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8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告别了情人,林忆珊走上楼打开家门,不太自在的说:“妈,我回来了。”

  这台词没有什么不对,只是她极少在外过夜,除非留在公司加班,但昨天是周六,她向母亲说要跟朋友去聚餐,直到这时候才回家,当然不可能是为了工作。

  做人家的妈可不是白当的,林紫菱早有准备,主动开口:“不用跟我说你去了哪里,你都二十七岁了,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只希望你开心,真正的开心。”

  “嗯。”林忆珊点个头,感谢母亲的体贴和祝福。

  “吃饭了没?我留了一点饭菜给你。”林紫菱一边替女儿张罗,一边淡淡地说:“如果觉得稳定了,就带回来给妈看看。”

  “妈,你别想那么多。”林忆珊还不想公开感情事,总觉得时机尚未成熟。

  母女俩坐到餐桌旁,做母亲的替女儿添饭盛汤,坐在对面看她慢慢吃,这孩子从小就会藏心事,勉强不来,只能慢慢开导。

  “你就算不替自己想,也要替妈想,妈说不定会再婚,你到时若还单身,我带着你这么大的拖油瓶,很麻烦耶!”

  “嗄?”林忆珊立刻被萝卜汤呛到,放下碗呛回去说:“我是怕我结婚了,你就变成孤单老人,很可怜耶!”

  林紫菱抬高下巴,神秘一笑,“你以为你妈行情那么差?我又不是没人追,只是想先等你结婚,我再来默默跟进,要是改天我也在外面过夜,你可别太惊讶。”

  “真的假的?你别跟我开玩笑!J林忆珊听母亲说得煞有其事,但她实在难以想象,母亲生活单纯,除了在家做代工就是参加社区环保,这样也能找到第二春?

  “不信的话,改天大家约出来吃个饭好了。”林紫菱耸了耸肩,心想百闻不如一见,见到面就没话说了吧?

  “大家?你说谁?”林忆珊还是不敢相信,母亲当真有再婚的打算?

  “把我的对象跟你的对象约出来,双对约会,Double  Date!”林紫菱说着还秀出英文,她虽然没念多少书,但常看电视报纸,绝对跟得上时代。

  “拜托~~妈,你还会想结婚吗?臭老爸没让你对婚姻却步?”她以为母亲这辈子不会再有这念头,但人生是很奇妙的,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就像她自己,居然跟初恋情人又谈起恋爱了。

  重提不堪回首的往事,林紫菱已能微笑释怀。“你老爸不是坏人,只是太博爱,其实这样也很可怜,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么。他又不代表天底下所有男人,我找一个没那么风流的就好啦。”

  人生海海,自己当初傻傻地嫁、苦苦地撑,其实何必呢?大家欢喜就在一起,缘尽了也不用怨叹,随着年纪增长,见过的世面多了,一切怨恨都化成烟,被风吹散,多好。

  “妈,你真勇敢。”林忆珊在母亲脸上看到了宽容和从容,确实,不把怨恨和恐惧放下的话,该如何再去爱?

  “不要因为怕受伤,就不敢去爱,这样很逊的!”林紫菱学年轻人的语调说。

  林忆珊原本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因为母亲说中了她的处境,她真的很逊,十年前如此,十年后也如此,到底是怕伤害对方还是怕自己受伤?

  母女俩的对话就到这儿,但在林忆珊心中,有些变化正在酝酿,或许还需要很多时间,但她并不着急,就让这颗期待又怕受伤的心,一步步找出自己的路。

  *

  一段地下恋情从此展开,虽然工作忙碌不堪,压力如影随形,爱情却是其中最美篇章。

  只是林忆珊万万没想到,十年后的赵永伦比当初更浪漫、更柔情,原来是她小看了他,其实他是一台闷烧发电机呢。

  “想你。”一天收到七封相同的email,没有署名,却是同一来电。

  收好手机,她实在怕别人看到email内容,更怕脸上甜蜜微笑藏不住,都怪那个赵永伦,去了美国却不肯销声匿迹,非要提醒她还有个男人在地球另一端,与她紧密相连着。

  恋爱,就是这么傻呼呼又神经兮兮的吗?十年前他们的恋情总是在倒数日子,而今尽管是秘密交往,却不再害怕没有明天,有种热流钻进了骨子底,成人之恋比年少时更痴狂。

  “林主任?林主任?”蔡老板站在她办公桌前,已经喊了第五次,却得不到回应。

  “啊?抱歉!”林忆珊终于回神,站起来招呼老板。“请问有什么事?”

  “你怎么怪怪的?笑得好像偷偷中了乐透,要不要贡献出来给大家员工旅游啊?”蔡老板对各类八卦都有敏锐嗅觉,哪个员工稍有不对劲就会被他发现。

  像是现在,他深深感觉到林主任的变化,那是一种让她容光焕发、身心愉悦的变化,如此情况若不是恋爱就是中大奖,但是林主任应该可以完全排除恋爱因素,剩下的就只有发财的可能了。

  林忆珊收拾好雀跃心情,转回平常的冷灰色调。“老板你真爱开玩笑。”

  “最好是没有中大奖,如果有一定要分杯羹。”蔡老板的眯眯眼仍在研究她。“来,这是你写的企划案,我修改了一点细节,赶快照着去做吧!”

  “是。”林忆珊翻开一看,发现老板修改的地方只有两个字:“very  Good!”

  “有我的英明指导,没问题的啦!”

  “是。”林忆珊忍住大笑冲动,反正老板说的不会有错。

  除了老板,其他同事多少也发觉林主任的异状,怎么最近常常一个人偷笑?但每个人都无法想象她谈恋爱的样子,只好想说她可能真是中了笔大奖吧。

  “林主任,有好康的别忘了分享,我们可是命运共同体,都是同一艘船上的人呀!”

  同事们在旁蠢蠢欲动,林忆珊爽快做出决定,花点小钱堵住悠悠众口,相当划算。“我请大家吃点心,就选常吃的那家豆花店,来,这里有单子,你们填好了就交给我。”

  “到底发生什么好事啊?”众人仍是不满,每颗爱听八卦的心都在澎湃呐喊!

  林忆珊一脸坦然,反问道:“我们得到擎宇集团的青睐,不就是最大的好事吗?”

  同事们面露怀疑,但林主任口风向来很紧,他们自知逼问也无用,总之有得吃就吃吧,上班这么辛苦操劳,绝对不能亏待了自己的胃。

  下班前,林忆珊又接到一通email,来自她心牵挂的那个人,写着:“珊珊,我今天晚上八点下飞机,可不可以立刻看到你?想你的伦伦。”

  这个大少爷,直接说要她去接机不就得了?如此说词分明是想让她感动在心,好狡猾!

  还有“伦伦”这过分的匿称,即使十五岁男孩也不会如此称呼自己,他的岁数是十五岁的两倍,却比小男孩幼稚十倍,让她常觉吃不消,吼,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啦!

  母亲参加了三天两夜的进香团,因此她不用特别报备,可以和男友享受相聚时光,每次外宿她总有点愧咎,不知母亲在家会不会寂寞?其实她很高兴母亲能拓展生活圈、认识新朋友,但不知母亲所谓那个“对象”是真是假?怎么平常一点迹象都没有?罢了,母亲保守秘密的本事比她还强,只好等母亲自己开口了。

  一下班,林忆珊直接开车前往机场,十天不见,不知那个小男孩似的大男人,是否变得更可爱、更帅气?很奇怪的,他们连十年都撑过来了,这十天内却特别难熬,所谓小别胜新婚,她终于能体会这句话。

  晚上八点,她并未在出关处等他,而是坐在车上等他的手机联系,毕竟他是个媒体关注的人物,若在公开场所被发现两人行踪,很快的秘密恋情将不再是秘密。

  有时想想,她也不晓得自己的坚持有什么意义?瞒着所有人谈恋爱,连手牵手约会都不行,弄得自己也紧张兮兮的。可她就是还没有足够信心,去面对家人、同事和路人的眼光。

  手机响了,她告诉他停车方位,随后看到他大步走来,先左右张望确定无人注意,才打开车门坐到她身旁,那表情像只摇尾巴的小狗,纯真笑容教她着迷不已。

  “我背后没有人跟踪吧?”他握住她的手,很想立刻拥抱她、亲吻她,但他明白她的顾虑,只得等到安全的时候再这么做。

  “谢谢你的配合,我相信我们非常安全。”她再次感到愧疚,他堂堂一位大企业的总经理,却得东躲西藏的,都怪她放不开心防。

  “好像在玩侦探游戏,很有趣。”赵永伦在意的是她就在眼前,这才是最重要的。“你真的来接我,你没有忘了我,没有跟别人约会,你好乖。”

  “老是说些傻话!”她被他逗笑,发动车辆。他目不转睛盯着她,暗自欣赏她开车的方式,十天不见,怎么越来越吸引人?如果没有盯牢的话,真怕会被人抢走呢。

  “你这样睁大眼瞪着我,我很难开车耶!”她嘟起嘴抗议。

  “睁大眼不行?那我用眯眯眼看。”他从令如流,立即改正。而她只能无言,彻底输给这个男人,耍笨起来无人能敌,谁教她就是爱上了呢?

  回到别墅,佣人已经下班了,留下这对恋人独处,从门口开始脱彼此的衣服,迫不及待要拥有对方的身心。这不像平常他们的方式,时空会拉开距离,但也会堆积情感,在相遇的此刻,完全爆发开来。

  就在大厅沙发上,他们已等不及。“我要……现在就要!”

  “好,你别急……等一下,天啊……”她真要昏倒了,他怎会如此疯狂?

  呻吟和喘息互相交融,强硬和娇柔搭配得天衣无缝,恋人们缠绵终夜,只愿这梦不要醒,只求这爱无止尽……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