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7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周六傍晚,林忆珊的感冒好了七、八分,看看镜中的自己应该还能见人,不过她不打算开车出门,在这种随时会头昏脑胀的时候,她怕自己把车开上安全岛。

  于是她搭上公车赴约,回温一下过去的感受,公车摇摇晃晃,她的心情也起起伏伏。

  来到约定的地点,是一家五星级饭店,林忆珊从未来过却觉浔很熟悉,记得十七岁那年,她曾在公车上看过这家饭店,也看到赵家一家人走进饭店,想来这是他们喜爱的用餐地点,赵永洁才会特别约定在此。

  当年她作梦也想不到,自己能有机会走进这家饭店,而今站在饭店门口,不禁百感交集。

  服务生上前招呼。“您好,请问要住宿还是用餐?有订位吗?”

  “春风餐厅,得意包厢。”林忆珊轻轻回答。

  赵永洁如今也是个名人,当然注重隐私,除了身为“擎宇集团文教基金会”的负责人,她自己也是一流的美术设计师。多年来她没有忘了台湾,也没有忘了故乡的亲友,尤其是林忆珊,两人一个热一个冷,一个浪漫一个实际,却撞击出最真实的友情,欣赏彼此的差异也是种乐趣。

  “好的,请跟我来。”

  服务生恭敬地带她走进包厢,然而,她看到的不只是好友赵永洁,还有好友的哥哥!

  “你怎么也来了?”

  “你怎么也来了?”

  两人异口同声指着对方问,随即领悟,原来是赵永洁的诡计,除了她还有谁会做这种事?十年前她就爱作媒,十年后依然没变!

  “没错,今天的聚会就叫做相亲是也。”赵永洁笑呵呵望着他们俩,大快人心,这两个家伙在电话中都有感冒的症状,最好凑在一起互相感染,越发烧越美丽。

  “永洁你别闹了!”赵永伦教训妹妹,但不是很严厉,对于这位赵家公主,没人拿她有办法。

  果然,赵永洁一副天塌下来也有别人挡的轻松态度,招呼脸色沉重的两人说:“唉呦~~先坐下来,再怎么样也得吃饭咩!我已经叫好整桌的菜,你们就当可怜我,陪我吃吃饭,不会少一块肉的。”

  林忆珊暗自叹息,果然宴无好宴,今天怕是难以全身而退了。

  说到点菜,原本是件推来推去,你客气我推辞的举动,但今天进行得非常爽快,因为赵永洁全权做了决定。桌上迅速出现多道台菜,有烧酒鸡、猪脚面线、芝麻虾球、糖醋草鱼、什锦卤菜、炸花枝丸、金瓜米粉、红蟳米糕、杏仁豆腐等,菜色多、豌盘大,足以喂饱一打士兵。

  “我连作梦都梦到这些菜,妈呀~~太美味了!”赵永洁边吃边赞叹,在欧美哪有这些好滋味?真是想死她了!

  林忆珊听了一笑,人生似乎总是走回原点,环游世界之后才会想念家乡味,过尽千帆皆不是,唯有最初的才是最美。

  熟悉的食物拉近了许久不见的距离,话匣子也随之打开来,仿佛回到十年前,三个人都正值青春,未来有无限可能,那是多么纯真的年代。

  大快朵颐,畅谈往事之余,赵永洁忽然想到一件难忘的事。“对了,当时从我房间窗口,常常会看到某人接送某人,还有几次抱抱和亲亲,我都算得一清二楚。”

  那两个某人如今就在她面前,一个脸红一个咳嗽,赵永洁看得相当满意,拍拍手说:“好啦,你们就复合吧!不然我老是牵挂着你们,媒人红包就免了,记得找我设计婚礼场地就好。”

  她说得简单,可知现实多困难?林忆珊咳嗽两声说:“永洁,我跟你哥现在只有公事上的往来。”

  赵永洁立刻转向那无能的哥哥。“哥你在搞什么?回国到现在还没有半点进展?你太让我失望了,亏我还给你那么多线索!”

  “请不要过度关心我的感情生活,你自己应该就已经够忙了。”赵永伦冷冷回答。

  身为赵家的公主,赵永洁身后总有一串疯狂追求者,不管是为她的才华、美貌或财富,她的恋爱名册上就是有数不完的对象。

  “唉,我真的是看不下去了,你们明明落花流水都有意,干么搞得天涯海角不相见?古人有云,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花落空折枝,你们这么聪明怎么会不懂呢?”赵永洁不常用到中文,一有机会就要多卖弄几句成语。

  剧情发展越来越难预料,林忆珊怕自己应付不了,站起身推开椅子。“抱歉,我想起来还有点事要办,我先走一步。”

  “等等!”赵永伦和赵永洁齐声喊道,而后交换默契的一眼,看来他们都很想挽留某人。

  “我会去付帐的。”林忆珊被他们兄妹俩吓了一跳。

  “不是啦~~哈哈!”赵永洁被她的回应逗得大笑。“付帐是我哥的专利,你不能跟他抢。”

  “下行,你回国,我应该请客。”林忆珊很坚持这点。

  “其实我已经买单了。”赵永伦不动声色地说,心想开玩笑,一个是他初恋情人,一个是他妹妹,怎能剥夺他这份权利?

  “多少钱?我给你。”林忆珊二话不说,拿出皮夹数钱。

  “我不会收的。”他真不知该生气还是疼惜,这女人为何总是倔强?这举动一点都不可爱,在他心中却只更添怜惜。

  “我就是要给。”她不能再拿他的好处,除了当初的电脑,还有那些生日礼物,她欠他太多太多。

  看两人推来推去,赵永洁实在受不了,拍桌说:“拜托,你们两个真是够了!一个硬、一个强,到底要耗到什么时候,才肯承认你们需要对方?人生苦短,相爱都怕来不及了,还在为这些小事情浪费生命,你们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智商有余,智慧不足!”

  赵永伦和林忆珊僵在当场,这番话直中人心,只是他们都不愿面对,成年人有太多因素要考量。

  “哥,先把大卫的电话号码给我!”赵永洁没忘记自己的福利,伸出手要求。

  赵永伦拿出一张名片,上面有大街所有的联络方式,他相信大卫和永洁会很投缘,他们都是乐观的性情中人,即使谈不了恋爱,也会是谈得来的好友。

  “谢了!这间包厢就留给你们,要吵尽量去吵,不过我先闪人,因为我的时间太宝贵,要用在美好的事物才行。”赵永洁抓起皮包,踩着高跟鞋离去,那身影充满活力热情。

  被留下的两人,面对着才吃到一半的佳肴,忽然想吵也吵不起来。

  相较于赵永洁的爽朗大方,他们确实显得小家子气,十年后第一次共进晚餐,何必搞得那么陌生尴尬?就算情人做不成,朋友问也不用如此客套。

  “不好意思,这次让你破费,下次有机会我请客。”林忆珊终于妥协,有时太骄傲会让彼此都受伤。

  “没问题,对了……你等一下有事吗?”他觉得有件事还没解决,有些话还是得说清楚,只要还有一点点希望,他就不能放弃。

  “有工作。”她唯一的借口,永远的借口。

  “如果不是很赶时间的话,你可以陪我去一个地方吗?”

  “什么地方?”

  “一个我很怀念的地方。”他曾经想回去,却无法单独走入,他需要她的陪伴。

  她大概猜得出来,也因此迟疑了,她很愿意为他做点什么,却怕超出那条危险界线。“这样好吗?”

  “就当陪一个老朋友,散散心而已。”

  她无法拒绝他那柔情的眼,也不再多问,再次搭上他的车,不像上次那样坐立难安,一种熟悉的安详感慢慢回来了。广播放出的仍是缠绵情歌,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也如此,人们永远需要爱情。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