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6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生活必须回到常轨,林忆珊对自己说,她比平常更早上班、更晚下班,让自己没有时间多想,工作是她唯一寄托,就是这样,不会有错。

  这天下午,蔡老板走到她桌前,冷不防丢出一个隐形手榴弹。“林主任,擎宇集团还没给我回音,你去问问看。”

  “我?”她大吃一惊。即使天将降大任于本人,也不用这样苦我心志吧?

  “你跟赵总经理比较熟,不派你去难道要我去?”蔡老板虽然不太相信赵永伦跟林忆珊会有啥暧昧,但男女之间总是比较好说话,更何况是旧识,至少也得卖个人情。

  “可是……”林忆珊有苦难言,要是说出她跟赵永伦曾交往过,恐怕会被压榨得更惨。

  “一句话,去不去?”蔡老板的大饼脸接近她,由于两人不是情侣,如此接近还满恐怖的。

  “去。”不去就是辞职,老板不用明说,她也能清楚看到这两个选项。

  蔡老板这下可开心了,眯眯眼中闪烁着星光灿烂,握住她的手大力摇晃,满怀期许的说:“腓力固的!我等你的好消息,不,是全公司都在等你的好消息,我们还能不能混口饭吃,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是……”何必给她戴上这么大一顶高帽子,她又没有大头症。

  等老板走远后,林忆珊打了通电话,也不知自己在心慌个啥劲,按错两次键以后才打通,电话从总机转到助理转到秘书,终于有个严肃的女性可以跟她对话。

  “请问你要见我们总经理有什么事?”对方以一种威严导师的语气问。

  “是关于飞跃网路的投资案,不知可以当面跟赵总经理谈谈吗?”林忆珊表现得也很像个惶恐学生。

  “请问贵姓大名和职称?”

  “林忆珊,飞跃网路企划主任。”

  “请稍候。”线路沉寂了五分钟,没有等候音乐,让人以为电话被丢进黑洞了,一阵沉默煎熬之后,终于那个严肃的声音又出现了:“请于本周五下午五点,到擎宇集团大厅,向柜台接待人员报到。”

  “好的,多谢!我一定准时到。”约定这种时间实在诡异,都快接近周五狂欢夜了,想必是赵总经理忙到只有下班前才有空,但她这个小公司里的小主任又能如何?

  挂上电话,她发现自己的手在发抖,老天,还没单独见面她就这样,见了面不就真要昏倒了?

  旁边同事听到这大消息,纷纷表示极度关切。“林主任,你真的要去见王子?好羡慕喔!”

  “可不可以也带我去?要我当你的司机助理秘书都可以,人家只是想多看他一眼嘛~~”

  “我把我的交友档案印出来,你帮我顺便夹在文件里,拜托拜托了!”

  办公室里一时间春花朵朵开,仿佛春神在他们心中都施展了魔法,却没人想到林忆珊可能跟王子摩擦生热,拜托,如果王子连她都吃得下去,大家都可以飞上枝头当凤凰了!

  “抱歉,这只是公事往来,我没办法帮你们征友。”林忆珊断然拒绝,低着头往洗手间走去,她需要洗个脸镇定下来,她觉得自己的脸快烧起来了。

  几分钟后,冷水奏效了,她在镜中看到自己的模样,跟平常没什么不同,只是那双眼……似乎有一丝期待的火花?不,快熄灭吧!她早已过了那个灼热的年代……

  *

  十三号黑色星期五,林忆珊确定这不是个好日子,一早她的爱车就发不动,原来是电池故障了。通常电池会有两,三年寿命,她才用了一年多就夭折,只好找修车厂来拖吊,顺便做个彻底大检修。这一去不只要花大笔银两,还得等个三、五天才能赎回爱车。

  无奈之余,她忍痛搭计程车上班,因为她不只无法提早到,甚至快要迟到了!

  慌慌忙忙坐定后,她又发现一个悲伤的事实,一封客户的来信害她电脑中毒,必须花许多时间重灌软体,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如此浑浑噩噩度过了大半天,她连母亲的爱心便当也吃不下,只是不断的喝水,紧张得口干舌燥。

  下午四点整,她在公司同仁热烈的欢送下,提着公事包走出大门,奉命前往“擎宇集团”总部,不成功便成仁,明天周末刚好可以在家写辞职信,唉。不过这回她搭计程车的心情稍微好转,因为老板说可以报公帐。

  下了车,她发现自己站在一栋摩天大楼前,感觉像是童话中通天的城堡,但她没有什么屠龙的宝剑,只有一颗忐忑不安的心。

  进了大厅,宽阔得像是国际级棒球场,幸好柜台的招牌也大得像记分板,林忆珊才能顺利上前问:“不好意思,我有预约,想见赵总经理。”

  “请问贵姓大名?有没有名片或证件?”接待小姐客气地问。

  “我是飞跃网路的企划主任,林忆珊。”

  林忆珊拿出名片,接待小姐接过去一看,又打了几个电话请示,才确认说:“林主任,麻烦你稍等,刘秘书会来带你过去。”

  “多谢。”林忆珊心想又通过了一关,距离赵永伦应该不远了。

  没多久,一个身穿黑色套装的中年女士走上前,显然就是刘秘书了,她看来一脸严肃端庄,仿佛私立教会女校校长。

  “跟我来。”刘秘书没多说什么,转身就走向电梯。

  “麻烦你了。”林忆珊跟在背后,半句话也不敢多说,想必这位就是接她电话的人,果然人如其声,一板一眼的,让人肃然起敬。

  那天她注意到赵永伦的随行人员,包括助理秘书司机保镖等,不是男人就是中年女性,显然他完全排除让年轻女子在身边,这种企业家并不多见,公私分明到有点神经质,大少爷不愧是大少爷。

  搭了电梯,来到顶楼办公室门口,刘秘书只说了句:“你自己进去就可以了。”

  “好的,谢谢。”林忆珊表面还算镇定,全身却紧绷得像根快爆开的弓弦。

  一进门,在宽敞如会议厅的豪华空间内,她的视线扫过全场却没看到赵永伦,反而有个红发绿眼的男子,正对她嘻嘻笑着。

  这是哪号人物?怎会在赵永伦的办公室里?她还没来得及问,对方已伸出双手拥抱她,用英文惊呼道:“噢我的天,你就是珊珊?我们是第一次见面,但我们已经见过面了,真高兴我们终于碰面了!”

  “抱歉,请问你是哪位?”林忆珊更加僵硬了,摊抱对外国人或许是种礼仪,但她很难让自己习惯,只好缓缓退后一步,尽量不要失礼。

  另外她也觉得奇怪,这个陌生人怎么会喊她珊珊?除非是母亲或很熟的朋友,才会如此呼唤她。

  她的退却并未降低红发男子的热情,他继续用高昂的语气说:“你记得吗?十年前在”eo家,我透过电脑见过你!”

  ”eo是赵永伦的英文名字,林忆珊从报章杂志早已得知,至于电脑……啊她想起来了,在那个炎热夏日,她第一次打扫少爷的房间,桌上的笔记型电脑忽然开口对她说话,她还记得少爷说过对方是他的好友,谁知今天居然从回忆跑出来,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

  这时赵永伦终于出现,他从隔壁房间走出来,发梢还有几颗水滴,显然那房间是他的休息室,而他刚刚才洗了个脸。

  性感,是她唯一想到的形容词,但是她宁可咬舌也不愿说出来。

  “大卫!你怎么还没走?放开你的手!”赵永伦简直不敢相信,他一直思念而无法触碰的人儿,此刻居然被他的好友抱在怀里!

  大卫乖乖照办,仿佛做错事被当场抓到,却还是振振有词:“拜托!我怎么能错过这十年后的相逢?你竟然想把我赶走,太没礼貌了!”

  “我们要谈公事,请你不要打扰。”其实先前赵永伦已要求大卫离开,谁知他去洗把脸的时候,这家伙继续留在办公室,还乘机做出让他嫉妒到要死的举动。

  “至少要帮我们介绍一下,求你!”大卫那神情仿佛癌症末期病人,如果不成全他这个愿望,怕就要吐血身亡、含恨而死。

  赵永伦瞪了好友一眼,心不甘情不愿地说:“这位是大卫,华顿药厂总裁,这位是林忆珊,飞跃网路公司的企划主任。”

  林忆珊听过这家药厂大名,从安眠药、染发剂到威而钢都有生产,不愧是赵永伦的好朋友,往来都是权贵显要。但很奇妙的是,这位总裁似乎很爱耍宝,若改行当谐星应该也会成功。

  大卫伸手拨拨头发,姿态潇洒而自傲。“亲爱的珊珊,十年前我就要”eo帮我们介绍,他却不肯答应,其实他很没信心,怕你会选择我!”

  “够了,大卫,你今天说太多话了!”赵永伦连忙制止好友,否则他的面子要往哪儿摆?

  林忆珊笑了,原本她紧张得快昏倒,现在稍微放松下来。“你真风趣。”

  “大卫,我再说最后一次,请你立刻离开。”赵永伦的脸色已经臭得可以熏死人。

  “我只有最后一个问题,现在我们终于认识了,你说,你要选择我还是他?”大卫拍拍胸膛,做出自信满满状。

  既然对方这么入戏,林忆珊也发挥幽默感,故作正经说:“不,我不能破坏你们宝贵的友情,我宁愿选择孤独。”

  “噢~~你真是太温柔了,难怪”eo一直忘不了你。”大卫摇摇头,语气感叹。“我猜你不知道,他每次遇到一个可能发展的对象,就会拿她们跟你做比较,结论则是那些女人都不怎么样。”

  “闭嘴!”赵永伦怪自己误交损友,简直到了天怒人怨的地步。

  林忆珊只是微笑,并不相信这番说词,大卫显然是个爱说笑的人,或许听赵永伦提过一些从前的事,就自以为浪漫的渲染了起来,没关系,这样也挺让人安慰的。

  “大卫,你这次来出差应该很忙吧,快点去工作!”任凭多年深厚交情,赵永伦不能再容忍这家伙放肆下去。

  “我不忙,我是来度假的,你搞错了。”大卫对他眨眨眼,贼笑得很明显。

  “不管怎样,请你立刻离开我的视线。”赵永伦亲自替他开门,不客气的下了逐客令。

  虽然被人驱逐,大街心情仍是相当愉快,抛给林忆珊一个飞吻。“我们很快会再见面的!”

  “Bye~~下次见。”她不介意再看到这个人,他让空气都变成耀眼的橙色,多好。如果用颜色来形容一个人,赵永伦应该是蓝色,而她是灰色吧。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