点样子。

  “明天再吃好了,谢谢妈,你早点休息,生日明天再补过吧。”

  “好吧,你要开心点,怎么说都是生日啊。”林紫菱觉得女儿今天怪怪的,但女孩子难免有自己的心事,她相信聪明的女儿会知道该怎么办。

  “嗯。”走进浴室,林忆珊脱去衣服,打开莲蓬头,任那冷水流过全身,希望洗去所有不该存在的心动痕迹。

  怯懦的她连爱都不敢,她讨厌这样的自己,伹理智告诉她这是最好的方式,对彼此都好,都不会留下伤痛……只是为何,现在就开始觉得痛……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