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9章(2)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就在这时,林忆珊的手机传来简讯音乐,是赵永伦发的,上面写着:“珊珊,我等你,十年都等了,还有什么不能等?爱你的伦伦。”

  她眼眶一下发热了,泪水不停打转,这个男人永远能触动她内心最深处,叫她怎能不爱?怎能不珍惜?

  赵永洁一看好友表情,就猜出其中微妙,一把抢过手机念出内容,随即做出呕吐的表情。“我的妈啊,有没有必要这么昏心、这么甜蜜啊?珊珊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伦伦!”

  林忆珊眨去泪滴,又害羞又想笑。“还不都是你哥坚持的,拜托别吐了好不好?”

  “我绝对要大大嘲笑他,这机会太难得了!”

  “不行啦!他会糗死的,你别这么残忍吧!”

  两个女人嘻嘻哈哈的,笑闹成一团,在这个男人缺席的夜晚,女人都变成了女孩,仿佛回到多年前那些夏日,分享人生的喜怒哀乐,任凭世事变化,唯有彼此的关怀不变。

  *

  第二天傍晚,赵永伦的办公室里,出现一个不可思议的人物。

  看着自己心爱的女人,他却只有惊慌的反应:“发生什么事了?”

  一年前她曾为了公事而来,从此后就再也没出现在他的办公室过,他明白她是怕引人怀疑,平常见面约会就够低调了,当然更不可能来公司找他。上次她说要分开一阵子,瞧她现在表情严肃,难道她想通了,决定要跟他分手?不,他不能接受这种事,太突然也太残忍!

  “我有话想当面跟你谈。”林忆珊也知道自己来得很突然,但她必须立刻见到他。“你快下班了吧?会不会打扰到你的工作?”

  十天不见,他瘦了,她看得出来,他眼底有黑眼圈,眼中有难掩的落寞,她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在他还没决定把心收回之前,她要告诉他故事已经有结局了!

  “我现在很忙,你如果不急,过几天再说吧!”他故意沉着脸回答。老天,请再给他一点时间想想办法,他可以勉强接受不结婚,不生小孩,但他不要分手啊!

  “我只要几分钟就够了。”她不能再等下去,她必须尽快让他明白,昨晚她想了一整晚,细数每份爱的礼物,从年少纯情到成熟挚爱,她拥有的太多太美好,是该让这份爱有个出路。赵永洁说得对,时机很重要,领悟是一种说来就来的东西。担心受怕了这么久,她却在一个失眠的夜里找到答案,原来爱就要说出来,更要光明磊落地爱到底。

  “真的不能再等等?”他快不行了,这十天来不断想着,命运到底会对他如何发落?而今答案即将揭晓,他怕自己心脏不够力,承受不住那可怕打击。

  “嗯!”她决定明快处理。“我有两件事想让你知道,第一件事情是……我爱你。”

  “啊?!”这话只让他更为惊慌,她很少主动表达热情,在两人之间总是理性的一方,甚至有点像个大姊姊,容忍他小男孩似的幼稚撒娇。平常大概他要说十次“我爱你”,她才会回应一句“我也是”,今天忽然跑来对他说这三个字,难道是说完之后就要提分手?

  电影中好像都是这样演的,男主角是怎么解围的他却想不起来,许许多多恐怖幻想在他脑中窜动,害他无法享受被她告白的快乐,一颗心忐忑不安到快爆炸了。

  在他还没办法反应之前,她继续又说:“第二件事情是……大家约出来吃顿饭吧!”

  “大家?”赵永伦隐约猜出了答案,他本以为要再等个三年五载,是什么改变了他深爱的,好强的、固执的胆小鬼?

  “嗯,把我们的事告诉彼此家人,希望他们能慢慢接受。”她并不急于一时,也许要打一场持久战。总之携手并进就是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有什么好怕的?

  “真的?你不是一时冲动吧?”他仍是一脸痴呆,心中却有如媳妇熬成婆、苦读十年终于一举成名、骛天动地绝妙小说写到最后一页,狂喜欣慰又感动,心花朵朵开。

  “我不是冲动型的人,你明知我胆子很小的。”她松了口气,既然把话说完,就看他如何决定。“好了,不打扰你工作,你可能也需要时间想一想,这回换我等你。”

  “拜托!谁还要等啊?”满溢的幸福冲昏了他的头,他从办公桌后冲出来,伸手抱起爱人不断转圈,像个小孩子得到心爱宝物,狂叫狂吼:“我们要结婚了!我们要生小孩了!耶~~耶~~”

  她被他吓了一大跳,原来他仍是爱她、仍是在乎的,她多么幸运,他对她深爱至此,生命因此无所畏惧,只有勇往直前。她决定不再逃避,她要跟他手牵手一起走在大街上,即使别人会议论纷纷,双方家人可能会反对或担忧,但不管了,她这辈子不能只为别人的眼光而活,更要为自己和所爱的人而活。

  “好了好了……”她双手紧抱他的脖子,唯恐在急速转圈中坠落。“我只是说先认识一下双方家长……”

  他不给她辩解或抗拒的余地,直接封住她的嘴唇,给她一个天旋地转的热吻,直到她想太多的脑袋不能运作,只能感受他如火的炽爱。

  热吻也有停下的时刻,赵永伦发现第三件不可思议的事,她没有说,他却感觉得到,因为她哭了。

  “怎么了?你身体不舒服吗?”他抱着她坐到沙发上,他极少看她落泪,一时都慌了手脚。

  她微笑着摇头。“只是太开心了,我好怕你不等我了……”

  “你表面上很坚强,可是什么都怕,我不保护你怎么行?”他爱煞她这娇柔模样,让他一整个就是士气昂扬,爱火奔腾。

  她摸过他的脸,屏息以待问:“伦伦,你愿意跟我结婚吗?”

  赵永伦整张俊脸都皱在一起,痛苦低喊:“噢不!”

  “不?”她为之一愣,难道他反悔了?

  “你怎么可以抢走我的台词?我等这一天等多久了你知道吗?应该我要跟你求婚啊!刚才的不算,现在全部重来,Action!”他在她面前单膝跪下,像个导演兼男主角,立刻进入情况。

  她笑了,他让她不得不更爱他,原以为爱已经到了满分,谁知还有破表的可能呢。

  接下来是一段两人都想保密的记忆,只有彼此能分享这份爱的仪式,其他人就别想偷看了。

  *

  见面地点选在一家餐厅,赵永伦和林忆珊提早十分钟抵达,这是他们共有的习惯。

  林忆珊稍微做了打扮,穿上鹅黄色套装,戴上耳环和项炼,踩上高跟鞋,稍微有那么点儿女人味。原本她衣柜里大多是灰色、黑色和白色,但和赵永伦交往之后,或许是心境改变、或许是恋爱效应,渐渐也爱上了柔和明亮的色彩。

  “你今天好美。”赵永伦眨眨眼,对她左瞧右瞧。“是因为我的关系吗?”

  “是因为你爸妈的关系。”她的回答一点都不浪漫。

  他的快乐却不因此减少,自己转化解释:“如果是别人的爸妈,你才无所谓,正因为是我的爸妈,你才在乎,不是吗?”

  “你这么会说话,等一下都让你说好了。”

  “放心,我绝对滔滔不绝,说得他们都无话可说。”他拍拍胸口保证。

  “别太夸张,我怕他们反而反感。”还记得求婚那晚,男友兴奋得说了一整夜的话,她发现他可能小时候太自闭,恋爱后才会整个绝地大反攻,而今情感更上一层楼,两人决定要结婚了,她每天都得听他情话绵绵,虽然小俩口自己可以肉麻当有趣,但别人可不一定会买帐。

  不管如何沙盘演练,事到临头的时候仍让人紧张得胃痛,林忆珊终于见到男友的双亲了,其实这不是第一次见面,以前在赵家别墅就见过了,只是当时和现在的身分完全不同,若是当女佣,她只要尽力工作,但要当他们儿子的女友,她真希望自己更得体、更完美。

  “爸、妈,这位是林忆珊小姐,在飞跃网路公司担任经理。”赵永伦站起身为父母介绍。

  “伯父、伯母,你们好。”林忆珊也站起来鞠躬招呼。

  “好,好。”赵家夫妇对她的第一眼印象极好,原来儿子不喜欢美艳派的,而是这种知性的女人,瞧她面容清秀、气质高雅,身材虽娇小了点,但颇有气度,看来家世应该很不错。

  四人一起用餐,谈些天气时事的话题,气氛还算融洽,直到赖湘芬问道:“林小姐,请问一下令尊、令堂在哪儿高就?”

  该来的还是要来,林忆珊已做好决定,与其闪闪躲躲,不如早早坦承。“我爸妈在我七岁那年离婚,我妈曾经在你们家别墅帮佣,因为身体不好已经退休,有空就做家庭代工,或是社区环保志工。”

  “在我们家帮佣?!”赖湘芬差点喷出起司酱,同时赵东海也被红酒呛到。

  空气变得紧绷,林忆珊面对她这十一年来所能想象的恐惧,内心动摇的剧烈程度只有自己明白,但她不愿把生命浪费在更多逃避上,她已经是个成熟独立的女人,她可以办到的。

  不只为了自己,更为了那个深爱她的男人,有他温柔的目光做靠山,她就有无限勇气。

  “嗯!在我十七岁那年,我妈车祸受伤,没办法上班,我代替她去别墅工作,也因此认识了永伦。当时伯父伯母也看过我,但是可能没什么印象,我大多时间都在厨房帮忙。”

  什么?母女俩都在他们家当过佣人!赵家夫妇这下刀叉都快拿不住了,打击太强大,他们很难继续维持礼仪,目瞪口呆的表情活像吃到了人肉,吞咽不得。

  “爸、妈,希望你们能给我们祝福。”赵永伦知道该是自己发挥的时候了。“我在二十岁那年认识了珊珊,她坚强、勤劳,不多话,我被她深深吸引,主动追求,好不容易才得到她的答应。但是她很理智,要求我在出国后就不准再连络,她说我们各有各的前程要努力,她只希望我过得比她好。”

  儿子坦率的表达让他们大感惊讶,三十一年来不曾听他说过这种话,如此纯情如此浪漫,看来是认真的,但怎么偏偏会是这样一个对象?

  “一年前,我跟珊珊再次碰面,我发现我忘不了她,别的女人都无法给我这种感觉,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了,我跟她在一起的时候,世界就是那么美好。”

  赵永伦的话再次震撼了双亲,但两人震撼归震撼,还是无法就此妥协。赖湘芬看了丈夫一眼,知道他是有苦难言,他一向比较沉默,即使不悦也不愿表现,于是她开口给了个回应:“永伦,我们会想一想,过几天再谈吧。”

  “爸、妈,我真的很希望你们能给我们祝福,拜托你们!”赵永伦深深鞠躬,他极少对父母如此要求,林忆珊见状也跟进鞠躬,若这样能取得认同,她愿意鞠躬到天亮。

  “好了、好了,过几天再说。”不管怎么样,赵家夫妻实在很难立刻点头,这份刺激太强烈,需要一些时间消化。

  饭局结束后,司机开车送赵东海和赖湘芬回家,移民美国后,他们在信义区买了一户大楼单位,每次回国大多回到这儿住,不大不小四十坪,给两个老人家住是很足够了。至于天母的别墅,他们已很少有宴客的需要,也住不习惯那么广阔的地方,反正已转到儿子名下,就由他去决定该怎么处理。

  这些年来,其实他们对儿女已不抱太大希望。儿子从小就聪慧过人,接掌家族事业游刀有余。女儿是个成功的艺术家,在文教基金会也做得有声有色。一切如此完美,但有光亮的地方就有阴影,这两人似乎都没有结婚的打算。对于爱情,儿子是宁缺勿滥,女儿是多多益善,结果是通通没结果。

  没想到儿子如今说要结婚,却是一个在他们家帮佣过的女人,连亲家母也是,多离谱!

  夫妻俩回到家,不约而同倒在沙发上。佣人上前问需要什么,他们都摇头说不用了,今天这顿饭吃得太难受,两人都觉得很不舒服。

  “……怎么办?”赵东海终于开了口,他常常是个闷葫芦,只有跟妻子独处时才会多说几句话。“永伦好像很喜欢她。”

  赖湘芬揉揉太阳穴,叹口气说:“其实她能力好、气质佳,光看她本人是挺不错的,但家世背景差太多了,母女俩又做过我们家的佣人。”

  赵东海原本眉头紧皱,忽然灵光一闪。“对了,既然在我们别墅帮佣过,不如问问魏管家!”

  “好主意,我现在就打!”赖湘芬心急得很,找出电话本立刻拨号,仔细询问这对母女的底细。

  电话那端,当魏宏杰得知少爷要跟当年的小女佣结婚,先是大呼不可思议,继而帮主人家仔细分析,难得称赞别人的他给林紫菱的评价很高,单亲妈妈能把女儿教养得这么好可不容易。对于林忆珊他更是欣赏,直说这女孩太难得,认真上进乖巧,打着灯笼也找不到。

  “……若是十年前,我可能不敢赞成这对小俩口的感情,毕竟未来变数太多,但现在我由衷觉得,珊珊和少爷真是天生绝配,他们都是绝顶聪明的人,这种人要找对象不容易,除非对方让自己心服口服,依我看,少爷除了珊珊谁也不会爱。家境或许是个问题,但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问题,希望太太多为少爷着想,祝福你们全家平安快乐。”魏宏杰有感而发,说了一大串。

  “多谢你的意见,我们会好好想一想的。”

  赖湘芬挂上电话,把刚才那番话都告诉丈夫,赵东海沉吟片刻,他相当信任魏管家,对这番话也颇有感触,时间是最好的证明,十年了,儿子都这么坚定,看来是非伊不娶。

  “现在怎么办?要顺儿子的意,还是翻脸不认人?”他问妻子。

  “儿子都大了,事业也交给他了,要是反对他的婚事,怕他自行去创业,小俩口不理我们,说不定生了小孩也不让我们宠,那才糟糕。”赖湘芬心底开始动摇,魏管家的话向来有道理,她不得不承认,其实那女孩给人感觉很得体、很庄重,一点也不输别人家的大小姐。

  “你说得对,那么,看来只有妥协了?”

  “三十一岁了,再拖下去也不是办法,以前帮他介绍的他都不喜欢,现在有了意中人更不可能动摇,我们做父母的除了投降还能怎样?”她又叹了口气,不过是看开的那种叹气法。

  “至少他还愿意结婚,像永洁根本是想都没想过。”赵东海往好处想,其实这个儿子没什么缺点,就是聪明到有点神经质,正需要一个理智能干的女人匹配,那些豪门千金不管再漂亮,若没有点脑袋,只怕儿子看都看不上眼。

  “其实认真说起来,娶大小姐也不一定好,你没看姚家、翁家和曾家,现在都因婆媳问题闹得分家,还互告对方恐吓,遗弃、侵占,太可怕了!”赖湘芬想起亲友们的“案例”,让人不寒而栗。

  “再怎样的对象都不可能完美,看来我们是该庆幸了。”

  夫妻俩谈了一整夜,终于在凌晨时有了结论,就放手让孩子去飞吧,无论风雨或阳光,都是他们选择的人生历程。一定会有些领悟和收获的。

  十年,让男孩女孩都长大成人,也让观念保守的父母们找到改变机会,就像酿酒一样急不得,时光让一切变得更醇厚、更香甜。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