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5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经过一番交涉协商,终于敲定在一周后,请“擎宇集团”总经理莅临指导,一时间,所有人都战战兢兢,不只要积极准备光明正面的报告,还要彻底美化公司和自己的门面。

  于是乎,盆栽换新、玻璃拆洗、厕所空间艺术,都成了本周工作重点,至于烫发、染发、变发的,还有打玻尿酸、肉毒杆菌的,效果都一一出现在女同事们身上,以及几个早就被怀疑是同志的男同事。

  万众期盼下,大日子终于来到,约定下午两点的时间还没到,风暴已经席卷开来。

  “赵家少东就快来了,我得赶快去补妆!”

  “我新剪的头发会不会很怪?”

  “等一下谁要端茶送点心?抽签好了,最公平!”

  公司里所有女性同仁不管已婚未婚、年轻年长,全都陷入一种歇斯底里的恐慌,仿佛王子要来选妃,人人有希望,个个没把握。

  几个平常就很注重打扮的男同事,这下也不管会被贴上标签,都挤在洗手间里打理自己的仪表。

  “林主任,你要不要补个口红?”总机小妹拿出化妆包问。

  “不用了。”林忆珊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模样,短发淡妆、衬衫长裤,瘦巴巴的又不高挑,还有什么好改变的?这十年来,赵永伦看过的美女没有上万也有成千,她既然比不过人家就干脆做自己吧。

  贵客来临前,蔡老板做最后喊话:“大家记住,微笑、亲切、有礼,公司的未来就在今朝!”

  “是~~”员工们齐声回答,内心充满豪情壮志,今日表现若能让赵总经理满意,不只公司从此金袍加身,说不定自己还有机会步入豪门呢!

  午后两点十分,在司机恭敬开门后,身穿名牌西装的赵永伦从宾士车走下,后面还有两台宾士休旅车,里头分别是他的助理、秘书、保镳等,浩浩荡荡的有十多人,就算王子差不多也就这阵仗了。

  哇~~大家眼前忽然金光闪闪,仿佛看到一个金块做成的男人在走路,有谁会不想吞了他?于是乎众人簇拥而上,又是鞠躬又是问候,男的大力推崇,女的大放电眼。

  林忆珊知道自己没什么可看性,谄媚的本事也比不上人家,于是她站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默默观察初恋情人而今的模样,不知岁月在他身上留下了怎样痕迹?

  他一样是那么高大,但身材不再削瘦,显得健壮许多,短发剪得相当俐落,戴着一副粗框眼镜,穿着正式却不减时尚,显然他也知道自己是“擎宇集团”的招牌,时时受到媒体注目,自然要保持形象。

  他看起来就是个成功的大人物,习惯旁人的崇拜和逢迎,这是十年来他们最接近的距离,感觉却像有条银河隔在两人之间,几万光年都跨越不过去。就在这时,她才真正向初恋告别,是的,他们都回不去当年了,所以放下吧,那份依恋、那份不舍,都该放下了。

  “赵总经理,多谢您大驾光临,本公司真是蓬摹生辉、光荣无比!”蔡老板笑得眯眯眼更眯了,仿佛金条、金块、金砖已从天而降,闪亮得让人睁不开眼。

  “蔡老板,你好。”赵永伦点个头,无意握手言欢,脸上没半点笑意,让人看了心生一阵寒意。

  “您好,麻烦请这边走。”蔡老板虽然心情很嗨,仍看得出金主不喜欢应酬,干脆直接进入正题,他带领贵客们走入会议室。“赵总经理请坐,我们的报告即将开始,还请您多多指教、多多批评。”

  “我洗耳恭听。”赵永伦坐下,威严视线扫过众人,每只小鹿都一阵乱撞,心想要是被王子看上该怎么办?有男朋友的就甩了,有老公的就离了,至于有女朋友或老婆的,那就改性又如何。

  林忆珊仍站在角落,心想他已不认得她,这样很好,否则她该怎么上台说话?

  会议开始了,老板、经理、主任都轮番上阵,使出浑身解数要让赵永伦相信,选择飞跃网路绝对是有百利而无一害。身为企划主任,林忆珊也得提出计划报告,但她不知自己到底说了什么?总之她还能平静进退,已经相当值得自傲了。

  十年前和十年后,她的处境总是矮他一截,以前她是伺候他们家的佣人,现在则想尽办法要拜托他投资,好无奈的感觉,不知她何时才能跟他平起平坐?

  听完简报,赵永伦在助理耳边说了几句话,随即站起身点个头,在秘书和保镳簇拥下离开。

  飞跃网路全体同仁都不懂,赵永伦大金主这种表现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如果不给他们一个答案,大家心中小鹿可是会一头撞死的。

  看来年轻有为的男助理作出了解答:“我们总经理很满意贵公司的说明会,请等我们内部商讨过后,再给予贵公司回应,多谢大家的用心和努力。”

  大人物果然是大人物,用不着自己开口,就有属下替他说场面话,苏老板只得陪笑说:“那么我们静待佳音,如果有什么还需要补充说明的,请一定要让我们知道,我们会竭尽所能的。”

  赵永伦直接走向大楼门口,一时间大家又像王子背后的护卫队,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步伐前进,没办法,人家是金主兼王子,吸引力浑然天成。

  林忆珊走在最后头,忽然觉得奇怪,怎么有风吹过的感觉?在这栋中央空调的办公大楼内,她从来不曾感觉有什么风,但很快的她领悟过来,那是她的心多了个缺口,所以会有风吹过的感觉,空空荡荡的,她心上已经无人。

  *

  人生永远峰回路转,否则又怎能说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当赵永伦在众人拥簇下走到大门口,忽然改变了主意,转过身走进护卫队中,众人随即退出一条路,惊讶万分的看着这位金主,居然主动向一个小小的主任招呼——

  “好久不见,林主任,你好。”赵永伦的声音不大不小,刚好让旁边的人都听得到。

  情节逆转三千六百度,不只大家找不回下巴,林忆珊也差点找不回声音,好半天才结结巴巴的说:“赵……赵总经理……您好……”

  十年不见,如此寒暄多么客气,多么疏远,她曾幻想过他们重逢的画面,可能是在异国的街道,可能是在月下的海滩,但从来没想过会是在公司大门口。

  “林主任,你认识赵总经理?”蔡老板双眼瞪得比金鱼还大,再大一点的话可能就要爆开了。

  四周好奇眼光如箭射来,林忆珊肩上顿时压力百倍。“呃……算认识,不过很久没见面……我以为赵总经理不记得我了。”她是真的这么认为,多年来杳无音讯,他的生活又那样充实忙碌,何必记得一个平凡的小女佣?

  “是吗?这么巧?!”蔡老板使了个眼色,责怪林忆珊怎么不早说?至少也可套个交情。

  赵永伦的微笑耐人寻味,声音更是亲切得诡异,一改之前的冷淡态度。“林主任做事相当认真,我对她印象深刻,只怕她已经忘记我了。”

  “赵总经理您真是爱说笑,哈哈!”蔡老板连忙攀关系说:“林主任是我们公司的开国元老,没有她就没有如今的局面,您真有眼光,看得出她的能力极佳,我也是非常欣赏她呀!”

  赵永伦点个头回应,视线仍未离开林忆珊身上,她已经变了,却又像一点都没变。苗条的身躯穿起西式裤装,流露上班女郎的干练,仍是一头小男孩似的短发,搭配一脸清爽的淡妆,在众人之中显得低调却格外突出,仍是那样紧紧抓住他的目光。

  “多谢夸奖。”林忆珊忽然又觉得没有风了,她心上满满的都是回忆的重量,只怕自己会承受不住。

  “那么,后会有期了。”打过招呼,赵永伦往外走去,保镳替他开门,秘书替他拿公文,助理替他接电话,众人在引颈期盼他的下一个指令。

  多么尊贵的一位王子呀,飞跃网路的员工都在内心叹息,若能得到他关爱的眼神,这辈子大概就没啥遗憾了。

  一送走贵宾,气氛从童话转为现实,包括蔡老板在内,所有同事一起转过头,用怨灵般的眼神瞪住林忆珊——

  “林主任,请问你是怎么认识这位王子的呀?”

  林忆珊淡淡解释:“很久以前,我在他们家的别墅打过工,就这么简单。”

  “是喔,没有半点擦枪走火吗?”

  “瞧我这副模样,他哪看得上我?”她双手一摆,耸耸肩,不惜自我羞辱,以免引来众怒。

  “很难说啊,男人都是不长眼的。”大家对这句话深表赞同,好男人似乎总是傻呼呼的,被一些不怎么样的女人给抢去,让旁人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林忆珊不得不为自己澄清。“拜托!我已经十年没看到他了,这次真的是偶遇。”

  “哼哼哼!最好是这样,要是旧情重燃却没让我们知道,后果你应该很清楚吧?”

  “是是是~~”林忆珊不敌众人怨念,只得低姿态求饶。条件好的男人就是这么抢手,万一他挑的对象让人跌破眼镜,那更是大大的不可饶恕!

  *

  下班后,林忆珊开车回家,沿途不听音乐,她讨厌情歌,总唱出她不想面对的心事。

  打开家门,桌上有温热的饭菜,但母亲不在家,今天是周三,应该是去当环保志工吧!社区里有个志工队,帮忙做垃圾分类、厨余回收,每年还有两次自强活动,母亲因此认识很多好朋友。

  相较起来,她这个做女儿的虽是年轻人,生活却单调得可悲,除了工作就是回家,没别的地方去。

  她坐到桌前,心想应该吃点东西补充力气,但拿起筷子就是手软,只能随便喝碗汤,就像抹游魂似的飘到藤椅上,打开电视机,让声音和影像来充填她的空虚。

  平常她不是这样的,但在这个再见到初恋情人的重大日子,就让她稍稍颓废一下吧。

  九点半,林紫菱才回到家,看到桌上的饭菜就问女儿:“珊珊,你怎么吃那么少?你几乎没吃嘛!”

  “夏天没什么胃口。”林忆珊还摊在藤椅上,整个人虚软无力。

  “真是的,都快被风吹走了,还不吃多一点?是不是中暑啦?等一下我帮你按摩,可别给我哀哀叫!”林紫菱一边把饭菜收进冰箱,一边进行母亲专有的碎碎念权利。

  林忆珊沉默了会儿,提起另一个话题。“妈,我一辈子不嫁,没什么关系吧?反正我有能力,老了只要有存款就好。”

  “我不是强迫你一定要结婚,我只是希望你开心,如果有个人跟你互相照顾、互相珍惜,那妈走的时候也不用牵挂你啦。”林紫菱坐到女儿身边,摸摸她的额头,并没有发烧,反而有点太凉。

  “不会有那个人出现的,他根本不存在。”林忆珊说着赌气的话。

  林紫菱拿绿油精替女儿擦上,一边替她按摩,一边回答:“缘分无法强求,如果真的没有那也就算了,但千万不要等缘分到了,你还闪闪躲躲,怕东怕西的,这样很肉脚喔!”

  林忆珊闭上眼享受母亲的温柔,暂时忘了那些情呀爱的,只希望午夜梦回,别再浮现那人的影子,她确实是个懦弱的肉脚啊……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