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8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这晚,两人在别墅中共度了缠绵的一夜,他昔日的房间里景物依旧,但他们不再是少爷和女佣,而是一对急于拥有对方却又带点羞涩的恋人。

  “这样可以吗?”

  “嗯……灯光会不会太亮了?”其实今晚有月光,应该就够了吧?

  “可是我想看清楚你的样子。”窗外飘来凉风徐徐,两人之间却是灼热到不行,汗水已湿透床单,更在彼此身上化成小河。

  从以前他就觉得她有种娴静之美,那是他在别的女人身上不曾看过的,她的微笑有如蒙娜丽莎,带给他一种神秘又温柔的感受。此刻两人裸裎相对,他的目光更无法离开她,没想到在她简单中性的穿著底下,是这般柔嫩肌肤、玲珑线条,他像个寻宝的小男孩,四处发掘赞叹。

  “赵永伦,你很讨厌耶!”她仿佛回到十七岁,脸红撒娇如少女,自己都不敢相信。她从来没有这么女性化过,太羞人了!

  他低笑起来,在她胸前造成一阵荡漾,喔天,原来两人“黏”在一起就有这种效果,她深深意识到,从此后她不是一个人了,他的身与心都将与她相牵绊。

  “珊珊,你好可爱、好可爱、好可爱……”他一面赞赏,一面吻过她泛红的娇躯。

  “你刚刚叫我什么?”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应该不是真的吧?

  “珊珊。”他坚定而清楚地再喊一遍,还露出作梦一般满足的笑容。“以前我听厨师这样叫过你,我妹也有这种特权,其实我也好想这么做。”

  “我已经二十七岁了。”她提醒他这铁一般的事实,女孩装可爱可以说是纯真,女人装可爱就未免有点那个。

  “那又怎样?我还希望你叫我伦伦呢!因为叫小伦像小人,叫阿伦像港星,所以我叫你珊珊,你叫我伦伦。”他眼中光彩不太像三十岁的成熟男子,大概只剩五岁心智。

  她呆住许久。“……我真的没办法。”这不只是蠢,而是蠢得吓人。

  “我会慢慢说服你的。”他被她拒绝得很习惯了,总之再接再厉就对了。

  “你想做什么……啊……”她忍不住惊呼,这家伙太贼了,用那种可怕的方法折磨她,根本就是、根本就是……好极了。

  一番上天下地的极乐体验之后,刚复合的恋人们还不想睡,今晚太多高潮情节,他们怎么舍得睡?但是该做的都做了,那么除了身体交流,也来点心灵沟通吧。

  “其实投资你们公司的事,早就有定案了,不用我出面。”他怕直接要求见面会把她吓着,只好迂回再迂回,制造机会让两人碰面。

  “那你干么来吓唬我?”她瞪他一眼,可知她上台报告时压力有多大?

  “只是想再看你一眼,再确认一次,我是不是会心跳到不行。”

  “确认的结果呢?”她抚过他的胸膛,心跳确实强烈。他的身材变得更像个男人,肩膀厚实了,肌肉也健壮了,唯一不变的是他的眼眸,仍闪耀着和当年一样的热情。

  “果然,我没有你是不行的。”他在她耳边呢喃,那声音又性感又酥麻。

  “少来,刚才不是很勇猛吗?”她万万没想到,他不只在学业和事业上有过人之处,连床上也有,未免太没天理。

  “你觉得我很勇猛?”他精神一振,受到莫大鼓舞,精神都抖擞起来了。“要不要再来一次?”

  男人!不分贫富都是一个样,自尊心一膨胀就变得幼稚却又可爱。可惜她被他“整”得全身酸疼,感冒又没完全好,只能先求饶:“我没力气了,等我休息够了再说。”

  “好吧,我来帮你恢复元气。”男子汉大丈夫,怎可虐待心爱的女子?不过没鱼虾也好,他的双手还是在她身上游移,以按摩之名行揩油之实。

  两人躺在同一个枕头上,望着彼此,一会笑一会叹息,深觉人生别无所求。

  “对了,我们的交往可以秘密进行吗?”她终究还是稍有理智,不愿太快引起风波,更怕双方家人无法接受,如果这只是场梦,也希望能作久一点。

  “给我理由。”他不懂,万分不懂,她还有什么理由好闪躲?

  “你明知道的,你爸妈绝对会反对到底,我妈若知道了也会担心,还有别人的议论纷纷,我都没有勇气去面对。”她可以想象,当他双亲得知儿子的交往对象,竟是他们家以前的女佣,可能会气得脑中风。至于她母亲虽然观念开明,但毕竟赵家的家境太显赫,母亲多少会怕她被人轻视排挤。

  “你呀老是想太多,小心得忧郁症。”看她愁容满面,他不愿给她更多压力,既然她还没有足够信心,就给她时间慢慢调适,他相信她总会勇敢起来的。在工作和生活上,她表现得独立坚强,在情感上却是个小可怜,他怎能不更细心呵护她?

  “反正我们工作都忙,周末见见面就好了。”其实她很怕自己粘着他,黏久了更怕他会厌烦,幸好有工作和经济压力,让她不至于变成一个只等待爱情的女人。

  “可是……我得来回台湾和美国,我想把你当成随身行李,不可以吗?”他撒娇起来没有半点犹豫,不管年纪地位和学经历,谈恋爱就是一种耍笨。

  她捏捏他的脸,像个老师训斥道:“抱歉,你有你的事业,我也有我的工作,早上八点上班,晚上八点还不一定能下班,请你搞清楚状况。”

  “唉~~你一点都没变,我若说要你辞掉工作,只做我老婆和孩子的妈,你一定会给我两巴掌。”他早就料到她会这么说,他的恋人是这么自立自强,才让他更想好好珍惜。

  “错!”她再次纠正他。“哪有那么轻松?我不但会给你两巴掌,还要再加两拳和两脚。”

  “好吧,至少周六和周日都要留给我。”

  “看情况,有时我得陪我妈。”总不能有了爱情就忘了亲情,她很有原则的。

  他一脸哀怨,心想自己真命苦,但爱上了就得认命。“我既见不得人,又不能常看到你,好像是你的地下情夫,唉……至少我可以买礼物给你吧?”

  “你送我的电脑和那些礼物,都快把我的房间塞满了,难道你想收买我不成?”无聊的自尊心再次跳出来,她也讨厌自己的别扭,为何不能坦然接受他的爱?或许她还不习惯被爱,还不懂如何放松自己,真的就给她一些时间来学习吧。

  他就知道她也忘不了他,怎么可能把那些礼物丢掉?他感动极了,紧紧拥抱她,温柔道:“珊珊,有件事你不能跟我吵,我已经决定要把你彻底宠坏。”

  “是吗?我才觉得我已经宠坏你了。”光是什么珊珊、伦伦的,她已经让步几百万里了。

  “那我们来比赛,看谁比较宠谁?”他忽然冒出这个好点子,自己都觉得太天才。

  “你以为我怕啊?我绝对会赢的!”连这个都要比,他们就是这么傻气的情侣,却又甜蜜得化不开。

  恋人絮语不断,这个夜晚宛如永恒,最后梦还是降临了,他们依稀作了同一个梦,回到过去也走向未来,从今而后,梦会继续作下去。

  *

  周日中午,赵永伦依依不舍地把女友送回家,一样得在巷口让她下车,还不能登门入室,但想到他们已属于彼此,他仍喜上眉梢,切切叮咛:“珊珊,你要记得你是我的女朋友,千万不能变心,听到没?”

  林忆珊顿时哑口无言,万万没想到他放下理性后,不只变得超级感性,甚至还有点野性了!

  “乖,先回家休息,等我电话,一定要接喔!”他摸摸她的头,浓情的笑容比巧克力还要甜。

  她瞪着他好一会儿,内心澎湃不已,强烈怀疑这男人可能被掉包了,但怎么看都没有破绽,外表一模一样,只是内在完全“浪漫化”。让人大呼不可思议。

  “你可以恢复正常一点吗?”

  “办不到!”他立即回答,还义正词严地说:“都是你把我害成这样的,你要负责。”

  “是~~”她忍不住笑了,看来她创造出一个新的赵永伦,只有在她面前才会如此表现,叫她怎能不疼惜这个纯情小男生呢?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