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相爱那一天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相爱那一天 唱唱歌、写写字 凯琍
上一页 目录 进入书架
  我啊,在走路、骑车、发呆时,脑子里常常唱着几首歌。

  我不知道风是在哪一个方向吹。

  一句我爱你,一直不敢说出口,才会让你来怀疑。

  明日天地,只恐怕认不出自己……两鬓斑白,都可认得你。

  when  I  was  young,I\"d  listen  to  the  radio,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国语歌、台语歌、广东歌、英文歌,在我脑中绕来绕去的,有时让我想哭,有时让我想笑,直到这现实的世界把我拉回来。

  *

  看着去年夏天的照片,真是怪了,三十几岁的我看来居然像二十几岁,是为什么呢?我想了想,应该是因为那时正恋爱着,由爱我的男人替我拍照,于是有了少女般的笑容。

  眼看今年夏天又快到了,我又可以穿无袖上衣和花裙子,但那双凝视我的眼睛,以及不断想替我拍照的男人,已经离我很遥远了。

  把照片看了又看,有种淡淡的怀念和感伤,同时也有一份感谢,三十多岁时还能开出一朵花来,不该感谢那个疼爱过我的人吗?多谢他,虽然彼此在地球的两端,虽然找不回照片中的画面,一样要谢谢他,留给我花开的凭证。

  *

  有些痛,我以为我忘了,偶尔发现怎么还在。

  也许是听到某首歌、看到某张照片、写到某个句子,心跳忽然就变得缓慢,眼角也变得酸涩,原来我还在意着那段时光,真是怪了,怎会这样呢?我不是连梦都不再梦见他吗?

  人心是很容易自欺欺人的,不断告诉自己过去已经过去,谁知有些东西仍在默默发酵,一不小心回头撞见了,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我还背负着这许多伤和痛?居然我还能悠悠哉哉的往前进?

  看来我是有一点迟钝,和一点坚强。

  *

  四月似乎每天都在下雨,不知老天是为谁而哭?在MSN上面听他说他回国了,但我不打算见他,或许他也一样无意,就让一切留在去年夏天。

  距离我们最后一次见面,已经过了九个月,但我现在还是不能见他,还是会在意、会起伏,我想两、三年后应该就可以,到时我将云淡风轻、谈笑风生,让他一点都看不出,我曾是那个以为自己遇到了真爱的女人。

  郭富城有首歌,我只记得两句歌词:“我真的怕了、真的怕了,面对你、背对你,都痛。”

  我可能演技还不差,让所有人以为我没事,但我确实是怕了,也不想再爱了,既然一切都要结束,又何必那样天真期盼?让别人去演出那些爱恨交织吧,我选择走下舞台,说掰掰。

  去年夏天真的很完美,除了结局比较鸟,但还是要感谢,在我人生中有过那样一个夏天,我以为我爱着,也被爱着,我以为那就是我一直在找的圆满。秋冬自然要来,夏天自然要结束,在我搭上飞机离去那一刻,在我抱着你告别那一刻,就是永别了。

  第一次发生的时候已注定是最后一次,永远不能再重来,即使我和他相逢,那样的心情、那样的依恋,都回不去了。

  所以最好此生我们不再见面,我放在他那儿的东西就丢了吧,他给我的纪念品我会留着几样,偶尔在适合回忆的夜里,我可以告诉自己,我也有过那样的日子呀。

  *

  我试着打开交友档案,更新一些自我介绍,让新朋友来给我留言,但过了几天,还是把档案锁上。我知道还不到时候,我不能强求自己的心,我不想认识任何人,更别提还要了解对方的兴趣工作宠物和感情观,好累,累到骨子里,

  前男友问我是否想谈恋爱?我说现在不想,太累了,花费精神没动力。我没说出来的是,我怕了,怕眼泪和叹息,怕等待和失落,怕受伤和麻木。一切的一切,都让我变得胆小,随着年岁增长,我再不能横冲直撞,只有越来越小心翼翼,

  *

  我喜欢看照片,也喜欢回忆,一边看照片一边想着当时情景,然后就觉得哎呀呀,没事,我的人生当真没白活,就这样。

  听到西班牙歌,就想到那个夏天,我在南美洲的一场梦,那语言和那歌声都是热烫的,微微凉风一点用都没有,就像正中午吃泡菜锅还要烘火炉一样,汗和泪一起被逼出来。

  我还有勇气去爱吗?好问题。下一次会遇到真爱吗?天知道。当眼泪变成珍珠,当感伤变成祝福,我就会听从人鱼公主说的,不顾一切,像个孩子般去爱吧!

  *

  坐在桌前被电脑打的时候,忽然想起去年夏天一个画面。

  我们开了很久的车去看瀑布,游客很多,水量很少,但那不是重点,他不断替我拍照,我笑得娇羞如少女,一段恋情即将展开,彼此心里都有数,只是静待最佳时机。

  而今年夏天,我一边回忆,一边听广播在唱歌:“有什么放不下,青春如昙花,岁月如流沙,天再高,地再大,也容不下寂寞呀。”

  在这世间若寻不到真爱,仍有许多情歌相伴,其实不寂寞,只是小小怀念,终将也会放下的。

  今晚他即将搭机离去,这次他回国我们没有见面,谁也没提起这回事,只是偶尔在网路上遇到,聊个几句、给点祝福,就很够了。再见了,一路顺风,他有他的行程,我有我的生活,地球继续运转,世界一样吵吵闹闹,哪有谁一定不能没有谁?没有,才没有这回事。

  *

  赶稿的日子里,听见有人在叫我,是谁啊?

  原来是广播放出一首超级老歌:《Carrie》,当年的欧洲合唱团,正高声唱着“This  might  be  our  last  goodbye。”

  靠腰,可怕的预言和预兆。想想自己也很欠揍,选这样一首分手的歌当名字,这辈子当然就得多多分手,所以没得怨叹,自找的啊。

  *

  “我为你伤心,你不懂什么叫爱情,数不尽的浪漫对你来说,只有一种心情,只是一堆背影……”这首歌唱出我的心情,我确实不懂爱情。

  有时候我不知道要回忆谁、要回忆什么,我像个老太婆,过去种种有如跑马灯,一幕幕都深刻却也浅薄。我喜欢过也讨厌过很多人,但似平没有爱过或恨过什么人。想一想就不要再恋爱好了,但事情发生时,可能我还是会像神经病一样的陷进去吧。

  周末晚上下着雨,我在房里写东西、听音乐,怎么DJ放的每首歌都这么应景,他们是有偷看过我的日记吗?Love  is  one  big  illusion,爱情是个巨大的虚幻,这歌词很过分耶!

  前男友打电话来,述说生活上的种种,我想他只是寂寞,想找一点温柔,我可以聆听、可以回应,却不能再交出我的心。他是一个很久没联络的老朋友,我希望他过得好,也希望自己平静。唯一想告诉他的,居然只是一个小叮咛,他就像大部分的男人疏于保养,手肘和脚底的皮肤太干燥,常常脱皮龟裂,那时我会帮他搽乳液,分开后只能靠他自己记得了。

  嘿~~请好好照顾自己,不管是谁,单身或有伴,别忘了爱自己。

  *

  十九到二十岁那年,我有一个男朋友,天蝎座,爱恨分明。

  分手的时候,觉得他有很多讨厌的地方,让我无法接受、无法原谅,但是在分手这么久之后,渐渐的我只记得他可爱的地方。时间和空间拉开的距离,让一切都变得美好。

  在那个暑假,七月九日是我们成为情人的日子,这件事情我早忘了,但他还记得,还在信里提起这件事。于是我想起来,那天晚上我们搭上国光号,从高雄回到台比,夜已经很深了,没有公车,所以我们得要等到凌晨。

  我们牵了手,接了吻,他在街头跳着、笑着、喊着:“Carrie你是我的女朋友了!你是我的女朋友了!”

  我惊讶看着他,我似乎点起他所有的恋爱之火,路灯晕黄,夜风清凉,整个城市只剩我俩。那年的恋情,真的很深很美,我想我这辈子不会再有了,至少那样的青春是不会回来了。

  他会唱那首英文老歌《Carrie》给我听,我喜欢那样被呼唤着,虽然那是一首分手的歌曲。我们曾去过忠烈祠夜游,听说情侣去那里都会分手,他立刻说不算,那时我跟他还没交往,所以绝对不算。有时我开玩笑说要一起去忠烈祠,他总是很严肃的说:不、可、以。

  记得有次我和他吵架,我在高雄,他在桃园,那天晚上我挂他电话,他立刻搭车南下,隔天早上他就在宿舍外面等我。我确定我们是相爱的,只是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会爱得那么痛。

  “想不再对你有所依恋,但又怎么能够,毕竟你是我第一个付出,想要付出、愿意付出,可惜付出的不是你想的,反而造成了伤害,除了伤害又给了你什么?”很多年后的今晚,我拿起他写给我的信,微笑着流下眼泪,感谢他给我一段爱过的青春。

上一页 目录 存书签