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第10章(1)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下一页
  等待总是漫长而难熬,那天晚上的饭局后,林忆珊整个人心神不宁,痴痴等着赵家夫妻有所回应,然而三天过去了,没消息就是没消息。

  赵永伦看得出女友的焦虑,因为当他喂她吃饭的时候,她呆呆地一口接一口,不像平常那样老爱抗议,现在乖得有点不对劲,怕是紧张过头都呆掉了。

  “别担心,他们可能需要一点时间,我们静待佳音就是了。”

  “万一他们反对的话,怎么办?”其实不是万一,她悲观的认为,有百分之九十九可能会反对。

  他表情不变,连眉头也不挑一下。“继续沟通、继续坚持,就这么简单。”

  “你说得简单,不过……确实也是就这么简单。”她微笑了,怎会爱上一个这样简单的男人,却拥有最执着的一颗心。有时他幼稚得让她想尖叫,有时却又智慧得让她想掉泪。

  他让她的头靠在他肩上,静静感受这温馨的片刻,这时电话响起,正是赖湘芬打来的,一开口就直接说:“永伦,基本上我们尊重你的选择,不过有一点意见。”

  “妈请说。”赵永伦已有心理准备,不管双亲如何反对,他一定坚持到底。

  赖湘芬沉默了一会儿。“我们要办一场风风光光的婚宴,所有细节都交给我们,你们只要出席就好。”

  赵永伦呆住两秒钟,脑袋无法运作,终于回答:“没问题!”

  “那就这样,妈和爸决定好再告诉你们。”事情既有定论,赖湘芬又唠叨了两句。“还有,孙子孙女的名字,也由我们决定,到时别说我们干涉太多,要常带回来让我们抱孙,知道吗?”

  “知道了,帮我跟爸爸说一声,辛苦你们了。”

  “客气什么劲?还有,有句丑话说在前头,别让你女朋友听到,万一离婚,下次要换我们挑!”

  “不可能有这种机会的,请放心。”他这么龟毛,爱一个就用尽全力,当然要爱一辈子才值得。

  “那最好!”赖湘芬表面说得不客气,其实心底很高兴,儿子终于定下来了。

  “妈再见。”赵永伦一挂上电话,就见女友以极亲密的距离逼近他,整个人跨骑在他身上,虎视眈眈地问:“你妈怎么说?”

  “你就这么等不及,一定要侵犯我……”他张开双臂,做出受苦受难烈士状。“来吧!我随你处置了。”

  “你还跟我闹!”她掐住他脖子,都快急死了,这家伙何时不搞笑,偏偏这时来胡闹,简直活腻了!

  为了避免还没成婚就被谋杀,他只好用最快的速度回答:“我妈说婚礼要办得很盛大,孙子孙女要让他们取名,我们最好配合点!”

  “真的?!”她松开手,坐到床边一角,整个人忽然没劲,自言自语:“他们怎么没有讨厌我、批评我、嫌弃我?怎么可能?”

  他翻坐起身,握住她的肩膀摇晃,希望把她的神智找回来。“你说这什么傻话?你是我爱上的人,你超棒的好不好?”

  “可是,我真不敢相信……”原本她以为有场硬仗要打,结果却出乎意料的平顺,害她满腔斗志都白费了,怎么会这样?

  “看吧!是你想太多了。”他以细密的吻唤回她的神智,这可怜的小女孩,吓得跟什么一样。

  他的吻发挥了效用,她的脸像朵花儿绽开微笑。“太好了,只剩我妈那一关了。”

  这下角色转换,他终于明白她的心情,无限恐慌浮现脑中。“惨了,换我开始担心了,你妈会不会以为我是公子哥儿、绒裤子弟、败家第二代?”

  “你想太多了吧你?”她呵呵笑道。

  “我说真的,你妈这么辛苦把你养大,对女婿一定有极高标准,像我这样又高又帅又能干的男人,她可能会觉得我很花心,但事实并非如此,我要怎么办才好?天啊,难道我要说些蠢话,表现出人帅无脑的憨厚相吗?”他双手抓住头,顿时陷入深深烦恼,条件太好也是种困扰,会让人没有安全戚的。

  她笑倒在他怀里,在他身上她也看到自己的蠢样,原来自寻烦恼是这么回事,说聪明也是笨,说敏感也是钝,人就爱给自己找苦头吃,或许正因如此,才会更珍惜幸福的可贵吧。

  *

  最艰难的一关惊险通过,林忆珊心想接着应该会轻松许多,虽然男友再三表达焦虑之情,但她总觉得没什么大不了,母亲是全世界最希望她快乐的人,所以还会有什么问题呢?

  这天回家后,在晚餐时间,她一面品尝母亲做的佳肴,一面轻描淡写地提起:“妈,这个礼拜天中午,我们出去吃饭好不好?”

  “为什么要出去吃饭?你加薪了啊?”家境虽有改善,林紫菱仍然务实,若没什么特别要庆祝的,在家吃自己种的菜就好啦。

  “不是啦,是想让你见一个人。”

  林忆珊说得很婉转,但做母亲的一听已猜到内情,这一年来女儿改变许多,她都看在眼底,只是闷着没问,看来时机终于成熟了。“除非是你男朋友,否则我才不想见。”

  “嗯,就是我男朋友没错。”林忆珊点点头,感觉脸上微微发热,第一次对母亲承认自己的感情事,还真不是普通的害羞。

  “天啊~~”女儿的回答让林紫菱从椅子蹦起来,甚至踩着地板跳了好几下,而后双手合十、闭目诚心道:“感谢菩萨大恩大德、功德无量、大慈大悲!明天我就去庙里还愿,请您保佑我女儿和我未来女婿,恩恩爱爱,百年好合,子孙满堂!”

  母亲的反应之激烈,让林忆珊目瞪口呆。“妈,你什么时候帮我许愿的?”

  林紫菱摇摇头,只差没给她一个白眼。“我每年过年都会去许愿,拜托你都几岁了,连个影子也没有,我急得头发都白了,除了烧香拜佛还能怎么办?”

  “好嘛~~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林忆珊很少跟母亲撒娇,今晚却情不自禁,从背后抱住母亲,两人都有点僵硬,但母女连心,那份温柔立刻扩散开来。

  “没关系,只要你找到好对象,我担心也是值得的。”林紫菱拍拍女儿的手背,这孩子从小就不懂撒娇,但也不会乱发脾气,小小年纪已像个小大人,可能是父母离异的事实逼得孩子提早长大,她看在眼底却无法改变,常常觉得愧疚。但她没念多少书,也没有什么专才,只能在心底告诉自己,至少要每天都做好吃的饭菜,看孩子品尝得津津有味,也就能找回一点安慰。

  “谢谢妈,真的辛苦你了。”

  气氛忽然有点太感伤,林紫菱眨去眼中泪光。决定也向女儿坦承:“对了,那我也应该带我男朋友,让你认识认识。”

  “妈,你说真的假的?”林忆珊总以为母亲在开玩笑,她从未看过母亲跟任何男人往来,到底那位真命天子是谁?

  “到时你就知道喽!”林紫菱呵呵笑起来,要说保密到家,她可比女儿厉害呢!

  “妈,如果你确定对方是个好人,不如你先结婚吧。”林亿珊深吸口气,告诉自己该放手让母亲去追求幸福,虽然一时间有点难以接受,但母亲努力这么多年,若能有个老伴互相照顾该多好。

  林紫菱立刻严词驳斥:“不行!我没有看到你穿婚纱的话,死也不瞑目。”

  “这么严重?!”林忆珊愣住了,却又觉得想笑。

  “没错,所以你先,我排后。”

  “谁先谁后都好,你开心就好。”林忆珊对此没有意见,只是不免感叹那分开的日子就不远了。“妈,我们一起生活这么多年,却要分开来各组家庭,你会不会想我?”

  “人生总是一个阶段接着一个阶段,要顺其自然的去面对它,更何况我们又不是离多远,我们把这房子留着,不要租也不要卖,这里永远是我们的家。以后不管是开心还是难过,我们随时都可以回来,一起吃我们种的菜。”

  “嗯!”

  这夜,母女俩聊了好久好久,在那些相依为命的日子里,多少辛酸多少眼泪,而今都化成令人回味的记忆。

  *

  周日中午,林忆珊和赵永伦秉持良好习惯,提早抵达约定的地点,静静等待两位长辈出现。

  糟糕,林忆珊忽然想到,说不定只有一位长辈,万一母亲谈了姊弟恋,对象年纪还不到三十岁,那怎么办?她有没有办法平静以对?怎么有种母亲就要被抢走的落寞感?讨厌,原来她还是这么孩子气……

  “珊珊,你好像很紧张?”赵永伦看出女友的慌乱,平常她不是这样子的。

  “没错,比见你爸妈还紧张。”她无法掩饰,她真的很怕失去母亲。

  他搂住她的肩膀,微笑安慰。“你别紧张,你妈这么爱你,不管她跟谁交往,她还是你妈。其实你应该替你妈高兴,以前她只有你这个女儿,又怕耽误你的终生大事,现在她有女儿、女婿,还有了老伴,她实在很有福气,不是吗?”

  “你说得对。”她吸吸鼻子,不准自己胡乱感伤。“我只是怕我跟对方合不来,看人家不顺眼,我必须承认我很挑剔,因为是关于我妈的事。”

  他再次微笑。“你妈应该跟你有同样心情,又希望女儿找到好对象,又怕自己跟女婿不对盘,万一看了不满意,仍要顾虑女儿的感受,她自己一定也很挣扎。”

  “照你这么说,我跟我妈简直是矛盾共同体。”

  “没错!”赵永伦点头如捣蒜,他所爱的女人就是这么勇敢又胆怯、坚强又脆弱,可爱极了。

  林忆珊笑了笑,突然释怀,她和母亲都太为对方着想了,其实不管对方如何决定,只要继续关心、继续支持就对了,若是被胡思乱想打败,什么也做不成。

  十二点零五分,难得盛装打扮的林紫菱出现了,她穿上一身桃红裙装,搭配白色凉鞋和包包,显得年轻而耀眼。这一幕让林忆珊领悟到,母亲不只是个母亲,同时也是个女人,她身材苗条、气质温婉,五十多岁仍像一朵花,受人恋慕是多么理所当然。

  然而,母亲的男朋友究竟是谁呢?林忆珊想破头也没想到,答案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原来是里长伯!

  站在林紫菱身边的陈开来,穿着黑色西装,显得有点僵硬和紧张,他的头发没剩多少,笑起来露出金牙很憨厚,已经连任多次里长,靠的就是他贴心的人情味。

  “阿姨、叔叔你们好,请坐、请坐。”赵永伦站起身招呼,表现得体贴而有礼。“我们已经先点了饮料,请先喝杯绿茶。”

  “谢谢、谢谢。”林紫菱仔细打量着未来女婿,正如同林忆珊观察着未来继父。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