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5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妈,我去上班了。”

  “好,便当带了没?还有饮料和水果呢?”为了女儿的健康着想,林紫菱总会准备丰盛的妈妈便当,搭配切好的水果,再泡瓶参茶让她补一补。

  “都带了。”林忆珊是全公司唯一每天带便当的人,想跟同事去午餐联谊都做不到,不过这也好,省钱省时间,工作才是她需要的伙伴。

  “路上开车小心啊。”林紫菱送女儿到门口,迟疑了一下忍不住说:“珊珊,你别光顾着工作,也要找找对象呀。”

  女儿都二十七岁了,没看她带男朋友回来过,平常也没什么蛛丝马迹,老是穿着简单的衬衫、长裤和外套,明明有钱可以烫发做个造型,却保持跟学生时代一样的短发,这样哪会有男人靠过来啊?

  每年的七月二十三日,总会有人寄给女儿一个大包裹,但女儿从不说明是谁寄的,她这个做母亲的曾直接询问,也曾旁敲侧击,却始终得不到解答。该不会女儿有个秘密情人,见不得光才这么保密?但是看女儿生活这么单纯,除了念书、工作就是回家休息,实在不像恋爱中的女人。

  “男人有什么用?我自己打拚就行了。”林忆珊穿上平底气垫鞋,耐走才是重点。

  “话不是这么说……”

  看母亲还要继续叨念,林忆珊赶紧开溜。“好啦~~妈,我先走了,掰!”

  林紫菱只能望着女儿的背影,心想这孩子是哪天才能想通?人生不是只有工作和赚钱,更何况她们现在也还过得去,何必拒爱情于千里之外?

  走下楼,林忆珊拿出钥匙开车,这台车是她去年生日时送给自己的礼物,现在她和母亲住的房子也是她买的。为了车贷和房贷,她怎么咬牙也得撑住。

  七年前母亲就不在赵家别墅帮佣,一来因为赵家夫妇移民,二来因为体力也变差了,只好改做家庭代工,像是折传单啦、黏铅笔套啦,多少也能补贴家用。母女俩过着克勤克俭的生活,经济情况渐渐改善,再加上她们的阳台菜园,收获丰富又多样,如此开源节流,存款自然节节上升。

  现在她唯一的烦恼大概就是母亲老叨念着要她找个对象,偏偏她谁也不想爱,留着短发、穿着裤装,全身又都是冷灰色系,如此一来已减少了许多机会,即使有勇敢大胆的追求者,时间久了也受不了她的冷漠态度。

  对于感情,她没兴趣也没信心,听说父亲娶了第六个老婆,真是老当益壮,幸好她和母亲都早已淡忘这号人物,只当是则花边新闻听听。可能是这层阴影,让她始终不太信任男人,但也可能是在她心底还住着一个人,世上能有谁比他温柔纯情,没有人,没有。

  停好车,林忆珊快步走进公司,她是第一个到办公室的人,每天都一样,她总在八点整抵达,提早三十分钟,先做好一切工作预备。

  稍后,同事们陆续走进,招呼说:“早啊~~林主任。”

  “早。”林忆珊一边打文件一边回应,身为企划主任,她随时随地都得动脑想点子。

  “飞跃网路公司”是一家异军突起的网路公司,以交友园地最为热门,除此还有部落格、游戏、信箱、新闻、星座算命等服务。大部分的营收都来自广告商,看准了他们有广大的使用者,宣传效益明显。

  其实他们公司的架构很简单,老板一个,经理一个,主任三个,员工十五个,却创造了全台湾最大的交友网站。企划部在其中显得格外重要,能否一波一波吸引更多人潮,就看企划人员的巧思构想了。

  个性务实的林忆珊,原本也没想过会从事这份工作,大学时她到补习班打工,不小心从课辅老师捞过界到企划部门,发现自己居然颇有创意,从办活动、搞宣传、想口号、改门面到开设各种特别班,每件事她都能点石成金,也因此屡创佳绩。

  她分析过自我特质,在她世界中能改变的不多,但是做个企划人就不一样,她可以织梦、可以许愿,不用像灰姑娘痴痴等待王子或仙女,她自己就可以创造出美好结局。

  而今她很喜欢自己的工作,虽然劳心劳力、压榨脑汁,但是每当企划案被实行,那种畅快的感觉是会上瘾的!即使现实生活没那么顺心如意,但企划案就是她的理想投射,一切都得到了安慰。

  在公司规定下,每个员工都得有个交友档案,算是身体力行、活络市场。林忆珊也得乖乖地上传照片,填写基本资料,让想认识她的人来留言,可是她从来都不回应,算是很不合作的一个使用者。

  拜托,那些留言内容都是爱装熟、爱耍恶心,爱用火星文,她实在不懂这样也能交到朋友、谈起恋爱?但话说回来,若没有这些寂寞的灵魂,他们公司也无法存在。

  在这忧郁的周一,上班已是件苦差事,大家长蔡老板偏偏还要开个重大会议,叨叨絮絮说些让人心情沉重的话题——

  “各位都知道,我们需要大笔外资投入,否则营运上会很不妙,正所谓商场如战场,要是我们缺资金的消息传出去,绝对是兵败如山倒……”

  这件事已经提了不只一次,大家心里有数,因为前阵子有个大股东抽资,搞得蔡老板周转不灵,差点发不出薪水,现在虽然稍微回稳,还是得快快寻求金主。毕竟网路世界中强者恒强、弱者恒弱,若不砸下银子、推陈出新,使用者很快就会觉得腻了,广告厂商撒手得更是迅速无比。

  蔡老板说完这令人忧心的现况,继而宣布振奋人心的消息:“在此我要向各位报告,凭着我的人脉和诚意,已经接洽到擎宇集团的管理阶层,他们很有可能会投资我们公司。但是大家不用担心,一切营运照常,没有人会被开除或调职,他们完全信任我们的专业能力,纯投资,不干涉。”

  擎宇集团!一听到这四个字,林忆珊全身一震,手边文件散落一地,脸色也转为苍白慌张。众人都惊讶望向她,心想这位企划主任是开国元老之一,表现优异有目共睹,今天是怎么了?大姨妈忽然来了还是太久没来?

  林忆珊捡起档案夹,连忙致歉:“对不起,请继续、请继续!”

  蔡老板送给她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微笑,继续说明,如果得到该财团的金援,大家的责任更重大,公司称霸全球指日可待云云,但首要之计还是要博得金主青睐,因此该写报告的、该提企划的、甚至该整容的,都该皮绷紧一点了!

  林忆珊边听边做笔记,表面专注镇定,内心已经风雨交加,这些年来,她一直留意“擎宇集团”的动向,也听说他们有进军网路界的计划,但没想到就这么巧,竟变成她公司的救星。

  据媒体报导,赵永伦现任集团总经理,稳坐第二把交椅,只等父亲退休即将继承,业界普遍看好他的能力和智慧。此外他的情感生活也备受瞩目,曾有几位豪门千金跟他走得很近,大家都说好事将近了,但始终就差那么临门一脚。

  林忆珊对此并不惊讶,都已经十年了,他们那段青涩恋曲只适合回忆,当初她把话说得那么绝,是她自己决定这么做的,要分就分个干净,她受不了痴痴的期盼,更不愿看感情逐渐枯萎。

  十年后的今天,她不能失去这份工作,不能看公司陷入危机,那等于是她自己的危机,因此最聪明的作法就是:公事公办!

  蔡老板说得口水都快流满地,终于大致倾诉完他的心声,随即分配振兴大业的工作,从业务、总务、会计到公关,都有一份关于生死存亡的终极任务,当然,企划是最重要的一环。

  “林主任,你没问题吧?”蔡老板满怀期待地问。

  “当然,请放心。”林忆珊回答得义不容辞,她有义务也有能力去做到最好。

  “好,散会!大家Go、Go、Go!”蔡老板自以为很幽默地激励众人,员工们也只好挤出啦啦队员般灿烂的笑容。

  林忆珊抱起档案夹,缓缓走回自己的办公桌,面对电脑打了几个字,然后就动弹不了,喔天,她得赶快平静下来!

  这十年间,她虽然不曾和赵永伦联系,却跟他的妹妹保持往来。赵永洁大多时候都待在国外,常用email寄上最新作品的连结,虽然林忆珊大部分都看不懂,仍会回信恭喜她的新创意,每次赵永洁回台也会找林忆珊聚餐,两人的个性和发展是那么不同,却能成为互相欣赏的好友,若在同一领域或许反而做不到。

  除此之外,每年的七月二十三日,她都会收到一个没有署名的包裹,里面有张生日卡片,但是什么也没写,还有一些特别的礼物。像是一只能看到纽约和台湾时间的手表,一本世界地图,一条心型项炼,一瓶茉莉花香水,毕业那年她收到一个名牌公事包,去年则是一套海洋音乐,那些被现场收录的浪声、风声,简直要把她整颗心带回从前。

  对于这些为她挑选的礼物,她很喜欢也很想拿来用,但该放下的就是要放下,她不能在原地留恋,她也知道是谁送来的,猜都不用猜。但是她从来不回应,只是收进一个纸箱内,有时拿出来看一看,让心痛一痛,有时还掉几颗眼泪,这样应该就算回礼了吧?

  这些年来,她不是没有人追,但是她忙着念书和赚钱,根本没时间约会恋爱,更别提什么结婚生子了,那些都太遥远、太梦幻,她想她会就这么孤单一辈子。偶尔回忆初恋,是她生活中唯一的浪漫,想想她也有过那样灿烂的日子,每天去上班就有了动力,肩上背着贷款也觉得充实。

  你好吗?我很好,希望你比我更好,唯有如此我才能相信,自己当初放手是正确的。

  *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