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4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魏管家,请问……我可以回厨房去工作吗?”一早,林忆珊刚到赵家,就对魏管家提出这要求。

  光看她沉重的表情,魏宏杰已猜出几分内情,他不喜欢说人是非,却能掌握所有消息。“我跟少爷商量看看。”

  “谢谢。”林忆珊暗自感激他没有多问什么。

  魏管家离开后,她在员工休息室内一边扫地一边等候,没多久,魏管家带回了一个肯定的回复。“少爷说可以,你今天就回厨房去工作,少爷那边我会派人过去。”

  “谢谢、谢谢。”她该感到高兴还是失落?他愿意放开手,他们都可以得到平静了,一定可以的。

  “九月份,你妈就能回来工作,到时少爷也出国念书了。”魏宏杰提醒她这事实,有些话不用说得太清楚,给人留点余地。

  “是,我知道。”她明白管家话中涵义,一切都会结束,不要太天真期盼。

  “你别忘了要顾好学业。”

  “我会的,谢谢您。”她深深鞠躬,忍住落泪冲动,初恋才刚萌芽,自己就要亲手拔除。

  林忆珊穿上围裙、走向厨房,一天就在忙碌工作之中过去,只要不断做事、不留空档,就不会胡思乱想,她可以办到的。

  大厨、二厨和三厨都没多问什么,他们阅历丰富,怎会看不出小女生的心事?

  只是啊,他们在赵家工作这些年来,从未看过贫富之间被爱情搭起桥梁,所以也替小丫头庆幸,幸好她守得住,否则这一爱上了怕是好梦易醒。

  晚上九点,告别三位厨师大叔,林忆珊缓缓走到门口,有点心不在焉,走到山下公车站要二十分钟,搭公车回家要四十分钟,这段时间内她该想些什么好?英文、国文还是数学?怎么那些熟悉的内容都想不太起来了?

  大门口有台银色轿车,她没多注意,低头静静走过,冷不防的,忽然有只大手抓住她。

  那是赵永伦,他等她很久了,语气低沉。“我送你回去。”

  “不用了,我搭公车就可以。”她心跳慌乱,心思翻飞,心……就要不听话。

  “魏管家说你都走到山下的公车站牌,这段路很危险,我开车送你回去。”他今天准许她回到厨房工作,却不表示他会就此放开她,即使做不成情人,至少要让他关心她。

  “真的不用,请你不要管我。”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拜托他就让她回归平静,不要把她逼到极点,她的理智会崩溃的!

  他一手打开车门,一手仍拉着她。“我不会对你做什么,我只是……想为你做点什么,求你。”

  这句话击溃了她,再也说不出拒绝的话,默默无语坐进车里,喉咙紧紧的、涩涩的,她不是讨厌他,不是不喜欢他,可是她不敢面对一个即将结束的童话故事,就在她眼前、在她手中写下不幸福的结局。

  行车途中,两人都不说话,广播放出一首不知是谁唱的歌,简直要温柔的杀了他们——

  “如果对于明天没有要求,牵牵手就像旅游,成千上万个门口,总有一个人要先走……怀抱既然不能逗留,何不在离开的时候,一边享受。一边泪流……”

  拜托不要再唱,不要再倾诉那份心酸,有些辛辛苦苦叠起的防护墙,极有可能轻轻松松就被摧毁,天知道那是多么难守的关卡,一念之间就要失守。

  车子停在她家巷子口时,他才开口说:“谢谢你,让我送你回来。”

  她深呼吸一口气,找回仅剩的冷静。“我还不能回家,时间太早了,我平常都十点才到。”

  “所以,我还有三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像一个活在永夜地带的人,看到那珍贵的阳光乍现。

  “嗯。”她点点头。

  “我们可以说说话?”

  “嗯。”第一块石头掉下来,很快地整片墙都倒了,他势如破竹,她节节败退。

  忽然拥有宝贵的时间,却不知该聊什么话题,他想破脑袋只想到一些无聊的事。“你喜欢什么颜色?”

  “白色。”白色画布,不用沾上颜料,最简单最不费心。

  “你喜欢吃什么东西?”

  “青菜。”价格便宜,自己种的更不用钱。

  “你喜欢什么季节?”

  “夏天。”没胃口,就不会吃太多东西。

  都是他在发问,她心想自己也该回应一下。“那你呢?”

  “我喜欢白色,喜欢青菜,喜欢夏天。”

  “怎么都跟我一样?”她以为他在逗她,这可一点都不有趣。

  谁知他直直凝视她,理所当然地说出原因:“因为我喜欢你。”

  突如其来的告白,在这独处空间内,显得更震撼更强烈,她整张脸都发烫起来,躲避他温柔而强硬的视线,呐呐道:“你不要……不要再说这些话。”

  “我知道你的为难,我现在也无法保证什么,我都明白。”如果他不是二十岁,而是三十岁该有多好,如果他完成了学业、接掌了事业,没有谁能阻挡他的选择。但眼前他什么都不是,只是个少爷,出国念书生活都要靠父母资助,他能有什么本事改变结局?

  “所以呢?”她拾起头问,他的眼中有种沧桑,声音里有种悲哀,那不该属于二十岁男孩的表情,紧紧揪住了她的心。

  “所以……请给我一点点回忆,可以吗?”

  忽然间她无力抵抗了,内心高墙纷纷崩解,他要的不过是一点点回忆,难道她给不起吗?难道她不愿意吗?承认吧,她早已对他倾心,否则又怎会与他共处在这时空中?

  “我有一个条件,请你答应我。”

  “你说。”他希望为她做点什么,只要是她所希望的。

  “既然是回忆,就应该只留在回忆里,等你要走的时候,就走得干脆一点,我不想拖拖拉拉,我只要这个暑假的回忆。”

  她很清楚两人的差异,等他出国后世界更开阔,有太多精采的人事物等着他,完成学业后他会进入“擎宇集团”,全心学习如何管理庞大企业。而她即将升上高三、面对学测,考上大学后势必会半工半读,毕业后她打算一边上班一边念研究所,努力让自己从贫穷中翻身,将命运掌控在自己手中。

  彼此各自有要打拚的目标,难以找到交会点,与其看感情在时空中褪色,不如让它结束在最灿烂的时候。是的,至少他们还会有回忆,想起对方的时候还能有微笑。

  他沉默片刻,其实明白她的考量,只是下不定决心。“你比我想象中更坚强。”

  “如果你做不到,那么连回忆也不该留下。”她也不想这么残忍,但就让她扮演这残忍的角色吧,若是从他口中说出来,她才会更伤心。

  “好,我答应你。”他的声音也有哀伤也有喜悦。“距离我出国还有三十六天,请让我做你的男朋友,好吗?”

  “请别让我妈知道,也别公开。”

  “我知道。”不要留下任何副作用、后遗症,只是一段回忆,一段他全心全意想拥有的回忆。

  他握住她的手。两人静静坐在车内,静静任时光流过,即使不言不语却能心意交流,他们像上辈子就认识了,这辈子即使注定要分离,也至少拥有过最美片段。

  *

  虽然恋人们低调不公开,流言仍然迅速传开,员工们都知道少爷每天接送小丫头上下班,看来是有那么点爱情的影子了。

  然而在管家魏宏杰的示意下,没有人冲动到向赵家夫妇报喜,很明显的,这可能只是一个夏天的恋曲,就让它淡淡的来,轻轻的去。说真的,十七岁的女佣和二十岁的少爷,除了留下回忆还能有什么结局?他们年纪都还小,未来有许多变数,贫富的差距更不能小看,日后还是各自去找适当对象吧。

  因此,员工们都抱着一种祝福和怜惜的心情,看待这对终究要泪眼相送的小俩口。

  厨房里,大厨忍不住对她赞美:“珊珊,你变漂亮了。”

  “有吗?”林忆珊完全不觉得,她每天穿着白衣黑裙的制服,再套上浅灰色围裙,找不到一丝青春色彩。至于那一头短发和一张素脸,更是毫无女人味,她自己看了都乏味。

  “暑假过完你就要回学校去,少爷和小姐也要出国了,到时我们会很寂寞。”二厨说着有点感伤,人生聚散原本就难免,他们也不是没经过大风大浪,只是要眼睁睁看着小情侣分手,仍触动每个人心中最柔软的那个地方。

  “有开始就有结束。”林忆珊平静以对,她相信自己做得到,提得起就要放得下。

  “不管怎样,把握每一天吧!每天都值得庆祝,因为生命如此美丽。”三厨打破感伤气氛,忽然说出这么一段经典哲理。

  “嗯,我也这么想。”林忆珊十二万分同意,她的初恋如夏蝉,只活在这个季节,然而了亮高亢,是她人生中最美的乐章。

  唱吧!就当作最后一曲。爱吧!就当作没有明天。

  每天早上七点,林忆珊走五分钟到巷子口,有个男孩已经站在那儿等待,他手中有朵玫瑰,脸上有抹微笑,双眸因为她的出现而雀跃。

  光是这一幕,就让她百感交集,他虽是个任性又神经质的大少爷,其实纯情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两人都是彼此的初恋,都是第一次变傻,好像就会傻得特别严重。

  “早。”她轻轻对他招呼。

  “早!”他已买好早餐,开车到途中一处公园,两人一起吃完,然后再送她去赵家上班,时间抓得刚刚好,为时六十分钟的约会。

  吃早餐的时候,他的身分从少爷变成佣人,完全出于不能自制的柔情。

  “你太瘦了,来,再多吃一口。”他拿汤匙舀了浓汤,一再往她嘴里送,最后她忍不住转过头去,皱眉道:“我吃不下了。”

  “不想喝汤?那来一块松饼,来,啊……”他用刀叉切好一块蜂蜜松饼,又对准了她的嘴。

  “你别这样,我自己吃就好了。”她从未如此被男孩宠爱过,一时无法习惯。

  “我不喂你的话,你根本就不会吃完,谁叫你这么瘦?来,听话,吃下去。”他殷勤又有耐心,像面对一个不听话的小娃娃。

  当她乖乖吃下,对他微微一笑,那就是他最靠近天堂的时候。

  晚上九点,他在车库等她的脚步声,开车送她回家,途中可能吃点宵夜,可能找个地方散步,时间不多不少刚好也是一小时。

  佣人一个月可放假六天,他探听好她的轮休时间,开车带她去海边、去山上,两人都知道时间不多。但是没有人提起这件事,当作一种默契,或是一种禁忌。

  虽然正值青春,他们并未突破尺度,只是牵牵手、抱一抱,有时会忍不住亲吻,若再更进一步,只怕回忆就不只是回忆,而将是离不开的依恋。

  这童话一般的日子,每天都在倒数计时,因为太美丽而不能长久。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