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6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门一关,剩下他们两人,气温霎时陡降,没有谐星没有润滑剂,他们之间干涩得说不出话。

  “不好意思,我这个朋友有点疯狂。请坐,请用茶。”赵永伦身为主人,理当招待客人,他虽不想表现得太客套,却也找不出亲近的方法。

  两人隔着一段有点夸张的距离,各自坐在沙发一角,端起已变温的龙井茶,缓缓喝了几口,才发现自己的喉咙多么干渴。

  她想起此行任务,只得勉强自己开口:“是这样的,我们全公司上下,都很期待贵公司的回答,所以派我来了解一下,如果有什么需要再做沟通的,请尽管说。”

  她的说词如此公式化,他也好不到哪儿去。“抱歉还让你跑一趟,事实上我们的研究团队已经有了结论,下个月完成报告后,就会召开记者会,宣布投资飞跃网路的计划。”

  “真的吗?多谢。”太好了,这下她能回去交差了,否则蔡老板大概会要她的人头。

  沉默忽然降临,既然公事说完了,两人还有什么好说?但若就这样结束,似乎又有点失礼?

  他努力地想了想,终于找到一个有关联的话题:“对了,你们公司的网站设计做得很活泼,使用方式也平易近人,我看过你的交友档案,但是你不太合作,从来不回应别人的留言。”

  多年来,他始终留意她的动向,当然妹妹也提供了他不少消息,像是她推甄上了第一志愿、高分考上研究所、进入网路公司上班等等,他从未远离她的世界,仍默默替她开心、给她祝福。

  “呃……这……”她顿时觉得好糗,心想不会吧,他怎会特地去看她的档案,那些资料她都乱填一通,还有那些留言都很蠢耶!

  “为了更了解你们的运作,我也登记了一个档案,不过我没上传照片,我的匿称是西瓜汁学长。”

  “这名字……很特别。”她明白其中涵义,却得假装不懂。当年在游泳池畔,她给他送去的就是西瓜汁,后来他要求她别叫少爷,要叫学长。那些回忆多甜蜜,但她选择深藏心中,真的没必要再提起。

  他的试探得不到正面回应,心想或许她早已淡忘,而他也无法强求,于是气氛又转为低迷。

  静默中,他望向落地窗。“外头下雨了,我送你。”

  “不用了。”她打算搭公车回家,慢慢的晃荡、静静的沉淀。

  “我一定要送你。”他渴望为她做点什么,即使只是这种小事。

  “真的不用。”她不愿他这么做,她已不是他的女友,不用他送她回家。

  “这么久没见,我们别争也别吵了,好吗?”他低沉笑了,对她那倔强表情又感慨又怀念,记忆中就是这张骄傲的小脸,让他魂牵梦萦了许多年。

  他的笑声回荡在她心头,不禁点了个头,她无法对这笑容摇头,当初她曾劝他要多笑,女孩子看到他笑一定难以拒绝,看来他是有听进她的话呢。

  *

  雨丝飘扬,赵永伦打开雨刷,很快能看清眼前方向,如果人心也这么容易看清楚该多好,此时他和她不过三十公分的距离,怎么还像是隔着三千万公里。

  难得坐上高级轿车,林忆珊应该觉得舒适,但她浑身不对劲,现在情况是怎样?电台的DJ莫非都有读心术?居然放起一首这样的歌——

  “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

  两人越发沉默,简直心跳快一点都能听得到,明明路程就不长,她却坐如针毡,甚至想跳车。

  “对了,你母亲这几年来好吗?”他试着打破僵局。

  “嗯,她除了做家庭代工,还去参加社区活动,很会安排自己的生活。”

  他点点头,挣扎片刻,才让自己问出最想问的问题:“你呢?你好吗?”

  “我当然很好。”她回答得太快,有点虚张声势。

  “这十年,我寄了一些礼物给你,很抱歉,没有遵照当初的约定。”

  “喔~~原来是你寄的。”她做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暗自佩服自己的演技。

  “都是些很无聊的礼物,如果留着占空间,你可以丢掉。”

  “那些东西不适合我用,所以我都送人了,还有你给我的那台电脑已经坏了,我就交给垃圾车回收。”如果说谎会下地狱,她应该已经身在其中,只有老天明了她内心的煎熬。

  “喔,那很好。”最后一丝星光也灭了,夜空中只剩让人窒息的黑暗。

  车子开到巷口,他们约会的老地方,也是最后分开的地方,他踩下煞车,现在还能说什么?她已经不是当年的她,而他独自留在原地,还要等下去吗?

  “谢谢你送我,那我先回去了。”她礼貌致谢。

  “还不到三十分钟呢!”他忽然说。

  “什么?”她随即会意过来,当初他们总在这巷口说半小时的傻话,到了十点才依依不舍地分开。

  他没看到她的表情变化,只是望着窗外雨滴,猜想可能她已云淡风轻,什么都放下了,只有他还守着这些点点滴滴,在心冷的时候独自取暖。

  “没事,这儿有把伞,你拿去用。”无论如何,他总不舍让她淋雨。

  “不用了,再见。”她不能再欠他,即使只是把伞。白娘子就是借了把伞,跟许生一场欢爱终是空,落得被镇在雷峰塔下的命运。她什么也怕,什么也不敢要,只躲在自己安全的小世界。

  看她转身跑进雨中,他迟疑着是否该追上去,他有一个送伞的好借口,却没有勇气去触碰过往的伤痛,就这样吧,就这样吧……

  *

  当晚,赵永伦开车来到海边,他没撑伞,让雨丝洒在他脸上、身上,也许可以洗去一些感伤。都三十岁的男人了,是不该那么天真了,人家都往前大步走远了,他还痴痴等什么?

  当初那家餐厅已经结束营业,门口贴着「顶让”两字。他望着那张红字条许久,心想也是,餐厅可以顶让,心中的位子也可以,换个新人或许有新气象。

  雨中一切都是朦胧的,就像往事,总带点不真切的感觉,他脑中常浮现一幅画面,他们在这间餐厅谱出定情之吻,那晚的浪花声一直没离开他的耳畔,每当夜深人静,他会想起当年的他和她,以及那段夏日的回忆。

  告别时她说不要再有联系,从此两人真的断了音讯,各自悲欢各自离合,但他就是无法把她忘怀。虽然他尝试着去恋爱、去交女朋友,但走遍世界各地,不管见过多少美女,他始终找不到像她这样的女人,明明很柔弱却又表现得坚强,在温顺底下却又藏着傲气,有如万花筒让他看不分明。

  究竟她的真面目是什么?为何让他始终牵挂在心头?他不由自主地想疼惜她、想了解她,可惜总找不到迷宫的入口。

  雨势渐大,他抬起头让雨水冲去,告诉自己忘了吧。既然她连那些礼物都不愿保存,既然她淡漠得像两人不曾相爱过,他还守着这些回忆做什么?

  夜深了,他开车回到市区,他买了一户大楼住宅,住在最顶楼可以看到繁华夜景,但他很少欣赏,怕万家灯火显得自己更寂寞。回到住处后,他洗了个澡,倒了杯白兰地,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

  手机忽然响起,打破满室寂静,他接起来一听,原来是他的宝贝妹妹,一开口就毫不谦虚地说:“哈啰!我是集才女和美女于一身的赵永洁!”

  这声音有点刺耳,未免太开心了吧?赵永伦苦笑一下。“双倍美女,有什么事找我?”

  “我刚下飞机,要跟朋友去唱歌。你来不来?”

  “不用算我这一份,我唱歌不好听,新歌也都不认识。”淋过雨之后声音有点哑,虽然还不至于感冒,但憔悴的神色总是不便见人。

  “好吧,至少抽出时间跟我吃顿饭!”赵永洁知道哥哥是个工作狂,跟她认识的某人一模一样,好像工作可以陪他们上床似的,真无趣。

  “嗯,周末如何?”他回国后都是自己吃饭,连应酬也不想出席,他封闭自己太久了。

  “就这么决定,周六晚上给我空出来!”赵永洁以妹妹专有的任性要求道。

  “是~~”他笑了笑,声音却有点沉重。“你这次回来做什么?”

  “有两场展览和表演,还有当然要谈场恋爱喽!”

  真佩服这个妹妹,失恋后擦擦眼泪又往前冲,赵永伦忽然想到一个好主意。“对了,我想让你认识一个朋友,大卫,以前我就跟你提过的,他刚好人也在台湾。”

  “好哇~~不过我们先约出来吃饭,别把大卫带来,知道吗?”赵永洁有个十年计划,需要两位主角出现,至于她自己的故事,她自己会搞定。

  “知道了,到时见。”

  “Good  Night~~”赵永洁挂上电话,赶紧又打起另外一通,嘿嘿,做到这程度,真可以拿个好人好事代表了。

  赵永伦放下手机,拿着酒杯走到窗前,夜空仍是细雨绵绵,看不到任何一颗星,想许愿只是奢望,在这样一个冷清夜里,思念都变得伤人……

  *

  夜里,林忆珊因为不舒服而醒来,感觉自己像是发烧了,只不过一点小雨,她居然就发烧了,她真不愿相信自己有这么娇弱。

  是回忆太多,在她脑子里暴动,才会烧成这样吧。告别旧爱,究竟需要多少次?十年前就说过再见,怎么现在还要再痛一次?拜托饶了她,别再来了,算她怕了行不行?

  午夜时分,手机响起,是好久不见的赵永洁,声音快乐得让人更头痛——

  “哈啰~~我刚下飞机,周末一起吃顿饭吧!”

  上次她们见面是两年前,赵永洁在台北开个人画展,林忆珊当然要捧场,而今天真是碰巧,老天竟然安排这对兄妹轮流来轰炸她。

  “你回来了,坐长途飞机累不累?”林忆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来正常,一个发烧的人很容易说错话,说不定连真心话都会说,像是我好伤心我好难过我快不行了……

  “小意思啦,我这个人只要想开心,随时都能开心,等一下还要去唱KTV呢!反正我们约周六晚上,就这么说定喽!”赵永洁听出好友不太对劲,但是并不点破,林忆珊是个骄傲的女人,除非她主动示弱,否则同情她只是侮辱她。

  “嗯,这次你会待多久?”如同往常,林忆珊不会说出内心感受,她习惯一切都自己承担。

  “应该会比较久,至少谈个恋爱才走,哈哈!”赵永洁交过几个男朋友自己都数不清了,反正地球是圆的,说不定还会绕回初恋,那应该也挺好玩的。

  “那就祝福你了。”林忆珊由衷佩服她的百战不挠,她们俩其实个性相差甚远,这些年却能保持联系,也算一种奇妙的缘分。

  “你呢?有没有让人嫉妒的对象出现了?”赵永洁提过好几次要帮忙介绍,但是林忆珊总不屈从,眼看她的好朋友虚度青春,她再不想想办法怎么行?

  “工作就是我的情人。”

  “每次都这样回答,太老套了,下次一定要换个新的,好吧,早点睡,再联络喽!”

  “嗯,掰。”挂上手机,林忆珊闭上眼,她知道自己需要休息,却怎么也睡不着,原本一沾枕就入睡的体质,在今夜变得相当反常。

  爬下床,她从床底拉出一个纸箱,那是她的宝物盒,装着闪闪发亮的回忆。

  十岁的笔记型电脑,九岁的手表,八岁的地图,七岁的项炼,六岁……这些礼物她都一一做了纪录,记得它们的年纪和特征,陪她度过悲伤或欢乐时光。

  窗外小雨继续飘扬,窗内有人细数往事,这夜她并不寂寞,有这么多爱的礼物围绕,还能听到那个夏夜的海浪声,还能微笑着抹去眼角的泪……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