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9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珊珊,我们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交往一周年的纪念日,这对恋人在海边共用晚餐,地点正是当初定情的那家餐厅,但屋子已被赵永伦买下,成为两人爱的小窝,说小其实并不小,占地百坪,需要佣人定期打扫。

  林忆珊喝了一口柳橙汁,心知肚明她的男友想说什么,坐在她眼前的已非“擎宇集团”总经理,而是“擎宇集团”董事长。而她自己也从主任升为经理,在公司里只有蔡老板比她更大。

  两人在事业上都有大幅进展,情感生活虽甜蜜却是意见分歧,他越来越想更进一步,她却只想原地踏步。

  果然,他放下咖啡杯,叹口气,神情凝重,说:“我爸妈催我结婚,催得很急。”

  “所以呢?”她从容拿餐巾擦过嘴角,仿佛他只是在说夜里会下雨。

  “找个时间大家出来吃顿饭吧!”

  这句话好耳熟,他说过太多次,她总当耳边风,也总打太极回应:“永伦,我最近工作很忙。”

  “叫我伦伦。”这是他的坚持,她却很少妥协。

  “一定要这样吗?这种叫法很幼稚。”三十一岁的男人了,他以为自己还是小男孩?有时真想打开他的脑袋看一看,可能有某块区域停留在三岁阶段没再进化。

  “我都叫你珊珊啊,我喜欢这种天真单纯的感觉。”

  “好,伦伦。”算她怕了他,不得不妥协,可是称呼好商量,终身大事不能随便答应。“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我没办法见你的家人。”

  “那你打算要我等几年?等到我人老色衰变成欧吉桑,然后把我一脚踢开?你说!”

  见他站起身激动控诉,她不得不好言安慰。“你就算五十岁也一样是大帅哥,到处都会受欢迎,我只怕我会变欧巴桑,到时你就不要我了。”

  “就算这样,但是我想要我们的小孩,到五十岁的时候,我怕我的能力会减退百分之五十,而且小孩会以我为耻,因为别人都把我当成爷爷,小孩可能不让我接送上下学,甚至不让我参加毕业典礼!”赵永伦一想到此就头痛,他原本没有这么多愁善感的,但或许是年纪到了,他越来越渴望跟女友结婚生子,组成一个吵嘴也温馨的家庭。

  “你别想这么多。”她走上前,伸出手将他拥抱,让他沮丧的脸贴在她胸前,寻回一点人生乐趣。

  她的柔嫩气息让他心情稍微好转,但还是忿忿不平。“还不都是因为你,不管,你要负责!”

  他是从哪儿学来这招撒娇兼吵闹,效果这么棒?总觉得好像在某些电视剧看过,但是通常都是由女人扮演,像他这么一个优质单身汉,实在不是很寻常。

  “伦伦,你到底喜欢我什么?”她确定他深爱着她,却不太明白原因,十一年前她问过这问题,十一年后她仍觉迷惑。

  “不知道。”他乖乖回答,毫无考虑。

  “不知道?”她有点不满,这男人聪明的脑袋里怎么会没有几句甜言蜜语?

  他歪着头凝视她,一脸迷惘和不解。“对啊~~我也觉得很奇怪,是不是你对我下了什么符?我对别的女人都兴趣缺缺,好像有什么遥控器被你掌握着。反正,我只有跟你在一起的时候,才觉得舒服安心又甜蜜,想要每天跟你抱着一起睡觉、一起醒来,不管外头多少风雨,你就是我的家。”

  他坦率的倾诉让她为之动容,事实上她也这么想,天晓得是怎么回事,她就是爱煞这个男人,他有矛盾有纯真有霸道,却凑成她最想要的。

  在这场恋爱中,十年前她就是个被动角色,十年后仍踩着煞车怕暴冲,到底她是有什么毛病?因为父亲外遇抛弃妻女的阴影?因为从小穷怕了却又更怕嫁入豪门?总之什么都担心,结果就是迈不出第一步。

  “对不起,都怪我没勇气面对。”无论是面对生活、工作、家庭,她都是独立成熟的,但是面对爱情,她却是个无用的胆小鬼。

  “我知道你考虑得比较多,我会等你准备好的时候,只是不希望等到我们都视茫茫、发苍苍。”

  “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我再慎重想一想。”

  “嗯,可是不要太久,我怕我老得比你快,你看你皮肤这么好,我却开始有白发了。”他把头靠在她肩上,两人身高相差甚多,他却宁愿弯腰弯到快断掉,也要呼吸她颈间芬芳气息,她真适合茉莉花香水,他提醒自己要再买一打。

  “你这么帅,满头白发还是帅,我怎么看都看不腻。”这个神经质的大少爷,总以为自己会被抛弃,她真不懂他哪来的忧患意识?拜托,一个有钱有能力的帅哥,还有什么好自我怀疑的?

  “真的吗?可是我觉得你在哄我……”

  “伦伦最帅、伦伦最棒了,珊珊好幸运可以跟你在一起,希望伦伦也要对自己有信心,好吗?”

  他们俩实在很像,看似坚强却有脆弱一面,需要彼此的温柔安慰,当她变得无力,他就会强壮,当他摇头叹息,她就会开朗。多么矛盾的两人,却这样深深相爱着。

  柔情密意的时分过不了多久,她却说出一句泼冷水的话。“我想,我们不如分开一段时间。”

  她并非一时冲动脱口而出,而是真心这么认为,有时隔着距离才能看清楚,他们爱得太如胶似漆,反而找不出一条生路。她不该耽误他的幸福,女人的青春可贵,男人的青春也一样,如果不能给承诺,又何必拖拖拉拉?她凝视他的脸庞,这张她爱了多年的脸庞,不可否认,已经稍微有了岁月的痕迹,她是应该对两人的未来认真思考。

  “分开?”这两字让他脑中一片空白,分开十年后才相逢相爱,她居然又提分开?!

  看他一脸受伤,她连忙加上注解:“只是暂时的而已,这对我们彼此都好,可以冷静下来思考。”

  “你就这么不想跟我结婚?不想让大家知道我们在一起?”他真有点灰心了,她怎能如此轻易地放开手?这一年来的点点滴滴,对她而言都不算什么吗?他以为她只是考虑得比较多,不愿挑起可能会出现的冲击,却怎么也没想到她会说出分开两字,其实只要他们一起面对,有什么好怕的?

  “我必须单独面对自己,如果我跟你在一起,我很难想清楚。”她该如何对他说明,她内心有太多解不开的心结,包括双方家境的差异、家长们的意见,以及她对婚姻的恐惧……

  “所以你要我走远点,不要吵你不要闹你,然后静静等你告诉我结局?你知道那有多煎熬吗?”从她说要分开那一秒,等待就已经开始,他的心已经在作痛了!

  “对不起……”她低下头,不敢看他忧伤的眼,都是她的错,优柔寡断至今,终究伤了彼此。

  “好,就照你说的,我们分开一阵子。”挫折到了极点,他竟笑起来,带着自嘲带着苍凉。“我能有什么选择?我既然爱你就注定要煎熬,因为我不像你,我放不下。”

  他的笑声第一次让她心痛,双手紧紧抱住他,眼眶已泛红。“你相信我,我们不会真的分手的,你给我一点时间,好不好?”

  “我会等,不管你决定是什么结局,我都只能等。”他只能相信她,但愿这个梦不要醒,但愿相爱仍是彼此心愿。

  她无法言语,他的痛竟是她亲手造成,叫她怎能原谅自己?为何王子和公主找回了彼此,却仍在迷宫中打转,她该如何写下最后结局?

  夜风吹呀吹,今晚的海浪格外翻腾,如同恋人们的心情,永远没有平歇的时候。

  *

  过完周年纪念日,竟是协议分开的冷静期。谈恋爱到了最终,真的非走上婚姻之路,否则就要一拍两散吗?

  赵永伦依照约定,不见面也不打电话,把悲伤留给自己,或许可以等到一个好消息,只是他恨透了这种无奈的感觉,该怎么做才能让她明白,只要他们的心紧紧相系,外面风风雨雨都不重要。

  这段日子不能看到她、听到她,让他更发觉自己对她的深深依赖,在分开的十年中他不曾如此寂寞,但是过了一年恋爱生活,忽然活生生被拆开来,难道她都不觉得痛?

  难怪人们会称自己的伴侣为“另一半”,当两人不在一起的时候,所有感受都少了一半,工作乏味,生活枯燥,只有想念特别蓬勃生长。无论如何,他仍会等下去,除此之外他没有别的路,爱上一个人,心就被那人掌握,上天堂或下地狱都在对方一念之间。

  另一方面,林忆珊如常提早上班、延迟下班,母亲这几天去参加里民自强活动,她回家也是一个人,她发现自己无处可去,原来她这么空虚,除了工作别无慰藉。

  好吧!干脆留在办公室写“恋爱企划案”,两人若继续秘密交往会怎样?若公诸于世、走向婚姻又会怎样?她甚至做成好几个方案,却很难决定要走哪条路,毕竟现实生活和企划方案不太一样……

  看着自家公司的交友网站上,那些前仆后继的“勇者”,为何都不怕受伤害,不怕情到深处人孤独?以前她认为这些人疯狂,现在却羡慕他们的勇气,追求爱情原本就是最自然的一件事,像她这样自我矛盾才会进退不得。

  铃……铃……

  寂静中手机响起,她吓了一大跳,会是赵永伦打来的吗?不由自主地,心跳猛然加快,原本理所当然一天好几通电话,有时还觉得他也未免太黏了,在协议分开后不再有他的来电,才让她惊觉自己的手机没有他只是装饰品。

  结果是他——妹妹赵永洁,她声音一如往常快乐,听在多愁善感的人耳中,总是会有点羡慕——

  “哈啰!我刚好在你公司附近,我肚子饿,陪我吃饭好不好啊?”

  “好。”林忆珊立刻答应,丢下那自己都不满意的企划书,抓起公事包往外走。

  看着公事包,她又陷入另一种情绪,这是赵永伦在她毕业那年送的,她终于从箱底拿出来用,此刻她戴的项炼、手表,甚至她喷的香水,也是他特别为她选的。当一个女人如此被爱,为何还要让爱她的人难过?老天,她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怀着自责的心情,她缓缓走出公司大门,赵永洁就在对街向她挥手,那笑容跟赵永伦有几分相像,他们本来就是兄妹,这不足为奇,但一时间她好想哭,她怎能抹去他的笑容,那是她最爱的笑容啊!

  强忍下落泪的冲动,她走过红绿灯口,告诉自己绝对不能在此时崩溃。

  两人碰面后找了家川菜餐厅坐下,除了口碑佳也是因为有包厢,她们想谈什么话题都没禁忌。其实她们的个性相差甚多,有时聊聊天也像在开辩论会,但很奇妙的,她们就是能接纳彼此,可能也是欣赏也是尊重,人生得此知己,不亦乐乎。

  关于两人的这段秘密恋情,赵永洁是唯一得知内情的人,毕竟想要隐瞒她实在太难,除了观察力入微,更有神准的第六感,简直没有人能招架。因此,林忆珊唯一能商量感情事的也就只有赵永洁,于是她主动说出难题,希望能得到一些高见。

  “我跟你哥决定暂时分开,他想公开、想结婚,我却还在犹豫,彼此需要冷静想一想。”她尽量简单说明情况,她的眼泪无法在任何人面前落下,除了她最爱的那个男人,谁也看不到。

  听到此话。赵永洁停下动个不停的筷子和嘴巴,直接呛声:“我真不懂,你们还有什么好顾忌的?又不是未成年,直接宣告天下不就得了?像我跟大卫当时一见钟情,我恨不得马上有人来SNG连线,让全世界知道他是我的男人。”

  赵永洁跟大卫是相见恨晚,其实十多年前就可以认识了,怎么会拖那么久才遇到彼此?太可惜了!不过话说回来,从前那些失恋经验并未白费,如今他们更懂得如何去爱。

  “你们门当户对,当然相配。”林忆珊早猜到他们合得来,也希望他们就是彼此最爱。

  赵永洁瞪大眼为自己说话:“拜托!我也交过穷大学生、落魄诗人、酒鬼画家,我爸妈连一声都不敢吭,因为要是他们反对,我立刻就嫁过去给他们看!”

  “你的个性乐观又爽朗,不像我,胆小鬼一个。”林忆珊承认,她是不如永洁勇敢。

  看到好友眼中的哀伤,赵永洁放下筷子,口气变得温柔。“珊珊,我知道你的成长环境很困苦,让你变得小心翼翼,怕走错一步就全盘皆输。你个性认真又有毅力,用自己的力量改变了自己的命运,我做你的朋友都觉得骄傲,不过我也希望你能战胜自己的恐惧,否则你一辈子都会活在这份阴影下。”

  “你说得有道理,我也懂。”林忆珊明白自己的盲点,她做事总是力求周全,不敢冒险不敢下赌注,对于这段十年后才复合的感情,她更是害怕会被外力摧毁。如果赵永伦不是赵家少爷,今天她不会这么怕东怕西,但偏偏两人仍有一段距离,旁人会怎么看、怎么想?

  “除了门当户对这问题,你是不是因为你妈嫁不对人,所以自己也很怕走入婚姻?”赵永洁对好友的身世相当了解,早已看出她的内心挣扎。

  “你是算命仙吗?不用这么准吧?”林忆珊苦笑着说。

  “恐惧是一种很有趣的东西,让人保持警戒,却也让人裹足不前,就看人们怎么去面对。”赵永洁拍拍她的肩膀。“没关系,Timing最重要,时机这种东西说来就来,有一天你突然就会开窍,就会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林忆珊静静看着好友片刻,平常总觉得这位大小姐少根筋,直来直往的像个小孩子,谁知大智若愚,其实是个人生大师呢!她忍不住0s叹:“你怎么这么有智慧啊?”

  赵永洁哈哈一笑。“艺术家其实也是哲学家,信不信?”

  “信!”

  “好,就收你做信徒,来,干杯!”两人端起啤酒杯一碰,各自咕噜噜喝下,爽快到底。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